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水晶球 正文

二二 骨肉亲情叙天伦
2022-09-16 12:17:44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时之间,汪浩不由怔怔地注视着“幽灵女”
  “幽灵女”真像幽灵一般地站在桥头上,她似在沉思,也似在回忆,茫然而又失神地。
  久久,汪浩才问道:“请问姑娘,是你约我到此?”
  “幽灵女”望了汪浩一眼,点了点头。
  汪浩不由大感诧异,自己与“幽灵女”素不相识,她约自己到此有什么目的?有什么企图?
  汪浩笑了笑,道:“请问姑娘有什么见教?”
  “幽灵女”突然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你叫汪浩?”
  “正是?”
  “当年‘通天关’‘天心手’汪风的儿子?”
  “不错,姑娘怎么知道?”
  “凡是武林人物都知道了,我知道了难道你感到了意外?”
  “当然不,请问……”
  “我为什么会约你到此?”
  “不错,请问姑娘有什么见教?”
  “幽灵女”幽幽轻叹,道:“你多大了?”
  “我?二十……”
  “二十?……”她喃喃地念了一句,紧接着说道:“你或许不会知道,我为什么会约你到此,不过,我有一些事,必须告诉你,我与你有点关系!”
  “关系?”
  “是的!”
  汪浩怔了一怔,脱口而问:“什么关系?”
  “姐弟!”
  “什么?”汪浩脱口叫了起来,这简直是一件他不敢相信之事,他也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又骇然而问:“你说我们是姊弟?”
  她轻轻点了点头!
  汪浩惊骇得不出话来。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不曾有姊姊,他父母未提过,任何一个人也不曾提过。
  如今“幽灵女”突然说他们是姊弟,这话又从如谈起?
  汪浩傻住了。
  “幽灵女”微微地叹了一口气,道:“你……不相信么?”
  “我?……”汪浩不知如何所答。
  ——自然,他不能相信这件事,也认为这件事是不可能的,他又怎么回答“幽灵女”的话。
  “幽灵女”幽幽说道:“你知道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
  “关于这鸳鸯桥。”
  “我听过?”
  “在这桥上,是一对武林儿女殉情了是不是?”
  “不错。”
  “你知道那男的是谁?”
  “谁?”
  “汪风!”
  “什么?”汪浩再度脱口叫了起来!
  这又是一件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意外得几乎震惊,那位殉情的男人,竟是他父亲汪风?
  有这等事?有这个可能?
  汪浩愕了好久,才问道:“那殉情的女人是我母亲?”
  “不!”
  汪浩茫然了,殉情的是他父母,那位女的不是他母亲,那么,这事情又如何谈起?
  他呐呐地问道:“这……怎么回事?”
  “是的,你不会懂……唉!”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又道:“不过,现在,我终于证实,那男的是汪风,女的是我母亲!”
  “你母亲?”
  “对了!”
  “我不懂”
  “傻瓜,这么简单的事你还不懂?告诉你吧,汪风的第一个恋人,就是我母亲,也就是跳桥殉情的人……”
  “他们都没有死?”
  “对了,他们都没有死,假如死了,也就不会有下面的故事了……”
  “下面什么故事?”
  “你父亲娶了我母亲!”
  “哦!我明白了,当初他们在殉情之前,已发生了关系,也就是说,你母亲的怀中,已怀下了你?”
  “对了!”
  “汪浩终于明白了!”
  当然,这件事有绝对的可能,他们两人均被人所救,于是,他父亲又娶了他的母亲!
  “幽灵女”说道:“可是,武林人物除了两个救他们的人之外,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还活在世上!”
  汪浩道:“你可以告诉我经过?”
  “我约你到此,就是要告诉你经过,当初因为我母亲的肚子里,已怀下了我,而又遭家人的反对,不得不私奔……不幸,他们的行踪被人发觉了。我母亲一恨之下,跳下了这鸳鸯桥,但,她被人所救,致于救他的人是谁,我也就不知道了……”
  “为什么不知道?”
  “我还没有查出。”
  “后来呢?”
  “后来,据我师父说,那是一个狂风暴雨的夜里,我那时约一岁吧,被人丢弃在这鸳鸯桥上……”
  汪浩惊道:“在暴风雨的狂袭之下?”
  “是的,我被人遗弃,而在暴风雨的夜里,一岁的婴儿,多么虚弱,在狂风暴雨之下,那位狠心的母亲,竟将我丢在这鸳鸯桥上,那情景是可以想见的……”
  说到这里,她的眼眶里,不由滚下了两行泪水!
  是的,这是一件十分悲惨的事,汪浩想像得出来,那情景,弃婴在暴风雨中的号哭……
  汪浩黯然而哀恸!
  “幽灵女”忍住了悲伤的情绪,说道:“那时候,所幸的是我师父路过这‘鸳鸯桥’,把我救起,否则,我早死了。我师父便开始调查这一件事,谁是那狠心的母亲,终于他查到了‘鸳鸯桥’上殉情的男女!汪风与我母亲相约私奔,是在风雨的夜里,而且他探知了那女的当时已怀了孕,于是,他断定了,那女的就是我母亲,否则,不可能有人将我遗弃在鸳鸯桥上……”
  汪浩说道:“凭这一点,你也不能断定那就是你母亲。”
  “幽灵女”道:“当然可以断定的,他们约定私奔的地点,在这鸳鸯桥,又是在暴风雨的晚上,这不是巧合,另外,当时,东西两村的女人,没有一个妇人怀孕生产,假如是别人,谁会千里迢迢,又在暴风雨中,把我送到鸳鸯桥?”
  汪浩道:“不错,不可能。”
  “所以,除了那殉情的女人!”
  “很可能……但,你怎么知道那男的是我父亲?”
  “因为我在几次暴风雨中,看见过你父母到此,每次,他都在桥上,站立了好久……”
  “他在干什么?”
  “凭吊,或许,他认为那女的死了。”
  汪浩颔了一颔首,又道:“凭这一点断定?”
  “不,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十七岁,我终于上前去问他为什么在暴风雨中,到这鸳鸯桥?他说:‘因为这桥下死了一个女人。’江湖人物都知道男女都死了,唯只你父亲说死了一个女人!我又问他跟那死去的女人什么关系,他说:‘她是我的朋友!’你想可能么?”
  汪浩说道:“是的,这不可能,假如是朋友,来凭吊她有可能,不可能在暴风雨中。”
  “幽灵女”说道:“对了,假如是普通朋友,不可能在暴风雨中,来凭吊他,于是,我向他:‘人家传说男女都死了,你怎么只说死了一个女人?’你父亲回答:‘或许男的没有死……’”
  汪浩道:“不错,这便证明了。”
  “然而,我不敢证明,虽然,我一再告诉自己,那男的是我父亲,但,我依旧不敢认他!不久,我终于证明了这件事,那是三年前,我碰到见了‘笑笑书生’,你是否知道‘笑笑书生’是你父亲的好友?”
  “我知道!”
  “他告诉我,汪风的确就是那个殉情的男人。”
  “笑笑书生真的这样告诉过你?”
  “是的!”
  “但不幸,你父亲已经死了。”
  汪浩在黯然之中,有些激动了,是的,这件事不容他再否认了,“幽灵女”的确是他的异母姊姊!
  “幽灵女”道:“你相信这一件事的经过?”
  汪浩激动地说道:“姊姊,我,相信!”
  两字“姊姊”叫得“幽灵女”黯然泪下,是的,她分辨不出自己的心目中是感动还是悲恸。
  他们姊弟,都有不幸的遭遇,而在不幸之间,他们却又相会了,虽然,他们是异母,但,总是骨肉呀。
  温暖的亲情,透过了他们的心悲,使他悲恸而兴奋。
  汪浩叫道:“姊姊,你娘呢?”
  “她?我不知道,我还查不出她的下落。”
  “你知道父亲被人陷害么?”
  “我……知道,只是听说,为什么?”
  “姊姊,这事为了什么,到现在我还不清楚……哦!对了姊姊,当年你曾救过‘无情书生’?”
  “是的,那是七年前!”
  “那姊姊你……”
  “我已二十四岁了,我很苍老?”
  “不!”
  “其实,我从懂事起我师父告诉我这一件事之后,我从不曾欢乐过,我除了悲哀与伤心之外,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名词来形容我的心情了,我恨我母亲,她狠心把我丢弃,我恨她……”
  她切切哭了起来!
  汪浩安慰她道:“姊姊,你也不必太伤心了。”
  “不久,我师父死了,我再也没有亲人,于是,我感到这世界上,没有属于我的东西,我出现江湖之后,终于用‘幽灵女’的外号,那表示我不是这世界上的人,我没有一切……”
  “姊姊……”汪浩亦为之悲恸滚泪。
  “幽灵女”说道:“当我知道你是汪风的儿子之后,我决定约你到此,因为在鸳鸯桥上谈这一件事,总比较真实而妥当。”
  汪浩道:“姊姊,我了解你,我们要好好共勉,追查父亲的仇人!”

相关热词搜索:水晶球

下一篇:二三 笑笑书生析武林
上一篇:
二一 两虎相斗幽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