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假仁假义
2019-08-13 08:51:3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冬天的暮色总是来得特别早,刚过午时没多久,天色就已渐渐黯淡了下来,但燃灯又还嫌太早了些。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段时候正是一天中最宁静的时候。
  阿飞在兴云庄对面的屋脊后已足足等了一个时辰。
  他伏在那里,就像一只猫专候在鼠穴外,由头到脚,绝没有丝毫动弹,只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始终在闪闪的发着光。
  风刮在身上,冷得像是刀。
  但他却一点也不在乎,他十岁的时候,为了要捕杀一只狐狸,就曾动也不动的在雪地上等了两个时辰。
  那次,他忍耐是为了饥饿,捉不到那只狐狸,他就可能饿死!一个人为了自己要活着而忍受痛苦,并不太困难。
  一个人若为了要让别人活着而忍受痛苦,就不是件容易事了,这件事通常很少有人能做得出。
  兴云庄的大门也就和往日一样,并没有关上,但门口却冷清清的,非但瞧不见车马,也很少有人走动。
  阿飞却还是不肯放松,在荒野中的生活,已使他养成了野兽般的警觉,无论任何一次出击之前,都要等很久,看很久。
  他知道等得越久,看得越多,就越不会发生错误——他也知道无论多么小的错误,都可能是致命的错误。
  这时已有一个人大摇大摆的自兴云庄里走了出来,虽然隔了很远,阿飞却也看清这人是个麻子。
  他自然想不到这麻子就是林仙儿的父亲,他只看出这麻子一定是兴云庄里一个有头有脸的佣人。
  因为普通的小佣人,绝不会像这样趾高气扬的——若不是佣人,也不会如此趾高气扬了。
  瓶子里没有醋,固然不会响,若是装满了醋,也摇不响的,只有半瓶子醋才会晃荡晃荡。

×      ×      ×

  这位林大总管肚子里醋装的虽不多,酒装的却不少。
  他大摇大摆的走着,正想到小茶馆里去吹牛,谁知刚走到街角,就忽然发现一柄剑已指着他的咽喉。
  阿飞并不愿对这种人用剑,但用剑说话,却比用舌头有效得多,他更不愿对这种人多费唇舌,冷冷道:“我问一句,你答一句,你答不出,我就杀你,答错了我也杀你,明白了么?”
  林麻子想点头,却怕剑刺伤下巴,想说话,却说不出,肚子里的酒已变成冷汗流得满头。
  阿飞道:“我问你,李寻欢是不是还在庄子里?”
  林麻子道:“是……”
  他嘴唇动了好几次,才说出这个字来。
  阿飞道:“在哪里?”
  林麻子道:“柴……柴房。”
  阿飞道:“带我去!”
  林麻子大骇道:“我……我怎么带你去……我没……我没法子……”
  阿飞道:“你一定能想得出法子来的。”
  他忽然反手一剑,只听“哧”的一声,剑锋已刺入墙里。
  阿飞的眼睛早已透入林麻子血管里,冷冷道:“你一定能想出法子的,是不是?”
  林麻子牙齿打战,道:“是……是……”
  阿飞道:“好,转过身,一直走回去,莫忘了我就在你身后。”
  林麻子转过身,走了两步,忽又一颤声道:“衣服……小人身上这件破皮袄……大爷你穿上……”
  阿飞身上穿的只是一套用硝过的小薄羊皮做成的衣服,这种衣服实在太引人注目,林麻子要他穿上自己的皮袄,的确是个好主意——世上有很多好主意,本都是在剑锋逼着下想出来的。
  而林总管显然并不是第一次带朋友回来,所以这次阿飞跟在他身后,门口的家丁也并没有特别留意。
  柴房离厨房不远,厨房却离主房很远,因为“君子远庖厨”,这兴云庄昔日的主人正是位真正的君子。
  林麻子从小路走到柴房,并没有遇见什么人,就算遇见人,别人也以为他是到厨房去拿下酒菜的。
  阿飞倒也未想到这件事成功得如此容易。
  只见孤零零的一个小院子里,有间孤零零的小屋子,破旧的小门外却加了柄很坚固的大锁。
  林麻子道:“李……李大爷就被锁在这屋里,大爷你……”
  阿飞瞪着他,冷冷道:“我想你也不敢骗我。”
  林麻子陪笑道:“小人怎敢说谎,小人怎敢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
  阿飞道:“很好。”
  这两个字说完,他已反手一点,将这麻子点晕在地上,一步窜过去,一脚踢开了门。
  门外并没有人看守,这也许是因为任何人都想不到阿飞敢在白天来救人的,也许是因为大家都想趁机睡个午觉。
  这间柴房只有个很小的窗子,就像是天生的牢房一样,阴森而黑暗,堆得像是小山般的柴木下,蜷伏着一个人,也不知是已晕迷,还是已睡着。
  一见到他身上那件貂裘,阿飞胸中的热血就沸腾了起来,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怎会对这人生出如此深厚的友情。
  他一步窜过去,嗄声道:“你……”
  就在这时,貂裘下忽然飞起了道剑光!
  剑光如电,急削阿飞双足!

×      ×      ×

  这变化实在太出人意料之外,这一剑也实在很快!
  幸好阿飞手上还握着剑,他的剑更快,快得简直不可思议,那人的剑虽已先刺出,阿飞的剑后发却先至。
  只听“呛”的一声,阿飞的剑尖竟点在对方的剑脊!
  那人骤然觉得手腕一震,掌中剑已被敲落。
  但这人也是少见的高手,临危不乱,身子一翻,已滚出丈外,这时才露出脸来,居然是游龙生去而复返。
  阿飞不认得他,也没有看他一眼,一剑出手,身子已往后退,他退得虽快,怎奈却已迟了。
  门外已有一条藤棍,一柄金刀封住了退路。
  阿飞刚顿住身形,只听“哗啦啦”一声大震,小山般堆起来的柴木全都崩落,现出了十几个人来。
  这十几个人俱都急装劲服,手持弩匣,对准了阿飞,这种诸葛弩在近距离内威力之强,无可比拟。
  无论是什么人,无论有多大的本事,若在一间柴房里被十几口诸葛弩围住,再想脱身,只怕就比登天还难了!
  田七微笑道:“阁下还有什么话说?”
  阿飞叹了口气,缓缓坐了下去,道:“请动手。”
  田七仰面大笑道:“好,阁下倒不愧是个痛快的人,田某就索性成全了你吧!”
  他挥了挥手,弩箭便已如急雨般射出。
  就在这刹那间,阿飞突然就地一滚,左手趁势抄起了方自游龙生掌中跌落的夺情剑。
  剑光飞舞,化做一具光幢,弩箭竟被四下震飞,光幢已滚珠一般滚到门口,赵正义怒吼一声,紫金刀“立劈华山”,急砍而下。
  谁知他一刀尚未砍下,光幢中突又飞出一道剑光。
  这一剑之快,快如闪电。
  赵正义大惊变招,已来不及了,“哧”的,剑已刺入了他的咽喉,鲜血标出,如旗花火箭。
  田七倒退半步,反手一棍抽下。
  但这时光幢又已化做一道飞虹,向门外窜了出去。
  田七要想追,突又驻足,只见赵正义手掩住咽喉,喉咙里格格作响,居然还没有断气。
  阿飞夺路为先,伤人还在其次,是以这一剑竟刺偏了两寸,恰巧自赵正义气管与食道间穿出,并没有伤着他的要害。
  再看阿飞已掠到小院门外,反手一掷,夺情剑标枪般飞向田七,田七刚想追出,又缩了回去。
  长剑“夺”的钉入了对面墙壁。
  游龙生到这时才长长叹了口气,道:“这少年好快的身手!”
  田七微微一笑,道:“他的运气也不错。”
  游龙生道:“运气?”
  田七道:“少庄主方才难道未瞧见他身上已挨了两箭么?”
  游龙生道:“不错,我已看出他左手舞剑,剑光中仍有破绽,必定挡不住七爷属下的神弩,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受伤。”
  田七道:“这只因他身上穿了金丝甲,我千算万算,竟忘了这一着,否则他纵有天大的本事,今日也休想能活着走出这间柴屋。”
  游龙生出神的望着插在墙上的剑,沉重的叹息了一声,道:“他今天不该来的。”
  田七笑道:“胜负兵家常事,少庄主又何必懊恼,何况,那厮纵然闯过了我们这一关,第二关他还能闯得过去么?”

×      ×      ×

  阿飞刚掠出门,突听一声“阿弥陀佛”,清朗的佛号声竟似自四面八方同时响了起来。
  接着,他就被五个灰袍白袜的少林僧人团团围住。
  这五人俱是双手合什,神情庄穆,行动时脚下如行云流水,一停下来就立刻重如山岳。
  当先一人白眉长髯,不怒自威,左手上缠着一串古铜色的佛珠,正是少林的护法大师心眉。
  阿飞目光四扫,居然神色不变,只是淡淡道:“出家人原来也会打埋伏。”
  心眉大师沉声道:“老僧并无伤人之心,檀越何必逞口舌之利,需知利在口舌,损在心头,不能伤人,徒伤自己。”
  他缓缓道来说得似乎很平和,但传入阿飞耳中后,每个字都变得有如洪钟巨鼓,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
  阿飞道:“和尚的口舌之利,似乎也不在檀越之下吧!”
  他嘴里说着话,人已斜斜冲出。
  他知道自己若是凌空跃起,下盘便难免空门大露,心眉的佛珠扫来,他两条腿就算废了。
  是以他只有乘机自旁边两人之间的空隙中冲出。
  谁知他身子刚动,少林僧人们也忽然如行云流水般转动起来,五个人围着阿飞转动不休。
  阿飞脚步停下,少林僧人的脚步也立刻停下来。
  心眉大师道:“出家人不愿杀生,檀越你掌中有剑,脚下有足,只要能冲得出老僧这小小的罗汉门,老僧便心悦诚服,恭送如仪。”
  阿飞长长呼吸了一次,身子却动也不动。
  他已看出这些少林僧人们非但功夫深厚,而且身形之配合,更是天衣无缝,简直滴水不漏。
  阿飞八九岁的时候,就看到一只仙鹤被一条大蟒蛇困住,那仙鹤之喙虽利,但却始终不敢出击。
  他本来觉得很奇怪,后来才知道仙鹤最知蛇性,因为这蟒蛇盘成蛇阵后,首尾相应,如雷击电闪,它钢喙若是向蛇首直啄下,双腿就难免被蛇尾卷住,它若啄向蛇尾,便难免被蛇首所伤。
  是以这仙鹤一直站着不动,等到蟒蛇不耐,忍不住先出击时,仙鹤的钢喙有如闪电般啄住了蟒蛇的七寸。
  阿飞在旁边树上看了一夜,这才明白“首尾相应”固然是行兵的要诀,但若能做到“以静制动,以逸待劳”这八字,更能稳操胜券。
  这道理他始终未曾忘记。
  是以少林僧人不动,阿飞也绝不动。
  心眉大师自己似有些沉不住气了,道:“檀越难道想束手就缚?”
  阿飞道:“不想。”
  他的回答素来很干脆,绝不肯浪费一个字。
  心眉大师道:“既不愿就缚,为何不走?”
  阿飞道:“你不杀我,我也不能杀你,就冲不出去。”
  心眉大师淡淡一笑,道:“檀越若能杀得了老僧,老僧死而无怨。”
  阿飞道:“好。”
  他居然动了!一动就快如闪电。
  但见剑光一闪,直刺心眉大师的咽喉。
  少林僧人身形也立刻动了,八只铁掌一齐向阿飞拍下!
  谁知阿飞剑方刺出,脚下忽然一变,谁也看不出他脚步是怎样变的,只觉他身子竟忽然变了个方向。
  那一剑本来明明是向心眉刺出的,此刻忽然变了方向,另四人就像是要将自己的手掌送去让他的剑割下。
  心眉大师沉声道:“好!”
  “好”字出口,他衣袖已卷起一股劲,“少林铁袖”,利于刀刃,这一着正是攻向阿飞必救之处。
  四个少林僧人虽遇险着,但自己根本不必出手解救,这也就是“少林罗汉阵”威力之所在。
  谁知就在这刹那间,阿飞的剑方向竟又变了。
  别人的剑变招,只不过是出手部位改变而已,但他的剑一变,却连整个方向都改变了。
  本是刺向东的一剑,忽然就变成刺向西。
  其实他的剑根本未变,变的只是他的脚步,变化之快,简直令人不相信世上会有这么样一双腿。
  只听“哧”的一声,心眉大师衣袖已被击穿。
  接着,剑光忽然化做一溜青虹,人与剑似已接为一体,青虹划过,人已随着剑冲了出去。
  他行险侥幸,居然得手,但却忘了背后空门已露出。
  只听心眉大师沉声道:“檀越慢走,老僧相送。”
  阿飞只觉背后一股大力撞来,就好像只铁锤般打在他的背脊上,他身上虽有金丝甲,但也被打得胸口一热。
  他的人就像断线纸鸢般飞了出去。
  一个胡渣子发青的少林僧人道:“追!”
  心眉大师道:“不必。”
  少年僧人道:“他已逃不远了,师叔为何要放他逃走。”
  心眉大师道:“他既已逃不远了,为何还要追?”
  那少年僧人想了想,面露微笑,垂首道:“师叔说得是。”
  田七一直在远远瞧着,此刻“嗤”的一笑,喃喃道:“好个出家人慈悲为怀,若有别人替他杀人,他自己就不肯动手了。”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剑客无情剑

下一篇:第十七章 原形毕露
上一篇:
第十五章 情深意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