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水晶球 正文

七 神秘怪客指迷津
2022-07-20 16:14:56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是的,女奴……”
  “难道她会吃人?”
  “她不吃人却救人……那是六七年的事了,假如不是她,我一条命,恐怕也早死了……”
  “老前辈,你说说看。”
  “王半仙”说道:“我王一权早年虽学得卦理之学,但也没有到‘半仙’地步,那是人家传言,因为我断过三个人的生死,假如我是半仙,也不会有那一次几乎丧命了。
  事情是这样的——
  大概是六年前吧,那一天,我有事经过了九岭山,突然被一条毒蛇咬了一口,毒势一发不可收拾,行不到半盏茶的时间,我一条腿肿得像水桶,也开始渐渐失去了知觉。
  偏偏那时候又是大雨倾盆,我除了想找一个地方避雨之外,却忘了毒势漫延之快。我拖着身子,到了那一座可怖的房子……”
  “可怖的房子?”
  “是的,那房子前,我看见了几具白骨,在房子之中,一片漆黑……漆黑得十分怕人。
  当时,我也顾不了这许多了,于是,便走了进去,到了那房内,我便眼前发黑,栽在地上了。
  突然——
  一缕可怖的冷笑,传了起来,我疑心是鬼,但,那时候,我除了恐惧之外,也说不出什么来。
  不久,那女奴出现了,她蒙着脸孔,我分不出她多大年纪,她问我为什么会到那里,我据实而言,她问我是谁,我告诉她,江湖人都叫我王半仙……我倒没有想到,这三字‘王半仙’反倒救了我。
  她说她早听过我的名字,现在她可以救我,但有二个条件,就是交换一个条件——解一疑难。
  我问她,我毒已攻心,她能救么?她笑着说:‘你放心,天下任何一种毒,只要中者还没有气绝,她都能救……’”
  “于是,她救了你?”
  “是的,她真的救了我,于是,她写了一个八字,问我那个人死了没有?我推算了之后告诉她,此人未死,当我离开了那屋子之后,我问她叫什么,她说:‘我自己叫什么我不知道,你就叫我’女奴’好了。
  所以,现在我想起来,那女奴或许能解章永奇所中之毒。”
  汪浩沉思了一下,说道:“老前辈,你是否认为章少堂在施行什么阴谋?”
  “当然,否则,他们已杀了你父亲,如想杀章永奇,那更是一件举手之劳,不是?”
  “那他们为什么不杀他?”
  “这中间就有了问题,这问题除了章永奇本人之外,我看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去解答了。”
  汪浩黯然颔首。
  “王半仙”问道:“你进来怎么情形?”
  汪浩将他进入“通天关”的情形,告诉了“王半仙”,王半仙闻言之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那位章姑娘不知你是汪浩?”
  “是的,她还不知道,我不能告诉她。”
  “章姑娘对你一片痴心,其情甚为感人,你应该告诉她你是谁……”
  汪浩摇了摇头,道:“不,这对她与我均有没好处,再说我已经看出来,她在‘通天关’内,并不安全,像我们在小客室谈话时,暗中就有人监视着。”
  “或许这是实话……”
  汪浩说道:“老前辈,我带你出去吧。”
  王半仙一怔,道:“你说什么?”
  “老前辈,我要带你离开这里,为了家父,连累你受了五年牢灾,老前辈……”
  “傻小子,你去吧,不必管我了,你要办的事情很多,我虽非武林人,但是,我的朋友却都是江湖人,你等待的是报仇,岂可为我而耽误?快去。”
  “老前辈……”
  “不必关心我了,五年我都挨过了,难道还等不了一年半载?你报仇要紧。”
  汪浩黯然泪下,道:“老前辈……”
  “不必难过了,‘通天关’内,高手如云,防卫深严,你小心行事,记住,你父母的仇恨,全在你的身上。”
  “我知道。”
  “去吧!”
  汪浩黯然颔首,道:“如此,晚辈暂时告辞了。”
  “珍重。”
  ——他黯然走出了牢房,然后,又将牢门锁上了,他来到了他原先被困的牢房之内,将那一串锁匙,丢在那彪形大汉的尸体之傍,才移步走去。
  汪浩不惜冒生命之险,到了“通天关”之内,找到了“王半仙”,使他了解了他所要知道的事。
  章少堂——这位现在“通天关”代关主为什么要害他父亲?
  自然,汪浩是想不出的,除非他能医了“通天神君”的毒,否则,他想知道这一件事,是根本没有可能的。
  不管如何,他父母是死在了阴谋之下。
  他摸索……在牢中摸索,终于找到了一道小门,进入了小门,发现那是一条通往上面的石阶。
  上了石阶,他发觉上面盖着一块石板,他用力一顶,石板应声而起。
  走出暗道,又轻轻把石板盖上,放目一瞧,但见这是一座精致的房室。
  房内,静悄悄地。
  汪浩目光一扫之后,向门外走去,出了门,但见这是一座庭院,汪浩对于“通天关”的地形,是相当熟悉的!
  目光一扫之后,他向当中的一座大楼,射了过去。
  大楼当中一处小窗,有灯光,汪浩到了窗口,蹑足倾听,只听里面传来了一阵步履之声……那步履之声,是极有节奏的。
  汪浩用舌舔破纸窗,目光一扫,使他怔住了,但见大厅之中,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章少堂,另一个全身通红的蒙面人!
  那蒙面人在客厅中徘徊着……发出了那极有节奏的脚步声……
  倏然——
  那蒙面人把脚步停了下来,道:“章少堂,难道你一点办法也没有?”
  “是……的!”
  恭恭顺顾,战战兢兢地应着!
  “章少堂,再给你一个月时间,假如你再查不出一点眉目来,后果,你……是知道的!”
  “是!……”
  “另外,还有一件事你得特别注意……”
  “请吩咐。”
  “岳州城里前几天来了一个少年人,看来像是他的儿子,你得特别注意……”
  “我慎重就是了。”
  “嗯……”
  汪浩听到这里,心头为之狂震,突地,他听到左面发出了一丝轻响,他悚然回头。
  冬青树中,藏了一个人!
  汪浩心头为之狂震!
  显然地,那人不但听见了客室之中人的对话,而且,也发觉了自己。
  汪浩正在吃惊之际,那隐在冬青树中的人,突然一个掠身,向一片花园中,射了过去。
  汪浩一个箭步,射了过去,
  但见两条人影在空中一转,已如幽灵一般,分别站立着,动也不动!
  汪浩看清了对方面目,那是一个蒙面人!’
  没有说话——他们好像都有着顾忌,这顾忌好像是怕人发觉了行踪。
  倏然——
  那蒙面人突然掠身,飞泻而去。
  这蒙面人的飘身之法,是非常之快的,但汪浩的身法也不慢,他一掠身,已将对方截住了。
  汪浩认为有必要将此人的面目,弄个清楚。
  两次弹身,两人已出了数十丈之外!
  蒙面人发出一声冷笑!
  汪浩冷冷地低低喝道:“你是谁!”
  “你呢?
  汪浩问道:“你阁下不是‘通天关’的人?”
  “没有回答必要……你小子胆子不小,竟敢到‘通天关’来……”
  汪浩心头微微一惊,道:“你是谁?”
  “我说过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朋友,我不能留你……”
  “因为我看见了你的行踪秘密?”
  “对了!”
  “你何尝不是发现了我!”
  “因为你阁下可能是‘通天关’的人!”
  “通天关的人又如何?”
  “留你不得!”
  对方阴沉沉笑了起来,道:“只怕你没有这个本事!”
  “那就瞧瞧!”
  汪浩一语未落,人似闪电一般,射了过去,一掌已凌厉扫了出去。
  好快的身法。
  蒙面人显然也吃了一惊,但见人影一转之下,也凌厉攻出了一掌。
  两人出手之势,十分惊人的,但见两条人影疾转之下,已凌厉攻出了三招。
  三招快攻,胜负难分。
  倏然——
  蒙面人暴起了一声惊天狂喝:“你找死——”
  这一声狂喝,不要说“通天关”的人全部可以听见,即使是一里之外,想来也必可以听见。
  汪浩暗吃一惊!
  这当儿——
  蒙面人暴起了一声狂喝,出手疾攻两招,把汪浩迫出了一丈之外,突掠身向左面的林中射去。
  汪浩暗地一骇!
  紧接着,“通天关”内,传起了一声长喝,数条人影,像幽灵般,射了出来。
  汪浩暗吃一惊。
  在此时此刻,他不能暴露身份,因为,他要将“通天关”关主劫出“通天关”。
  何况,“通天关”内,高手如云,好汉不吃眼前亏,双拳难敌四手,万一出了错,前功尽弃。
  他心念转处,也朝林中射入。
  林外,有数座楼宇,汪浩不敢怠慢,他一个转身,向当中一座没有灯光的楼顶射了过去。
  背后,暴喝声已不绝传来。

相关热词搜索:水晶球

下一篇:八 正邪难辩田师爷
上一篇:
六 牢中相士泄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