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隐侠 正文

第四章 仙府恩赦 人月同圆
2021-01-10 12:27:4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李小斗扶着马回子回到客栈,想起忘了问天雷老人和小兰的下落。叹气道:“唉!不知天雷老人和小兰姑娘如何了?”
  韩宁笑笑道:“牌主没有多问,在下又挥剑处置了他们,不便再质问他们。”
  李小斗长叹一声,道:“那真正的玉牌,还在我的身上么?”
  韩宁道:“是的!我们决不敢欺骗玉牌主人,你何不在别的衣袋中找找。”
  李小斗果然在另一个口袋中,找出了玉牌,双手奉给了韩宁,道:“韩兄,这玉牌还给你们吧!”
  韩宁躬身道:“这个,为什么呢?”
  李小斗道:“我是个很平凡的人,不愿卷入这等争杀的漩涡,我是诚心的把玉牌还给你们,只希望你们帮我完成两件事,第一件是救出天雷老人和他的孙女小兰,第二件是,替佟大爷一家人报仇,杀了元凶,至于我,立刻回到乡下去,种田、拾粪,或是跟着我东家,换一个地方,再开一家小店,我不是江湖中人,很怕看到那带着血腥的争杀。”
  韩宁流吟了一下,道:“李兄的心情,我们能体会得到,不过,这件事,咱们做不了主,我们只有保护玉牌的身份,却没有执有玉牌的身份,李兄,如是一定要交回玉牌,那只有两个办法!”
  李小斗道:“哪两个办法?”
  韩宁道;“一个是把玉牌交还原来持有的人!”
  李小斗接道:“我已经等了他很久,很久,但却没有见到他,世界辽阔,到哪里去找他呢?”
  韩宁道:“那只有第二个办法了,我们把这里发生的事情,飞马传报回去,请示老庄主定夺了。”
  李小斗道:“好吧!不论用什么办法,我只希望把玉牌交给你们。”
  韩宁说道:“在下会尽快办这件事,不过,在没有决定之前,李兄还是暂执玉牌……”
  笑一笑,接道:“两位请休息一下吧!在下告退了。”
  韩宁退开之后,马回子突然睁大了一双眼睛道:“小斗,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小斗道:“什么事?”
  马回子道:“你真要把这面玉牌送给人家?”
  李小斗道:“是啊!这玉牌大有来历,不是咱们这种人应该持有。”
  马回子道:“小斗,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不过,你想到了没有,你怎么会救了我?因为,你有这面玉牌,像韩宁等那样的剑道高手,你就算想和他们说一句话,也说不上,现在,他们为什么会对你那么好?因为,你持有着这面玉牌,他们对你好尊敬,也不是尊敬你的人,而是尊敬这面玉牌,李小斗,你交出这面玉牌之后,什么都没有了。”
  李小斗道:“我知道,交出了这面玉牌之后,我就又变成了李小斗,但我就是想恢复过去,恢复李小斗。”
  马回子叹息一声,道:“小斗,你年纪太轻,不知道利害,你认为,交出了这玉牌之后,他们就会放过你了。”
  李小斗苦笑一下,道:“东家,咱们拿到这玉牌,又有什么意思呢?”
  马回子道:“小斗,这玉牌,代表一种权势,没有这面玉牌,你就失去这些权势。”
  李小斗道:“现在,我持有玉牌,也很有权势,可是,我觉不出自己有什么快乐,我们本来过着很快乐的日子,但为了这面玉牌,使我们失去了快乐。”
  马回子沉吟了一下,道:“小斗,听我说,你可以没有见过这面玉牌,自然,也不应该持有它,但你既然持有了,也卷入了这个漩涡,那就不是交出玉牌,可保无事了。”
  李小斗道:“哦!”
  马回子道:“小斗,这面玉牌,确非我们这样的人,所应持有,但你却持有了,佟老爷子,没有这一面玉牌保护,所以,他们一家人都被人杀了,那时,如若他持有这面玉牌,也许就不会有这一场灾难了。”
  李小斗感到迷惑了,瞠目结舌,不知所对。
  马回子笑一笑,道:“我也赞成你交回这面玉牌,不过,不是现在。”
  李小斗问道:“那要几时,才可以交回。”
  马回子道:“办完了我们的事。”
  李小斗沉吟了一阵,道:“好吧,你年纪大,见识多,想的也比我周到,我应该听听你的话。”
  马回子笑一笑,道:“小斗,你怎么能救了我?因为,你持有玉牌的原因,阎七、李八姑,都被斩下了一只手,而且,你都在场中,一旦交出玉牌,他们也会找你算账。”
  李小斗点点头,未再多言。
  马回子在客栈中休养了三天,这三天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伤势很快复元。
  这三天也很平静,韩宁、铁奇、黄天、甘泰,一直严密的保护着两人。
  第五天,中午时分,韩宁忽然对李小斗说道:“持牌主人,你要求的事,我们幸未辱命……”
  李小斗呆了呆,问道:“我要求了什么?”
  韩宁笑一笑,道:“主人已经忘记了么?”
  李小斗说道:“我实在有些想不起来了。”
  马回子紧张的问道:“是不是交回玉牌的事?”
  韩宁道:“愿不愿交出玉牌,那是主人的事了,在下不便多言。”
  马回子心中暗暗的松一口气。
  韩宁接道:“主人,请起程吧。”
  李小斗呆了呆道:“咱们要走了。”
  韩宁道:“主人的吩咐,我已大致办妥,请主人去查验一下。”
  回顾了马回子一眼,李小斗缓缓说道:“他可以跟我一起去么?”
  韩宁道:“这要主人决定了!”
  李小斗发觉了权势的可贵。
  而自己的权势,就建在这一面玉牌之上!
  他摸摸怀中的玉牌,站起身子,道:“东家,咱们走吧?”
  客栈外面,早已备好了一辆华丽的篷车。
  铁奇、黄天、甘泰,早已恭候在篷车的前面。
  韩宁很恭敬把李小斗让上了篷车。
  篷车放下了垂帘,一股淡淡的幽香,扑入了鼻中。
  李小斗从来没有坐过这样豪华的篷车,四周都是淡绿色的绫壁,下面铺着粉红色的毛毡,篷车的顶上,装了一片白色的水晶,使得车中的光线十分柔和。
  也从来没有闻到过这样的香味,一种雅淡的清香,像幽兰,像腊梅。
  马回子究竟是见多识广的人,这时,发觉了这篷车中的香味有异,似是一个女孩乘坐的篷车。
  心中奇怪,低声说道:“小斗,你觉着有些不对没有?”
  李小斗道:“什么不对?”
  这时,篷车已快速的向前驰去。
  马回子道:“这篷车中的香气。”
  李小斗道:“对!我也觉着有些奇怪,这是什么香味,我从来没有闻过。”
  马回子低声道:“我也说不出是什么香味,但这辆篷车好像不是男人坐的?”
  李小斗道:“不是男人,那是女人坐的了。”
  马回子点点头。
  李小斗道:“那得要他们赶快的停下来才行。”
  马四子道:“停下来干什么?”
  李小斗道:“咱们怎么能坐女人的篷车。”
  马回子笑一笑,道:“你执有玉牌,他们不会加害咱们,放心的坐吧。”
  这是一辆很舒服的篷车,也很宽大!
  李小斗伸展一下双腿,使坐更舒服一些。
  这是一段不算太短的路程,健马奔驰如飞,片刻未停,驰行了将近两个时辰之久。
  篷车四周,都有很厚的垂帷,根本无法看到外面的景物。
  奔驰的篷车,突然停了下来。
  车帘掀开,韩宁满脸微笑道:“请玉牌主人下车。”
  李小斗步下篷车,才发觉了篷车已经驶入了一座大宅院中。
  广大的庭院,满植着花树,而且,打扫的十分干净。
  韩宁轻轻吁一口气,道:“请玉牌主人到厅中待茶。”
  李小斗连“哦”了两声,缓步向前厅中行去。
  一个穿着绿衣的少女,早已在厅门口处恭候,挥挥手,对韩宁说道:“你们一路辛苦,下去休息吧!”
  韩宁一抱拳,缓步而退。
  绿衣少女很美丽,李小斗从来没有想到过世上会有这样的美女。
  她很年轻,只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
  只见她轻展樱唇,微微一笑道:“玉牌主人请。”
  李小斗也从没有听到过那清脆有如黄莺一般的声音,不禁一呆。
  绿衣少女似是警觉到自己的艳色,吸引了李小斗,双颊微红,垂下头去。
  李小斗急急收敛了心神,呆呆向前行去。
  绿衣少女抢先一步带路,把两人带入厅中,一张八仙桌前面,道:“两位请坐吧。”
  那是两张太师椅,铺着雪白的坐垫。
  李小斗、马回子对望了一眼,坐了下去。
  绿衣少女回身行去,片刻之后,捧来了一个玉盘,上面两个扣着碗盖的瓷碗,道:“两位用茶。”
  李小斗看着马回子,学样取下了玉盘上的瓷碗,喝了一口,放在身旁的茶几上。
  绿衣少女低声说道:“玉牌主人请稍坐片刻,我们姑娘立刻出见。”
  李小斗道:“你们小姐……”
  绿衣少女笑一笑,道:“是,小翠只是一个丫头。”
  李小斗道:“你叫小翠。”
  绿衣少女点点头,说道:“婢子叫小翠。”
  李小斗心中还有很多的话想问,但却不知道从何问起。
  一时间,张着口,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翠嫣然一笑,转身而去。
  马回子轻轻咳了一声,低声道:“小斗,端庄些,沉着一点,别闹出笑话来。”
  李小斗“哦”了一声,赶忙正襟危坐。
  小翠拥扶着全身白衣的少女,行了过来。
  有了小翠的经验,李小斗不敢再望那白衣少女一眼,眼观鼻,鼻观心的端正坐着了。
  隐隐间,感觉到那白衣少女,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只听一个清脆有如银铃的声音,传了过来,道:“我听韩宁报告说,李公子想交出玉牌。”
  马回子心头震动了一下!
  正想开口,但却突然被两道冷厉的神光逼住。
  那是白衣少女的两道眼神。
  李小斗心中似是也有点后悔了,但他确然对韩宁说过这样的话,此时此情之下,却又不能不承认下来。
  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是,我对韩宁说过,要交还玉牌。”
  白衣少女道:“哦,那很好!韩宁还告诉过我,你希望,我们替你完成两个心愿。”
  李小斗道:“是!”
  白衣少女道:“你能不能自己说一遍呢?”
  李小斗道:“好!第一件心愿是救出天雷老人和他的孙女小兰。”
  白衣少女说道:“他们已经安然脱险了。”
  李小斗道:“第二件是替佟大爷一家人报仇。”
  白衣少女道:“这一个可以答应。”
  李小斗道:“就是这两件心愿了。”
  白衣少女问道:“你还有第三件心愿么?”
  李小斗摇摇头。
  马回子吃了一惊,急急的说道:“小斗,你自己的安全,难道就不是心愿之一么?”
  李小斗苦笑一下,说道:“我……我……我……”
  白衣少女接道:“怀璧其罪,你交出了玉牌之后,就不会再有人找你的麻烦了。不过,你还可以再提出一件心愿。”
  李小斗突然伸手指指小翠。
  他本想说出把小翠给我,但话到口边,却有些说不出来。
  白衣少女怔了一怔,道:“你想要小翠?”
  李小斗道:“不知道这件心愿,可不可以提出来。”
  白衣少女回顾了小翠一眼,道:“可以,我把她送给你。”
  李小斗似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伸手在脑袋上拍了一掌道:“把她送给我?”
  白衣少女笑一笑,道:“是,把她送给你,由现在开始小翠已经是你的人。”
  李小斗道:“我,我……”
  白衣少女道:“你不相信么?”
  李小斗道:“我好高兴。”
  白衣少女缓缓伸出了一双晶莹的玉手,道:“把玉牌还给我吧。”
  李小斗取出玉牌,递了过去。
  他心中太兴奋了,兴奋的有些忘我。
  这时,他应该看看小翠的,如若他看一眼,他就可以由小翠的目光中发觉一些什么。
  可惜,他没有看。
  白衣少女接过玉牌,道:“你还有事情么?”
  李小斗道:“没有了。”
  他看到了那是白衣少女一只手,也听到了那白衣少女的声音。
  但他就是不敢抬头望一眼白衣少女的脸。
  在李小斗的想象之中,那是一张绝美的脸儿,美的人不敢逼视!
  本来嘛,丫头就这样美丽,小姐,应该是更美了。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白衣少女缓缓站起了身子,在小翠扶持下,漫步而去。
  李小斗甚至不敢抬头看看那白衣少女的背影。
  他只觉自己的双颊在发烧,心在跳。
  但他仍然感觉到那白衣少女和小翠一起走了。
  在他想象之中,小翠很快会回来的。
  所以,他一直低着头坐着,很耐心的等待着。

相关热词搜索:隐侠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三章 四剑施威 双凶伏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