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碧玉刀 正文

第二章 顾道人
 
2019-07-25 14:17:5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用竹竿高高挑起的青布酒招,已洗得发白,上面写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就是顾道人这三个字。
  “顾道人”竟是个酒馆的名字。

×      ×      ×

  这酒馆只不过是三间用木板搭成的小屋,屋子里阴暗而潮湿,堆满了酒缸。
  木屋前的竹棚下,也摆着一只只的大酒缸,酒缸上铺着白的木块,就算是喝酒的桌子,客人们就坐在旁边的小板凳上喝酒。
  杭州城里有很多冷酒店,也都是这样子的。
  这里酒店只卖冷酒,没有热菜,最多只准备一点煮花生、盐青豆、小豆干下酒,所以来的也多半是会喝酒的老客人。
  这种人只要有酒喝就行,既不分地方,也不分时候,所以现在虽然还是上午,但这酒店的桌子却已摆了起来。
  一个斜眼的小癞痢,正将一大盆盐水煮的毛豆子从里面搬出来,摆在柜台上。已经有两个长着酒糟鼻的老头子在喝酒了。
  华华凤和段玉已坐下来等了半天,那小癞痢才过来招呼。
  段玉试探着问道:“你就是这里的老板?”
  小癞痢翻了翻白眼,道:“我若是这里的老板,这地方就该叫小癞痢了。”
  段玉道:“老板是谁?”
  小癞痢手往酒帘上一指,说道:“你不认得字。”
  段玉笑说道:“原来这个地方真有个姓顾的道人。”
  小癞痢用斜眼瞪着他,道:“你们到底喝不喝酒?”
  华华凤瞪起了眼,道:“不喝酒来干什么?”
  小癞痢道:“要多少酒?”
  华华凤接着道:“先来二十碗花雕,用筒子装来。”
  小癞痢又用斜眼瞪着她,脸上这才稍微露出了一点好颜色。
  在这里只有一种人才是受欢迎、受尊敬的,那就是酒量好的人。
  阴暗的柜台外,居然还挂着副对联。
  “肚饥饭盅小,鱼美酒肠宽。”
  段玉又忍不住问道:“这里也卖醋鱼?”
  小癞痢道:“不卖。”
  段玉道:“可是这副对联……”
  小癞痢道:“对联是对联,鱼是鱼。”
  他翻着白眼走了,好像连看都懒得再看段玉。
  段玉苦笑道:“这小鬼一开口就好像要找人打架似的,也不知是谁得罪了他。”
  华华凤也忍不住笑道:“这种人倒也算少见得很。”
  段玉眨了眨眼,道:“但我却见过一个。”
  华华凤道:“谁?”
  段玉不说话了,只笑。
  华华凤瞪着他,咬着嘴唇道:“你假如敢说是我,我就真的毒死你。”
  然后她自己也笑了。
  他们虽然初相识,但现在却已忽然觉得像是多年的朋友。
  这时,那小癞痢总算已将五筒酒送来,“砰”的,放在酒缸上,又扭头就走。
  酒缸上本就有几只空碗。
  段玉倒了两碗酒,刚想端起来喝。
  华华凤忽然按住他的手,道:“等一等。”
  段玉道:“还等什么?”
  华华凤道:“我当然并不想真的毒死你,但别人呢?”
  段玉笑道:“那小鬼虽然看我不顺眼,总算不至于想要我的命。”
  华华凤却没有笑,板着脸道:“你难道忘了到这里来是找谁的?”
  段玉道:“我还没喝醉。”
  华华凤道:“你若真的有杀身之祸,一个卖酒的假道士怎么能救你?”
  段玉道:“也许他只不过是藉卖酒来掩饰自己的身份而已。”
  华华凤道:“所以他就很可能是个隐姓埋名的武林高手。”
  段玉道:“不错。”
  华华凤道:“所以他的武功可能很高。”
  段玉道:“不错。”
  华华凤道:“他是不是也很可能会下毒呢?”
  那船家既然淹不死段玉,就要他的同谋来将段玉毒死。
  这当然也很有可能,看来华华凤不但想得比段玉周到,而且对他真的很关心。
  段玉想说的话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忽然发现有个人正在看着他们。

×      ×      ×

  无论谁看到这个人,都忍不住会多看几眼的。
  这个人当然是个女人,当然是个很美丽的女人,不但美,而且风姿绰约,而且很会打扮。会打扮的女人并不一定是浓妆艳抹的。
  这女人一张白生生的清水鸭蛋脸,就完全不着脂粉。
  可是她穿得却很考究,一件紧身的墨绿衫子,配着条曳地的百褶湘裙,不但质料高贵,手工精致,颜色也配得很好。
  穿衣服也是种学问,要懂得这种学问,并不是件容易事。
  她看来显然已不再年青,却更显得成熟艳丽。
  这种年龄的女人,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花,风韵最是撩人。
  段玉看着她,眼睛里不觉露出了赞赏之色。
  华华凤正在看着他,显然已从他的眼色中,发现他正在看这个女人。
  所以她也回过了头。
  她刚巧看见这女人的微笑。一种成熟而美丽的微笑。
  唯有她这种年纪的女人,才懂得这样笑。
  华华凤的脸立刻板了起来,压低声音,道:“这女人是谁?”
  段玉道:“不知道。”
  华华凤道:“你不认得她?”
  段玉摇摇头。
  华华凤道:“既然不认得她,她为什么要看着你笑?”
  段玉淡淡道:“有人天生就喜欢笑的,那至少总比天生喜欢找麻烦的人好。”
  华华凤瞪着眼道:“现在你是不是在找我的麻烦?”
  段玉没有回答,因为那女人现在居然已向他们走了过来。
  她走路的姿势也很美,微笑着走到他们面前,道:“两位好像是从远地来的。”
  华华凤立刻抢着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妇人还是带着微笑,道:“没有关系。”
  华华凤道:“既然没有关系,你问什么?”
  妇人道:“只不过是随便问问而已。”
  华华凤道:“有什么好问的?”
  妇人道:“因为这地方来的一向是熟客,很少看见两位这样的生人。”
  华华凤道:“这地方来的什么客人,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妇人笑道:“这就有一点关系了。”
  华华凤道:“哦。”
  妇人嫣然道:“所以我说姑娘一定是远地来的,否则又怎么会不知道我是谁呢。”
  原来她也已看出华华凤是女扮男装的。
  华华凤更生气了,冷笑道:“你这人难道有什么特别?”
  妇人道:“说起来倒真有点特别。”
  华华凤道:“哪点特别?”
  妇人笑道:“并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嫁道士的,你说是不是?”
  华华凤愕然道:“你说什么?”
  妇人道:“外子就是这里的顾道人,所以这里有很多人都在背地叫我女道士。他们还很怕我知道,其实我倒很喜欢这名字。”她微笑着,接着道:“我若不喜欢道士,又怎会嫁给道士呢?”
  华华凤这次终于没话可说了。无论如何,能嫁给道士的女人实在不多。
  段玉却笑了。
  他忽然发觉这位女道士不但美,而且非常之有趣。
  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华华凤的火气更大,忽然端起面前的一碗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女道士道:“姑娘也喝酒?”
  华华凤道:“我难道不能喝?”
  女道士笑道:“我只不过觉得奇怪,姑娘为什么忽然又不怕酒里有毒了?”
  原来她不但眼睛尖,耳朵也很长。
  华华凤的脸已有些发青了。
  幸好女道士已改变话题,道:“你们两位这样的人,到这里来,当然不会是来喝酒的。”
  段玉微笑道:“在下的确想来拜访顾道人。”
  女道士道:“你认得他?”
  段玉道:“还未识荆。”
  女道士道:“那么,是不是有人叫你来的?”
  段玉道:“不错。”
  女道士道:“是谁叫你来的?”
  段玉道:“那位仁兄我也不认得。”
  女道士仿佛也觉得这件事有点意思了,眨着眼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段玉道:“是位摇船的大哥。”
  女道士道:“摇船的?”
  段玉道:“也许他本来并不是,只不过我看见他的时候,他是在摇船。”
  他笑了笑,接着道:“无论谁要打扮成船家,都不太困难的。”
  女道士道:“他长得是什么样子?”
  段玉道:“黑黑的脸,年纪并不太大,眼睛发亮,水性也很高。”
  他苦笑着接着道:“我若到了水里,现在说不定已被他淹死。”
  女道士忽然叹了口气,道:“我就知道一定又是他。”
  段玉道:“他究竟是什么人?”
  女道士笑道:“这人姓乔,天下只怕再也没有人比他更喜欢多管闲事的。”
  段玉笑道:“我同意。”
  女道士看着他,看了很久,才问道:“真是他叫你到这里来的?”
  段玉道:“嗯。”
  女道士道:“你杀了人?”
  段玉又忍不住笑了,这笑,就等于是否认。无论谁杀了人后,都绝不会像他笑得这么纯真。
  女道士嫣然道:“我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杀过人的。”她好像松了口气,但很快又接着问道:“你最近做了件大案?”
  段玉摇摇头,笑道:“我看来像强盗?”
  女道士道:“是不是有仇家追捕你?”
  段玉道:“没有。”
  女道士道:“你身上是不是带着红货,有人在打你的主意?”
  段玉道:“红货?”
  女道士解释道:“红货的意思就是很值钱的珠宝了。”
  段玉道:“也没有。”
  女道士皱了皱眉,道:“那么你究竟惹了什么麻烦呢?”
  段玉道:“麻烦倒好像有一点。”
  女道士道:“恐怕还不止一点,否则乔老三就不会叫你来的。”
  段玉道:“我只不过打了几个人而已。”
  女道士道:“你打的是什么人?”
  段玉道:“是几个和尚。”
  女道士道:“和尚?什么样的和尚?”
  段玉道:“几个很凶的和尚,说话好像不是这里的口音。”
  女道士道:“是不是会武功的和尚?”
  段玉点了点头,道:“他们使的好像是少林拳。”
  女道士又皱起了眉,道:“你出门的时候,难道没有人告诉你,在江湖中行走最好不要和僧道乞丐结怨?”
  段玉苦笑道:“有人告诉过我,只可惜那时我忽然忘了。”
  女道士轻轻叹了口气,道:“原来你也是个很冲动的人。”
  段玉道:“可是我出手并不重,绝没有打伤他们,只不过将他们打下水了而已。”
  女道士道:“为了什么呢?”
  段玉道:“我看不惯他们欺负人。”
  女道士道:“他们欺负了谁?”
  段玉道:“是个……是个女人。”
  女道士笑道:“我也想到一定是个女人……是不是长得很美?”
  段玉的脸有点红了,呐呐道:“长得倒还不难看。”
  女道士道:“叫什么名字?”
  段玉道:“她自己说她叫花夜来。”
  女道士第三次皱起了眉,皱得很紧,过了很久,才问道:“你以前不认得她?”
  段玉道:“连见都没有见过。”
  女道士道:“你只看见那几个和尚在欺负她,连话都没有问清楚,就把他们打下了水?”
  段玉道:“他们也根本没有让我说话。”
  女道士道:“然后呢?”
  段玉红着脸,答道:“然后她就一定要请我喝酒。”
  女道士的眼睛盯在他脸上,道:“你是不是喝了很多?”
  段玉道:“不太少。”
  女道士道:“然后呢?”
  段玉道:“然后……然后我就走了。”
  女道士道:“就这么简单?”
  段玉道:“嗯。”
  女道士道:“难道你没有吃什么亏?”
  段玉笑道:“那倒没有。”
  女道士展颜道:“看来你若不是很聪明,就一定是运气很不错。”
  段玉忍不住问道:“她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是不是常常要人家吃亏的?”
  女道士叹了口气,道:“你难道真不知道,她就是长江以南最有名的独行女盗。”
  段玉怔住。
  女道士又道:“你跟她分手之后,就遇见了乔老三?”
  段玉点点头,道:“那时天刚亮。”
  女道士道:“那时你还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段玉苦笑道:“我只知道他不但要我将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而且还要请我下湖洗澡。”
  女道士道:“那时你在他的船上?”
  段玉叹道:“现在那条船已沉了。”
  女道士失笑道:“但你却一点也看不出像下过水的样子。”
  段玉道:“船沉了下去,我并没有沉下去。”
  他忍不住笑了笑,接着道:“也许这只因为我运气真的不错。”
  女道士却叹了口气,道:“也许这只因为你运气不好。”
  段玉怔了怔,道:“为什么?”
  女道士道:“你若真的被他请到水里去泡一泡,以后的麻烦也许就会小些了。”
  段玉道:“我不懂。”
  女道士道:“你也没听说过‘僧王’铁水这个人?”
  段玉道:“没有。”
  女道士道:“这个人本是少林门下,却受不惯少林寺的戒律束缚,最近也不知为了什么,竟一怒脱离了少林派,自封为僧中之王,少林寺竟对他无可奈何。从这一点你就可想像到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了。”
  段玉动容道:“看来这人不但是个怪物,而且胆子也不小。”
  女道士道:“他这个人也跟他的名字一样,有时刚烈暴躁,有时却很讲理,谁也摸不透他的脾气。”
  段玉道:“他竟敢公然反抗少林派,武功当然也很高。”
  女道士道:“据说他武功已可算是少林门下的第一高手,就因为脾气太坏,所以在少林寺中的地位一直很低。”
  段玉道:“想必也就是因为这缘故,他才会脱离少林的。”
  女道士道:“其实他也不能算是个坏人,只不过非常狂傲刚愎,不讲理的时候比讲理时多得多,无论谁得罪了他,都休想有好日子过。”
  她叹了口气,接着道:“他到江南来才不过两三个月,却已经有七八个很有名望的武林高手,伤在他的手下。据说他只要一出手,对方就算不死,至少也得断条腿。芜湖大豪方刚只被他打了一拳,竟吐血吐了两个月,最后死在床上。”
  段玉道:“你说的方刚,是不是那位练过金钟罩、铁布衫的前辈?”
  女道士叹道:“不错,连练过金钟罩的人,都受不了他一拳,何况别的人呢。”
  段玉沉吟着,道:“我打的那四个和尚,莫非就是他的门下?”
  女道士点了点头道:“他脱离少林寺后,就广收门徒,无论谁想要投入他的门下,都得先剃光头做和尚,但只要一入了他的门,就再也不怕人欺负,所以现在他的徒弟,只怕已比少林寺还多。”
  她又叹口气道:“你想想,你得罪了这么样一个人,你的麻烦是不是很大?”
  段玉不说话。
  女道士又道:“何况这件事错的并不是他,是你。”
  段玉道:“是我?”
  女道士道:“江南武林中,吃过花夜来大亏的人,也不知有多少,铁水就算杀了她,也是天公地义的事,你却为了这种人去打抱不平,岂非自寻烦恼?”
  段玉苦笑道:“看来我想不认错也不行了。”
  女道士道:“现在铁水想必已认定了你是花夜来的同党,所以一定不会放过你。”
  段玉道:“我可以解释。”
  女道士道:“你难道已忘了,他通常是个很不讲理的人?”
  段玉苦笑道:“所以我除了被他打死之外,已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女道士道:“也许你还有一条路可走。”
  段玉道:“哪条路?”
  女道士伸出青葱般的纤纤玉手,向前一指。
  她指着一扇门。
  这扇门就在那阴暗狭窄的酒店里,上面摆着花生、豆干的柜台后。
  门上挂着油腻的蓝布门帘,上面也同样有三个大字:“顾道人。”
  段玉道:“道人还在高卧?”
  女道士道:“他从昨天一直赌到现在,根本还没有睡。”
  段玉笑道:“道人的豪兴倒不浅。”
  女道士嫣然道:“他虽然是个赌鬼,又是个酒鬼,但无论什么样的麻烦,他倒是总能够想得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法子来解决,乔老三并没有叫你找错人。”
  段玉道:“我现在可以进去找他?”
  女道士笑道:“乔老三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你随时都可以进去,只不过……”
  她叹了口气,脸上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接着道:“这赌鬼赌起来的时候,就算天塌下来,他也不会抬起头来看一眼的。”
  段玉笑道:“我可以在旁边等,看人赌钱也是件很有趣的事。”
  女道士看着他,又笑道:“你好像对什么事都很有兴趣。”
  段玉还没有开口,华华凤突然冷冷道:“这句话倒说得不错,别人就算把他卖了,他还是会觉得很有趣。”
  她一直坐在旁边听着,好像一直都在生气。
  段玉笑道:“你放心,就算有人要卖我,只怕也没有人肯买。”
  华华凤冷笑道:“这句话也没有说错,又有谁肯买个呆子呢?”
  段玉道:“我真的像是个呆子?”
  华华凤道:“你真要进去?”
  段玉答道:“我本来就是为了拜访顾道人而来的。”
  华华凤问道:“别人无论说什么,你全都相信?”
  段玉叹了口气,道:“你若不相信别人,别人又怎么会相信你?”
  华华凤突然站起来,板着脸道:“好,你要去就去吧。”
  段玉道:“你呢?”
  华华凤冷笑道:“我既没有兴趣去看别人赌钱,也不想陪个呆子去送死,我还有我的事。”
  她再也不看段玉一眼,扭头就走。
  段玉居然就看着她走,她居然就真的走了。
  女道士眨着眼,道:“你不去拉住她?”
  段玉叹了口气,道:“一个女人若真的要走,谁也拉不住的。”
  女道士道:“也许她并不是真的要走呢。”
  段玉淡淡道:“若不是真的要走,我又何必去拉她?”
  女道士又笑了,道:“你这人真的很有趣,有时连我都觉得你有点傻气,但有时却又觉得你说的话很有道理。”
  段玉苦笑说道:“现在我只希望我真的很有运气。”
  女道士忽然正色道:“但我还是要劝你一件事。”
  段玉道:“我在听。”
  女道士道:“你进去之后,千万不要跟他们赌钱,否则也许真的会连人都输掉的。”

×      ×      ×

  段玉当然不会去赌的,这本也正是他父亲给他的教训。
  “十赌九骗,江湖中郎中骗子到处都是,越以为自己赌得精明的人,输得越凶。还没有摸清别人底细之前,你千万不能去赌,千万不能。”
  段玉本就不是那种见了赌就不要命的人,他怎么会去赌。

相关热词搜索:碧玉刀

上一篇:第一章 江湖少年春衫薄
下一篇:第三章 血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