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凤凰剑 正文

第一章 凤凰台上忆吹箫
2020-03-18 12:52:5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飞!飞!飞!飞!
  一只铁灰色的鸽子,脚上系着一节小竹筒,由陕西飞向四川,飞过崇山峻岭,飞过大江怒流,在仲夏的一天早上,飞到了四川金佛山!
  它在山麓一株大树上栖息了好一会,然后再度振翼飞起,飞向山上,飞过一峰又一峰,飞过无数个幽壑和绝崖,飞过山中的莲花寺、狮子口、石牛洞,而降落于绝顶的一处形势隐蔽的一座洞府前。
  洞府前,一个蓝衣少年正在聚精会神地练剑!
  这少年年约十八岁,剑眉目星,鼻端唇朱,神态一片平和安详;他手执一柄宝剑缓缓而舞,剑芒在濛濛晨雾中闪烁不定,动作虽是慢如蜗牛,但剑势所到之处,弥漫在周围的晨雾竟像遇着一股劲气,一簇一簇往外飘荡开去!
  当他一眼瞥见那只鸽子飞落洞前时,立即收剑入鞘,走上前抱起它,转身飞奔入洞,欢声大叫道:“师父!师父!又有一只信鸽飞回来啦!”
  洞中深约三丈,宽仅丈五,由于洞口垂满古藤,光线极为幽暗,里面陈设简陋,正面洞壁下摆着一张石桌,右面壁下摆着一张石床,此外还有一个水缸和一些炊事用具,但就只没有蓝衣少年口里喊的那个“师父”的影子!
  蓝衣少年面上却无丝毫诧异之色,他奔到距正面那堵洞壁寻丈前,倏地刹住脚步,雀跃欢呼道:“师父!师父!您醒了没有?有一只信鸽飞回来啦!”
  话未完,那面黑黝的洞壁上已出现了两颗绿灯般熠熠发光的眼睛,接着由洞壁中透出冷冰冰的一句话:“第几只?”
  蓝衣少年低头瞧瞧信鸽上的那一节小竹筒,答道:“第十二——最后一只!”
  壁中人沉声道:“放过来!”蓝衣少年忙把鸽子放开,它敢情不习惯黑暗,一拍翅膀便欲飞出洞去,哪知才飞过蓝衣少年的头顶,已被一股不可见的吸力吸住,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掌伸出壁外捉住它,将它“捉”入洞壁中去了!
  原来那洞壁上开了三个小圆孔,成一个“品”字形,上面一个仅有杯口大,下面两个有拳头大小,可容一个人伸出他的双手;那只鸽子即是被壁中人发出一股内家吸力吸进小圆孔里去的。
  洞壁中,一阵展开纸张的轻微声响之后,那只鸽子复由小圆孔飞了出来,洞壁中随即归于静寂,久久不闻壁中人开腔。
  蓝衣少年等了好一会,忍不住开口道:“师父,三师兄怎样了?”
  又经过一段短暂的静寂后,方听壁中人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道:“只怕现在已和你大师兄二师兄一样——死了!”
  蓝衣少年心头一震,惊叫道:“啊,三师兄也死了?”
  壁中人叹息道:“嗯,他这封信有些语无伦次,说他受了重伤,即将离开人世,又说他已将‘他’杀死;唉,所谓‘他’究竟是谁呢?”
  蓝衣少年惶然道:“是啊,他是谁?”
  壁中人静默片刻,又道:“可能你三师兄在第十或第十一封信中已有说明,可惜那两只信鸽又迷失了!”
  蓝衣少年不禁泫然泪下,垂头默泣良久,抬脸悲声道:“师父,您老人家可否把三师兄先后寄回来的三封信念给弟子听?”
  壁中人道:“好,但且等一会儿……”随着话声,那洞壁上的一个小圆孔里面忽然响起一片“叮叮当当”的金属声音,跟着由里面钻出一个金色的侏儒人来!
  那是一个用黄金铸造的傀儡,身高一尺左右,身上和手脚系着十条黑线,塑像形如古代的将军,头戴金盔,身披战甲,手握一柄长剑,神态雄赳赳,直如一位统率大军的元帅。
  这金傀儡被垂落到洞壁下的石桌上时,那洞壁上的两个小圆孔跟着伸出两只洁白如玉的手掌,只见壁中人十只手指分别套上那系在金傀儡身上的十条黑线,然后轻轻一勾手指,金傀儡立时双脚一收,头正身直,长剑倒执肘后,顿如一位剑术大家之欲起舞,双目平视,气纳丹田,卓然而立!
  蓝衣少年一见师父把金傀儡取出,不觉“咦”了一声道:“师父,弟子那一式‘凤凰和鸣’还没练熟呀!”
  壁中人沉声道:“不,现在情况有了变化,你须赶快把第三式‘凤凰朝阳’练成才行!”
  蓝衣少年稍一思索,立刻明白了师父之意,当下恭应一声,闭目深吸了一口气,摒开脑中杂念,然后拔出双剑,面对石桌上的金傀儡凝神注视。
  壁中人见他准备就绪,于是开口道:“这一式‘凤凰朝阳’原是‘凤凰十八式’中的第三式,可是为师却只会这三式,此式以旋转身躯于飞舞中出击,因之对付群敌,每可化险为夷;剑先左右撩进,再翻腕上剖,至顶门时,再向下划一大圆圈,同时右腿起立如金鸡独立,现在你注意看着!”
  说到这里,壁中人套着黑线的手指开始慢慢勾动操纵起来。
  但见那金傀儡身形微挫,脚踏“丁”字步,手中双剑向左右撩了两下,紧接着身躯一旋转,剑出如虹,一扬一沉,同时缩起左腿,运剑划出一个小圈圈;就在一片金光飞洒间,只听“叮叮”两声脆响,洞壁被金傀儡的剑尖扫中,竟然爆出几点火星来!
  这一式“凤凰朝阳”由慢转快,变快时恰如陀螺疾转,一晃即毕,再定睛瞧时,金傀儡已收剑静立,一副气定神闲之态!
  蓝衣少年于是依样画葫芦地出剑,旋身、缩脚、划圈圈,可是还未使完,就被壁中人喝住了:“不,扬剑上削时,身躯不能停顿,同时剑势亦不能直线上升,现在再注意看一遍……”
  看来并不太复杂的一式剑招,蓝衣少年却足足练了半天方才摸到一点要领,但饶是如此,壁中人却已大加称赞道:“好,你只要牢牢记住这一式的动作,朝夕勤练,日久即能心领神会;你的天赋确比你三个师兄高出很多,他们学练此式时,整整花了两天工夫才有你现在的成就哩!”
  蓝衣少年听了师父的称赞,脸上并无一丝喜悦之色,他心头一直是沉重的,他为那三位以前朝夕相处亲如同胞的师兄的一去不返而暗自悲伤不已。
  他走到石床前取出一条面巾拭汗,壁中人又开口道:“现在,敖儿,在为师把‘凤凰谷’的秘密告诉你之前,且先到洞外附近看看,为师不希望这桩秘密落入任何一个武林人的耳朵里!”
  蓝衣少年领命出洞,展开身法在山洞外的各处密林中飞掠巡视,但他其实并未专心去察看,因为这时他整个心神已完全处于兴奋的状态中:“凌敖!凌敖!你今天终于可以听到那座神秘的‘凤凰谷’的全部秘密了!并且,你可能也会知道相处两年多的师父的名号和看见他的面貌,以及他为何要自禁于壁洞中的原因……”
  这的确是够令人兴奋之事,是以他匆匆巡视一遍之后,随即返回山洞中来。
  壁中人似乎比他更迫不及待,看见他进来,立刻开口道:“敖儿,你饲养的鸽子还有几只?”
  凌敖答道:“还有十只。”
  壁中人轻“唔”一声,又问道:“少白哪里去了?”
  凌敖道:“弟子命它去采果子,大概少时即可回来。”
  壁中人道:“好,现在你坐下来。”
  凌敖依言面对洞壁席地坐下,于是,一点也没有拖泥带水,壁中人开始以不高不低的声调讲出一桩神奇古怪而又缠绵悱恻的“秘密”来——
  “二十三年前,为师还可算是一个青年人的时候,有一天——”
  蓝衣少年脱口道:“师父,您可否先把您老人家的名号告诉弟子?”
  壁中人道:“别打岔,听为师说下去——有一天为师行道江湖路经陕西凤凰山时,忽然听到山中飘出一阵箫声,曲调缓慢低回,宛转悦耳,悠美中带着淡淡的哀愁和强烈的渴望,竟是一阕求偶鸣!
  “为师当时尚是独身,一听那箫曲,不免为之心旌摇荡,于是便循声寻人,穿林走了约有半里,果然在一株枫树下发现了一个绝色女子!
  “为师无法形容她的美丽,总而言之,她年约廿五,像天上的月里嫦娥,气质十分清丽脱俗,她坐在树下吹箫,瞧见为师时,神色很是羞涩,起身便往林中跑去,为师一时被她的美色所吸,也就放胆拔步追赶,不料她竟是一个身怀绝技的女子,身法异常神妙,为师尽全力猛追,始终只能跟在她身后三丈之处,后来又在凤凰山中的层峦叠嶂中旋转追逐了好半天,直到为师累得头昏脑胀,不知身在何处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座山谷!
  “她在谷口刹住身子,回首含笑瞥了为师一眼,羞答答问道:‘喂,你这人一直追着我干吗?’
  “‘我不是追你,而是被一阕美妙的箫曲吸引来的!’
  “‘你是谁?’
  “‘凤!’
  “她噗哧一笑,低首飞奔入谷;那是一座很美丽的绝谷,谷中遍植凤尾竹和凤尾蕉,还有许多奇花异草,在靠近南面的谷壁下,有一间竹屋,清洁高雅,宛如世外高人隐居之所!
  “绝谷中别无他人,我们经过一番攀谈后,她才告诉为师,那座绝谷名叫‘凤凰谷’,她姓崔名忆美,世居凤凰谷中,从来不与外界通往,三年前父母因练功走火入魔双双谢世,弃下她孤零零一个人,其父母临终前,曾叮嘱她谨慎选择一个如意郎君,闭谷享受人间世外桃源的生活,于是她就在守孝期满后,天天出谷吹起求偶鸣,如果被她吸引来的青年她看了不中意,便躲起来避不现身……
  “咳,敖儿,你也许会以为她是个浪荡的姑娘,其卖不是,她非常纯洁,纯洁得像一块晶莹的白玉,她非常的温柔,温柔得像一只依人小鸟,我们在凤凰谷中相处了数日之后,彼此都觉得找到了最理想的伴侣,再也不想分开了,因此有一天,她问为师说:‘你愿意永远同我在一起么?’
  “‘当然,打从第一眼看见你时,我就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妻子!’
  “‘但是你必须永远同我住在这凤凰谷中,你能么?’
  “‘能!但你为什么一定要住在这凤凰谷中呢?’
  “‘我爹爹,我祖父,我曾祖,他们一直住在这里潜研一门最高深的内功心法,代代遗言未研究成功之前,不许离开这凤凰谷,因此我必须留在此地继续研究上代未完成的艺业!’
  “‘那是一门什么内功?’
  “‘凤凰心法!’
  “‘你们为何要苦苦研究这么一门内功心法呢?’
  “‘因为我们祖先均酷爱武功,发誓要继达摩祖师之后为武林开一新纪元,故尔埋首研究了一套冠古绝今的剑法,名叫‘凤凰十八式’,但这套剑法必须有一门高深的内功配合才能发挥到极致,即是我们尚未研究成功的凤凰心法。’
  “‘你研究到何种程度了?’
  “‘没有,我还没开始练呢!’
  “‘为何不开始练?’
  “‘因为,所谓‘凤凰’,顾名思义,那是必须夫妇两人共同修炼的,那套剑法亦然,否则威力便要大打折扣!’
  “咳,敖儿,你听到这里也许要误会那是一种邪门的武功吧?其实不然,那确确实实是一种非常正派而又至高无上的武艺,你知道,为师身怀的‘先天太极心法’在当今武林可算首屈一指,并且自信对各种内功的了解比谁都透彻,当时为师就请她说出那门未完成的‘凤凰心法’的口诀,当她说出后,为师很快便悟出其症结之所在,便告诉她说:我可以在一个月内完成他们祖先未研究成功的‘凤凰心法’,她听了很高兴,于是我们就在凤凰谷中结成夫妇,开始修炼凤凰心法,一个月之后为师果然把‘凤凰心法’研究成功!
  “那以后,我们开始练习‘凤凰十八式’,那套剑法的确是冠古绝今的佳作,其神妙的威力,方今天下各派的剑术均无法望其项背,最不可思议的是:夫妇俩练成‘凤凰心法’再来练习‘凤凰十八式’时,可凭借对方剑气的波动而双双御剑飞行,好像一对比翼鸟,飞翔空中历久不坠……
  “半月之后,我们练好‘凤凰来仪’、‘凤凰和鸣’、‘凤凰朝阳’前三式时,为师告诉她必须出谷一行,因为师当时有桩很重要的事情待办,她不肯放为师走,说:‘你已是凤凰谷中之人,必须遵守先人的规定,凤凰十八式未练成之前,不许出去!’
  “为师笑着说:‘如果你是顾虑我的安全,那尽可放心,老实说,我未入谷前,已是武林的顶尖人物哩!’
  “经过为师一再解释,她才答应让为师出谷,但叮嘱为师快去快回,为师答应在一个月之内赶回,就离开了凤凰谷。
  “一月之后,为师如期赶回,哪知找遍整个凤凰山,竟找不到那凤凰谷!”
  凌敖听至此,不禁惊诧道:“什么,那座凤凰谷不见了?”
  壁中人长叹道:“是的,为师整整找了半年,始终找不到那座凤凰谷!”
  凌敖惊异不止,问道:“这是为什么?”
  壁中人道:“谁知道,那凤凰谷外原布有一些阵式,那是怕外人闯入而设的,可是它并不能难倒为师,怪也就怪在这里,为师找到谷口的地点时,那里已没有一点谷口的痕迹,只有一座峭壁挡在面前。”
  凌敖冲口道:“莫非她是鬼化身的?”
  壁中人苦笑一声道:“敖儿,你也相信这世上有鬼么?”
  凌敖赧然道:“那么,这该如何解释?”
  壁中人沉声一字一字道:“那是人为的。”
  凌敖心神一震,急问道:“怎么说,师父?”
  壁中人道:“为师后来就在山中一株树身上发现了一块木牌,那上面写着这么几个字:‘郎君暂别二十年后再来相聚!’”
  凌敖诧异道:“啊,那是她写的?”
  壁中人慨然道:“是的,看起来是她的笔迹……”
  显然,这个问题在壁中人本人亦是一团解不开的谜云,是以他说到这里不觉沉默下来了。
  静默一阵之后,凌敖方才打破沉寂问道:“她为何要这样,师父?”
  壁中人长长浩叹一声道:“不知道,一点道理也没有!”
  凌敖道:“或许她生师父的气,因为她的祖先规定‘凤凰十八式’未练成之前不许出谷,而师父您——”
  壁中人打断他的话:“不,如是这样,她会事先告诉为师的,可是她并没说出谷便不能再进去,而且那时她和为师的情爱,已到难分难舍,她不会这样绝情的。”
  凌敖低头沉思道:“最奇怪的是:那座凤凰谷为何会不翼而飞呢?”
  壁中人道:“是啊,她留字要为师二十年后再去相聚,但为师每年都去找一次,直到前年冬天,二十年之期已满,为师正欲动身赶往凤凰山时,忽然发生了一件意外事件,那事件,使为师不得不走入现在这间石室,使为师不能跟你们四个徒弟见面……”
  凌敖急问道:“是的,师父,弟子最想明白的就是这一点,那是一件什么事啊?”
  壁中人道:“为师现在不能告诉你,但也许以后你会知道的,唉,由于发生了那件事,为师只得终止凤凰山之行,在进入这间石室之前,为师在河南史家练武场发现你们四人根骨极佳,于是暗中打出字柬嘱你们来此金佛山拜我为师,只因你们四个师兄弟武功已有一点底子,故学来颇快,去年新春,为师就派你大师兄陈鹏前往凤凰谷一探究竟,不料他竟然一去不返!
  “那凤凰山距此只有十天路程,往返顶多也不会超过一月,为师见你大师兄去两月音讯全无,立即再派你二师兄罗剑南前去,并约定一月为期,不管有无发现,届时一定要赶回来,如届时未返,即表示已遭意外,一月之后,你二师兄果然没有回来,至此,为师已觉此事有些不妙,决定不再派你三师兄前去,但你三师兄脑筋聪明,居然想到利用鸽子通讯,此事你已知道,他开始饲养鸽子,经过半年的训练,那些鸽子已能从很远的地方飞回来,于是就在今年暮春的一天早上,他便携带着十二只鸽子离开了我们,前往凤凰山寻觅凤凰谷和你们两个师兄的下落。
  “唉,后来的事情你已知道,我们先后只收到他三封信,前此为师所以不愿把信中的内容告诉你是怕你被那‘凤凰谷’的神秘所吸引而分散练武之心,现在你武功已超过他们三人,为师所以念给你听了!”
  壁中人说到此住口,旋闻小圆孔中透出一阵展开纸张的轻微声响,但正当壁中人要开始念信时,洞口白影一闪,一只小白猴抱着一堆山果窜了进来!
  这只小白猴是凌敖收养的,每天早上它总要去林中采一些山果回来,这时凌敖一见它进洞来,怕它吵闹阻碍听信,连忙手指石床喝道:“小白,到床上去乖乖坐着!”
  小白猴“吱”地叫了一声,跳上石床,放下山果,学着人盘膝坐下,一副十分正经之态。
  壁中人道:“你三师兄的第一封信是这样写的:
  ‘师父钧鉴:弟子已于三月十六日抵达凤凰山,惟尚无任何发现,谨先草此奉告,敬祝康安,弟子欧阳威叩上。’
  “可是,自这第一封信后,我们足足等了十天才再接到他的信,但那只信鸽并非第二只,而是第六只,这表示第二、三、四、五只信鸽已在途中迷失,其第六封信内容如下:
  ‘弟子伤势已渐愈,若非友善的纪彩燕施救,此刻恐已长眠地下矣。犹记得弟子恢复知觉时,眼前正立着一个长发垂腰的美发少女;她虽是樵夫之女,但气质温婉高贵,一对明眸充满万缕柔情,现弟子仍在她家养伤,再过两天即可痊愈如常,彩燕劝弟子离开此山,但弟子已发现一点端倪(即前信所提者),哪怕再遭偷袭,弟子仍非得把凤凰谷之秘及两位师兄生死之谜找出不可……’
  “哪知此后的第七、八、九、十、十一只信鸽又告迷失,今天我们收到这第十二封信是这样写的:
  ‘弟子已将他杀死,惟自身亦受重伤,看来死神已即将降临到弟子头上,在这最后的时刻,弟子只有祷告第十一只信鸽带回去的地图能够安然到达,执笔书此时,神志已不克自持,但弟子能如此离开人世亦已无憾,因为弟子终于发现凤凰谷之秘及两位师兄死亡之谜,请恕弟子无力再写下去了,但望师父您和敖弟能快来……’
  以上便是你三师兄寄到的三封信,从信上看,可知他已有重大的发现,可惜十二只信鸽只有三只飞回来,许多重要的信全部失落,以致我们无法明白他所提到的一切,以及‘他’究竟是何许人物……”
  凌敖沉思一阵,喃喃道:“也许‘他’是凤凰谷中的人……”
  壁中人语带不悦道:“敖儿,你似乎对你师母崔忆美还抱有怀疑,这是不应该的,因为她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女子!”
  凌敖含歉道:“对不起,师父,弟子的意思是说,也许凤凰谷后来起了变化,被歹人占据了!”
  壁中人轻“唔”一声道:“为师也是这样猜想,所以为师很怀疑那九只信鸽也许不是真的迷失,而是被人在途中打落的……”
  凌敖霍然起立道:“师父要弟子何时动身?”
  壁中人沉默半晌,叹息道:“为师并不是要你非去不可,要是你不想去,你是可以拒绝的。唉,虽说为师这样一再派你们兄弟前去送死,并非只为为师一人私事,但为师对那座凤凰谷已失去信心,想想就不寒而栗……”
  凌敖决然道:“弟子一定要去,也许三师兄此刻还没死,弟子应该赶去援救他……”
  壁中人又沉默半晌,道“好吧,如果你一定要去,为师再告诉你一件事,你此去虽仅为了探索凤凰谷之秘,但其实最终目的却是在于拯救整个武林!”
  凌敖诧异道:“拯救武林?”
  壁中人凝声道:“不错,你可知目下之武林为何人所霸?”
  凌敖道:“弟子以前曾听江湖传说,当今武林是‘春雨、夏雷、秋风、冬雪’四位奇人的天下,只是弟子对这四人尚甚不了解。”
  壁中人道:“对!为师正要给你介绍这四位人物,所谓‘春雨’,即是‘春神雨花剑乐正贤’,此人剑术在当前武林允称第一,为人本极正派,后来不知何故,突然性情大变,一改过去行径,处处倒行逆施,变成为害武林的一个魔头,已为天下武林同道所不齿;其次是‘夏雷’,人称‘夏神雷公拳乔大千’,此人是拳法大宗师,一手‘雷公拳’天下无人能敌,性烈如火,却有惧内的毛病,为人介于正邪之间;再其次是‘秋风’,她是女性,名号叫‘秋神寒风掌梅盛林’,掌法无人能与之抗衡,惟性情异常偏激古怪,亦介于正邪之间;最可怕的是‘冬雪’,其人名号叫‘冬神雪花指司寇丹’,他的‘雪花指’名虽好听,其实狠毒无比,被他点中者,全身血液冷冻,发寒而死,而且他还是个野心勃勃的人物,在关外雾灵山创建齐天堡,网罗许多黑道枭雄,数十年来一直对中原武林虎视眈眈!
  “若论他的势力,早就可以征服中原武林而有余,但他却因碍于一种约束,故迟迟不敢蠢动。
  “所谓约束,乃是他们‘春雨、夏雷、秋风、冬雪’四人早年曾因屡次较技不分高下,约定一年四季由四人分掌,即所谓‘春盟主、夏盟主、秋盟主、冬盟主”,每年春天是‘春神雨花剑乐正贤’的天下,在那三月之间,其他三人皆须蛰居家中,不得走出家门十里范围之外,直到立夏,才移交给‘夏神雷公拳乔大千’,如此循环分掌天下武林,约定如有人违约,其他三人可合而攻之。
  “因此,‘冬神雪花指司寇丹’虽有独霸武林之心,总因顾忌其余三神合攻而迟迟不敢发动,但虽然如此,每年‘春、冬’两季,死在‘春神’及‘冬神’手下的武林人亦多得令人发指。
  “所以为师派你三个师兄去寻找凤凰谷,一方面固然在找你们师母崔忆美,另一方面正希望你们能获得她传授‘凤凰十八式’,如果你们能得到那套剑法,再娶个妻子与她共同修练,便可将‘春、冬’二神消灭,拯救武林无数生灵!”
  凌敖听得惊奇不已,接口问道:“师父以前可曾与他们四神动过手?”
  壁中人轻叹道:“有,但为师只能全身而退,无力击败他们……”
  凌敖肃然道:“既是为了拯救武林,弟子更是非去不可,惟有一点,前此三位师兄都可能惨遭身亡,是则弟子此去恐亦难有侥幸,所以在这动身之前,师父可否将您老人的名号及因何自禁于的原因告诉弟子?”
  壁中人默然片刻,缓缓道:“如为师不说,你去不去?”
  凌敖道:“师父不说,弟子当然也要去!”
  壁中人道:“那么,去把那十只鸽子收入笼子里,立刻下山去吧!”
  凌敖嗒然若丧,当下只得起身走出山洞外,拿起一支插在洞口边的白旗杆举起舞了几下,立见一群正在高空翱翔的鸽子慢慢排成一条斜线俯冲下来,一只接着一只飞入洞口边的一间小木屋中;凌敖将他们捉入一个特制的圆竹笼里面,提着竹笼走入洞中。
  这时,壁中人便由洞壁上的小圆孔里塞出一个精美的小锦盒,以内家真力虚空托送到凌敖面前,说道:“这是十颗价值连城的珠宝,你可带去随时变换银两使用,路上应多加小心,入山后更须步步提防,最好先找到你三师兄信上说的那个樵家女纪彩燕,也许她知道你三师兄所遭遇的一切!……”
  凌敖唯唯应诺,接过锦盒收下,转去石床收拾衣物,打成一个长包裹挂在背上,一切准备停当,他便叮嘱那只小白猴,要它每天按时采山果送给师父充饥,那只小白猴虽不会说话,却已通灵性,闻言连连吱叫,并且为了要卖弄自己的聪明,立刻就抓了一把山果跳到石桌上吱吱直叫,要壁中人取食。
  壁中人伸手吸取一枚山果入壁室中,一面又道:“对了,还有一事必须记住——”
  凌敖一怔道:“师父还有什么吩咐?”
  壁中人道:“这事与凤凰谷无关,你记不记得前年拜我为师时,曾经答应为师一件事?”
  凌敖道:“记得的!”
  壁中人道:“记得就好,现在你去吧!”
  于是,山洞中倏然升起一片悲怆的气氛。
  两年多来,凌敖虽不曾见过师父的相貌,也不知师父姓甚名谁,然而师徒之情并不因而有所隔阂,如今骤欲分离——可能也是死别——凌敖不觉悲从中来,一时眼泪如雨而下。
  壁中人沉声道:“去吧!别难过,你只要认清一点,如你不幸命丧凤凰山,那绝不是只为为师一人私事,而是为了拯救武林,这在我们武林人是不必感觉遗憾的!”
  凌敖精神一振,当即倒身拜别,提起竹笼,转身大步走出山洞,展开身法,疾如星丸电掠,朝金佛山外奔去。
  当他奔出金佛山山麓时,他身后立刻就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武林人,悄悄尾随着他了……

相关热词搜索:凤凰剑

下一篇:第二章 夏日炎炎寒风起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