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龙乘风 蝴蝶王 正文

第一章 血海深仇
2021-09-18 22:10:58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黑夜有如无情巨兽,仿佛一下子就把整个上海市吞噬下去。
  每个人都会有不愉快的时候。
  每当心情不好时,又尤其是在赌场上输得一败涂地的时候,夏六德就会捧着一瓶酒,喝得天昏地暗。
  他常对别人说,自己是个很能“忍”的赌徒。
  “赌,不怕!但别赌得太尽!更千万别弄到债台高筑!”
  这就是他在赌博上的哲学。
  所以,他从不借别人的钱来翻本。
  他若输得很惨,而又很想翻本的时候,他就会去找司马力。
  司马力是他的儿子,干儿子。
  他不必向司马力借,而是向司马力要钱。
  司马力已快三十岁了,他还没有讨老婆。
  没有夏六德,司马力早已饿死在街头上。
  所以,许多时不等干爹开口,他已经把钞票塞进夏六德的口袋里。
  夏六德一向是个很够义气的人。
  他的干儿子也是一样。
  但对干爹好,这不能用“义气”两个字来形容。
  这是“父子情深”。
  夏六德今天的赌运本来很好。
  在李添雄的赌场里,他凭着一百块钱的赌本,已一口气连续赢了五口骰宝。
  这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字。
  因为他押一百,赢了再押二百,然后四百、八百、一千六百的押下去。
  他已拥有三千多块。
  他本该收手,但他居然还要再赌。
  他不再赌骰宝,而是去推牌九。
  有了三千多块赌本,他当然是当庄。
  第一手牌,他就拿了一副双鹅双天。
  统杀。
  第二手牌,仍然很不错,拿的是八点双梅。
  这种牌,本已够赢有余。
  但天下间偏就是有这么凑巧的事,天门押注最大,总共是一万多块,以注码而论,这股威势,已把庄家押了下去。
  当庄家开牌,是八点双梅的时候,每个人都以为夏六德又再闯一关了。
  可是,天门的牌,居然是九点至尊。
  夏六德怔住,他简直傻了。
  他本已打算赢了这一口之后,就远扬而去。
  但他怎样也想不到,自己当庄,拿了一副八点双梅,居然还会碰上别人的九点至尊。
  这还有什么好说?
  他输了,他不但把赢的输掉,连一百块赌本也一并输掉。
  嘿嘿!
  真邪门!
  赌博,本来就是这么邪门的玩意。
  战场上,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赌桌上,也是一样。
  夏六德本该赢大钱,但到头来却是变得一贫如洗,只剩下两块钱。
  这两块钱,他早已有准备,把它藏在袜底里。
  这样,虽然他输得干干净净,最少也可以有钱买酒喝。
  这也就是他自己所说的:“别赌得太尽。”
  两块钱可以买一瓶酒。
  一瓶既不算好,但也绝不能算太坏的酒。
  但他却买了四瓶。
  四瓶酒才两块钱,这种酒当然就和两块钱一瓶的酒有很大的分别。
  它简直就像是醋。
  但无论是酒也好,是醋也好,夏六德已不在乎。
  他现在有个希望。
  他希望自己酒醒之后,不会发现自己原来又躺在沟渠里。
  满天星斗。
  其实天上究竟有没有星?
  夏六德不清楚。
  他不清楚的事太多。
  例如,他根本就不清楚,自己究竟还算不算是一个人?
  现在,认识夏六德的人,都会认为他没出息,是一个只懂得喝酒和赌博的糟老头。
  他唯一最值得骄傲的,就是他有一个干儿子。
  司马力。
  但司马力能帮得了他多少忙?
  钱?
  不错,司马力可以给他钱。
  只要司马力袋里有一千块,而夏六德又有需要的话,那么他绝不会只给义父九百九十块。
  这种干儿子,已很不错。
  但夏六德和司马力都明白,钱,并不是万能的。
  现在,金钱只能给予夏六德一种“无聊的刺激”。
  他现在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恐怕连他自己都说不出来。
  也许,他的内心世界,已被仇恨完全霸占着。
  唯有司马力,可以让他在仇恨的世界中,有着一点点的爱,一点点的宁静。
  夏六德又醉了。
  但他在还没有醉得不省人事之前,他遇见了一个人。
  一个鼻子崩了一半的黑衣人。
  无论一个人本来长得怎样好看,但若鼻上不见了一块肉,那么整张脸孔就再也不会好看。
  这个黑衣人就是这样。
  他大概四十来岁,头发略见花白,身材不高不矮,也不肥不瘦,皮肤白白净净的,一双眼睛灵活有神,就只是鼻子很难看。
  夏六德就算忘掉自己的样子,也绝对忘不掉这个鼻子。
  因为这个人的鼻子,就是给自己的牙齿咬成这样的。
  无论是谁给人咬掉半只鼻子,都一定会很愤怒,甚至永远记着对方。
  这是仇恨。一种可能永远也无法化解的仇恨。
  但这个黑衣人却并不是这样。
  他早已忘掉了这件事,因为他自从不见了半只鼻子之后,就再也没有照镜子。
  他要记着的事太多。这半只鼻子,根本算不了什么。
  夏六德看见这个人,这个鼻子,酒意几乎消除了一大半。
  “王鹏!你是王鹏?”
  “夏老大!”这黑衣人吸了口气,颤声道:“我是王鹏,我就是给你咬掉鼻子的王鹏!”
  夏六德忽然大笑。
  他捏着王鹏的双肩,大笑着说:“很好!你还没有死!我也仍然活着。”
  王鹏道:“你可知道,我已找了你十五年!”
  夏六德的目光忽然一阵茫然。
  “十五年?咱们已分手十五年了?”
  “你已忘了?”
  “不,”夏六德摇头,拚命的摇头:“那一次我咬掉你的鼻子,是因为你好像忽然疯了,拿着斧头到处嚷着要杀人。”
  王鹏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乔铁狮!那剐千刀杀万刀的恶魔,我只恨不能活活把他撕开千百块!”
  “若要对付乔铁狮,不能单靠匹夫之勇!”
  “他害死了咱们十几个兄弟,还抢去了咱们的老婆,这个仇咱们一定要报!”
  “仇是要报的。”夏六德叹了口气:“但现在连他在哪里,咱们都完全不知道,又能谈什么报仇雪恨?”
  王鹏道:“你莫非已经忘记了这笔血债?”
  “怎会忘记?”夏六德怒容满面:“要对付乔铁狮,首先就要知道,他现在又变成了一个怎样的人。”
  王鹏道:“他本来就不叫乔铁狮。”
  夏六德道:“他是个骗子,当然会拥有许多个不同的名字。”
  王鹏道:“虽然我找不着这恶贼,但在三个月前,却得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
  夏六德目光一亮。
  “你探听到了什么线索?”
  “当年跟乔铁狮在一起,把我们骗得好惨的连处长,原来早已在上海,而且成为名流富商。”
  “什么?你知道连群山的下落?”
  “正是连群山!”
  “怎么我从来没有在这里听过他的名字?”
  “唉,他也不是什么连处长,而是一个土匪头子。”
  “呸!”夏六德哼的一声:“他们干得好绝!诱骗咱们去跟方大帅的手下拚命,黄金到手后,却又翻脸不认人,还要把咱们害到这种地步。”
  王鹏道:“这桩血仇,必须抽丝剥茧般,一步一步慢慢的来。”
  “不错。”
  王鹏目光一闪,道:“连群山现在也不叫连群山,而是谢易人。”
  “谢易人?岂非就是谢氏银行的董事长?”
  “就是这个伪君子!”
  “他奶奶个熊!”夏六德跳了起来,大声道:“我一直都不知道这厮就是连群山!”
  “你见过他?”王鹏问。
  “没有,”夏六德摇摇头:“我只是听过谢易人的名字,在上海,他可已是一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不说出来,又有谁知道他真正的底蕴?”
  “谢易人!这混蛋!妈的,咱们现在就去找这厮算帐!”
  夏六德一向是个“坐言起行”,性情异常急躁的人。
  但王鹏却制止住他。
  “你怎么好的学不上,倒学上了我当年的那种冲动?”
  夏六德道:“我已等待这日子很久了,难道你一点也不着急?”
  “谁说我不着急?”王鹏摸了摸残缺不全的鼻子:“但要对付谢易人,绝不容易。”
  夏六德“呸”的一声。
  “管他有三头六臂,老子也要把他的脑袋一个一个的砍下来。”
  王鹏道:“光是说,伤害不了这厮分毫,咱们必须要有一个完整的计划,引他入彀。”
  “你是说,力敌不如智取?”
  “不错。”王鹏咬了咬牙:“若论武力,咱们的弟兄们怎会比那些恶贼输亏?但咱们却败在别人的阴谋下。”
  “你说得对,”夏六德卷起了衣袖:“咱们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血还血的!”
  十月二十三日上午,阳光灿烂。
  谢易人带着一个鳄鱼皮公事袋,轻松地跳上刚购买回来的簇新轿车。
  这辆轿车是全德国最好的一种,在上海,目前只有三辆。
  第一辆,是属于市长的。
  第二辆,在三个月前由华人工商会会长关豪志买下。
  现在第三辆,就是谢易人的。
  据汽车厂的来信,这第三辆汽车无论在性能上和其它设计上,都比其它两辆更进步、更优良。
  谢易人坐在里面,认为那不是谎言。
  他觉得,这间汽车厂是成功的。而他自己,也是成功的。
  只有成功的人,才配拥有一辆这样名贵的汽车。
  谢易人年逾五旬。
  他在三十五岁的时候,就懂得驾驶汽车。现在,以他的身份,当然不必自己驾驶汽车。
  他每天都舒舒服服的坐在汽车里,让司机把他送到银行。
  但是这一天,他忽然发觉司机不是邓来。
  邓来是个二十七岁的小伙子,办事勤快,谦逊有礼,而且驾驶技术优良,令人坐在车子里,有一种很舒适、很安全的感觉。
  但现在,谢易人却忽然发觉,今天的司机居然是个女人。
  “停下来!停下来!”谢易人急嚷。
  一阵剎车声响起,轿车停了下来。
  谢易人吸了口气,盯着这女人的背脊:“你是谁?”
  这女人回头,嫣然一笑。
  “我是邓来的未婚妻,你叫我琳梦好了。”
  “琳梦?”谢易人怔住。
  他痴痴的看着这个女人,仿佛着了魔法,连眼珠子都凝结如冰块。
  琳梦。
  这名字好美。
  这个女人的容貌,也美得像是梦中仙子。
  谢易人看过不少女人,但像琳梦这么令他目眩的异性,却还是绝无仅有。
  “你……是邓来的未婚妻?”
  “嗯,是的。”
  “邓来呢?”
  “昨天他扭伤了左腿,现在还是疼得要命,不能上班,所以……”
  “所以你来了?”
  “嗯,”琳梦淡淡一笑:“我也懂得开汽车,是邓来教的。”
  谢易人也笑了笑:“他是个很聪明的人,你选择了他,可见你也同样聪明。”
  琳梦叹了口气。
  “聪明又有什么用?他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在挨穷。”她的眼睛里仿佛有着委屈的感觉。
  谢易人瞧着她,忽然也有这种同感。
  好美的琳梦。
  好一朵鲜花。
  她若嫁给了邓来,虽然不能算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但是一辈子挨穷,那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谢易人好像已动了心。这算不算是“恻隐之心”?
  谢易人的办公室,简直和篮球场一般大小。
  他有时候闷了,就在这里跑步。
  但跑步并不一定能消除闷气。
  所以,在办公室的隔邻,还有一间房子。
  那可算是卧室了,最少,这里有张很宽阔的床。
  他在上班的时候睡觉?
  不错。
  他是董事长,他喜欢跑步也好,睡觉也好,又有谁管得着?
  但是独个儿躺在床上,仍然是一件闷事。
  而这张床又那么柔软,那么宽阔,就算再多一两个人躺在上面,也绝不会嫌狭。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谢易人年轻时拼命赚钱,甚至不择手段,只求利之所在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现在,他的钱已够多了!
  他不必再担心会挨穷。
  饱暖思淫欲,这是人之常情。
  他不是圣人,自也不例外。

相关热词搜索:蝴蝶王

下一篇:第二章 雄狮发怒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