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水晶球 正文

十五 扑朔迷离逢奇变
2022-09-16 12:13:20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章少堂冷冷一笑,道:“汪浩,我侄女儿明知是你而不告我真相,致本关关主被你所劫,她虽是我侄女,但为了本关及我大哥,我也不能坦护于她,除非你将我大哥送回!”
  “我不送回他呢?”
  “我侄女只好依门规处置!”
  章玲玲喝道:“叔叔,你不能诬我,我会串通他劫走我父亲?”
  “事情很明显,你不必多说了。”
  汪浩切齿道:“章少堂,你害了章永奇还不够,竟连你侄女也要陷害?”
  “我按门规行事。”
  章少堂确实够辣的,他以串通的罪名,扣押了章玲玲,使门人认为名正言顺,否则,他又怎么能将章玲玲当人质,逼汪浩就范!
  章少堂冷冷一笑,道:“汪浩,说吧,我大哥你将他藏到什么地方去了?你还是好好说出来的好……”
  田师爷冷冷一笑,道:“汪浩,你还是说出来的好,否则,这对你不利……”
  “你放屁!”
  “留点口德,何必骂人?”
  “我恨不得宰了你!”
  田师爷冷冷一笑,道:“当然,这是以后的事,说吧,章关主藏在什么地方,你带我们去,我们带回关主之后,章姑娘自然也就可以释罪!”
  汪浩心念一动,道:“你跟我走?”
  “当然,代关主、我、章姑娘及刑部长老,你答不答应?”
  “我答应了。”
  田师爷淡淡一笑,道:“你很聪明!”
  这话很平淡,但却一语双关。
  汪浩对于这一话,似也听出一点语意,但他并没有多大注意,因为他目前只是要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之后,便有了希望。
  他冷冷一笑,道:“那么走吧!
  田师爷向章少堂,道:“代关主,汪浩既然答应,我们只好走了。”
  “好!刑部长老,看住我侄女!”
  “是!”
  刑部长老向章玲玲走了过来,说道:“章姑娘,你跟着我!”
  “放心,我不会走!”
  “这是你叔叔命令!”
  “好吧!”
  “恕门下放肆了”
  他右手猝然点出,点住了章玲玲的穴道,然后,将章玲玲挟在胁下!
  汪浩心头杀机,几乎克制不住,他咬了一咬钢牙,转身向门外走去!
  显然,汪浩与章少堂两人之间,均在勾心斗角,汪浩心里明白,纵然他真正能交出“通天神君”
  那么,章少堂也不可能不杀章玲玲,否则,他的事机岂不败露?
  汪浩走出大门,田师爷向章少堂说道:“代关主,我们可以走了。”
  话落,也不待章少堂的回答,他的脸上,泛起了一种得意的冷笑,当先向门外走了出去。
  刑部长老紧随其后。
  章少堂认为,这第一回合他是胜利了不管如何,他终于迫使汪浩就范了。
  事情如此么?
  聪明的人一想便可以知道,不是的!
  章少堂与汪浩的胜败均在一个人的掌握中,这一个人就是田师爷!
  第一,田师爷引汪浩到“通天关”
  不会没有作为!第二,田师爷明知章永奇不在汪浩的手里,那么,他不曾将此事告诉章少堂,而又说“通天神君”在汪浩的手里,这有与没有,相差是十分之大的。
  显然,他们两人均落在了田师爷的计谋之下。
  章少堂不曾发觉。
  汪浩也没有想到。
  ——自然,田师爷存心如何,也即刻可以明白了。
  田师爷紧跟着汪浩步出了大殿,章少堂也掠身而出!
  四条人影,先后出了那道红色的围墙。
  汪浩奔出了通天关之后,如飞而去,一时之间,他真不知走向何方,以及用什么计谋。
  章少堂向田师爷低向道:“田师爷!”
  “卑职在!”
  “他真的说章永奇是他藏起来?”
  “是的!”
  “会不会言一种计谋?”
  田师爷的脸上,泛起了一片冰冷冷的笑意,说道:“不会!”
  “田师爷,你为什么这么自信?”
  “代关主,章姑娘在我们手里,再说我们有三人,你还怕他耍花样么?”
  章少堂沉声道:“我总认为有什么不妥!”
  田师爷冷冷一笑,道:“代关主,你多虑了!”
  说话声中,四人依旧急速如飞,刹时,已出了一里!
  倏然——
  汪浩把脚步停了下来,章少堂、田师爷也双双止步,章少堂冷冷道:“汪浩,到了没有?”
  汪浩淡淡一笑,道:“还没有!”
  “那你停下来干什么?”
  “休息!”
  好轻松的话。
  章少堂脸色一变,道:“汪浩,你别耍花样好不好?”
  汪浩冷冷道:“怎么,休息也不成么?”
  “没有这个时间!”
  汪浩真是无计可施,一对三,他无论如何也讨不了好去,再说,章玲玲在人家手里,他一有轻举妄动,他们当真会先向章玲玲下手!
  凭这些,他真无计可施!
  他真寄奇迹出现,假如现在来了第三者,乘其不备,或许有希望救了章玲玲!
  可是没有一个人出现!
  田师爷淡淡一笑,道:“汪浩,不是快到了么?”
  汪浩脸色一变,道:“你怎知道快到了?”
  “你告诉过我在这个范围!”
  “放屁!”
  田师爷冷冷一笑,道:“我们是公平交易,何必骂人?”
  汪浩冷冷道:“田师爷,我终会宰掉你!”
  “不可能!”
  “咱们不妨走着瞧!”
  田师爷冷冷道:“别拖延时间,快走吧!”
  汪浩狠狠地盯了田师爷一眼,骂道:“好个田骑,我会将你碎尸万段,为我也为师父!”
  他心里说着,又弹身奔去!
  他一面飞奔,一面又在苦思计谋,然而,他又想不出来……突然,他想到了一个计谋!
  不管这计谋他是否能脱身救下章玲玲,但,说不一定他有机会——最低限度,他可以再拖延一下时间?
  他想到了那个“鸳鸯桥”的神秘约会!
  “汪浩,怎么了?到了?”
  “还没有。”
  章少堂脸色一变,说道:“你到底是在搞什么名堂!”
  “我还有一个约会!”
  “约会?”
  “是的,三更之前,我还有一个约会,以时间来计算,我非先赴这个约会不可!”
  “你他妈的少耍花样行不行?”
  “决不是耍花样……”
  田师爷冷冷说道:“不错,他在耍花样!”
  汪浩脸色一变,道:“你要怎么样?”
  田师爷冷冷一笑,道:“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了!”
  “怎么谈法?”
  自然,汪浩不明白田师爷的心意,倏然,田师爷微一欺身,其势如电,一掌向刑部长老劈去。
  好突然!
  章少堂一愕!
  刑部长老一声惨”
  脑血飞溅,应声惨死,他手中的章玲玲也脱手飞出。
  田师爷一个箭步,已接住了章玲玲!
  好快,好意外!
  章少堂脱口大叫:“田师爷,你……”
  田师爷冷冷一笑,道:“章少堂,你中计了!”
  章少堂脸色大变!
  汪浩也莫明其妙了。
  这突然发生的事,几乎令人不敢相信,田师爷竟出手杀了刑部长老!
  章少堂大喝道:“田师爷,你……敢?”
  田师爷淡淡一笑,道:“我不是做了么?”
  章少堂冷冷道:“不错,田师爷!我该想到这一点,你的计谋果然厉害……我上了你的大当了。”
  田师爷得意地一笑,道:“不错,你棋差一着!”
  章少堂气得一张脸几乎变成了猪肝色尸道:“田师爷,我明白你有野心的,你要我出关,然后,夺下了章姑娘,使你能得到章永奇。”
  “你猜对了一半!”
  章少堂气得浑身发抖!
  汪浩也乍然明白了田师爷的手段,他引诱章少堂出关其目的是为了这个。
  田师爷果然是一个极负计谋之人!
  章少堂喝道:“田师爷,你有什么条件?”
  “条件?”田师爷冷冷笑了起悉,道:“你怎么说这种话?不过,代关主你想不到我会叛变吧?其实,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你该发觉!”
  “田师爷,你做得很像!”
  田师爷微微一笑,道:“章少堂,我是跟你学的,你装得比我更好,不是么?你害了你大哥,又毁了汪风后,成了代关主。你的手段,又哪一点不像?”
  汪浩心头一震!
  ——事情起了变化,他也只好静观发展,他们如自相残杀,对自己未尝不是一件有益之事。
  章少堂切齿道:“田师爷,你何必如此费心?”
  “费心?”
  “不错,你可以在关内对我下手!”
  “章少堂,你错了,我想对你下手,自然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不过,我不能……”
  “为什么不能?”
  “章少堂,第一,我不能在关内杀你,因为,那会使门从反杀了我,第二,你的背后还有人!”
  “谁?”
  “‘血神教’的门人。”
  汪浩闻真,心头又是一震!
  章少堂脸色大变!
  田师爷冷冷一笑又道:“章少堂,‘血神教’的门人,在关内注视着你,这一点,我明白,我必须引出你来……”
  章少堂冷冷道:“田师爷,现在你是如愿以偿了,不过,你想杀我,并不这么容易,不信,你出手试试!”
  田师爷笑了起来,道:“那你要怎么样?”
  “说一些真话!”
  “什么真话?”
  “这一些真话不是我要听的,是汪浩!”
  “他?”
  汪浩又愕然了!
  田师爷冷冷一笑,道:“你、我、汪浩三人,应该好好谈一谈”
  他转身向汪浩说道:“汪浩你说是不是?”
  汪浩直到目前,还不明白要搞出什么名堂来,是的,他糊涂了。
  他冷冷一笑,道:“田师爷,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有……”
  田师爷话犹未落,他的身子猝然飞起,大喝道:“章少堂,怎么?你要走了。”
  原来,章少堂在乘其不备,突然弹身飞去,田师爷一个掠身,已截住了去路。
  章少堂大喝道:“我与你拼了!”
  他在断喝之下,一掌向田师爷击了过来,田师爷左手一封,厉声而喝:“章少堂,你要找死么?”
  砰的一声,两条人影乍分!
  田师爷的脸上,骤现杀机,冷冷道:“章少堂,你不必走,我不会杀你……除非你不知好歹……”
  章少堂冷冷道:“你要知道什么?‘水晶球’?”
  田师爷闻言,疯狂地笑了起来,笑得好不怕人。

相关热词搜索:水晶球

下一篇:十六 前因后果渐清明
上一篇:
十四 虎口相会非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