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湘妃剑 正文

第五章 纯金之剑
2021-06-24 15:32:3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残骨初现

  那是一枝通体纯金打就的小剑,长不过五寸,形式奇古,仿佛是一柄名剑的雏型,剑柄上用赭色的丝带打了个如意结。看起来,这像是个富贵人家小孩子的玩物,谁知道这却是令武林震惊的一件表记。
  八面玲珑胡之辉怔怔地捧着这柄“金剑”回到房里,十万两官银丢了,平安镖局十年来辛苦创立的威名,也随着这十万两镖银的丢失而断送,胡之辉的心像是刚由冷水里捞出来似的,潮湿而冰凉。
  他回到房里,石磷和缪文都已起来,他长叹一声,道:“完了,完了。”将那柄金剑丢到桌子上,缪文走过去拿起来,边看边问道:“这不就是那‘金剑侠’的表记吗?”
  石磷看着胡之辉那种垂头丧气的样子,心里已明白了八九分,但却不肯相信地问道:“昨夜有什么事故吗?”
  胡之辉垂着头说了,石磷不觉骇然,他们都坐在这房子里,邻屋的人被点了穴,十万两银子被人搬走,他们却连影子都没见到,石磷又不觉有些惭愧,在房里踱着方步,也说不出话来。
  镖车都又上道了,然而却是往回走,趟子手不再喊镖,躲在车辕里缩着,镖旗也卷成一卷,收到箱子里去了。
  胡之辉无精打采地骑在马上,吹牛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石磷也有些讪讪地,他是武林中成名的人物,这件事发生时他也在场,自然也连着丢了面子,缪文却仍带着满面笑容,按说此刻他该离去才是,但他却提也不提,仍然跟在旁边。
  他不说走,石磷自也不便走了,在这种情形下,可的确有些不好受。
  走了两天,又回到往镇江府的官道上,胡之辉果然不愧八面玲珑,居然又有说有笑起来,对缪文拉拢得更厉害,原来他心里打着如意算盘,想把那失去的十万两镖银着落在这“豪门阔少”身上。
  进了镇江府,他们仍在那家客栈住下,胡之辉却叫镖伙们押着空镖车先回去了,他圆滑地运用起世故的手腕,结交那初出茅庐的缪文,石磷冷眼旁观,嗤之以鼻而已。
  除了武林掌故之外,他还说些风花雪月,缪文带着笑容听着,石磷却渐渐不耐,漫步行出去,却又看到一件奇事。
  他刚走到客栈门口,四匹健马飞驰而来,在客栈前倏地下马,身手矫健已极,石磷暗忖:“江南武林,果然人材济济。”
  马上的骑士一色金色紧身衣裤,显得非常刺眼,下马后却不立即入店,整了整衣衫,竟在客栈门口肃立着,石磷又奇怪:“这是怎么回事?”悄悄走到柜台后面,颇为注意地看着。
  片时,街上又奔来四骑健马,在街上的人丛中,任意驰骋,却又巧妙地避开将要被他们撞倒的人,马上功夫极高,亦是一色金色衣衫。
  石磷将身躯更站后了些,因为他知道这些人一定有关什么秘密的帮会,而这帮会里的一切措施,却是最忌外人偷窥干预的。
  少顷,街上又奔来一匹健马,石磷一看便知道马上少年和先前那八人有关,因为他也是金色衣衫,最怪的是,他双手并未牵着马缰,却捧着一个黑缎包袱,只靠两条腿驾御着马,却仍潇洒自如。
  他也在客栈前停住了,身形一飘,已下了马,石磷暗暗喝彩:“好快的身手。”
  他穿的却是金色长衫,年纪不大,面貌英俊,两只眼睛微微上翻,带着一股傲气,那八个金色壮汉恭谨地迎了上去,替他接过了马,他却捧着那黑缎包袱,径直走入店里。
  店伙们连忙迎上去,对他似乎也恭谨得很,石磷暗忖:“这厮是何来路?”
  本有几个看来也是武林人物的壮汉站在走道上闲谈着,看到这金衫少年来了,都远远避开,而且躬身为礼,脸上带着惊恐之色。
  金衫少年却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笔直地走进店里,石磷看着他的背影,走路时脚不沾尘,上身动也不动,武功当然极高,暗叹忖道:“少年人恃技而骄,总不是件好事。”
  那八个金衫壮汉也跟着走进,狠狠打量了石磷几眼,石磷不愿惹事,走回房去,在院子里,却看到那傲岸的金衫少年在和胡之辉说话。金衫少年的手笔直地向前伸着,手仍捧着那黑缎包袱。
  缪文也站在旁边,带着他惯有的笑容,胡之辉似乎已为他们引见过了,石磷不愿意多噜嗦,正想走,胡之辉却高声唤道:“石老弟请过来,我替你引见一位少年英雄。”
  石磷无奈,只得走过去,胡之辉笑道:“这位就是武当山名剑客石磷大侠。”石磷一点头,望见那金衫少年只微微一笑,仍带着那股傲气。
  胡之辉又指着那少年笑道:“这位就是我毛大哥的高徒,江湖闻名的‘玉骨使者’中的第二位,玉面使者庞士湛。”石磷心中有气,也只微微一笑,也故意带着一些那种傲气。
  庞士湛脸色立即变了一下,八面玲珑赶紧笑道:“贤侄此次带着‘残骨令’,愚叔倒正好派上了用场,碰见贤侄,真是好极了。”
  庞士湛正想答言,缪文却插口问道:“这就是‘残骨令’吗?”石磷侧目一望,看到缪文脸上的肌肉好像起了一种不自然的扭曲,手掌也紧紧握在一起,心中不禁动了一下。
  玉面使者看了他一眼,对他似乎也并无恶感,淡淡一笑道:“对了,这就是‘残骨令’。”微一停顿,接着胡之辉的话题道:“胡三叔要这‘残骨令’用,莫非出了什么事吗?”
  胡之辉说了,庞士湛两道剑眉紧紧皱在一起,道:“家师此次命小侄带这‘残骨令’来此,为的也是这‘金剑侠’一人,胡三叔你可知道,为了对付这‘金剑侠’,昔年的‘七剑三鞭’,已有四位赶到了杭州哩。”
  缪文接口道:“是哪四位呀?”瞬即又补充着说道:“七剑三鞭又是些什么人?”
  几乎在他说话的同一时间,胡之辉问道:“是哪四位到了杭州?”石磷也不禁留心倾听,“七剑三鞭”多半已名成利就,在家里纳福,未在江湖间走动,已有多年,此番重出,可想他们对“金剑侠”的重视。
  他侧目一看缪文,缪文脸上竟露出焦急而期待的神情,似乎非常渴望知道这些事,石磷暗忖:“他若是富家公子,为什么会对武林中事这么关切呢?”

相关热词搜索:湘妃剑

下一篇:第六章 玉骨使者
上一篇:
第四章 浪迹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