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付后杀
2020-04-16 15:39:2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三)

  门外夜色已深,无星无月,屠青一走出去,就消失在黑暗里。
  胡昆长长吐出口气,喃喃道:“你为什么不杀了他?难道你不怕他泄露你的秘密?”
  傅红雪道:“我没有秘密。”
  胡昆道:“难道你已不想去杀杜十七?”
  傅红雪道:“我杀人不是秘密。”
  胡昆又叹了口气,道:“桌上有八万两银票,杀了杜十七,这些都是你的!”
  傅红雪道:“先付后杀。”
  胡昆勉强笑了笑,道:“现在你就可以拿去。”
  傅红雪拿起银票,也数了两遍,才慢慢地问道:“你知道杜十七在哪里?”
  胡昆当然知道:“为了清查他的行踪,我已花了一万五千两。”
  傅红雪淡淡道:“杀人本就是件很奢侈的事。”
  胡昆叹了口气,看着他将银票收进怀里,忽又问道:“你杀人不是秘密?”
  傅红雪道:“不是!”
  胡昆道:“你不怕在大庭广众间杀人?”
  傅红雪道:“无论什么地方都可以杀人。”
  胡昆笑了,真的笑了:“那么你现在就可以去找他。”
  傅红雪道:“他在哪里?”
  胡昆眯起眼,道:“他正在拼命。”
  傅红雪道:“拼命?”
  胡昆道:“拼命地赌,拼命地喝。我只希望他还没有输光,还没有醉死。”

  (四)

  杜十七不但赢了,而且很清醒。
  一个人在赢的时候,总是很清醒的,只有输家才会神智不清。
  他正在洗牌。
  三十二张用乌木做的牌九,每一张他都仿佛能如意操纵,甚至连骰子都听他的话。
  他并没有玩花样,做手脚。一个人赌运来的时候,根本就不必做假。
  刚才他拿了一封“长三”,统吃,现在他几乎已赢了两万,本来一定还可以多赢些。
  只可惜下注的人已渐渐少了,因为大家的口袋都已快空了。
  他希望能有一两个新生力军加入。就在这时,他看见一个脸色苍白的陌生人走了进来。

×      ×      ×

  傅红雪在看他洗牌,他的手巨大而有力。
  杜十七又推过一次庄,四手牌,两手统吃,却只吃进了三百多两。
  下注的人大都已显得没有生气。
  在赌场里,钱就是血,没有血的人,怎么会有生气?
  ——不知道这个脸色苍白的陌生人,身上的血旺不旺?
  杜十七忽然抬头向他笑了笑,道:“朋友是不是也想玩两把?”
  傅红雪冷冷地看着他,道:“只玩一把。”
  杜十七道:“只玩一把?一把见输赢?”
  傅红雪道:“是的!”
  杜十七笑了:“好,就要这样赌才痛快。”
  他直起腰,全身的骨节立刻“格格”发响,一块块肌肉在衣下流窜不停。
  这是十八年苦练的结果!
  他身高八尺二寸,阔肩细腰,据说用一双手就可以扼断牛头。
  看着他的人,每一个眼睛里都不禁露出敬畏之色,就好像臣子看着他们的帝王。

×      ×      ×

  八十张银票都已拿了出来,崭新的银票,苍白的手。
  杜十七道:“你有多少?”
  傅红雪道:“八万两。”
  杜十七轻轻吹了声口哨,眼睛亮得就好像燃起了两盏灯,问道:“八万两赌一把?”
  傅红雪道:“不论输赢,只赌一把。”
  杜十七道:“只可惜我没有那么多。”
  傅红雪道:“无妨。”
  杜十七道:“无妨的意思,就是没有关系?”
  傅红雪点点头。
  杜十七笑了:“这些钱莫非是偷来的,所以你不在乎?”
  傅红雪道:“不是偷来的,是买命的!”
  杜十七道:“买谁的命?”
  傅红雪道:“你的!”
  杜十七脸上的笑容僵硬,旁边的人都已握紧拳头,有的握紧了刀。
  傅红雪却连看都没有看一眼,道:“我输了,这八万两给你;你输了,就跟我出去。”
  杜十七道:“为什么要我出去?”
  傅红雪道:“因为我不想在这里杀你。”
  杜十七又笑了,笑得却已有些勉强:“你输了,还是要杀我?”
  傅红雪道:“无论输赢,我都非杀你不可。”
  杜十七道:“你的意思是说,不是你杀了我,就是我杀了你,无论谁输谁赢,我们反正都要拼一次命的,只不过这里的人太多,而且都是我的人,所以你不愿在这里出手。”
  傅红雪冷冷道:“我不想多杀人。”
  杜十七笑道:“你好像很有把握能杀了我。”
  傅红雪道:“没有把握,怎么会来?”
  杜十七大笑。
  傅红雪道:“八万两银子已经可以做很多事,你死了之后,你的朋友兄弟还是用得着的!”
  忽然间,一把刀从后面砍过来,直砍他的后颈。
  傅红雪没有动,杜十七却已抓住握刀的手。
  “叮”的一响,尖刀落下,又是“格”的一声,刀尖已被拗断。
  杜十七沉下脸,厉声道:“这件事跟你们没关系,你们只准看,不准动。”
  没有人敢动。
  杜十七又笑了:“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你们先看我把他这八万两银子赢过来。”
  他一把扯开衣襟,露出铜铁般的胸膛,道:“我们怎么赌?”
  傅红雪道:“你说!”
  杜十七道:“赌小牌九,一翻两瞪眼,最痛快。”
  傅红雪道:“好。”
  杜十七道:“还是用这副牌?”
  傅红雪点点头。
  杜十七眨了眨眼,道:“你知道我用这副牌已赢过几把?”
  傅红雪摇摇头。
  杜十七道:“我已连赢了十六把。用这副牌赌,我的手气特别好。”
  傅红雪道:“再好的手气,也有转坏的时候。”
  杜十七盯着他,道:“杀人你有把握,赌钱你也有?”
  傅红雪淡淡道:“没有把握,怎么会赌?”
  杜十七大笑:“这次你错了。赌钱这种事,连神仙都未必有把握。我以前也见过很多像你一样有把握的人,现在都已输得上吊。”

相关热词搜索:天涯 明月

下一篇:赌命
上一篇:
第二部 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