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天龙甲 正文

第一章 鬼刀 妙手 暗箭 毒花 璇玑堡
 
2020-10-09 14:31:26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鬼刀马鹏,没有人看到过他身上带刀,看到过他出刀的人,都已经死了。
  马鹏有一句名言,真正杀人的刀,是放在人眼睛看不到的地方,马鹏的刀,就像鬼一样,需要的候,才会出现。
  鬼刀的神秘,是他的刀,他的人并不神秘,而且,看上去也不凶恶,但也不讨人喜欢,不出刀的时候,和平常人没什么不同。
  他喜欢穿着黑色的衣服。
  现在,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衫,正坐在黄沙渡口的烟云楼上吃酒。
  黄沙渡口不是大地方,烟云楼也不是天下名楼,而且搭建的很简陋。
  这里的风景,实在不怎么好,面对着无风三尺浪的黄河,和一片黄泥——河套。
  据说烟云楼,常常被泛滥的河水冲走,就像过眼的云烟一样,今年的烟云楼,和明年的烟云楼,也许已经不是同一座楼。
  但烟云楼也有吸引人的地方,这里黄河鲤鱼,烧的特别好吃,黄河两岸数百家饭店,没有一家烧鱼的手艺,能好过烟云楼。
  这里也是南来北往的渡河要道,三四十艘渡河的木舟,云集于此,这就形成了一个小码头。
  烟云楼不是名楼,可是生意不错,二十几张桌子,七八十个坐位,经常客满,因为,这里除了烧的鱼好,自酿的酒也好。
  但今天的客人很少,烟云楼上,只有鬼刀马鹏一个客人。

×      ×      ×

  妙手高空,江湖上第一名扒窃高手,他的手法,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能在大庭广众之间,解下人系裤子的腰带,如非那人的裤子脱落下来,你绝对感觉不到腰带已经被解去。
  除了他的偷窃之技,冠绝江湖之外,他的轻功亦是称绝一时,能够攫取两丈左右的空中飞鸟。
  这样一个人物,如是想取一个人的性命,自然很难防得,所以,他和鬼刀一样,也是江湖人人畏惧的杀手。
  但高空有一点和马鹏不同,那是他的长相,很英俊也很潇洒,加上一件蓝缎子长袍,看上去,就像是豪门侯府的公子哥儿。
  奇怪,高空也行入烟云楼。
  鬼刀马鹏对这位妙手空空,似是很具戒心,自高空步入烟云楼后,马鹏的两道眼神一直在警觉的盯着他。
  高空大概也心中有数,苦笑一下,选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去。
  两个人保持了相当的距离,中间隔了七八张桌子。
  高空和马鹏一样,叫了一盘烧鱼,一壶酒,自斟自饮。

×      ×      ×

  暗箭王杰,四个字,提起来人人头疼,不知道他几时会发出暗箭,暗箭,只是个笼统的说法,正确点说,他有一身暗器。但在表面上绝对看不出他带有暗器,他身上不带镖囊,不带皮裘,谁也看不出他暗器藏在什么地方。
  但他能在一刹间打出八种不同的暗器,举手投足之间,追魂夺命。
  王杰的脸很白,只是白的不见血色,似乎是全身都散发出一股寒意,衬着一袭白衫,就像是冰雪合成的人。
  现在,王杰正步入烟云楼。
  马鹏、高空、王杰,六道目光交触在一处,三个人都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他们在江湖上的凶名,等量齐观,技艺也各有所长,也见过面,也相互认识,但彼此都尽量逃避,一旦碰上头,也只是匆匆一面,就立刻走开,绝不会坐在一座酒楼上吃酒,更不会三个聚在一起。
  但是今天,情形有些反常,王杰看到了马鹏、高空之后,并未回头而去,反而找了一处桌位坐下来,不过他选的位置,离两人都远一些。
  烟云楼上,只有这三个人,但却坐成了一个大三角形,各据一方。
  王杰也叫了酒菜。

×      ×      ×

  毒花柳媚,见过的人,总想再见见她,她实在长得很美,她刚好和王杰相反,总是带着一抹动人的微笑,不论是什么时候,她的笑容都不会消失,事实上,她整个人,都像盛开的花朵一样,带给人喜悦、欢愉。
  她也有不笑的时间,可是没有看到过,因为看到的人,永远无法说出来她不笑的样子。
  死在她手中的人,不会比鬼刀、暗箭少,但却没有人觉着她可怕,因为她杀人不用刀,也不用暗器,用毒。
  有毒的花,一向特别美丽。
  她选择衣服的颜色,也和她的人一样,是引人遐思的粉红色。
  柳媚穿着一套粉红的衫裙,像蝴蝶似的奔上了烟云楼。
  看到了各据一方的鬼刀、妙手、暗箭,毒花柳媚也不禁为之一怔。
  她的确很惊愕,但嘴角间那一抹淡淡的笑意,并未消失。
  鬼刀马鹏、妙手高空,暗箭王杰,对毒花柳媚的出现,心中惊震的程度,似是尤在毒花之上。
  三个人脸色同时一变。
  但他们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的恢复了镇静。
  四个人的心中,同时在打转,暗道:怎么他们三个人,也都来到了这里,难道,都和我的遭遇一样么?
  烟云楼的黄河鲤鱼,自制美酒虽然好,但并非世间珍品,绝不可能把这武林中四大凶煞,一齐吸到这里。
  这四个人聚在一块儿,对他们来说,还是第一次。
  柳媚打量了三人一眼,直对鬼刀马鹏行了过去。
  马鹏立刻提高了警觉,暗作戒备。
  举手理一理鬓边秀发,柳媚在马鹏对面一张桌子上坐下,笑道:“马兄,小妹想一想,还是和马兄坐一起好。”
  马鹏冷冷的嗯了一声。
  柳媚道:“我怕王兄的暗箭,又怕高兄扒去我身上的珠宝银票,所以,小妹选择了马兄。”
  马鹏冷笑一声,道:“兄弟可不作如是想。”
  柳媚道:“马兄怎么想呢?”
  马鹏道:“兄弟只希望你柳姑娘别在我酒菜里动手脚,把兄弟给毒死了。”
  柳媚嫣然一笑,道:“马兄的穿心刀,快如闪电,小妹可没有对你下毒的胆子。”
  马鹏道:“但愿如此。”
  高空哈哈一笑,道:“我说柳家大妹子,你真是多虑了,你身上的银票、珠宝,那一样没有毒,兄弟就算饿上十天半个月,也不会动你的脑筋。”
  柳媚道:“这才是好朋友啊!其实,咱们天南地北的各谋生路,一向难得见面。四个人碰在一起,这还是第一次,大家也应该亲近、亲近才对,但不知王兄意下如何。”
  王杰道:“兄弟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亲近嘛,大可不必。”
  柳媚笑一笑,道:“王兄,你每天摆着那一付冷冰冰的面孔,就不觉着难过么?”
  王杰道:“人心难测啊!远一点总比近一点安全些。”
  柳媚叹息一声,道:“这么说来,王兄不肯给小妹一个面子了。”
  王杰冷冷说道:“柳媚姑娘,在下一向独行其是,素不和人搭档,也用不着和人交往,柳媚姑娘的好意,只有心领了。”
  柳媚望望窗外浊浪洪流,笑一笑,道:“我想诸位都不会是被这滔滔的黄河浊浪吸引而来,这地方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
  高空道:“这烟云楼烧的黄河鲤鱼,可是天下闻名,味道实在不错。”
  柳媚道:“高兄难道真是为了品嚐这黄河鲤鱼而来么?”
  高空轻轻咳了一声,道:“这倒不是。”
  柳媚道:“那是为什么来的呢?”
  高空道:“这个,这个,柳姑娘也不是追踪兄弟来此的呢?”
  柳媚道:“高兄嘛,相当英俊,但小妹还未倾心到千里追踪来此的境地。”
  高空举杯喝酒,不再回答柳媚之言。
  柳媚也喝了一杯酒,自言自语的说道:“其实,大家能共聚,倾心一谈,也许对咱们都有些帮助。”
  鬼刀马鹏道:“柳姑娘想说什么?”
  柳媚道:“谈谈咱们来到这黄沙渡口,烟云楼上真正的原因啊!”
  高空道:“对!我赞成柳家大妹子的意见,独木难支大厦,但如联合了四人之力,放眼天下……”
  突然住口不言。
  原来,此时,正有一个沉重的脚步之声,登楼而来。
  四个人,八道目光,都不自禁的转望楼梯口处。
  一个身着红袍,面如赤金,身躯高大的人,缓缓登上了楼梯。
  店小二似乎是早已经得到了关照,一见那红袍大汉,立时抱拳一礼,奔下楼梯。
  红袍大汉两道冷厉的目光,缓缓由四人的脸上掠过,道:“四位都很守信约,请这边坐吧!”
  指指面前不远处一张桌子。
  四个人相互望了一眼,缓缓离位,直对那红袍人指定的桌位坐下。
  红袍人也选了一张桌位坐下,和马鹏等四人,却保持了四五尺的距离。
  两道凌厉的目光,投注到鬼刀马鹏的身上,红袍人缓缓说道:“蛇无头不行,鸟无翅不飞,这一次,由你领头。”
  目光由妙手、暗箭、毒花的脸上掠过,接道:“江湖上四大凶煞,谁也不肯服谁,由鬼刀马鹏领头,你们三位心中也许有些不甘,不过,下一次就会换别的人领头。”
  由袖中取出一个白色的封简,封套写着“机密”两个红字,交到马鹏手中,接道:“你拆开看看,看的仔细一些。”
  马鹏接过封简拆阅。
  他看的果然很仔细,而且,足足看了有一盏热茶的时间。
  然后,马鹏把函笺又放入封套之中,奉还了红袍人。
  红袍人收入袖中,道:“马鹏,你都记下了?”
  马鹏点点头,道:“记下了。”
  红袍人缓缓站起身子,道:“打扰酒兴,希望你们合作愉快。”
  转过身子,缓步而去。
  他身躯高大,落足又重,每落一级木梯,都可以听到蓬然一声。
  脚步逐渐消失,已不可闻。
  高空忽然说道:“他脸上戴了面具,咱们看到的绝不是他本来的面目。”
  王杰道:“他也没有那么高大的身子,用木竿接在脚上,所以,走起路来,才发出蓬蓬之声。”
  毒花柳媚道:“那封密函没有交给我,如是交到了小妹手中,我就要他嚐嚐我百步断魂散的味道。”
  马鹏道:“听说柳姑娘有借物传毒之能,可以毒伤一丈内的人畜。”
  柳媚道:“雕虫小技,马兄见笑了。”
  马鹏道:“刚刚他距离咱们不过数尺,柳姑娘何以不肯下毒?”
  柳媚道:“我,我……”
  高空苦笑一下,道:“马兄,不用内哄了,那封信上,写的什么?”
  马鹏道:“这要先听三位的意见了。”
  王杰道:“我们连作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意见可说。”
  马鹏道:“如是三位不愿意和兄弟合作,兄弟也用不着说明那密简上内容了。”
  王杰道:“怎么?马兄可是觉着吃定我们了。”
  马鹏道:“那倒不是!王兄如此说,兄弟只好先告退了。”
  他说走就走,霍然站起了身子。
  高空起身,拦住了马鹏,道:“马兄,有话好说,怎么能拂袖而去呢?”
  柳媚道:“是啊!王杰得罪你,我们可没有得罪你呀。”
  马鹏道:“最重要的是,诸位要表明一下态度,如是咱们不能合作,兄弟无法交代,只好再去见见他,说明内情了。”
  高空道:“好吧!兄弟愿意合作,听候马兄之命。”
  柳媚笑一笑道:“高兄既然答应合作了,小妹为人一向随和,自然是也要答应了。”
  马鹏没有答话,两道目光却投注在王杰的身上。
  王杰的脸色,一向冷厉,此刻,更是如冰霜一般。
  妙手高空,毒花柳媚,四道眼神,也盯注在王杰的脸上。
  这四大凶人的年纪都不太大,但他们都作了几件震动江湖的大事。见过他们真正面目的人数不多,但听过他们名号的人,却是比比皆是。
  这四个没有友谊,但也没有仇恨,而且,也一直在巧妙的避开和对方可能引起的冲突因素。
  四个人谁也没有预料到会在这个渡口小码头的烟云楼上碰上了头,而且,还要携手合作。
  暗箭王杰生性冷酷,似乎使他无法转圜,在六目逼视之下,仍无法表达出顺从。
  他双手紧握,骨骼吱吱作响,显示出他内心正有着激烈的痛苦、挣扎。
  柳媚微微一笑道:“高兄,有一句俗话说,人在矮檐下,不能不低头,是么?”
  高空道:“不错啊!能屈能伸是条龙,只伸不屈是条虫,这些事,连十几岁的孩子都懂。”
  王杰长长吁一口气,道:“好!兄弟也愿听马兄之命。”
  是什么压力,竟然能使纵横江湖,一向独来独往的四大凶煞,合手一处,而且,甘心听命于一人的领导。
  可惜,这四大凶人,都不愿意说出来。

相关热词搜索:天龙甲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入虎穴 探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