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不下的屠刀
2021-02-28 17:02:1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鞋底确有夹层,但夹层中却是空的,纵或藏过东西,也业已被人取走,哪里还有什么”点子”的姓名,和他们办事必需的“详细资料”。
  刘麻子首先一摊双手,耸肩苦笑说道:“糟!漏光,走油,整个完蛋。我们在这‘开封府’住不得了,从现在开始,就变作浪迹天涯的‘三死神’吧!”
  三个人中,数黑皮张最阴、最稳,他冷笑一声,摇头说道:“我们住不得‘开封府’有甚紧要?但周大娘却多半活不成了!‘点子’方面,既得讯毁了‘数据’,难道还会留她这个比‘数据’更重要百倍的‘仇家’活口?”
  刘麻子矍然叫道:“老大说得好,周大娘就住在对面,我们赶快过去看看,希望她还没有回来,否则,我们若无处找她,也就没法为她挽回这场劫数!”
  等这”南方三死神”赶到命相馆后门对面的周大娘家中,却已来不及抢救周大娘。道位苦心孤诣,攒聚了一大笔银子,想雇聘高手为夫报仇的“未亡人”,业告变成了”已亡人”,遭受”死神”照顾。
  周大娘死得并不太惨,她似乎是因毫无防范,于返家时,被人从背后突施暗算,来了个一剑穿心,但杀人者就用周大娘的血,在她尸旁地上所留下的五个血字,却极具自傲讽刺意味,写的是”阴曹一死神”。
  刚才,华大山在郊外从周大娘手中接银票时,曾有:“江湖中杀手虽多,但要寻找此‘南方三死神’更高明、更胆大的,恐怕只有那每晚都在‘森罗殿’上,陪着阎老五喝‘二锅头’的‘阴曹一死神’了”之语。想不到如今立有”阴曹一死神”的血字,出现在周大娘尸旁地上,岂不是显然有意强烈讽刺。
  黑皮张嘴角一撇,哂然笑道:“人最怕喜极忘形,周大娘确定我们身份后,以为复仇有望,喜极之下忘形疏神,以致遭了毒手。如今这‘阴曹一死神’毁了‘资料’,灭了‘活口’,以为必可从此高枕无忧,喜极之下也告忘形疏神,才留下了两桩破绽,可能他真要让我们寻上门去,像华老三所说,将去‘森罗殿’中,奉陪阎老五痛饮‘二锅头’了!”
  华大山怪叫一声道:“老大,你的‘杀人刀’虽放下已久,‘阅人眼’却越来越亮,我怎么看不出什么破绽?根本觉得毫无迹象可寻,不知道应该从何着手?”
  黑皮张冷笑道:“从背后下手之人,品流不高,他既杀周大娘,绝不会对我们兄弟有所宽忍。只不过顾忌艺业不敌,曁人手悬殊,不敢从正面为敌而已。刚才我们谈话,既全被此人听去,定然知晓将回命相馆大家饮酒合议,故而刘老二不妨回去察看一下,酒菜之中有没有被人作了什么恶毒手脚?”
  刘麻子一去即回,愤然咬牙叫道:“老大的判断无差,酒中没有毛病,但我们大家都最爱吃的那道‘清蒸黄河鲤鱼’,却被人下了‘七步断肠散’之毒!”
  黑皮张面含得意笑容,向刘麻子和华大山一舒左掌,原来,他趁刘麻子回转命相馆察看之际,已用周大娘家的笔墨,在自己左掌中预先写好了”鱼中有毒”四字!
  华大山佩服万分的向黑皮张抱拳叫道:“老大真够高明,别再弄玄虚了,请赶快指明对方的破绽所在,我要循着‘来龙去脉’找出对方,和他放手一拼,以求合乎‘得人钱财,与人消灾’规矩,不不不,应该改成‘为人报仇’,才对得起那已遭毒手,饮恨黄泉的周大娘呢!”
  黑皮张手指周大娘的尸体说道:“第一个破绽,乃是伤口,我觉得从后背直透前心的‘穿衣破孔’似乎小了一点,不像是‘普通剑痕’。”
  华大山立即略微撕破周大娘遗尸衣裳,在”后背”、“前胸”等伤口部位,细一察看,点头说道:“伤口极为细小,形状略呈三棱,深度则透背穿心,一刺毙命!足见此人认穴极准,腕力颇强,所用兵刃像是武林中甚为少见的‘三棱剑’呢!”
  刘麻子哼了一声,目闪煞芒说道:“范围小得多了,周大娘既能施展‘移形换影’轻功,身手绝不会弱,能从背后下手把她一刺穿心,又是擅用‘三棱剑’的武林好手,当世中不会超过五个……”
  黑皮张又指着周大娘尸旁地上的“阴曹一死神”五个血字,冷笑说道:“假如此人不是得意忘形,想对我们加以强烈讽刺,杀人后抖手一走,纵令伤口上留有蛛丝马迹,也仍够支使我们在云山雾沼之中苦苦摸索。如今‘死神’碰‘死神’,大家门对门,我黑皮张敢夸句狂言,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他是谁?”这几乎是刘麻子和华大山不约而同的齐声问话。
  黑皮张道:“你们注意‘阴曹一死神’中那个‘曹’字的‘特别写法’,要知道这以血留字,只是属于‘习惯’,不是卖弄‘书法’,并回头细想一下,有没有在什么地方,或什么人的笔下,发现过同样‘习惯’?”
  “南方三死神”的老大出了考试题目,立使老二、老三陷入了沉思状态。
  比较粗豪的华大山居然先跳了起来,失声叫道:“我……我日他的老舅,‘又一村’账房的‘曹掌柜’,他那个‘曹’字,就常常怪里怪气的这样写法!”
  刘麻子脸上彷佛从每一个”麻子”孔内,都射出了森森杀气,牙关紧咬,恨恨说道:“难怪‘清蒸黄河鲤鱼’之中,会有‘七步断肠散’呢!那正是华老三烦请头厨老牛加工精制,从曹掌柜的‘又一村’里,花钱买回来的!”
  华大山的胡须头发都一齐呼然猬卷,气得快要炸了,一伸手从腰间撤下他最得意的兵刃”九合金丝棒”来,闪身就往外闯!
  黑皮张把他一把拉住,皱眉问道:“华老三,你干什么?是赶去‘又一村’么?”
  华大山的牛眼一瞪,扬眉问道:“事情到了这个节骨眼上,难道还不应用我的‘九合金丝棒’对他的‘三棱剑’,来场石破天惊的‘死神决鬪’?”
  黑皮张阴恻恻的笑道:“假如曹掌柜警觉他得意忘形,漏了马脚,此时‘又一村’内,必然‘神’去‘村’空。否则,他会以为头厨老牛的‘七步断肠散’可能生效,不是亲自到刘老二的命相馆中欣赏得意成果,就是派他的心腹手下,来替我们‘南方三死神’收收尸的!”
  华大山听懂了黑皮张的言外之意,咧嘴笑道:“老大是说与其‘兴师问罪’,不如‘守株待兔’。”
  黑皮张道:“我不敢说鱼儿准会入网,飞鸟一定投罗,狡兔必然撞树,但以逸待劳总较有利……”
  话犹未了,出人意料的变故又生!
  什么出人意料的变故?
  原来是”砰”然一声大震,有样东西撞开了门飞了进来。
  三个人同样的反应,几几乎同时扬掌,向着飞进来的那样东西劈了过去。
  任何人都会有这种反应,“南方三死神”这样的一流高手,反应更是敏锐,不但反应敏锐,而且出手也重。
  只听又一声大震,那样东西同时中了三掌,忽地一声倒飞了回去。
  倒飞回去可没有经由飞进来的那扇门又飞了出去,而是再一次的发出”砰”然大震,撞在了门边,震得屋子一阵晃动,然后落在地上。
  当”南方三死神”同时出掌,拍在了那样东西之上的时候,他们三个已经发觉,而且十分肯定,那是一个人。等到那个人撞在门边,掉落地上的时候,他们三个不过是多看清楚那是什么人而已。
  没有错,躺在门边的是个人,这个人已经像是一滩烂泥了,浑身软成一堆,从七窍里喷出来的血,溅得到处都是。
  既然是个人,身上闻时中了三个一流高手的一掌,十足的重手法,浑身骨头还能不断,还能不像滩烂泥,五脏六腑还能不碎,还能不从七窍里喷出血来?
  躺在门边地上的那个人,也不是别人,赫然竟是他们三个刚从字迹的习惯写法上推测出杀害周大娘的那个凶手,“又一村”的曹掌柜。
  曹掌柜是曹掌柜,曹掌柜的胸前还别着一条长长的布条,上头写着十二个字,那十二个字写的是:劳你们的贵手替我灭口,谢谢!
  三个人怔住了!
  刚发现的凶手又被杀灭口了,帮人灭口的竟是他们三个。
  刚发现的一条线索又断了,而扯断这条好不容易悟得来的线索的,竟也是他们三个。
  他们三个能不怔、不惊、不气吗?
  应该既怔,又驽,复气,太应该了!他们三个的一举一动,从周大娘现身雇他们开始,简直就完完全全的在人家监视之下。
  线索虽然断了,事情却似乎更明显了。
  曹掌柜只不过是一个被人利用的人,借他们三个之手杀了曹掌柜灭口的,才是真正的凶手,也就是周大娘的仇人。
  这个人是谁?
  黑皮张头一个定过神来,一声冷喝道:“老二、老三快!”
  喝声中,他也头一个扑出了屋。
  黑皮张,刘麻子,华大山合称”南方三死神”,三个人都是经验、历练两称丰富的“职业杀手”,黑皮张这一声冷喝,刘麻子、华大山还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立即恍然大悟,跟着扑了出去。
  三个人快捷如电,前一后二的扑出了屋,脚一沾地,腾身又起,一起翻上了屋顶。
  屋顶踞高临下,夜色虽浓,难不倒三个人的锐别目光,脚一沾屋顶就看见了几十丈外正有一条人影飞奔。
  黑皮张冷冷一笑,道:“要是我没有料错,这个人十九是‘又一村’的头厨老牛,追!”
  “追”声中,三个人一起腾身而起,飞身追去。
  三个人都是一流的身手,追得当然快。
  而那条人影显然也不是泛泛之辈,这里三个人刚一腾身追赶,那里那条人影似乎便已经知晓,霎时间奔跑更快,一个身影简直像脱弩之矢。
  黑皮张道:“做贼的心虚,把曹掌柜闭了穴道扔给咱们的,是他没有错了,他已经发现咱们在追他了,咱们得快点儿!”
  他说完了话,三个人也立时提气加快了身法。
  夜色中看,简直就像几缕淡淡的轻烟,在疾快的随夜风飘动着。
  毕竟三个人的修为较前面人影略胜一筹,这一互较身法,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很快的,三个人已追进了二十丈内。
  华大山冷笑一声,道:“兔崽子跑不掉了……”
  他话声方落,随听刘麻子道:“未必!”
  刘麻子何以会这么说。
  华大山马上也看到了,距离前面那条人影之前的十丈外,就是一片密树林。
  事实上,那条人影就是往那片密树林跑的。
  谁都知道,树林已经是藏身的好所在了,密树林更好藏身。
  江湖人物也都知道”逢林莫入”,跑的人一旦躲进了树林,后头追的人是很少会追进去的。
  只听黑皮张道:“咱们最好能在他躲进树林之前截住他!”
  此言一出,三个人的身法立即又加快了,这一快,简直就是风驰电掣。
  “最好能在他躲进之前截住他!”那只是三个人的想法,三个人的愿望。
  但是,事实却是与愿望相违,就在三个人眼看就要追上前面那人影,相差还不到一丈的时候,那人影却已一头扎进了黑漆漆,伸手难见五指的密树林中。
  当然,三个人也紧接着扑到了林边,这真是令人跳脚的事,但是三个人不愧是经验历练丰富的“职业杀手”,三个人都没有跳脚,黑皮张一挥手,刘麻子、华大山身躯一顿之后继续扑进,不是扑身入林,而是贴着林边绕扑,飞快的成鼎足之势包团住这片密树林。
  这片密街林不算太大,三人成鼎足之势包围,彼此之间都能看得见,不怕没办法连络。
  黑皮张见刘麻子跟华大山都到了该站立的地方站好了,他立即提气向着树林发话,道:“朋友,你够机灵,知道往树林里转,但是你不够快,没能在我们三个包围这片树林之前,往另一边出去。”
  他说他的,没有人答话,也没有任何反应。
  黑皮张冷冷一笑,又道:“算了吧!朋友,你既然在暗中监视我们不是一刻了,你就应该知道,我们三个不是刚出道儿的雏儿,光棍儿眼里揉不进一粒砂子,不要耍诈了,我们知道你还在里头。”
  依然如故,他说他的,没有人答话,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有黑皮张的话声在夜色中传出老远。
  华大山忍不住了,破口骂道:“我日你老舅,对周大娘他男人也好,对曹掌柜也好,你既然下得狠手,至少应该是个硬汉!这会儿怎么跟个缩头乌龟似的,宁愿当孬种,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想是这一骂奏效了,华大山的骂声方落,一个低沉的冰冷话声透林传出,道:“姓华的,留神我撕烂你那张狗嘴,往里头塞屎!”
  华大山哈哈一笑道:“我日你老舅,你也禁不起骂呀!想撕烂我姓华的嘴不难,你出来呀!”
  那低沉冰冷的话声道:“不要想激我,有本事你就进来!”
  华大山浓眉一耸,大眼放光,转望黑皮张叫道:“老大……”
  黑皮张抬手拦住了他,向着树林道:“朋友,要是我没有料错,你就是‘又一村’头厨老牛,我料错了没有?”
  那低沉冰冷的话声道:“这已经无关紧要了。”
  黑皮张截口道:“对!只我们认准你就是周大娘的那个仇人,我们杀了你为周大娘报仇就行了。”
  那低沉冰冷话声道:“人嘴两张皮,上嘴唇儿一碰下嘴唇儿,说起话来容易,做起事可不那么简单,要杀我必得先逮住我,想逮住我必得先进树林来,你们连进树林都不敢,还谈什么杀我。”
  华大山暴叫道:“老大,你听见没有?”
  黑皮张淡淡道:“字字悉入耳中,而且清晰异常,只是华老三,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改不了你那经不起激的臭脾气、老毛病。”
  华大山道:“可是……”
  黑皮张道:“别可是了,记得当年咱们看人灌老鼠所引发的灵感么?再来一次如何?”
  此言一出,华大山跟刘麻子两个人同时抚掌大笑,道:“好好好,好好好!只是老大,等到耗子跑出来,你可不能一个人下手!”
  黑皮张道:“我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了,既然决定用这一招,就不要再躭误了,动手吧!”
  华大山跟刘麻子两人同时答应一声,同时探手入怀里摸出一物,同时迎风一晃,两个人的手中同时亮起了火光,敢情那是火折子。
  只听黑皮张道:“点吧!”
  华大山、刘麻子哈哈一笑,飞身掠至林边,伸出火折子去就要点燃林边的枯枝,准备放火烧林。
  鼎足之势的包围,两边点火,单留一边,当然那是想逼林中人从一边,也就是黑皮张站定的这一边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低沉冰冷话声忽起,道:“慢着,我出来!”
  刘麻子、华大山点火的手前伸之势一顿。
  从黑皮张站定的这一边树林里飞出个人来,就落在黑皮张面前不远处,落地往后就倒。
  没错,这个人确是”又一村”的头厨老牛,但是血从他嘴角流下,显然他已经嚼舌自绝了。
  黑皮张看清死者竟是又一村的头厨老牛,不禁叹了口气,喃喃道:“老牛啊!老牛,你平时能言善道,一团和气,谈起女人来头头是道,大家都笑你有心无胆,能说不能行,说你是什么‘无胆色狼’,你一个头厨当得好好的,干嘛扯上这一档子恩怨,难道……你当年竟是垂涎周大娘的美色,而被人利用了不成?”
  守在树林另外两边的刘麻子和华大山,听了黑皮张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不由得都在暗暗纳罕,道:“张老大一向不是个多话的人,这时干嘛说了这许多废话?”
  两人心中疑惑,又不便出声相询,便不约而同的各向黑皮张这边侧移两步,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皮张似乎早料定刘、华两人会有这一着,这时正藉着一棵树干的遮掩,朝两人此了个明显的手势,那意思是说:“不妨卖个破绽,放走林中人可也,他已另有计较。”
  华大山是个直肠子,他向来对”用计”很有兴趣,只是从来也没有成功过。这时他居然以为想到了一条”妙计”,忽然提高喉咙道:“奶奶的,人没有等到,反倒等出一泡骚尿来了,只可惜没法撒到林中那位朋友的臭嘴巴里……”
  他走开数步,伸手一拉,居然请出他的“二当家的“,当场撒起尿来。
  林中人当然不肯放过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嗖”地一声,一条人影射出,其疾如矢,眨眼不知去向。这边三兄弟只追了几步,便装作追赶不及的样子,放弃了继续追下去。
  华大山忍不住追问黑皮张道:“我们放火烧林,本来是个很好的方法,对方怕我们真的放火,不得不牺牲头厨老牛,便是个最好的证明。就算放火不太妥当,最多耗到明天天亮,也不愁这厮飞上天去。老大突然示意我们故意放人,是什么意思?”
  黑皮张笑了笑道:“这里离都城太近,放火也只是说说而已,至于那厮说话低沉冰冷的腔调,无疑是故意装出来的,平时说话一定不是这个样子,说不定适得其反,这使我不禁想起了一个人……”
  华大山忙问道:“谁?”
  黑皮张道:“我们每次说话都出毛病,还是先去找个妥当的地方,慢慢再说吧!”
  刘麻子道:“老大不怕这位正主儿做贼心虚,自此远走高飞?”
  黑皮张摇摇头,笑道:“不会的,这位仁兄太自信了,他自信我们一定猜不透他是谁,他在这里根基稳固,为什么要远走高飞?”
  三人回到华大山卖大力丸的住处,黑皮张说出一个人来,华大山和刘麻子果然都不相信。
  谁会相信住在又一村隔壁的一个名叫王大娘的媒婆,会是这件陈年旧案的主凶?
  根据他们三人的记忆,王大娘住来故宫附近,似乎比他们晚一点。王大娘当年的模样,他们已记不太清楚了,他们只记得这女人相当风騒,到处串门子,借口是替人家的小儿女说合婚事,事实上这几年下来,由王大娘撮合的婚事,一件也没有成功过。
  王大娘现在也快四十岁了,除了风骚,模样并不怎么样,至少和周大娘比起来,要差那么一截儿。
  尽管三人意见不同,但刘麻子和华大山一向信服黑皮张,既然黑皮张坚持王大娘就是正主儿,两人也只好共进退,筹谋应付之策。
  他们这一夜,就在华大山住处歇下,以防分开来遭遇暗算。
  第二天一早,他们决定公开拜访王大娘。
  华、刘二人都认为如果昨晚那名神秘蒙面人就是王大娘,他们现在前去,必然会扑一个空。只有黑皮张认定王大娘不会规避,因为她自信没有被识破的理由。
  结果,黑皮张赢了第一个回合,王大娘端端正正的坐在家里,和平时没有两样。
  她看三个老邻居连袂拜访,显得又高兴又惊讶。
  “三位今天是哪阵风吹来的?”她忙着抹橙子泡茶,声音细细柔柔的,果然和昨夜树林中那个神秘人物无法产生联想。
  黑皮张示意大家坐下,但都没有去动那杯茶。
  他笑笑道:“王大娘,我们都是老邻居了,现在我们哥儿三个,想来跟妳商量一件事,希望大娘不要见拒才好。”
  王大娘吃吃媚笑道:“我们几个,年纪都还相当……不对呀!你们谁有意思,一个人来就行了,干嘛要三兄弟一齐来,你们打算……”
  黑皮张笑意一敛,正容道:“别乱扯了,王大娘,我们是想请教,多年前,周大爷究竟是什么地方得罪了妳,竟惹得妳害得周大娘一下子成了寡妇?”
  王大娘眼珠子转了几下,忽然叹了口气道:“跟死神住在一起,实在不是滋味,早在三、四年前,我就该搬家了。唉!”
  她忽然转向刘麻子,道:“喂!刘麻子,一个人应该怎么死法,是不是命中早就注定了?”
  曲麻子藉命相混饭吃,完全是拿一块相命牌子作幌子,他连高深一点的命理书籍都看不懂,跟他谈命运,岂不是对牛弹琴?
  刘麻子听了,忍不住脸孔一红,同时也暗暗佩服老大黑皮张果然有一手。
  王大娘见刘麻子发窘,再转向黑皮张道:“你们‘南方三死神’以前接下的案件,有没有发生过‘意外事件’?”
  黑皮张冷冷地道:“大娘的话太含混了,我们听不懂。”
  王大娘道:“譬如说,就像这次一样,原来的委托人死了,杀手尾款也泡汤了,三位与你们想追杀的人既无怨仇可言,何不就此收场,化干戈为玉帛,甚至……”
  底下的话她没有说出来,但谁也听得出她的弦外之音。
  “这是废话!”黑皮张冷冷接着她的话,道:“周大娘的死是怨上加怨,我们拿不到底下的钱,并非她的本意,我们当初答应了她,就不能对不起她!”
  王大娘道:“你们知不知道姓周的当初是怎么死的?”
  黑皮张道:“不知道。”
  王大娘道:“想不想知道?”
  黑皮张道:“不想。”
  王大娘道:“除非你们立即动手,我想说的话,我还是要说出来才舒服。”
  黑皮张没有立刻动手的意思,刘麻子和华大山也没有。
  “那时候我还年轻,当然啰!你们诸位,还有那位姓周的,当然也都还年轻。”王大娘说话神态很平和,完全没有山雨欲来的气氛,又道:“那时我刚死了男人,但在我身边,并不缺少男人,姓周的也是其中之一,而且是很不出色的一个,严格说起来,他几乎没有一样比人强。”
  “他唯一比人强的地方,就是他的脾气。”王大娘顿了一下,接下去道:“他是个已经成了家的男人,却缠着我,要我跟他,他说他可以把原有的妻子休掉。”
  可怜的周大娘,刘麻子暗喑叹息道:“人世间事,类多如此,她为了一个并不值得珍惜的丈夫,含辛茹苦多少年,最后竟连自己的性命也赔上了,这该多冤啊!”
  “你们诸位替我想想。”王大娘见众人不开口,又说下去道:“如果换了你们诸位处在我那时的地位,你们会不会答应他?”
  当然不会,刘麻子愤愤地想道:“碰上这种无聊汉子,不杀了他,就算是心软的了。”
  “他吃了一包灭鼠药,自尽了!”王大娘道,声音里只有嘲弄,没有怜悯:“他的原意只是想吓吓我,好让我回心转意,不意分量下重了,竟告弄假成真,一命呜呼。”
  黑皮张开口了,声音比先前冷,道:“谢谢大娘坦诚相告,姓周的果然不是个东西,不过妳当时以新寡的身分,如此招蜂引蝶,又算什么玩艺儿?”
  华大山插口道:“甚至妳自己的男人是怎么死的,都有问题。”
  刘麻子接着道:“所以我们打了一辈子光棍,还算打对了。”
  黑皮张示意两人不必多说废话,然后望着王大娘道:“大娘准备好了没有?”
  王大娘转着眼珠儿,诡秘地笑笑道:“我也正在奇怪,你们的皮真厚,坐在洒满‘透骨酥’的櫈子上,居然还能撑这么久……”
  张、刘、华三人一啊,全都瞪大了眼睛,三人正待立身而起,才发现大腿和臀部底下,全部湿淋淋的一片血水,王大娘向他们说了这段”故事”,原来是为了拖延时间,好待药力发作。
  华大山怒吼一声,掷出九合金丝棒,这一棒,不偏不倚,正中王大娘的额头。
  王大娘应声向后倒下,口中仍然发出一声哈哈的尾声,似乎临死时都为了自己的得意手段而感到高兴。
  黑皮张眉头一鲏,身子一软,又坐了回去,叹息道:“我们一生忌讳女人,最后仍然栽在女人的手里,真他*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刘麻子有气无力的道:“这次委托人是个女人,我们本来就不该接下来……”
  华大山硬撑着,好像在跟一条大水牛角力,喘着气道:“奶奶的,少说丧气话,记住我们是南方三死神,可不是南方三条癞皮狗……哎哟哟……我……我……撑不下去了……”
  黑皮张和刘麻子静悄悄的都没有接话,原来他们都比华大山早走了一步。

  (全文完)

相关热词搜索:中短篇集

下一篇:玉兰香
上一篇:
第一页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