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海内存知己
2019-08-13 08:26:5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这四人年纪虽然全已不小,但却打扮得像是小孩子,身上穿的衣服五颜六色,花花绿绿,脚上穿的也是绣着老虎的童鞋,腰上还扎着围裙,四人虽都是浓眉大眼,像貌狞恶,但却偏偏要作出顽童的模样,嘻嘻哈哈,挤眉弄眼,叫人见了,连隔夜饭都要吐了出来。
  最妙的是,他们手腕上,脚踝上,竟还戴满了发亮的银镯,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直响。
  虬髯大汉一见这四人,脸色立刻变得铁青,忽然嗄声道:“那黑蛇不是被人杀死的。”
  李寻欢道:“哦?”
  虬髯大汉道:“他是被蝎子和蜈蚣螫死的。”
  李寻欢脸色也变了变,沉声道:“如此说来,这四位莫非是苗疆‘极乐峒’五毒童子的门下?”
  四人中的黄衣童子格格一笑,道:“我们辛辛苦苦堆成的雪人被你弄坏了,我要你赔。”
  “赔”字出口,他身子忽然飞掠而起,向李寻欢扑了过来,手足上的镯子如摄魂之铃,响声不绝。
  李寻欢只是含笑瞧着他,动也不动。
  但虞二拐子却也忽然飞起,半空中迎上了那黄衣童子,拉住他的手斜斜飞到一边。
  “金狮”查猛也立刻大笑道:“探花郎家财万贯,莫说一个雪人,就算金人他也赔得起的,但四位却不可着急,先待我引见引见。”
  一个红衣童子笑嘻嘻道:“我知道他姓李,叫李寻欢。”
  另一黑衣童子道:“我还知道他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所以我们早就想找他带我们去寻寻欢,找找乐子了。”
  剩下的一个绿衣童子道:“我还知道他学问不错,中过皇帝老儿点的探花,听说他老子,和他老子的老子也都是探花。”
  红衣童子笑嘻嘻道:“只可惜这小李探花却不喜欢做官,反而喜欢做强盗。”
  他们在这里说,别人还未觉得怎样,阿飞却听得出了神,他实在想不到他这新交的朋友,竟有如此多姿多采的一生。
  他却不知道这些人只不过仅将李寻欢多采的一生,说出了一鳞半爪而已,李寻欢这一生的故事,他们就算不停的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的。
  阿飞也未发现李寻欢面上虽还带着微笑,目中却露出痛苦之色,像是别人只要一提及他的往事,就令他心碎。
  突听虞二拐子沉着脸道:“你们对李探花的故事实在知道不少,但你们可听过,小李神刀,冠绝天下,出手一刀,例不虚发!”
  那黄衣童子吃吃笑道:“出手一刀,例不虚发……原来你是怕我被他手上那把小刀弄死,回去无法向我师傅交待,所以才拉住我的。”
  李寻欢微笑着道:“但各位只管放心,在下的第二刀就不大怎么样高明了,而一刀是万万杀不死六个人的!”
  他忽也沉下脸,瞪着查猛道:“所以各位若是想来为诸葛雷复仇,还是不妨动手!”
  “金狮”查猛干笑了两声,道:“诸葛雷自己该死,怎么能怪李兄。”
  李寻欢道:“各位既非为了复仇而来,难道真的是找我来喝酒的么?”
  查猛沉吟着,像是不知该如何措词。
  虞二拐子已冷冷道:“我们只要你将那包袱拿出来!”
  李寻欢皱了皱眉,道:“包袱?”
  查猛道:“不错,那包袱乃是别人重托给‘金狮镖局’的,若有失闪,敝镖局数十年的声名就从此毁于一旦。”
  李寻欢瞧了黑蛇的尸身一眼,道:“包袱难道不在他身上?”
  查猛大笑道:“李兄这是说笑,有李兄在场,区区的黑蛇怎么能将那包袱拿得走。”
  李寻欢皱了皱眉,叹息着喃喃道:“我平生最怕麻烦,麻烦为什么总要找上我?”
  查猛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接着又道:“只要李兄肯将那包袱发还,在下非但立刻就走,而且多少总有一点心意,给李兄饮酒压惊。”
  李寻欢轻轻抚摸着手里的刀,忽然笑道:“不错,那包袱的确在我这里,但我却还未决定是否将它还给你们,你们最好让我考虑考虑。”
  查猛面上已变了颜色,虞二拐子却抢着道:“却不知阁下要考虑多久?”
  李寻欢道:“有一个时辰就已足够了,一个时辰后,还是在此地相见。”
  虞二拐子想也不想,立刻道:“好,一言为定!”
  他再也不说一句话,挥手就走。
  黄衣童子忽然格格一笑,道:“有半个时辰,就可以逃得很远了,何必要一个时辰。”
  虞二拐子沉着脸道:“小李探花自出道以后,退隐之前,七年中身经大小三百余战,从来也未曾逃过一次。”

×      ×      ×

  他们来得虽快,退得更快,霎眼间已全都失去踪影,再听那清悦的手镯声,已远在十余丈外。
  阿飞忽然道:“包袱并不在你手上。”
  李寻欢道:“嗯。”
  阿飞道:“既然不在,你为何要承认?”
  李寻欢笑了笑,道:“我纵然说没有拿,他们也绝不会相信的,迟早还是难免出手一战,所以我倒不如索性承认了,也免得跟他们噜嗦麻烦。”
  阿飞道:“既然迟早难免一战,你还考虑什么?”
  李寻欢道:“在这一个时辰中,我要先找到一个人。”
  阿飞道:“什么人?”
  李寻欢道:“偷那包袱的人。”
  阿飞道:“你知道他是谁?”
  李寻欢道:“昨天那酒店中有三个金狮镖局的镖头,除了诸葛雷和那赵老二外,还有一个人,我要找的就是他!”
  阿飞沉默了半晌,道:“你说的可是那穿着件紫缎团花皮袄,腰上似乎缠着软鞭,耳朵还有撮黑毛的矮子么?”
  李寻欢微笑道:“你只瞧了他两眼,想不到已将他瞧得如此仔细。”
  阿飞道:“我只瞧了一眼,一眼就已足够了。”
  李寻欢道:“不错,我说的就是他,昨天在酒店中的人,只有他知道那包袱的价值,他一直躲在旁边,没有人注意他,所以也只有他有机会拿那包袱。”
  阿飞沉思着,道:“嗯。”
  李寻欢道:“就因为他知道那包袱的价值,所以存心要将之吞没,但他却怕查猛怀疑于他,所以就将责任推到我身上。”
  他淡淡一笑,接着道:“好在我替别人背黑锅,这已不是第一次了。”
  阿飞道:“查猛他们知道你的行踪,自然就是他去通风报讯的。”
  李寻欢道:“不错。”
  阿飞道:“他为了怕查猛怀疑到他,暂时绝不敢逃走!”
  李寻欢道:“不错。”
  阿飞道:“所以他现在必定和查猛他们在一齐,只要找到查猛,就可以找得到他!”
  李寻欢拍了拍他肩头,笑道:“你只要在江湖中混三五年,就没有别人好混的了,以后我们若是还有机会见面,希望还是朋友。”
  他大笑着接道:“因为我实在不愿意有你这样的仇敌。”
  阿飞静静的望着他,道:“你现在要我走?”
  李寻欢道:“这是我的事,和你并没有关系,别人也没有找你……你为何还不走?”
  阿飞道:“你是怕连累了我,还是已不愿和我同行?”
  李寻欢目中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却还是微笑着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我们反正迟早总是要分手的,早几天迟几天,又有什么分别?”
  阿飞沉默着,忽然自车厢中倒了两碗酒,道:“我再敬你一杯……”
  李寻欢接过来一饮而尽,慢声道:“劝君更尽一杯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他想笑一笑,却又弯下腰去,不停的咳嗽起来。
  阿飞又静静的望了他很久,忽然转过身,大步而去。
  这时天边又霏霏的落下了雪来,天地间静得甚至可以听到雪花飘落在地上的声音。
  李寻欢望着这少年坚挺的身子在风雪中渐渐消失,望着雪地上那漫长的,孤独的脚印……
  他立刻又倒了碗酒,高举着酒杯,喃喃道:“来,少年人,我再敬你一杯,你可知道我并不是真的要你走,只不过你前程远大,跟着我走,永远没好处的,我这人好像已和倒霉,麻烦,危险,不幸的事交成了好朋友,我已不能再交别的朋友了!”
  阿飞自然已听不到他的话了。
  那虬髯大汉始终就像石像般站在一边,既没有说话,满身虽已积满了冰雪,他也绝不动一动。
  李寻欢又饮尽了杯中的酒,才转身望着他,道:“你在这里等着,最好将这条蛇的尸体也埋起来,我……我一个时辰,就会回来的。”
  虬髯大汉垂下了头,忽然道:“我知道金狮查猛虽以掌力雄浑成名,但却只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少爷你在四十招内就可取他首级。”
  李寻欢淡淡笑道:“也许还用不着十招!”
  虬髯大汉道:“虞二拐子呢?”
  李寻欢道:“他轻功不错,据说暗器也很毒辣,但我还是足可对付他的。”
  虬髯大汉道:“据说‘极乐峒’门下每人都有几手很邪气的外门功夫,方才看他们的出手,果然和中原的武功路数不同……”
  李寻欢微笑着打断了他的话,道:“你放心,就凭这些人,我还未放在心上。”
  虬髯大汉的面色却很沉重,缓缓道:“少爷也用不着瞒我,我知道此行若非极凶险,少爷就绝不会让那位……那位飞少爷走的。”
  李寻欢板起了脸,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多嘴起来了。”
  虬髯大汉果然不敢再说什么,头垂得更低,等他抬起头来时,李寻欢已走入树林,似乎又在咳嗽着。
  这断续的咳嗽声在风雪中听来,实在令人心碎。
  但风雪终于连他的咳嗽声也一齐吞没。
  虬髯大汉目中已泛起泪光,黯然道:“少爷,咱们在关外过得好好的,你为什么又要入关来受苦呢?十年之后,你难道还忘不了她?还想见她一面?可是你见着她之后,还是不会和她说话的,少爷你……你这又何苦呢?……”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剑客无情剑

下一篇:第三章 宝物动人心
上一篇:
第一章 飞刀与快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