第一章 残酷的戮杀 血腥的统治
2022-05-16 18:16:36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黄昏,火车总站前人潮如涌。
  时间是六点零三分,火车比平时迟了十七分钟到站,所以龚老板在这里多等了十七分钟。
  龚老板是个喜欢灰色的老人。他喜欢灰色的衣服,灰色的眼镜架,甚至连灰色的天空都能令他感到愉快。
  但龚老板的人生观,却绝不灰色,在这个城市里,人人都知道龚老板是个最积极的大商家。
  龚老板曾说过一句这样的说话:“守时是成功者最起码要具备的条件。”
  所以,他一向做事都很有原则,也很守时。
  他甚至比火车更能准时。所以,他多等了十七分钟。

×      ×      ×

  能够让龚老板亲自到车站恭候迎接的人,恐怕世上没有几个。
  当然,龚老板绝不会单独前往火车站,跟随着他四周的人少说也有二三十个。
  这二三十个人,也绝不是普通人,而是每一个都曾身经百战的好手。
  自古以来,每一位大人物都会自己放在铜墙铁壁的固垒中,因为这样会使自己的性命安全一点。
  而大人物四周的好手,就是固垒。
  不过,像龚老板这位商家,他四周的保护者是否太多了一点。
  莫非龚老板这位商家的底细,有特别之处吗?

×      ×      ×

  整列火车,最迟下车的人是云丛林。
  云丛林并不老,只有三十一岁;但他颚下的胡子,却比许多七八十岁的老人还长。
  幸而,毕竟他的胡子仍是黑色的。
  他最迟下车,因为他正在车厢里打瞌睡。所以虽然火车已到达目的地,他仍然继续闭目养神。
  云丛林知道,当他抵达这个城市之后,他将会面对很多很多不可想象的事情,因此,他需要充沛的睡眠,才能有充沛的精力去应付。
  在这列火车里,载着的有不少是来自各省各县的谋生者,而谋生最大前题的事,自然是“掘金”。
  只要有本领,你就能够在这里获财富。
  云丛林有把握,因为他有的是本领。而且,他已找到了落脚之处。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里,每一个人都希望有个强而有力的后台。只有如此,你才能不被别人很容易就噬掉。
  反而,你可以呑噬别人。
  后台越大,呑噬别人就更容易,而且也能噬咬得更深,更狠,
  云丛林不但已从这个城市里找到落脚之处,而且也找到了一个后台。
  一个强而有力的后台。
  他的后台大老板,就是龚老板!

×      ×      ×

  圆月已升起,时间是八点三十分。
  在那座黄花小轩中,正是酒兴方酣的时候。
  黄花小轩是龚老板第八姨太太的居处,这里地方也许并不太大,但却已足够在厅中筵开十席。
  龚老板虽然六十多岁,但他对女人的兴致似乎一点也没有减低。
  这时,他不但右边拥着他的第八姨太太,同时在左边还抱着一个梳长瓣子的小姑娘。
  云丛林刚好就坐在这位小姑娘身边。
  忽然间,龚老板呵呵一笑,说道:“翠娃吃醋了,那么我左手里的小姑娘怎么办?”
  云丛林心中再雪亮也不过,看来这小姑娘迟早都会倒在自己的怀里了。
  果然,龚老板把小姑娘向横一推,将整个俏姐儿都投进云丛林怀内,道:“丛林,你来对付这小妞,免惹得翠娃一会儿刮我耳光。”
  云丛林明白,这是大老板给自己的一种“赏赐”。
  显然,大老板早已知道自己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还未完全成熟的小姑娘。
  这对于云丛林来说,确是一种好极了的享受。
  所以,他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
  同时,他更知道一个永世不移的真理:“有权利,必有义务。”
  也许享受之后的代价,是──死。
  但他已决定,早就已决定,无论享受的代价是甚么,他都要先享受了再算。
  直到酒筵散尽之后的深夜,他才发觉龚老板给自己的享受是何等奢侈。
  那位美丽的小姑娘竟是处女。

×      ×      ×

  清晨,没有半点雾气。
  云丛林早已醒觉。
  那位美丽而可怜的小姑娘,反而睡得很好。
  昨夜,她付出了女孩子最宝贵的童贞,究竟她得回了甚么代价?
  云丛林只是随便的想了一下,门外已有人敲门。
  敲门的人,是康小狗──龚老板的汽车司机。
  在那个时候,汽车远不如像今日一般普遍;能够拥有汽车的人,一定是非富则贵。
  但龚老板却有汽车十一辆。
  康小狗一看见云丛林,便恭恭敬敬地打躬作揖,道:“云爷,大老板吩咐小的接您老人家到会议室。”
  云丛林今年才只有三十一岁,却被尊称“老人家”了,连他自己都感到有点吃不消。
  云丛林道:“嗯,你等一等,我就出去。”
  他回到了床边,征征地望了望那位小姑娘,然后,掏出好几十块大洋,放在她的枕畔。
  他明知道龚老板已给了她一笔代价,而且数目必比这些大洋为多,但他仍觉得自己应该补付一点。
  岂料这位已经“熟睡”的小姑娘,忽然张开了眼睛,还把那几十枚大洋一手塞回云丛林手里。
  “拿回你的臭钱,如果你以为我是爣子,你就错了。”小姑娘的眼睛,睁得又圆又大。
  但无论她把眼睛睁得多大,她都不能制止已夺目而出的泪水。
  云丛林的脸上,陡地一红。
  但他不想为了这小姑娘而耽搁太多时间,所以他“拿回他的臭钱”。
  然后,他启门而去。
  但他听到了小姑娘最后的几句说话:“你记着,我叫沈真真,总有一天你要娶我。”
  沈真真,她的名字是沈真真?
  这名字很好听,不过是真名还是胡诌的?
  “我会娶沈真真?”云丛林又想了一下,但随即又忍不住失笑起来。
  一个像自己这样的人,又岂能娶妻自绊前程啊!

×      ×      ×

  世界上确有某一种人,不适宜做别人的丈夫。
  因为这种人,本就不该拥有妻子的。
  然而,云丛林是否属于这一种人呢?

×      ×      ×

  龚老板的“会议室”,在一幢豪华大楼的顶楼。
  这幢大楼只有三肤,所以会议室就在三楼。
  这里虽然看来十分宁谧平静,但云丛林却感觉得到,这种宁静是全凭四周铜墙铁壁的守卫者来维系的,就像是一只巨大的野兽,如果没有利爪与獠牙,迟早必会遭遇到其他恶兽的侵袭。
  云丛林第一步踏进会议室的时候,他立刻遭遇到一种特别的欢迎。
  那是空手道的欢迎。
  两个黑袍日本武士,用最能致人于死地的招式欢迎他。
  空手道中的手刀,力道沉猛,可以碎裂砖石。
  任何一个强壮的人,他的咽喉总硬不过砖石。
  现在,这两个黑袍日本武士,正准备用手刀对付云丛林的咽喉。
  势疾如风。
  劲猛如虎。
  无论是谁看见这个情景,都会为云丛林叹惜──叹惜他只活了三十一岁就死在日本空手道之下。
  也许只有一个人例外。
  如果有人肯打赌,他必定会毫不考虑,打赌云丛林绝不会死。
  不但不会死,同时,也绝不或败落在这两位黑袍日本武士手下。
  因为这一个人,向来十分识货,他深信云丛林会是个好货色。
  这个人,当然就是云丛林的大老板。
  龚老板!

×      ×      ×

  龚老板纵然并非料事如神,但所料者通常也十不离八九。
  云丛林果然值得令人喝采,因为他用最漂亮的手法,击败了日本武士空手道。
  他的手法很简单,任何人一看便懂;但却也是任何人都不容易学到的手法。
  那是以快打快。
  还有最重要的一着,就是:“以刀还刀”。
  日本武士用手刀击来,他却用锋刀回击过去。
  没有人能形容云丛林的刀,究竟快到了何等的地方,但等得他用鞋底舐刀的时候,这两个日本武士加起来已只剩下两只手。
  他用鞋底舐刀,因为刀锋沾满了血。他似乎只关心这柄还不够一尺长的刀子,连眼角也不瞧日本武士一眼。
  那两个黑袍武士瞪眼望着地毯上的两只断腕,面色一齐惨白。
  他们显然还未能接受这个事实,在三分钟之前,他们甚至曾对龚老板说:“我们一出手,这家伙就死定了㗎!”
  但一战之下,这两个来自扶桑岛国的空手道高手,便宣告吃不了,兜着走。
  如果不走,恐怕连另一只手腕也将不保,冒这种险,可不是一件有趣的事。

×      ×      ×

  龚老板坐在一张灰熊皮铺造的交椅上,露出一种满意的微笑。
  相信无论是谁,看见云丛林刚才的身手,都会感到十分满意;除非这人是个瞎子。
  “刚才两个东洋鬼子,本是我的近身护卫,”龚老板燃起一根雪茄,语气很平静地:“可惜他们不服气,遍要先斗一斗名震两广的云中杀手。”
  云丛林默然地站着。
  龚老板忽然盯着他的胡子,皴皱眉道:“你没刮胡子多久了?”
  “十一年。”云丛林回答得很快。
  龚老板轻叹一声:“我实在有点不明白,你为了甚么缘故十一年不刮胡子;照我的眼光看来,如果你刮掉这些胡子,你一定会比现在英俊得多。”
  “我不刮胡子,是十一年前许下的誓言──如果我不能发达,我就永不刮胡子。”云丛林解释。
  龚老板哈哈一笑,说道:“如果现在我要你立刻将每一根胡子都刮掉,你肯不肯?”
  云丛林连眼都不眨一下,立刻就回答大老板:“当然肯。一千一万个肯。”
  “为甚么?”
  “因为先父管经告诉过我,能替大老板办事,就是发达的开始。”
  龚老板大悦,拍拍他的肩膊:“果然不愧是云独行的好儿子,那么你现在马上就去把脸上的胡子都刮干净,然后再来见我。”

相关热词搜索:黑色彩云刀

下一篇:第二章 人命如草芥 鲜血染泥尘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