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血碑令 正文

笛声娓娓 老人传绝艺
 
2021-01-06 14:55:11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阳光穿林而出,洒在翠草地上,像是铺了一片金色的地毡,啁啾的小鸟,在日光下,蹁跹着五彩的羽翼,山顶白雪的映衬下,有令人焕然神爽的感觉。
  一个面相儒雅、身材魁梧,着雪白长衣的年轻人含着微笑,踏上了这片人间仙土,脑中思索着离奇的幻想,直入松坪之内,在一棵古树之前,他发现了一块一人高的大石碑。
  这碑上雕刻着五个大字为:“超、优、中、可、劣”。
  字体色为暗红,最奇的是整个石碑之上,竟染满了暗褐色的印斑,近视之,则觉腥气扑鼻。
  这一块莫明奇妙的石碑,再加上莫明奇妙的五个字,数十年来,不知令多少人迷惑费解,可是却也鼓舞着许多知情而心存野心的武林人士,白衣人正是知情者之一。
  他含着微笑,把身上衣衫理了一理,弯腰在地上拾了一块干土,在那石碑上,最上的那个“超”字上,圈了一圈,然后后退了五步以外,弯腰长揖了一下,提气高呼道:“雪山老人快现身,武林人买艺来此!”他高吭的声调,响遏行云,可是并没有任何回音,过了一会儿仍不见动静,袁菊辰不禁正在疑惑,于是他转过身来,又高呼了一遍,依然没有回音。
  袁菊辰不由甚感奇怪,心忖武林中既然有此传说,怎会是空穴来风?他重新转过身来,仰首峰上,老树纠葛,并无通路,而唯独碑前这块松坪,却是开展出足有里许见方,袁菊辰向前走了十数步,仰首峰上,再次呼道:“武林末学袁菊辰买艺来此,请现侠踪!”
  风由四下吹来,吹得他冷飕飕的,他不禁有些失望了,可是当他回过身来时,他几乎惊吓得呆住了。
  原来不知何时,就在那块大石碑之下,此刻正站着一个发如乱草,身着藏袄的老人。
  这老人一头暗褐色的乱发,肩上斜背着一个大红色的葫芦,身着白色束腰藏袄,足踏一双芒鞋,身材高瘦,背部略略拱起,那样子像是自外沽酒方归。
  他——这个怪状的老人,正在细细注视着那块石碑,他脸上微微带着一层冷笑。
  袁菊辰心中一动,因见这老人形像,正与传说中相仿,当时不敢怠慢,倏行数步,躬身行礼道:“来者可是雪老吗?在下袁菊辰有礼了!”
  这老人慢慢回过身来,袁菊辰立刻为他那种怪异的面相惊吓得怔住了!老者堪称得上一句货真价实的“面如重枣”,一层层的皱纹相叠着,远看过去,几乎分辨不出口鼻五官,再衬上他那一头乱发,真如同是一个山精海怪。
  袁菊辰微微惊怔了一下,却并没有放在面上,这老人耸了一下鼻子,开口道:“你是来买艺的?”
  袁菊辰点头道:“是!”
  老人卸下了肩上的大红酒葫芦,打开葫芦盖子,仰天喝了几口,放下葫芦,沙哑的笑了两声:“少年,你出得起钱吗?你知道价钱么?”
  袁菊辰从容笑道:“文章诗词本无价,只为赠送会心人!”
  老人不由猛的一惊,后退了一步:“你是……”
  老人镇定了一下,重新道:“你是谁介绍来的?”
  袁菊辰哈哈一笑,故肆狂态道:“老先生曾以诗词会天下英雄豪杰,小可不才,不远千里而来,愿一展抱负,老先生又何故如此刁难,岂不贻笑大方?”言罢,负手冷冷一笑,大有不屑之意!
  雪山老人舒了一下重枣的满脸皱纹,冷冷哼了一声,眯缝着小眼,打量着袁菊辰道:“足下年岁不大,火气倒是不小,你既如此说,可知我这‘五字碑石令’下的规矩么?”
  袁菊辰挺身道:“岂能有不知之理?”
  老人嗤的一声:“你且说来!”
  袁菊辰放声道:“石前买技,不赊不欠,有买必卖,心甘情愿!”
  雪山老人微微一笑,点头道:“很好,你既知情,可在买技不成又当如何?”
  袁菊辰弯腰道:“碰碑而亡!”
  老人哼了一声:“好!咱们击掌为誓!”他说着,缓缓举起了一只手来,袁菊辰上前,一连击了三掌,发出了“拍!拍!拍!”三声脆响,三掌既毕,袁菊辰后退了两步。
  这位天山醉老目光又转向了石碑之上,眉梢抬着,徐徐冷笑道:“少年人,你未免自负过甚了些吧!这多年来,买技者固不乏人,却从未有一人敢圈超优二字,你有此自信么?”
  袁菊辰微微一笑道:“小子幼读诗书,经诗子集自信尚能过目不忘,老先生请命题一试吧!”
  雪山老人咧口一笑道:“好,好,你要买什么功夫呢?”
  袁菊辰心中一动,徐徐踱了两步,舒眉道:“小可仅仅只求两套功夫,不知老先生可肯出售?”
  雪山老人淡淡一笑道:“我是有买必卖的,不要说是两套功夫,就是二十套,只要你敢买,我就敢卖!”他顿了顿,问:“少年,你要买两套什么样功夫?”
  袁菊辰低头想了想,慢慢抬起头来道:“一套是‘大三元吐纳真功’,一套是‘黑鹰散手’。”
  雪山老人呆了一呆,冷冷一笑道:“这是谁告诉你的?秦胡子?还是小李?西凤?”
  袁菊辰心中暗暗吃惊,原来这些人都来此,向他请教了,由此可知此老功力之惊人了!当时怔了一怔,摇了摇头道:“不是!不是!我不认识你所说的人!”
  老人用力地睁着那一双线也似的眸子,哼了一声:“不会吧?知道我这两手功夫的人并不多,是谁告诉你的?可恨,可恨透了!”
  袁菊辰见他双手用力地互捏着,满面怒容,不由嘻嘻一笑道:“老先生何故如此动怒?你不是方才还在说有买必卖么?”
  老人不得不强自收回了怒容,换上了一副笑脸,呐呐地道:“你说的不错,我是有买必卖的,只怕你……”他打开了葫芦,就嘴猛喝了两口,放下葫芦道:“酒逢知己千杯少。”
  袁菊辰笑道:“话不投机半句多!”
  老人看了他一眼,又道:“但见山尖浸酒绿。”
  袁菊辰应口道:“不知日脚染溪红。”
  雪山老人后退了一步,点了点头,又道:“无求尚恨时赊酒。”
  袁菊辰一笑,脱口而出:“有癖应缘酷爱山。”
  雪山老人口中“咦”了一声,上下看着袁菊辰,心中甚是敬佩他的文采,笑了笑说道:“少年人,我还有两首吟酒的诗,你如能对得出来,我就传你一套功夫!”
  袁菊辰欠身道:“小可愿洗耳恭听,请你老命题。”
  老人仰头又喝了两口道:“好!”他眯缝着眼笑道:“午窗睡起人初静。”
  袁菊辰皱了皱眉,天山老人不由喜得连连搔首,可是袁菊辰却马上接下去应道:“樽酒闻呼首一昂。”
  老人立刻面如死灰,用力的拍了一下手,说道:“春风小榼三升酒。”
  袁菊辰哈哈一笑,神采飞扈地道:“寒食深炉一碗茶。”
  老人跺了一下脚,长叹了一声道:“罢!罢!我认输就是。
  只是,如果你能把方才诗句的作者说出来,我就更对你心服些!”
  袁菊辰浅笑道:“李太白、范石湖、陆放翁、东坡和白香山,我想大概不会错吧!”
  雪山醉老盯着他,长吸了一口气,叹了一声道:“现在无话可说了!少年,你是要学大三元吐纳真功呢?还是要先学黑鹰散手?”
  袁菊辰想不到这头一关,居然如此容易通过,不由心中狂喜,可是他却设法压制着内心的喜悦,慢慢坐在了一截枯树根上,把身后的酒囊解了下来,仰天咕噜噜地喝了好几口。
  雪山老人怔了一下问:“少年人,你喝的是什么?”
  袁菊辰只觉得肚内火也似的热烫,可是他却仍然伪装着微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好酒!好酒!”说着咕噜噜又饮了几口,只觉眼前人影一闪,雪山老人已站在了他面前,袁菊辰一惊道:“做什么?”
  却见这老人一伸手把他酒囊抢了过去,在鼻上闻了闻,断定真是酒以后,又还给他,老人后退了几步,嘻嘻一笑道:“你的酒量很大,很对我味口,好孩子,现在你是要我先传你哪一套功夫呢?”
  袁菊辰把酒囊放在一边,摇头冷笑道:“你还有一个题目没有出呢?”
  雪山老人闪了一下眉道:“你为什么不先学一套呢?”
  袁菊辰摇头道:“我要就是两套一起学,要不干脆一套都不要,我就是这个脾气。”
  雪山老人“哦!”了一声,连连点头,他心中十分欣赏袁菊辰这种个性,就试探着说:“少年人,你要弄清楚,如果下一个题目,你回答不出,非但前功尽弃,你还要遵约,血溅石碑而亡咧!”
  袁菊辰暗中捏了一把冷汗,心说我只为好学贪多,却忘了此老个性怪异,岂不是太冤枉了么?他心中十分犹豫不决,这时老人却以一双深邃的眸子,紧紧的逼视着他,袁菊辰不由心中一动,当时顾不得再深谋远算,就脱口道:“老先生,你只管出题吧,生死有命,在我来说,是算不得一回事的!”
  雪山老人心中微微一动,实在的,这少年人的魄力,已深深地打动了他的心,他顿了一下道:“那末,好吧!你随我来!”他转过身子,直向一座斜岔而出的石峰边行去,袁菊辰心中怀疑的跟随着他,只觉天风冷冷,吹得透体生凉,老人那一身酱色的藏袄,为风吹得飘飘欲仙。
  这是一处悬崖崖口,和对崖隔空距离有十丈左右,当中却是千丈深渊,几片云层飘浮在峰半,和对崖崖头盛开着的几株晚梅,对衬得十分有趣,偶望之,真有“飘飘乎羽化而登仙”之感!雪山老人回头一笑,指着对崖道:“老夫蜗居就在对崖,少年,你愿意随着我过去一谈么?”
  袁菊辰欣然颔首,只是心中十分怀疑,因为此处和对崖相距当在十丈左右,其间并无渡桥,如何过去,不无疑问。
  老人似已看出他的心思,掀唇一笑,露出漆黑的牙床,他说:“这里本来有一座铁索桥的,只是年久失修,风雨摧蚀,早已腐朽,不过不要紧,你看!”他说着向崖边走了几步,伸出青布高袜的右腿,直向悬崖之下探去,袁菊辰不禁吃一惊,脱口道:“老先生小心!”
  雪山老人嘻嘻一笑,随着右腿收回,却见他足尖上勾着一条细若小指的白色细绳,上下晃动不已,那绳索本是埋隐于云雾之中,如不为老人足尖勾起,任何人也难以发现,此刻老人以手代足,将那绳索抓于手中,用力地拉动着,阳光里,像一条长有十丈的巨蛇了,在云雾之中上下波动着,不要说走了,就是看上一眼,也是惊怕的很。
  雪山老人注意着袁菊辰的脸色道:“少年人,我们必须要由这飞绳上走过去……嘻嘻!”他哑着嗓子道:“你敢吗?”
  袁菊辰只觉得头上轰的一声,暗忖道:“这莫非也是他的考题么?”
  他知道这种走法,如无极深的内功造诣,绝不敢在其上妄踏一步,因为这种细索太细太长了,而且是有异一般江湖卖艺者流的,因为第一,一般所谓的走索,短而且直,离地最多不过数丈,而且还要手中持有平衡的竹杆之类的东西,可是眼前这种走法,却是完全相反,最可怕的是整条绳除短短的两端目力可及以外,其他部份全在云雾之中。
  这种走法,简直是玩命,袁菊辰陡闻之下,怎会不惊!略一犹豫,老人面上已浮有微笑,袁菊辰当时心一狠,长叹了一声道:“悉听尊命,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谁叫我有言在先呢?走!我们走!”
  老人似乎大大出乎意料之外,两道扫帚眉,倏地向两下一分,伸出两只手,紧紧按在袁菊辰肩头,哈哈地笑道:“我可是有言在先,你摔下去,可是绝对活不成,天皇老子也是治不好你。”他一面说着,一双细目,泛出炯炯的锋芒,在袁菊辰面上游离着,又问:“你决定了么?”
  袁菊辰点了点头,老人面上泛出一个神秘的微笑:“不会后悔?”
  袁菊辰咬了一下牙道:“不后悔,老先生你先吧!”
  雪山老人嘻嘻一笑道:“好!你自己想好了,可不能怪我!”他说着身形轻轻纵起,直向白云之中落去,袁菊辰不由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雪山老人身形一落,全身已隐入云中,遂听老人的哑嗓音道:“少年人,你来呀!”
  袁菊辰答应了一声,心中可是发着毛,他本心是想跟着老人身后走的,那样虽然是险,却还有人前导,总比自己一个人瞎摸瞎闯好得多,谁知老人竟会有这一手,可是事到如今,他也没有考虑的余地了。
  当时把心一横,试探着向那绳索上踩去,只觉那细绳左右荡动不已,袁菊辰一向是自负轻功颇高的人,这一刹时,却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他紧紧地咬着牙,注目着足下,一步步继续向前踏去,却不料那绳索动得更为厉害,如此十步之后,全身已隐于云雾之中,非但前路茫茫,目光不及,便是身后也是为浓云所封,伸手不辨五指,前进固是险到了家,后退更是不可能,真个是“进退维谷”!他压制着丹田内力,把身子定在绳子上,正自不知如何是好,却听见对岸,传来老人的笑声:“少年,我可以告诉你,你如能设法过来,就算通过了我的第二试题,否则不必血溅石碑,这千仞深渊,也就是你埋骨之处了!”
  袁菊辰不由长叹了一声问道:“这云雾不知何时才开?老先生你可知么?”
  老人呵呵笑答道:“你死了这条心吧,这云雾长年封锁于此,从无开时,这一点,你不必心存妄想了!”
  袁菊辰循声前进了五六步,又问:“莫非到夜晚也不开么?”
  老人嘿嘿一笑:“不开!你死了心吧!”
  袁菊辰又循声前进了三步,站定叹道:“老先生,你这题目太难了,小可恐怕将葬身此渊中了!”
  老人呵呵一笑,袁菊辰一连进了五步,老人道:“这是你自找的,怪得谁来?”
  袁菊辰又循声前进了几步,愈觉云雾浓湿,自己身上面上都沾满了一层极小的水珠,足下绳索更是动荡不已,由此可证明老人确是站在绳索另头发话,袁菊辰放心不少,定了一定,又道:“我死之后,只求你老把我尸骨捡回埋葬,小可死也瞑目了!”
  老人嘻嘻一笑道:“这倒可以答应你。”
  袁菊辰立刻又前进了三四步,耳闻老人说话之声,距离自己不过四五丈左右,心知离岸不远,这时那细绳子更是微微动颤不已。
  袁菊辰站定身子道:“老先生不可动绳,诡诈害人不是侠义本色!”
  老人怒道:“胡说八道,我何曾动过绳子?此处是一涧口,风力极大,你自不察,岂能随便诬人?”
  袁菊辰在他说话之时,一连前进了十几步,心内暗喜,遂又道:“你老明明以足动绳,何故不敢承认?唉,我袁菊辰真后悔有此一试。”
  雪山老人勃然大怒道:“小子!你如再说,我可要……”忽然他觉得绳索上有物移动,已临身前,不由吃了一惊,便闭上了口,却觉得头顶一股劲风掠过,遂闻得袁菊辰朗笑之声,由身后传来道:“老先生引渡之恩,小可拜谢了!”
  雪山老人忙一回头,却见袁菊辰正昂立在一块耸立的石峰之上,满面春风地微笑着。
  老人不由脸一阵红,一时瞠目结舌,这才知自己竟是上了对方的大当!袁菊辰飘身下石,深深一揖道:“老先生一诺千金,当不至言出不算吧?”
  老人这一刹时,脸色由红而白,由白又红,最后仰天狂笑了几声,一挑大指道:“好!老夫算服了你了,好小子,你也太聪明了!”说着重重地又叹息了一声,一面摸着额上的乱发,皱着眉毛喃喃自语道:“这个点子太好了!太好了!”
  袁菊辰微微一笑,说道:“这也许是我一时福至心灵!”说着深深又是一拜,笑道:“谢谢你老的成全。”
  老人窘笑了笑,点头道:“我答应了你,自是不会说过不算,不过,你这种小聪明确实令我佩服,他妈的!你这小孩真精,又可恨,又可爱,真他妈的!”
  袁菊辰不由皱了皱眉,被老人一连两句“他妈的”骂得有些哭笑不得。
  老人用力的抓着乱发,继续道:“当初有一人武功不错,也通过了我的第一关,他就想我那一套‘黑鹰散手’,只是这道绳桥,他却没有通过,不是我救他,他小子准摔死,我因爱他机灵,功夫也不弱,非但没有要他守约去碰石头,反而传了几手功夫,只是没有传他这手‘黑鹰散手’,他也不好意思再求我教给他,真想不到你也知道我这手功夫。”他顿了顿,盯视着袁菊辰问道:“少年,你在阿克苏要逗留多久?”
  袁菊辰反问道:“你老这两套功夫,要传多少时间?”
  老人怔了一下,黯然道:“噢!这恐怕不是十天八天能教完的了!”
  袁菊辰含笑道:“那我就多留些时候,总之定不使你老失望就是了!”

相关热词搜索:血碑令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琴音咚咚 小侠学奇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