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密室命案
 
2020-01-30 19:07:2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北风利如剑,凛凛透骨寒,白雪掩古道,行人举步难。
  这种冻死人的天气,连天上飞鸟也看不到一只。
  但地上却有人,四匹长程健马上,坐着四个衣着不同的人、顶着大风雪,由不同的方向,赶入了北京城中。
  城中风雪较小,四个人放缓了行马,也解下了赶路时的护面皮套。
  看清楚了四个人的真面目,认识他们的人,可真被吓了一跳。
  这不是威镇江湖的四大名捕吗?
  北京城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案子,竟然劳动了各据一方的四大名捕,同时赶来。
  四匹马几乎是同时在刑部大门外停了下来。
  翻身下马,抬头看看天色,四个人同时吁一口气。
  但当四个人目光相接时,也同时怔住了。
  不过,四个人脸上神情变化很快,一怔之后,立复常态,相互地点头微笑。
  四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但却都在心中忖思:麻烦似是很大了!
  “佩服,佩服!四位远近虽有不同,但都在数千里外,能够把时间拿得如此准确,赶到的不早不晚,只此一桩,就叫人五体投地了。”
  一个身着青袍,腰束紫带的中年大汉,缓步而出,抱拳迎客,接着:“四位一路辛苦,先请入内,喝杯茶稍息风尘,大人的接风午宴也就快开始了。”
  青袍人身后快步行出了四个劲装捕快,接过四人手中的鞭绳,牵马离去。
  四位来客,打量了青袍人一阵,笑道:“兄台是新任刑部……”
  “兄弟郭宝元,新任刑部副总捕头。”
  “原来是郭副总捕头。”四人一面说话,一面躬身抱拳,长揖作礼。
  这四位来客虽然是威震江湖,但刑部是他们的顶头衙门,刑部的副总捕头,可也是他们的上司,四个人都以大礼拜见。
  “不敢当,不敢当。”郭宝元一面还礼,一面说道:“总捕头因公要外出,特命郭某代为迎客,四位请!”
  四人互望一眼,举步而行,心中都有了一些疑问?但却无人开口。

×      ×      ×

  接风宴设在刑部偏院一处暖阁上。
  所谓暖阁,就是厚帷垂窗,门户紧闭,房屋四角处,各置了一盆炭火,以屋顶上两片水晶瓦,引入天光,室中倒也一片明亮。
  一步踏入暖阁,四大名捕内心中,立刻又升起了另一个疑问。
  因为——
  一张圆桌的四周上,只摆了六把椅子,除了尚书大人和郭副总辅之外,两位刑部侍郎和总捕头的位置呢?
  他们不认识新任的刑部尚书,但两位分掌刑部缉捕、狱法的侍郎,可是多年的故识,什么事?连两位刑部侍郎也不能出席参与?
  四大名捕的威名并非幸致,他们不但武功高强,智谋过人,缉捕凶顽,屡破奇案,而且,阅历丰富,判事明快。
  但今天这个局面,却使得四个人心念百转,也解不开胸中疑云。
  尚书招宴,不是办案,心中疑窦重重?却又不便追问。
  但四个人大风大浪经历多了,能够忍下不问,也能够处之泰然,神色自若。
  郭宝元让四人入了席位,心中却大感佩服,忖道:只看人家这份遇事的镇静,我就难以及得。
  一个身着玄狐皮袍,留着五绺髯的中年人,启帘而入,两个侍茶的童子,紧随身后。
  未待郭宝元招呼,四大名捕已自行站了起来。
  侍茶童子献上香茗后,立刻退出。狐袍人也在首位上坐了下来,笑道:“请坐,请坐,下官程砚堂,蒙圣上恩赐,接掌刑部,阅读案卷,得知四位的智谋功绩,除暴安良,功在万民,下官神往得很,今日幸会,足慰渴慕了。”
  说话非常客气,但忧愁满面,证明他心中怀着无比的苦恼,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大人褒奖了。”四大名捕齐齐欠身回应。
  “四位见台,就依大人左首始起,自我介绍一番。”郭宝元已对四人心折,语气间,也就更加谦虚了。
  “属下于承志,奉命驻节长安。”
  程砚堂仔细看去,只见他年约三十四、五,一袭黑袍,浓眉朗目,面如古铜,身材适中,但却透出一脸精干之气,点点头,道:“刀出如闪电,寒芒过长空,所以,人称你闪电刀。”
  “大人,江湖人送的绰号,当不得真啊!”
  “中州吴铁峰,见过大人!”
  其人黑面修躯,气宇轩昂。
  “迎门三不过,一笔镇中州。”程砚堂道:“你擅长点穴法,也打的一手好金镖。”
  “大人,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属下江南杜望月。”
  此人乃四大名捕中最年轻的一位,二十七、八的年纪,剑眉星目,猿臂蜂腰,身材高挑,十分英俊。
  “踏雪不留痕,一剑化七星。”程砚堂道:“你的轻功特别好,剑法亦犀利霸绝。”
  “大人,江湖上剑术名家屈指难数,属下这点技艺,只不过荧火之光,怎敢当霸绝之称。”
  “属下山东岑啸虎。”
  他长得威武雄壮,虬髯绕颊,关东大汉,当之无愧。
  “一掌碎碑石,飞斧屠蛟龙。”程砚堂道:“你练的铁砂掌,也善用飞斧杀人于百步之内。”
  “大人见笑了!”
  “腊鼓频催,风雪阻人。”程砚堂道:“此情此景,下官飞檄传谕,过四位聚会京城,实非得已,杨尚书在笔礼上记下了四位的绝技,下官才得知此中之秘,也足见杨尚书对四位心许之深了……”
  长长叹息一声,接道:“时已近午,诸位兼程而来,腹中早已饥饿,咱们进过午餐,再作详谈。”
  四大名捕果然有着人所难及的沉着、耐性,杨尚书花尽了心血,才罗致他们进入刑部。各分区域,每人掌理了数省地盘,自成一个系统,直属刑部,和地方官员,平起平坐,就是封疆大吏,布政司使的官员,也无法直接地管辖他们,要他们追缉大盗,侦查奇案,也都得用上一个请字。
  但四大名捕也都能不负所望,缉盗有方,破案有术,甚得地方官员和民间的敬重。
  如若论他们在各地民间的威名之盛,就更非王侯公卿,所能比得了。
  他们虽然有一点自负、傲气,未全脱武林人物的习性,但他们轻淡名利,尽职负责,倒也和各级大吏、州府知事,处得相安无事。
  杨尚书虽然把他们加上了为官的枷锁,但也给了他们充分的授权,和丰厚的支援,使他们展现了任侠的抱负,却又不能以武犯禁。
  对杨尚书,他们有着一份知遇的恩情。
  他们非常挂念杨尚书的现况,为什么政绩斐然的大员,突然调离了刑部尚书的职位?
  但他们能忍下不问。
  酒席很丰富,有山珍,也有海味,但四大名捕都已无心品尝佳肴。
  事实上,程砚堂有些食不知味。
  他心中的压力太大了。
  一餐酒席,匆匆吃过,撤去残席,换上香茗。
  程砚堂喝了一杯茶,才黯然说道:“杨尚书祸从天降,已被拘押天牢,就是两位侍郎,也都身受拖累,关入大牢中了。”
  字字如巨雷轰顶,任他四大名捕,个个能忍情、忘性,也不禁脸色大变,心情激动。
  岑啸虎绕颠虬髯,无风自动。
  杜望月一张冠玉似的俊脸上,胀起了一片血红。
  于承志微微闭上双目,脸上的肌肉抖颤不停。
  吴铁峰全身抖动,连坐椅也摇晃起来。
  武林大豪人物的感情。看似平淡,实则深植内心,一旦暴发,可是有着生死无悔的勇猛。
  “大人,能不能说得清楚一些?”于承志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静,但声音中仍然带着颤抖。
  “什么人诬陷了杨尚书,还请大人明示?”吴铁峰的话,就有点不怎么客气了!已是锋芒隐现。
  “属下是受杨尚书至情感召任事。”杜望月道:“如是杨尚书被人诬陷了,这个江南总捕头,不干也罢!”
  “混水不养九品莲,试问天牢几重关?”
  岑啸虎看上去最为租豪,但用词却最文雅,气势也最凌厉,准备劫牢救人了。
  “看四位如此的情意深重,也许杨尚书,可以得救了?”程砚堂轻轻地吁一口气,接道“没有人谗陷杨尚书,他公正体国,甚受朝堂上同僚敬重,拿问天牢,是圣上的旨意……”
  “为什么?”于承志道:“既是公忠体国,还要拿下天牢吗?”
  “只因为一件命案!”
  “大人!”吴铁峰打断了程砚堂的话,接道:“州府衙门,各有职司,一件命案,怎会牵涉到刑部尚书的头上?”
  “死的人非同小可啊!”程砚堂道:“她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韩贵妃。”
  “是位贵妃?”杜望月道:“贵妃居住在防备森严的禁宫之中,锦衣卫日夜戒守,怎会被人杀害呢?”
  “是一桩奇案哪!”程砚堂道:“内宫无惊,门窗紧闭,都是由室内加栓,是一件不可思议的密室凶案,皇上才下旨由刑部查明回报,限十日追缉凶手到案;限期届满,杨尚书尚未查明案情,圣上震怒,把两位侍郎和刑部的总捕头,一并拿问下狱。总捕头赵帧,心觉愧对思主,竟而在接旨时,自戕而亡,武林中人,义高云天,确实可敬。”
  “大人!圣上宣召,着大人即时入见,文长不敢延误,惊扰诸位的会议了。”紫袍玉带的刘文长,掀帘而入。
  圣上召见,哪敢怠慢,程砚堂站起身子,道:“郭副总捕,曾经与会勘案情,了解之深,必胜于我,四位和他谈谈吧!下官这个刑部尚书的官位、性命,也寄望在四位身上了。文长,咱们走!”
  刘文长是程尚书带来的人,已接了刑部侍郎的官位。
  两人走得很急,也有点神情凄凄。
  郭宝元送走了程砚堂,回头说道:“程大人奉圣旨调京办事,原旨是吏部侍郎,不想韩贵妃一案,牵连到刑部杨尚书,程大人竟被破格摆升,调掌刑部,限期三个月,侦破奇案,飞檄征召四位入京,已耗去一个多月的时间,算算时限,不到两个月了,限期届满,奇案未破,恐怕亦难幸免,大人以性命、乌纱,相托四位,实非矫情之言了。”
  四大名捕脸色凝重了。
  他们破过了无数奇案,但却从未承受过如此重大的压力。
  知遇之恩的杨尚书要救,以乌纱、性命相托的程尚书,势也难弃置不顾。
  “郭兄!”吴铁峰道:“破了韩贵妃这件案子,杨尚书是否就能官复原职呢?”
  “只怕是还有升赏。”郭宝元道:“皇上也知道尚书无辜,只是龙颜震怒,天威难测,就形成了这样一个局面。”
  “如若查不出外人侵犯?”杜望月道:“这问题就出在内宫,深宫内苑,宫女盈千,三宫六院,各有身份,能准许我们放手查案吗?”
  “案情株连到内阁大员。”郭宝元道:“皇上似是已下决心要查明案情了,我们有所请求,皇上当会答允。”
  于承志道:“韩贵妃的尸体呢?”
  “由太医以龙涎香保存原地。”郭宝元道:“天寒地冻,也算帮了大忙,韩贵妃尸体无损。”
  “凶案现场呢?”岑啸虎道:“可曾有所变动?”
  “大体完好。”郭宝元道:“圣谕要保持原状,但是否小处有所变更,就要借重四位的慧眼查究了。”
  “韩贵妃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吴铁峰道:“怎会如此地大动干戈?皇宫中佳丽数千,年年都有死亡,逼杀自戕,时有所闻,韩贵妃并未得母后封宫,为什么皇上要如此震怒?”
  郭宝元略一沉吟,低声说道:“听说韩贵妃生前娇饶可人,龙床上别有情趣,半年前才得宠幸,自此之后,皇上就无她不欢,不及三月,就由韩妃,晋为贵妃……”
  “慢来,慢来!”于承志接道:“半年前才得宠幸,那韩贵妃入宫多久了?”
  “这个……这个,还未查问!”郭宝元道:“不过,宫中年籍,必有详细记述,不难得知。”
  “郭兄,你见过韩贵妃的尸体吗?”杜望月道:“不知她有多大年纪了?”
  “她脸有伤痕,面目全非!”郭宝元道:“看她身体皮肤,大约在二十上下。”
  “二十左右的姑娘,能让皇上痴迷于床第之间。”杜望月道:“是久经风流的奇术,还是天生尤物,这一点查过她入宫年籍,应该不难找到答案。”
  听过四大名捕的查问命案情节,郭宝元佩服极了,他们不放大枝,兼及细微,能够迭破奇案,果然是干练得很。
  “郭兄,请教到此为止。”吴铁峰道:“看过尸体、现场之后,再请郭见指点。”
  “宝元理当效劳,四位任何吩咐,都将全力以赴。”
  “多谢郭副总捕。”于承志道:“不知何时,我等才能入宫勘查现场,检验尸体?”
  “大人晋见归来,宝元立刻请命,也许明天就可入宫查案?”
  “请恕吴某说一句题外之言,总捕头的位置,是否还未决定?”
  “就在这一两天吧!”郭宝元有些尴尬地说道:“一有决定,兄弟立刻给四位引见,今夜诸位请睡个觉,刑部已替四位备好了客房。”
  连住宿也安排在刑部中了,看来此案,还是秘密,未向民间泄漏。

相关热词搜索:贵妃之死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回 初探案情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