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琴心恨 正文

第十二章 化整为零 运载镖银
 
2020-01-10 15:22:21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猛又听风振月沉声问道:“谁是熊百山熊堡主?”那干汉子只一味哑斗,毫无人应他。风振月不由怒道:“风某本欲给你们一个机会,既然你们不识抬举,风某出手便不留情了。”他“刷刷刷”一连三剑,在一个大汉胸膛上刺了个窟窿。
  忽闻哨声急促,燕高行即知有人指挥手下拚命。他猛发三掌,迫退身边之敌人,向发哨声之汉子杀去。那厮见燕高行过来,夷然不惧,挥手向左右两个手下打了个招呼,便追前与燕高行恶斗。
  那厮之武功不同凡响,气度严谨,几无破绽,燕高行只看了几招,便判断他便是这伙人之首领,是以问道:“你是熊家堡堡主?”
  那厮不吭声,手底加劲子,他武功娴熟,刀法气势磅礴,燕高行猛地叫了一声:“熊百山堡主。”
  那厮出其不意,不由自主“唔”地应了一声,燕高行哈哈笑道:“熊堡主,你这次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难道你希望熊家尽墨于此一役?”
  那厮果然就是熊百山,闻言之后冷笑道:“老子是不愿别人替我背黑锅,你看清楚,我是熊百山么?”他忽然扯下蒙面巾,露出一张青惨惨的脸孔来。
  燕高行未见过熊百山,正想问风振月,不虞他反而先开腔了:“他不是熊百山。”
  “哼,熊堡主英名在外,他会做出这种事么?”他退后一步,又将蒙面巾挂上。
  如此一来,反而引起燕高行之疑心,脱口道:“请阁下将人皮面具剥下来,如此方能还熊百山清白。”
  那厮冷哼一声:“熊百山与老子非亲非故,何须替他操心?”忽又提高声调道:“孩儿们,快加把劲,将他们全杀了吧,否则日后的麻烦还多着哩!”那些蒙面人听见他这样说,人人奋勇争先,全都豁出命似的死命进攻。
  风振月又杀了一名敌人,他恨不得多杀几个,以压住形势,奈何对方有了准备,只要有人遇险,旁人便立即抢救,加上他面严心慈,往往下不了杀着,是以形势还是如先前。
  燕高行一见如此,倏地一个倒纵,双掌一抡,又使了招“天长地久”,几个围攻风振月的蒙面人,应声倒地,风振月脱口道:“燕兄此招真是天下第一招。挡者辟易!”
  燕高行一招得手,立即回身,正好熊百山及其左右亲信自后攻过来,他运劲再使一招“天崩地裂”,这是三绝掌之第二招,威力猛在“天长地久”之上,熊百山一见忙不迭倒纵闪开,被余风扫及,连退三步,而且一屁股跌坐地上,他那两个助手则早已狂喷鲜血,倒地而亡。
  “熊堡主,站超来,接在下一掌!”其实三绝掌威力虽大,但燕高行连使两招,本人亦耗去不少精力,第三掌一时之间,根本施展不出来。”
  熊百山是成精之狐狸,焉有不明此理者,奈何他不敢以身轻犯,自地上爬起来,指挥手下道:“那厮已无力为继,你们过去围住他。”
  燕高行轻笑道:“你们不妨再试一试。”那些蒙面人立即散开,燕高行大踏步向马车处走过来,为了怕让人发觉实情,只以“银河落天”掌却敌。
  熊百山看了几眼,心头稍定,略为调息一下,又拉了两名助手,悄悄摸过去,得到临近时,三人打个手势,同时扑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猛见燕高行一个急转身,双掌已至,又是一招“天长地久”。“蓬蓬”两声,但见三人如同断线风筝般倒飞。
  熊百山一跤摔落地上,艰辛地爬起来,但未待他直起身子来,又再摔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手脚一挺便再不能动弹,其他两人亦同样一动不动。
  马遇林高叫道:“你们的头儿已挺尸啦,你们还敢妄动么?”其他蒙面人不由自主都停下手来。
  周奇儒扯下能百山之蒙面巾,再掀起人皮面具,风振月隔远看见便叫道:“不错,他便是熊家堡大堡主熊百山!真想不到。”其他蒙面人见势邑不对,缓缓退后。
  燕高行道:“且慢走!”
  其中一个蒙面人冷哼一声道:“阁下应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预防迫狗跳谱,你们可也得死好几个人。”
  易飞龙怒道:“老子就不信邪,今日你们一个也休想离开这座树林。”
  燕高行道:“把熊百山之尸体抬回去,告诉你们二堡主,正义之财不可贪,否则决没好下扬,熊家堡在武林中也算有头有脸,多少邪恶组织都不敢沾手,熊家垒居然悍然不顾道义做出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来,数十年之英名毁于一旦,教人可惜,望贵二堡主好自为之。”
  那个蒙面汉恨恨地便把尸体扛上肩去,转身出林,易飞龙越想越气愤,抬步追出去,燕高行急道:“易兄,穷蔻莫追!”言毕一跤摔坐在地上,只见他盘膝闭目,运动调息起来。
  易飞燕顾不得替自己包扎伤口,快步奔过去。“大哥,你觉得怎样?”
  风振月横跨两步,栏在她身前,道:“莫动他,且让他休息一下!”回首又道:“伤者先包扎上药,说不定还有第二拨人会来抢善款!准备起程。”
  易飞龙回来料理受伤之弟子,又替应天鹏引见。“不知常善人何时会到此?”
  风振月含笑道:“此乃燕大侠适才用来骗熊家堡者,事实上他们还在城里等候咱们哩!”众人这才了解燕高行为何不让易飞燕追敌之理。风振月稍顿又道:“咱们昨夜在北门那方是跟七狼寨的人打了一仗……”他将经过说了一遍。
  周奇儒沉吟道:“如此说来,咱们回城时也得小心,提防七狼寨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说着,只见燕高行自地上一跃而起,易飞燕问道:“燕大哥,你没事了吧?”
  “适才连发三掌,内力用得太尽而脱力,休息一下便能逐渐恢复!”燕高行道:“为免夜长梦多,速速上路吧!”当下群豪立即驱车出林,燕高行不敢逞强,爬上马鞍,策马随后而行,易飞燕恐心上人有意外,护驾在侧。
  一路上,马遇林及周奇儒瞻前顾后,唯恐有人在半路埋伏,幸好一路平安,进了杭州西城门,众人才舒了一口气,放马直去“湖边小筑”。
  群豪无惊无险抵达“湖边小筑”,只见岳英明正站在大门外站足瞻望,一见群豪立即喜孜孜地进内,向常善人等人报告好消息。
  群豪将马车卸下,把善款抬进店内,岳家堡及樊家堡的子弟立即内外两层,护住客栈,并有几位子弟把哨岗放到远处去,常长胜亲自出堂迎接,双方寒暄了一阵,然后进入独立小院。
  燕高行低声对岳英明道:“快吩咐灶房造饭。”
  岳英明笑道:“皇帝还会差饿兵么?放心,饭早已烧好了,专等燕兄诸位回来,便立即开饭!”当下着店小二在独立小院之院子里加开两桌,如此一来共开七桌,坐得满满的。
  在内厅的两张八仙桌,坐的全是头脸人物,常长胜先举杯祝贺,连日善款有惊无险,全部聚集于此,是以他兴致极高,笑声最响;接着是易飞龙代表易家堡对各方善长仁教及拔刀相助之好汉致谢。
  马遇林道:“好啦好啦,都是同道中人,不必再说客套话,再说下去,首先叫化子便要给活活饿死了,你们不吃,吃叫子可要先动箸了!”群豪均不觉失笑,其实连场恶斗,众人均是又累又饿,当下也不客气,举箸便夹,风卷残云,不过片刻间,便将桌上之饭菜一扫而光。
  店小二撤下残宴,送上杭州著名之龙井茶来,群豪喝了茶,便不约而同聊起正事来了,常长胜首先道:“诸位,近日来,杭州城群英毕集,且龙蛇混杂,敌人又强,不知诸位有何高见,以策善款能平安送达灾民手中?”
  应天鹏道:“应某刚到,情况不明,还请先到之同道指点一二!”
  燕高行干咳一声道:“燕某冒昧先脱几句,其实不管敌人有多少,咱们最好是立即想办法离开杭州城,直奔皖北,先敌人一步,解决了善款,则万事大吉。”
  马遇林喝了一杯茶,接道:“叫化子赞成燕兄之高见,最好趁对方尚未有准备,咱们立即起程……”
  他话未说毕,樊智星已道:“不可,此时四周必有不少线眼,咱们就算能离开杭州城,半途上亦躲不过去!”
  马遇林冷冷地道:“阁下有‘神算’之雅号,必定是机智百出,近代孔明之称,何不先发表一下,省得别人献丑?”
  燕高行听出马遇林语气中之不快,因恐樊智星下不了台,故忙道:“马兄所言有一定之理,樊堡主便不必客气,将你心中之打算说一说。”
  樊智星微微一笑:“樊某实不敢当诸位之盛赞,不过却有一点建议:咱们只能在晚上才出城……”
  岳英明道:“此点道理谁都知道。”
  樊智星依然脸带笑容:“常善人住在“湖边小筑’之消息,必已流传四周,亦估计周围都已布满了线眼,问题是怎样将善款转移到城外,又不被人识破……”
  马遇林道:“这个道理咱们也懂得,叫化子只想听听您之高见。”
  “不用心急,大家研究一下,所谓集思广益。”樊智星不慌不忙地道:“看来咱们只有两种办法,一是化整为零;二是瞒天过海。”
  岳英明道:“第一项咱们都能明白,第二项到底要如何瞒天过海,尚请“神算”指点!”
  “请人扮常善人押马车经西城门出去,真的常善人则走北门,希望能够奏效!”
  岳英明道:“善款有这许多,如何能瞒天过海?”
  燕高行道:“此法倒可仔细推敲一下。”
  当下众人仔细计划了一下,便派出易家堡、岳家堡、樊家堡各两三名子弟,悄悄摸出客栈外,假作放哨,却悄悄买了马车及马匹由南门出外,等候常长胜到达,便全速前进,而由西门出去的人则找人假扮燕高行、易飞龙及风振月等人,走了两三天之后,便分散匿藏,至洪都会合。至于善款则分散,由出西城门之群豪各带一些,而且这批人分开陆陆续续先行上路。
  话虽如此,但善款不少,每人能带多少银子上路?于是燕高行建议,先将部份善款藏起来,待各路劫款者来“湖边小筑”查看过后才回来再取。
  樊智星又建议先将善款藏在附近民宅里面,比较安全,当下又计议安排人手,俄顷过后便开始行动。第一批人成功买了马车出南城门,第二批成功带了些善款离开,忽然燕高行想到一个办法!将善款藏在布袋里,待入夜之后,再悄悄将之沉入西湖湖底,众皆称妙,于是各自行动。
  群豪能将银子带走的毕竟不多,因为太多的话,容易露行迹,是故入夜之后,沉在湖底之布袋,竟有七八袋之多。三更之后,客栈内的人便开始替车马上鞍,然后浩浩荡荡地向西门出发。
  燕高行则一直匿在承尘之里,果然大队人马走过不久,外面便不时传来步履声,料是探子之类的进来探个究竟。他仍然匿伏着,因为真正的“大人物”随后必至。
  果然两盏热茶工夫之后,便又继续听到衣袂声、瓦片声及步履声。人来了一群又一群,约莫计算一下,竟有七八拨之多!再过了一个更次,都不见有声音,料已无人再来探视,燕高行乃掀开承尘,轻轻跃落地上,随即在店内走了一匝,未见有人,便开门出店,直趋湖边。
  四顾无人,燕高行点燃了火折子,在黑暗中晃动打圈,过了一阵,又再晃一次,一忽,便有十多个大汉跑出来,他们借到湖底,将装金银之麻包袋抬上岸来,接着又将之放在马车上。这些动作做得干净利落,两辆马车立即向南驰去,马蹄包着厚布,点地无声,出了城之后,放足狂驰,一口气驰了七八里路,与常善人等人会台,群豪见善款平安运达,都喜不自胜。樊智星问道:“燕兄,背后有没有人跟踪?”
  “没有发现。”燕高行走至常长胜面前道:“善人,如今人材济济,不怕有人在路上伏击,何况尚有樊堡主,这位“神算’在侧,可保一路上平安,在下尚有一己之私事未了,是以想向常善人告个假,让在下偷懒一下!”
  常长胜把他拉到一旁,低声问道:“燕大侠之私事,料是欲查访屡次欲暗杀你的那个组织?”他见燕高行点点头,便又道:“凭你一个人,可危险啊!”
  “燕某不欲因己之私而影响别人!”燕高行抱抱拳道:“善人好意在下心领了,祝一路顺风!”言毕洒开大步往来路走去。
  欲知燕高行此去能否找到暗害他的幕后元凶,究竟是谁雇请杀手害他呢?请阅“虎胆英雄”。

  (本篇完,zhychina提供图档,凌妙颜OCR,锋竹芹叶校对)

相关热词搜索:琴心恨

上一篇:第十一章 两次接应 保回善款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