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碧玉刀 正文

第五章 天公作美
 
2019-07-25 16:04:3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雨下得还不小。
  看着檐前的雨滴,大家都不禁皱起了眉。
  华华凤却笑了,道:“这倒真是天公作美。”
  顾道人皱眉道:“你喜欢下雨?”
  华华凤道:“别的时候不喜欢,现在这场雨却下得正是时候。”
  顾道人不懂:“为什么?”
  华华凤道:“你们都是这地方的名人,目标都不小,无论走到哪里,都难免惹人注意,要易容改扮,一时也不容易。”
  她微笑着,又道:“可是这场雨一下,问题就全都解决了。”
  顾道人更不懂,别人也不懂。
  华华凤却已将墙上挂着的一副蓑衣笠帽拿下来,笑道:“穿上了这件蓑衣,戴上了这顶笠帽,还有什么人认得出你们是谁?”

×      ×      ×

  有很多人都认为,西湖的妙处,就是不但宜春,也宜冬,不但宜雨,也宜雪。
  坐着宽敞的画舫,穿着干净的衣裳,在湖上观赏雨景,的确是件很风雅、很美的事。
  可是穿着蓑衣,戴着笠帽,淋着雨,踏着泥,去捉拿江湖大盗,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湖畔有个六角亭,亭子里有个卖茶叶蛋和卤豆干的老人,正在看着外面的雨发怔。
  雨点打在湖面上,就像是一锅煮沸了的汤,他这一天的生意也泡了汤。
  华华凤道:“大家不如先吃几个蛋,填填肚子。今天能不能吃得到饭,还是问题。”
  顾道人道:“我们为什么不先到楼外楼吃了饭再去。”
  华华凤冷冷的道:“干我们这一行的人,本就已吃惯了苦的,你们既然要跟我去办案,就也得受点委屈。”
  顾道人不说话了,愁眉苦脸地买了几个蛋,慢慢的吃着。
  雨下得更大了。
  华华凤道:“大家最好多买几个蛋,在路上吃。”
  卢九道:“我们现在就动身?”
  华华凤道:“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路却并不近。”
  乔老三也不禁压低了声音,问道:“那地方究竟在哪里?”
  华华凤伸手往湖岸对面的山峰指了指,道:“就在那边。”
  乔老三道:“好,我去找条大船,我们先坐船去。”
  华华凤道:“不行。”
  乔老三怔了怔:“为什么不行?”
  华华凤板着脸道:“湖上的船家,每个人都可能是青龙会的眼线,我们绝不能冒一点险。”
  乔老三还想再说什么,看见她冷冰冰的脸色,就什么也不敢说了。
  段玉忽然走到她身边,悄悄道:“你知道你现在看来像是个干什么的?”
  华华凤道:“还像个女贼?”
  段玉笑道:“现在你当然不像女贼了,只不过像是个女暴君。”

×      ×      ×

  大家既不能施展轻功,又不能露出形迹,只有在泥泞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走了一段路,天已黑了,走到对岸的山脚时,夜已很深。
  这座山既不是栖霞,也不是万岭,山路崎岖,就算在春秋佳日,游山的人都很少。
  在这种雨夜里,一个没有毛病的人,更是绝不会上山去的。
  卢九、顾道人、乔老三、段玉、王飞,这些人的神经都正常得很,连一点毛病都没有。
  但现在他们却只有跟着华华凤上山。
  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要解开这秘密,就一定要抓住花夜来。
  只要能破了这件案,无论要他们吃什么苦,他们都是心甘情愿的。
  只不过,这个要命的花夜来,实在是一个害人精,什么地方都不躲,偏偏却要躲在这种要命的地方。
  雨还是没有停,而且连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江南的春雨,本就像离人的愁绪一样,割也割不断的。
  新买的蓑衣和笠帽,好像并不太管用。
  大家的衣裳都已湿透,脚上更满是泥泞。
  上了山之后,泥更多,路更难走,风吹在身上,已令人觉得冷飕飕的,刚才吃的那几个蛋,现在也不知到哪里去了。
  每个人都觉得又冷,又饿,又累,但却也只有忍受着。
  因为这本是他们心甘情愿的。
  好不容易才爬到山腰,华华凤才总算停下来,歇了歇气。
  她也是个人,她当然也累了。
  王飞忍不住问道:“到了没有?”
  他说话的声音已压得很低,华华凤却还是板着脸,瞪了他一眼。
  这位声名赫赫的霹雳堂主人,居然也吓得不敢开口了。
  就在这时,山道上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华华凤立刻一挥手,窜入了道旁的树林,整个人伏倒在地上。
  大家立刻全都跟着她窜进去,伏下来。
  地上的泥又湿又冷,大家都似已完全感觉不到,因为脚步声已越来越近,终于到了他们面前。
  从杂草中看出去,只见一个披着蓑衣的老樵翁,摇摇晃晃地从山上走下来,一只手拿着把破伞,一只手提着个酒葫芦。
  看来他已经喝得太多了,连路也走不稳,嘴里还在醉醺醺地自言自语,好像还准备到山下去打酒。
  就因为他已喝得差不多了,所以在这种天气里,还要下山去打酒:一个人若已喝到有了六七分酒意时,要他停下来不喝,实在比要馋猫不偷鱼吃更难。
  ——难道这老酒鬼也是青龙会的属下,花夜来的眼线?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连动都不敢动。
  他们都已是老江湖了,打草惊蛇这种事,他们当然是不会做的。
  好不容易总算等到这老酒鬼走下了山坡,渐渐连脚步声都已听不见了。
  王飞才忍不住道:“难道他……”
  “嘘——”他刚说了三个字,就立刻被华华凤打断。
  绝不许开口,绝不许出声,若是惊动了花夜来,这责任谁担当得起?
  大家只有沉住气,爬在泥泞中,等着,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就像是条无家可归的野狗。
  也不知等了多久,华华凤总算站了起来,打着手势,要他们接着往山上走。
  这时他们不但脚上有泥,身上也全是泥。段玉这辈子从来也没有这么狼狈过。
  可是别人却居然还是连一点埋怨之色都没有,就连卢九爷这么样喜欢干净的人,都毫无怨言。
  每个人都只希望能抓住花夜来那女贼,为卢小云复仇,为段玉洗刷冤名,为大家出口气。
  每个人都很信任华华凤。这位鼎鼎大名的七爪凤凰,办案时果然是步步为营,小心谨慎,令人不能不佩服。
  山上更黑,更冷。
  华华凤忽然又停下来,伏在树林里。
  林外有一片危崖,危崖下居然有两间小木屋,里面还燃着灯。
  ——难道这就是花夜来的潜伏处?
  大家伏在地上,更连大气都不敢出了,只希望能赶快冲进木屋去,一下子将花夜来捉住。华华凤却还是很沉得住气。看来她已打定主意,不等到十拿九稳时,她绝不轻举妄动。木屋里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们又等了很久,就像是等了一百年似的,华华凤才终于悄悄道:“我一个人先进去,你们在外面将木屋围住,等到我招呼时,你们再闯进去。”她为什么要一个人孤身进去涉险?为什么不索性一起闯进去?大家都不懂。
  可是她既然这么样说,就一定是有道理的,大家都只有听着。
  华华凤身形已掠起,就像是道轻烟般,掠了过去。
  这位七爪凤凰,功夫果然不弱。
  只见她在木屋外又听了听动静,才一脚踢开门,扑了进去。
  这时大家也全都展动身形,围住了木屋。
  每个人的身法都很快,每个人都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
  看来花夜来这次就算真是条狐狸,也是万万逃不了的了。
  忽然间,木屋里“砰”的一声,华华凤在厉声大喝:“花夜来,看你还能往哪里走?”
  顾道人、王飞、乔老三,都已沉不住气了,已箭一般窜出去,闯入了木屋。
  然后三个人就全都怔住。
  木屋里只有一个人——一个华华凤。

  

  木屋里又脏又乱,还带着一阵阵劣酒的臭气。
  屋角堆着一堆柴,桌上点着盏破油灯。
  华华凤正悠悠闲闲地坐在灯畔,用一块干布擦着头发上的雨水。
  “花夜来呢?”
  “不知道。”
  王飞第一个叫了起来:“你也不知道?”
  华华凤悠然道:“我既不是她同党,也不是她朋友,她在哪里,我怎么会知道?”
  王飞怔住。
  每个人全都怔住。
  顾道人终于忍不住道:“可是你自己明明说,你已查出了她的下落。”
  华华凤嫣然一笑,道:“那是骗人的,完全都是骗人的。”
  顾道人又怔住。
  华华凤道:“我既不是七爪凤凰,也不是女捕头,我只不过是个专门喜欢抬杠的小姑娘而已,你们这些老江湖难道真的看不出?”
  顾道人看看自己身上的一身泥,哭也哭不出,笑也笑不出。
  他忽然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呆子,是个白痴。
  别人的感觉,当然也跟他差不多。
  五个大男人,竟被一个小姑娘骗得团团乱转,这滋味实在不好受。
  华华凤忽然道:“我这么样做,只不过是在试探试探你们。”
  “试探我们?”
  华华凤道:“我总怀疑你们之中,就有一个是龙抬头老大,他才知道花夜来的下落,才知道我是骗人的。我这么样做,他心里当然有数,就算肯跟着我受这种冤枉罪,也一定难免会露出些破绽来,我就一定能看得出。”
  顾道人忍不住叹了口气,道:“现在你看出来没有?”
  华华凤道:“没有。”
  她又嫣然一笑,道:“看来你们全都是货真价实的好人,我以前根本就不该疑心你们的。”
  一个笑得这么甜的女孩子,在你面前,说你是个大好人,你还能发得出脾气来么?
  卢九也只有叹息一声,苦笑道:“现在姑娘你还有什么吩咐?”
  华华凤道:“只有一样了。”
  她眨着眼睛,微笑着道:“现在大家最好是赶快的回家去,洗个热水澡,喝碗热汤,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相关热词搜索:碧玉刀

上一篇:第四章 月夜钓青龙
下一篇:第六章 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