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粉骷髅 正文

第一章 我恨月长圆
2021-01-06 15:31:05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北风似水,明月如霜。
  饮下了最后的一杯酒,冼星寒推案而起,信手拿起了手上的洞箫,缓缓的来到了庭院。
  看着当空的那轮皓月,他感到一种莫名的空虚,难以压制的一种冲动……就口向洞箫,徐徐的又吹了下来!
  是一种可怕的“月圆狂症”,每逢月圆的时候,一次一次的侵袭着他,使得他一错再错,终至于泥淖于痛苦的深渊里无力自拔!
  秋风瑟瑟,桐叶飘零!
  抬起头,流目于“恒河沙数”的星群里……那么英俊秀逸的一张脸,薄薄而有轮廓的嘴,两排洁白的贝齿,在月光里,闪炼出点点晶光……
  他几乎在逃避那轮明月了,那是多么的难过,一种无可名状的痛苦箝制着他,终于,像是磁石引针般的,再次的转过头来,瞳子里闪动着灼灼的狂焰,和皓月的皎洁,交辉出一片魔光……
  血脉怒张着,他变得有点歇斯底里,如痴如醉!
  “再作一次吧……”他宽恕自己说:“这是最后的一次了!”
  返回到卧室里,他披上了一领黑色的披风,由墙上摘下了那口形式古雅修长的剑,身形乍起,如同翩翩的燕子,已然掠穿而出……
  扒动着四蹄的一匹“乌云追风千里马”,带着他,箭矢般的投向夜空里。
  马嘶声,刺破了静寂的夜,疾风把他身上的那一领黑色的披风吹袭得与肩水平,月色如银,映着他英姿飒爽的飞扬神采;映着他锁扣在衣领上的那枚拳大的银色骷髅!像是溜扫过银河天系的一颗流星,刹时间,无影无踪!

×      ×      ×

  点点流萤,明灭起伏在夜空里!
  方玉娥手持团扇,带着笑喘的娇躯,追扑着,她挥舞着团扇,把打下的流萤拾起来,然后放在透明的水晶花瓶里,摇晃着,亮晶的,真好玩!
  她是西城有名的美人儿,也是有名的女才子,琴棋书画无所不精,是方员外老两口子掌上明珠!
  尽管有多少人提过亲,方老两口儿,却是一直舍不得把这么如花似玉,娇滴滴的大姑娘配绐人家!几乎是捧着养她,无论什么时侯,看着她就心里舒服。
  丫环“小雯”端上了一碟梨、一碟冻柿子,放在大理石的八仙桌上。
  方夫人笑着招呼道:“看看你疯得这个样,这么大的姑娘了,来吧,吃点梨吧!”
  玉娥笑喘着走过来,把手里的水晶瓶递给小雯娇声道:“等会放在我房里,吹了灯才好看呢!”
  方员外指指天上,道:“你看月亮多好看,又圆又亮!”
  像是大大的一面水盆,高高悬挂在万里无云的穹空里,方玉娥支着头,仰视着!脸上带着天真的稚气……
  方夫人忍不住把她拉到怀里,摸着她身上,“啊”了一声道:“冰凉冰凉的!小心冻着啦!快去披上一件衣裳去吧!”
  小雯一跳道:“我去给小姐拿去!”
  方玉娥一笑道:“得了!你也别拿啦,我也该睡了!”
  方夫人点点头道:“早点睡吧!”
  方员外眼睛笑成了一道缝,目送着女儿的背影,同着小雯消失在画楼一角。
  他问夫人说:“玉娥今年多大了?”
  方夫人说:“有十九了吧!”
  方员外点点头道:“还早!”
  看了夫人一眼,他又道:“刘家的婚事还是回了吧,过两年再说……”

×      ×      ×

  打开了帘子,小雯比了个手式,弯着腰俏皮的道:“我的小姐,你请吧!”
  方玉娥笑嗔道:“你个死丫头片子!”
  两个人笑嘻嘻的走进了闺房,方玉娥端详着花瓶里的萤火虫,看得津津有味。
  小雯走过去铺好被窝回过头道:“快睡吧!”
  方玉娥伸了一下懒腰,却叫着小雯道:“刚才捉萤火虫,出了一身汗,我想洗个澡!叫他们给我打水去!”
  小雯无可奈何的答应了一声,一面回头招呼着婆子提热水,却把一个红漆的大木盆,咕咕噜噜的滚进到房间里,她在这边准备了梳妆的铜镜,方小姐罗衫半解,走过去,关好窗户!
  看着当空那一轮皓月,她叹息着道:“今天的月亮真美,我真舍不得睡呢!”
  小雯在盆子里洒上了桂花露,闻闻说:“嗯!好香呀!”抬起头,她看着小姐说:“快关上窗户吧,等会粉骷髅来了,可不是好玩的!”
  玉娥吓得脸色一变,赶忙关上了窗户,回过头,她嗔道:“你再胡说,我可撕你的嘴!”
  小雯央求道:“好小姐,我不过说着玩的,你可别认真呀!”
  方小姐脱下了罗衫,赤着羊脂般的身子,三步两步的跑到了澡盆里,娇笑道:“好冷呀!”
  小雯信手向她身上浇着热水,一面笑着说:“我刚才说的可是真的!现在外面谁不在说那个‘粉骷髅’呀,真是怕死人呀!”
  方小姐好奇的看着小雯,睁着一对大眼睛,带着三分的羞涩道:“这个‘粉骷髅’,我已听妈说过,听说是个采花贼是不是?”
  小雯道:“怎么不是?听说这个人本事大着呢!来无影去无踪,而且呀……”说到这里,脸一红,低下头浅浅的一笑,可就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方玉娥追问道:“而且怎么样?”
  小雯脸上又是一红,呐呐的道:“是人家这么传的,说这个粉骷髅,人呀,漂亮极啦!”
  方玉娥鼻子哼了一声,笑扭着她道:“你也不害臊,早晚就该让你也碰着他,看看你还说他漂亮不?”
  小雯吐了一下舌头,笑着说道:“我呀碰不着他的,你放心吧!他要找的人,可都是名门闺秀的大美人儿,就像小姐——”
  方玉娥瞪着她笑道:“你再说——死丫头!”
  站起身来,铜镜里倒映着她赤着身子,细腰,丰臀,那么粉酥酥的,真可谓“我见犹怜”!
  小雯给她披上一条方巾,仔细的为她拭着。
  铜镜里忽映出了一个修长的影子——那是一个魁梧的男人影子,像是幽灵也似的飘然而近。
  方小姐先是一怔,小雯也乍然吃了一惊。
  二人同时回过头来,只吓得花容惨变,原来面前站立着一个身材伟岸的英俊男子,这人披着一领黑色的披风,肩领连接之处,扣着一个银色的拳大骷髅,正与传说中的那个粉骷髅酷似。
  方玉娥连羞带吓,半声也没有叫出来,就昏倒在地,那个丫环小雯却打了个哆嗦,撒腿就跑,可是才跑出两三步,却为那个黑衣人出手一指,发出一股尖锐的疾风。
  这人内功深湛之极,举手之间,已然施展出隔空点穴手法,点中小雯背后“灵台穴”上。
  小雯身子一跄,顿时木头人也似的站着不动。
  来人缓缓的走到了玉娥身边,他目光里现出无限怜惜的柔情。
  轻轻地把方玉娥赤裸的身子抱了起来,步向垂挂着红罗软帐的香榻上!
  在那里,他千般的怜爱,肆意的轻薄!
  方玉娥在痛楚中悠悠醒过来,她发出娇嫩的呻吟之声,睁开了惺忪的双眼……
  似乎已经是事后了。
  那个人,正悉索的在拿着衣服,他那英俊的脸,结实的肌肉,魁梧的身材……这一切都是模糊的,交炽出一片罪恶的魔光。
  她张开唇,想大声喊叫,可是却提不出一丝的力道来,惊恐、羞辱、愤怒……使得她几乎再次的昏过去,透过晶莹的泪水,她看见那个人,已经系好了他来时披戴的那领黑色披风。
  内心的激动,使得她玉体轻颤,连带着那架大铜床,发出了吱吱喳喳的轻响声。
  黑衣人慢慢的回过身来,显然的,他目光里已然失去了先前的色情魔焰……
  他脸色苍白,由于忏悔和一种不饶恕自己的罪恶感,使得他额头上沁出了一片汗渍!
  方玉娥几乎不敢看他这张脸,可是这个人却在向自己说话了。
  那是一种冷瑟,充满了罪恶的磁性声音。
  他说:“请原谅我——我是不得已……”
  方玉娥几乎把自己的嘴唇咬出血来,奇怪的是方才的万丈怒焰,千般羞窘,居然在对方的一言之后,荡然无存,所剩下的,只是无数的惑然与迷惘,在懵然麻木的意识里,她只是想多看看这个人,多了解一下这个人……
  黑衣人只说了短短的一句话,却站起了身子来,方玉娥看着他慢慢的抬高了手。
  她不知道他在干甚么,只能知道此刻自己全身软洋洋的,百骸尽酸,她几乎不敢正视对方这人。
  “他是恶魔!恶魔……”心里骂着,同时闭上了眸子。
  宝剑出鞘,除了那一缕刺目的霞光以外,还带出清脆悦耳的一片龙吟之声。
  方玉娥陡地睁开了眸子,脸色猝然大变,她发出惊人心魄的一声刺耳尖叫:“不——”
  叫声之后,那口三尺有余,闪烁着寒电般的长剑,已然刺进到她赤裸的前胸,像是爆开的花朵一般,鲜红的血喷溅了出来。
  随着黑衣人虚空的掌式,镂花的窗框,猝然间被大力所震开,为之粉碎。
  那个人,像是一只展翅的巨鹰般的,双臂猝扬着,凌空而出,在明月光宇,繁星缀空的秋夜,一迳的消失了。

×      ×      ×

  由府台大人的签押房里走出来,这位有名的捕盗能手——“铁掌”罗飞,像斗败了的公鸡也似的,他皱着眉,苦着脸,谁也不答理的样子,一迳的步出了衙门口。
  东面大街有个饭庄子——“客来居”!
  “铁掌”罗飞苦着脸走进去,小伙计挺巴结的给他打着帘子,他一只手撩着长衫的下摆,腾腾腾,很快的步上了楼梯!在那里,一个靠窗户的座位上,早已经有两个人候着他了。
  两个人,可都不像是在衙口当差的人,一个是六十开外的瘦老头子,黄眉毛,小睐缝眼,还有一个四十左右,生得是虎背熊腰,浓眉大眼。
  “铁掌”罗飞见面抱拳,强作出一副笑脸,道:“侯师傅,庄少侠,你们早来啦?”
  二人起身相迎,相继落座。
  堂倌走上来,哈着腰,大声道:“罗大人,您来了呀!”
  罗飞皮笑肉不笑的点头道:“点了菜没有?”
  伙计谄媚的笑说:“还没呢!候着您老咧!”
  罗飞哼了一声,道:“弄三个盘子,来个火锅,切盘血肠来,再烫一壶花雕!”
  伙计高唱着喏,退了下去。
  罗飞这才转过头来,看看那个干瘦的小老头,苦笑着道:“他妈的,这个粉骷髅,成了老爷的心病了!”
  姓侯的老头,呷了口茶,慢吞吞的说:“作官的都是这个样,上面压得紧,他怎么不头疼?”
  姓庄的莽汉子,大声的出了口气,道:“什么粉骷髅,黑骷髅的,碰在了我的手里,我叫他哼哼……”一面说,气得吱吱的直咬着牙。
  罗飞冷冷一笑,道:“兄弟!我们是多年交情了,有一句说一句,你可不能小瞧了这个粉骷髅——”他慎重其事的接下去道:“……这个人可不是普通的一个采花贼,手底下有真功夫,我不能轻看了你二位,就拿我罗飞来说吧,大小案子在我手里也破了百八十件,什么样的人我没看过?”
  干咳了一声,他的眉毛可就又皱上了。
  惨笑了一下,摇摇头道:“……可是像这个粉骷髅,我自信真不是他的对手!”
  侯老头一只手捻着下巴上的几根黄胡子,慢吞吞的道:“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帮你这个忙来的,场子里忙,我也丢下不管了……”
  罗飞插口笑道:“这倒要谢谢侯老师,你是真赏兄弟我这个脸!”
  侯老头点点头道:“谢不谢倒没什么,你只把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个扎手,说说清楚看!”
  罗飞冷笑了一声,等着伙计上菜,斟酒,退下去以后,他举杯相邀道:“二位大老远来,为的是赏我罗飞这个脸!我这里借杯水酒,谢谢你们二位,请!”
  三只手,三杯酒,同个样,一仰而干。
  吃了一口菜,罗飞这才说:“据说年岁不大,不到三十岁,人还长得英俊,身手那份俐落,可就不用提了!”
  姓庄的吃了一大口菜,道:“不过是轻功好,不一定真有什么能耐!”
  “铁掌”罗飞摆了一下手道:“不啊!河间府的李捕头见过这个人,说是和这个人隔着有两丈远,对方只一伸巴掌,他可就躺下了。”
  侯、庄二人对看一眼,眼神儿里,可就带出“不可轻视”的颜色来了。
  罗飞冷冷一笑,又接下去道:“就拿昨天晚上方家那宗子事情说,那个小丫环叫小雯的直到今天中午,才活过血来,也能说话了……”
  侯老头道:“她说些什么?”
  “更绝!”罗飞放下筷子,说:“她说她看见那个人了,当时吓得想跑,可是才跑了几步,那个人伸了一下手指头,隔着老远,她就不能动了。”
  侯老头点点头,沉声道:“这叫‘隔空点穴’!好厉害的东西!”
  姓庄的扰了一下头道:“有这么厉害的一身功夫,怎么会是个采花贼?”
  罗飞道:“这个人每作案子,必定是月中;也就是月圆的时侯!这他妈的真是怪事!现在只要一到月圆的时候,我就他妈的心惊肉跳!”
  侯老头冷冷的哼了一声,道:“老实说这实在是一个很扎手家伙,不过罗兄弟,这件事你既然找上了我们,就不能不为你尽些力量!”
  “铁掌”罗飞苦笑道:“不瞒侯老师说,我实在是一点主意也没有了,全仰仗二位了!”
  侯老头转问道:“庄勇!你有什么主意?”
  姓庄的一双浓眉,深深的拧在一块,摇摇头没说话,罗飞向着二人一笑,道:“来,先吃饭,吃饱了饭,俺们再商量!”
  伙计端上了热腾腾的火锅,三个人呼呼噜噜的大吃着,这时候门帘子揭处,一个穿着大红的姑娘,探了一下头,遂笑着向这旁走着。
  她走近罗飞面前,娇声唤道:“爹!”
  罗飞怔了一下道:“咦!你怎么来啦,来,来,来!见见你侯世英侯老伯,庄勇庄叔叔!”
  那个姑娘向着二人福了一下,轻轻的叫道:“侯伯伯,庄叔叔!”
  侯、庄二人起身为礼,相继落座!
  罗飞道:“有什么事没有?”
  大姑娘一笑道:“娘还等您吃饭呢!谁知道已经吃上了,也没别的事,我就走啦!”
  罗飞道:“慢着!”
  他皱着眉上下打量着女儿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没事少出门,十八九的大姑娘了……外面闹得这么凶,你还不小心点!”
  大姑娘把身子一扭,背后那条大辫子,甩得老高老高的,她哼了一声,剔着一双柳叶眉,道:“我才不怕呢,什么粉骷髅不粉骷髅的,要是让我撞着他,我就——”
  罗飞一瞪眼,低叱道:“胡说,你一个姑娘家乱说些什么?还不快回去!”
  大姑娘悻悻的转过身子来,挺不高兴的低着头下楼去了。
  “铁掌”罗飞摇摇头,道:“都是我把她给宠坏了!”
  庄勇点点头道:“好标致的一个大姑娘,我要有这么一个女儿也好啦!”
  那位原本在别处,开设武场子老师傅,人称“金剪手”的侯世英,却似乎有了什么感触似的。
  五根手指头,轮流的在桌子上敲着,他冷冷的道:“姑娘十几了?”
  罗飞道:“有十九了吧!”
  侯世英道:“练过功夫没有?”
  罗飞点点头道:“由九岁开始,我就教她扎马子,轻功比我还强呢!”
  “刀面上的功夫呢?”
  “也练过些年!”说到这里,罗飞忍不住叹息了一声,道:“也是我教她,人家说名师出高足,她跟我这个爹,也不过是学上防身的功夫,还能高到哪去!”
  一旁的庄勇摇摇头道:“不!刚才我看她上下楼两肩永平,她身上很有些子能耐!”
  一听夸自己女儿,“铁掌”罗飞黑脸上绽开了两条深深的笑容。
  嘿嘿的一笑,他说:“你们太夸奖她了!一个姑娘家,还能怎么了不起的!”
  侯世英冷笑道:“罗捕头,我倒有个拿贼的主意了,只要你答应,这个粉骷髅我们有七成把握能够拿住了他!”
  罗飞一怔,喜道:“真的?”
  侯世英点头道:“真的!”
  说罢,他把头近了一些,罗、庄二人都把头就近了,侯世英手沾着桌中酒,在桌子上一面划着,一面低声的说些什么!
  罗飞的脸色刹间大变,双手连摇道:“这如何使得?不行?不行!”
  侯世英冷冷一笑道:“舍此之图,只怕别无良策了!”
  罗飞直着眼道:“一个弄不好,岂不害了我女儿的终身。”
  “这个我看不行!”
  庄勇却用力的一拍桌子道:“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罗兄,我看大姑娘不比一般的软弱女子,她身上有功夫,这件事一定能行!”
  “铁掌”罗飞心眼不禁有点活动了,看着侯世英呐呐的道:“万一要是弄巧成拙,那可……?”
  侯世英冷笑道:“只要我们配合得好,大姑娘够机灵,这件事应该万无一失!”
  庄勇道:“对!罗兄,这可是你露脸的时候到了!”
  罗飞重重地放下了酒杯,迷惘的道:“这几个月,这个粉骷髅可是把我弄的一点主意也没有了,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不过——”
  他一只手摸着下巴,吟哦着说道:“可有什么办法准能要那个粉骷髅来呢?”
  侯世英就近他耳朵,小声说了几句,一笑道:“你看这个办法怎么样!”
  罗飞点点头道:“计是好计,可委屈我们女儿了!”
  怔了一下,他忽然重重拍了一下桌子,道:“好吧!就这样决定了,这得辛苦二位,到时候务必尽力!”
  侯世英哼了一声道:“兄弟,你尽管放心,除了我们两个以外,到时候我负责再给你约上几个镖局里的朋友,那小子不来则已,要来了,也就叫他插翼难飞!”
  三个人一碰杯子,齐道了一声:“干!”
  事情可就这样的定下来了!

相关热词搜索:粉骷髅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众声腾霄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