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水晶球 正文

十七 明真相手刃仇家
2022-09-16 12:14:05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位女奴叫小燕?”
  “对了,叫小燕,章少堂想必是假那女人的手,换了那一包药,而你父亲竟然一无所觉,然后,那药由我手给章永奇服下,自然,这样谁也不会怀疑他。”
  “不过,有一点章少堂没有想到的,那是他根本没有到东海铁刀礁去问,‘铁刀礁’礁主,那药是否他所给,他只是出外耽搁一些时日便回来,章少堂,你想不到吧,当时,我眼在你的背后。”
  “从时候起,我证明了你陷害汪风,于是,在暗中,我注意了你,发觉十天半月你必外出!次,隔一两天才回来。”
  “紧接着,‘血神教’的门人,秘密在‘通天关’出现,于是,我知道你们为‘水晶球’向章永奇及汪风下手!”
  田师爷说到这里,目光落在汪浩的睑上,问道:“在你进入‘通天关’后,不是一个人伏在暗处听章少堂与那位‘血神教’的门人在谈话……”
  “那蒙面人就是你?”
  “不错,那就是我,否则,我岂能走得这么快?而又怎么会知道你已经隐入了我房内?”
  “‘通天关’关主失踪之后,我曾认为这事是你所为,后来,我才相信不是你,但章少堂已下令扣押了章姑娘,你如不到‘通天关’,他真会杀了她。”
  “这便是我要到‘通天关’,用计骗章少堂出了‘通天关’的全部经过,否则,在‘通天关’内,我们无法下手,跑了这么一大段路,为的是注意是否有人跟踪?……”
  田师爷把经过说完了。
  ——这番经过澄清了汪浩对田师爷的仇视,原来,他是在帮助他!
  这使汪浩为之感动不已。
  他的眼眶里,滚下了两行忏悔的泪水,说道:“我误会了你!”
  田师爷苦笑了一下,道:“误会终会澄清的,只要你了解也就行了!”
  田师爷说来,也不胜黯然。
  汪浩问道:“章少堂为了水晶球,陷害了章永奇?”
  “不错。”
  “不对。”
  “甚么不对?”
  “如果章永奇真有那颗水晶球,也就不怕毒药了。”
  “或许正是为了这一点,他要下手!”
  “我不懂。”
  “道理很明显,假如水晶球在章永奇的身上,自然地,他会用水晶球疗伤疗毒,谁也可以知道那‘水晶球’就是在他身上了。”
  汪浩恍然大悟,道:“我明白,可是章永奇没有用‘水晶球’疗毒,自然,那‘水晶球’不在他身上。”
  “不尽然!”
  “为甚么?”
  田师爷淡淡一笑,道:“章永奇并不傻,他既知‘水晶球’重要,而且下手之人,又是为了‘水晶球’他岂会拿出‘水晶球’!”
  “难道他眼看自己死亡?”
  田师爷苦笑了一下,道:“人,毕竟是有良知的,假如水晶球真在章永奇的身上,为了武林,为了无数的生命,他也应该以命相护,再说,如果水晶球失去,他岂不是死得更快?”
  “不错,但,水晶球是不是真的在章永奇的身上?”
  “以我判断没有,但章少堂却肯定地认为那颗水晶球在章永奇的身上。”
  汪浩颌了一颌首,现在,事情终于明白了,事情是因为那颗水晶球而起。
  这时——
  田师爷将章姑娘交给了汪浩,说道:“她,我就交给你吧,好好爱她,天下少女的真情最为可贵,她爱你,别辜负了她。”
  “田师爷……哦,不,舅舅,我会好好待她的。”
  他接过了章玲玲,心情无比的激动。
  田师爷向章少堂冷冷道:“章少堂,有件事我要问你。”
  “请说。”
  “你是‘血神教’的门人?以我打探的情形看来,你并不是‘血神教’的门人,他们用些甚么辱胁你?”
  “我不说。”
  “章少堂,章永奇是你的哥哥,你为甚么要害他?”
  “我……”
  “章少堂,骨肉相残何其残忍?你狠心做得出来,章少堂,为甚么?”
  章少堂全身一震!
  ——他的眼光掠过了悲哀的色彩,但,只是一闪而逝,他咬了一咬牙,道:“没有甚么好说的!”
  田师爷又说道:“章少堂,你为甚么不说真情!你怕甚么?”
  “我不怕甚么,也没有甚么好说的。”
  “汪风事先知道你们的阴谋?”
  “不知道!”
  “那么你为甚么要杀他?”
  章少堂冷冷一笑,道:“不是,我要杀他只是一种巧合!”
  “巧合?”
  “对了!”
  “为甚么?”
  “小燕!”
  “小燕真正身份是谁?”
  “一个女人……”
  “废话,难道小燕会是一个男人么?”
  “你只要知道小燕是一个女人就行了,其他没有甚么好谈的。”
  田师爷笑笑一笑,道:“小燕现在何处?”
  “不知道。”
  “是否有人知道她甚么来历?”
  “不知道。”
  “谁知道?‘女奴贩子’?”
  “可能。”
  汪浩冷冷喝道:“章少堂,你说这叫小燕的女人,存心陷害我父亲?”
  “可能。”
  “可是,我父亲是死在你们的手里。”
  “我是另一半!”
  “另一半?”
  “我只能告诉你这一些了。”
  “你为了甚么非除去我父亲?”
  “无可奉告。”
  “你当真不说么?”
  “是的,没有甚么好说的。”
  “章少堂,我会杀你!”
  章少堂笑笑一笑,道:“我不放在心上。”
  田师爷笑一笑,道:“章少堂,我再请知你一件事,‘神教’总堂在甚么地方?”
  “不知道。”
  这时的汪浩,再也忍耐不住了,他解了章玲玲的穴道之后,一个箭步向章少堂欺了过去。
  他又把两根铁条取了出来,又把其中的一根铁条折成了一个大铁圈,厉声喝道:“章少堂,你说不说?”
  章少堂冷冷一笑,道:“没有甚么好说的,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事情并不如你想像的那么简单……”
  “我只要你说你为甚么杀我父亲?”
  “我没有甚么好说的?”
  “章少堂,我杀了你……”
  汪浩一语甫落,铁条刷的一声,已经出手攻出。
  章少堂“呛”的一声,长剑出鞘,反手攻了一招。
  自然,章少堂明白,此时的情势,对他极为不利。
  他有拼命之心是以他这一剑攻出之势也非同小可。
  汪浩大喝一声,凌厉攻出了三招。
  两人出手之下,便各展凌厉的攻势!
  章玲玲注视着场中,不知到底发生了怎么一回事。
  她望了望田师爷,苦笑了一下问道:“田师爷,怎么回事?”
  田师爷苦笑了一下,说道:“你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是的,田师爷。”
  “好吧,我告诉你……”田师爷将事情告诉了章玲玲一遍……
  倏然——
  一声惨叫一声,破空传来,循声望去,但见章少堂的身子,已经栽了下去。
  他的胸膛,擒着那一圈铁圈,鲜也泉涌出。
  章玲玲脱口大叫:“叔叔……”
  她向章少堂扑了过去。
  这一刻是人性善良的自然表现,不管章少堂是一个罪大恶极之人,她认为他还是她的叔叔!
  汪浩怔了一怔。
  章玲玲扑到章少堂的怀里!
  章少堂的眼眶里,突然落下了两行泪水,他张口半晌,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叔叔,你,为甚么要害我父亲?”
  “玲……儿……”
  “叔叔:“我……错了……玲儿,我被……迫……我……不能……不做这……件事……是她……她……叫……我……”
  他头一摆,死了!
  这个一生充满罪恶的人,终于死了!
  但,他死时所说的话,可以听出那是多么沉重,他是被迫的,为甚么会被迫?
  ——这是一件阴谋,但,不是简单的!
  章玲玲大叫道:“叔叔……叔叔……”
  田师爷说道:“章姑娘,他该死的。”
  章玲玲缓缓抬起了头,道:“是的,他该死……他为甚么会陷害我父亲?……”
  汪浩俯身取出了铁环,拭去了血迹之后,说道:“章少堂死了,但事情还没有结束……”
  “是的……”田师爷说道:“事情还没有结束!”
  汪浩抬头望了章玲玲一眼,说道:“玲玲……”
  “汪浩……”
  猛然而冲动地,他投在了汪浩的怀里,切切哭了起来。
  田师爷黯然垂首!
  汪浩下意识抱着她,黯然问道:“玲玲,原谅我么?”
  “汪浩,我……爱你……”
  “玲玲……”
  他吻了她,疯狂地吻了她,不幸的,痛苦的,期待的在这一吻里,得到了补偿。
  他们深深相爱,从以前到现在。
  她幸福了,最低限度,这一刻是如此的。

相关热词搜索:水晶球

下一篇:十八 矮老头游戏风尘
上一篇:
十六 前因后果渐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