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湘妃剑 正文

第六章 玉骨使者
2021-06-24 15:35:2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屠龙仙子

  在大家都惊异于毛文琪掌中珊瑚色的宝剑所具有的那种神奇的功能的时候,西湖中突地箭也似的驶来一艘小船,操桨之人,手劲特大,霎时间便驶到近前,倏然停下了小船,轻灵敏捷地跳上船来──
  缪文一见那人,长身玉立,穿着金色长衫,面貌颇为英俊,两只眼睛微微上翻,带着一种逼人的傲气,不是那在客栈中惨被“金剑侠”击毙的“玉面使者”庞士湛是谁?
  缪文不禁面色大变,全身起了一阵悚栗的感觉,他亲眼所见已经惨死之人,此刻竟又重现,自然难怪他吃惊、变色。
  石磷亦大惊,哪知毛文琪和胡之辉仍微微含笑,仿佛这事丝毫不值得惊异似的,毛文琪缓缓将剑放回剑鞘,微微笑道:“咦!你怎么知道我闯了祸了?”
  胡之辉却道:“是否那‘河朔双剑’汪氏昆仲已到毛大哥那里,他们的脚程倒真快!”
  那英俊少年目光又一转,也不期然停留在缪文脸上,笑道:“他们还没有到师父那里,只是被小侄恰恰在湖边遇着,他兄弟二人大发了一阵雷霆,而且说要立即赶回河朔,这里的事不再管。”他微微一笑,目光朝毛文琪一转,接着说道:“这两个老怪物自己要招惹琪妹的‘琥珀神剑’,那不是他们要自取其辱,可怪得了谁?”语气之中,显然地显出了对“河朔双剑”的轻视,更露出了对毛文琪的讨好。
  毛文琪果然甜甜一笑,那长身少年却对缪文走了两步,面上兀自带着笑容,缪文袍袖一拂,虽然强自镇静,但面色仍然惨白。
  胡之辉勉强地笑了几声,走过来道:“缪老兄不认识吧,让我来引见一位高人。”他目光朝缪文微一示意,指着那长身少年道:“这位就是灵蛇毛大哥的十大弟子,‘玉骨使者’中的第三位,‘凌风使者’庞良湛庞二侠,你们二位少年英俊,以后多亲近亲近。”
  庞良湛微微一笑,道:“看这位缪兄的神色,想必是认识家兄,江湖中人将我兄弟误为一人的,不知有多少。”他转脸向胡之辉一瞪,道:“胡三叔不必向缪兄做眼色,家兄的死讯,我早已知道了,是以这位见着我,以为死人复活,才会露出惊异之色来的。”
  缪文恍然,却不禁更留意地打量着这“凌风使者”。口中自然极为客气地应付了几句,心中却不禁暗自思量着:“这‘凌风使者’心思之冷酷、机智,看来竟还在他兄长之上,他知道了哥哥的死讯,脸上竟毫无悲戚之容,那胡之辉只微微做了个眼色,他却已知道了人家的用意,而且毫不留情地说了出来,唉!这种人心智越高,将来恐怕为害也越厉害!”
  胡之辉只得尴尬地一笑,转开话题,又为他引见了石磷,石磷词色冷漠,想必也是对他的这种“冷酷”颇为不满。
  庞良湛却立即转向缪文,道:“家兄死时,缪兄也在场吧?”
  缪文微一点头,神色已恢复先前的那种无动于衷,胡之辉走前一步,长叹着道:“令兄死得实在令人扼腕,但庞贤侄也不必过为悲伤──”他缓缓地止住了话。
  石磷微哂一下,忖道:“他根本全无悲伤之意,这‘八面玲珑’的废话,倒真不少!”
  庞良湛似乎也对他这位“胡三叔”颇不欣赏,而且他也毫不客气地将这种“不欣赏”放在脸上,根本不理胡之辉的话,却向毛文琪道:“师父一直惦记着你,怕你又出了事,其实他老人家也太过虑,就凭着你这柄剑,你走到哪里去还会吃亏吗?”
  毛文琪娇嗔着道:“哦!我就全凭着这柄剑是不是?你别以为你武功蛮不错的,我空着手照样可以把你打倒。”
  缪文微微一笑,庞良湛果然也有些色变,但却立刻忍耐着,反而微笑道:“当然,当然,‘屠龙仙子’的爱徒,别说我,就把我们兄弟十个一齐凑上也不行呀!”
  毛文琪一跺脚,真的生气着道:“好!你敢说出我师父她老人家的名字,你敢情活得不耐烦了吗?”美目电射,大有随时可以翻脸动手的样子。
  胡之辉赶忙跑过来,脸上露着他惯有的那种味道,笑说:“你们还跟十年前一样,一见面就吵架,也不怕人家见了笑话。”
  石磷暗中寻思,忖道:“看来这庞良湛也对毛姑娘很有意思。”缪文两眼望天,仿佛因为某一个名字,而在沉思着。
  庞良湛说出“屠龙仙子”四字,像是根本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也像是这“屠龙仙子”四字,根本不值得引起别人的注意,这并不怪他们孤陋寡闻,只是他们迟生了许多年,是以对昔年中原武林唯一能和“海天孤燕”对手百招的女剑手的名字,颇为生疏,这当然也是因为“屠龙仙子”生性本就孤僻,虽具屠龙绝技,却很少在江湖中露面的缘故。
  胡之辉说过了话,船舱里就陷入了沉寂,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人不愿说话,胡之辉张着手,凸着肚子,他在人生舞台上扮演的角色,此刻看起来不但可笑,而且已有些可怜了。
  庞良湛怔了一下,脸上忽阴忽晴,当着这么多的人吃了这么大的蹩,他当然不好受,但另一种情感,却又使他不得不忍住心中的“不好受”,缓缓踱到船头,忽然又回身说道:“各位先请游湖,我先回去禀告师父,就说胡三叔和武当剑客石大侠已经到了。”石磷微一动念,知道江湖中还没有忘记自己的名字。
  庞良湛又一抱拳,此刻他所乘来的小船已漂到两丈开外,胡之辉和缪文、石磷也跟了出来,庞良湛却扭头望了船里的毛文琪一眼,大声道:“小可先走一步。”腰微弓起,身形冲天而起,双臂一投,向前面掠了过去,身法之中,显然他有了几分卖弄的意味。
  他轻功颇高,此刻着意施为,果然极为轻灵曼妙,双目注定那艘小船,准备轻飘飘地落在船上,当然是希望毛文琪能看到。
  哪知就在他真气微散,双足已将落在船上那一刹那,那小船却像是有人突然在旁边一拉,倏然在湖面上滑开数尺。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立在船头望着的胡之辉等人,都不禁惊唤一声,石磷也觉此事大出意外,眼角动处,缪文正在以手整发,面上仍然毫无所动,石磷心中,又不禁动了一下。
  庞良湛求荣反辱,竟落入水中,幸好他生长于江南,自幼即识水性,下沉后又立刻冒了上来,自然又滑回画舫边,双手一扳船舷,翻上了船,落水之鸡,形容自是狼狈,和他第一次上船时那种轻灵、飘逸的英姿,已不大相同了。
  他恨声道:“这是谁在捣鬼?我──”气得说不出话来,毛文琪婀娜地自舱中走出来,见了他,“噗嗤”一笑,大有幸灾乐祸之意。
  但是这种事谁也无法知道真相,但却只有两种可能,若有人潜于水下,等到他落下时,猛力将船拉开,或者是船上之人,其中有一人以绝顶的内家劈空掌一类的功夫,隔着两三丈远,将船劈开。
  只是这两种可能,却又像是都不可能,尤其是后者,当世武林中,有这种功力的人可说少之又少,而这画舫上的几人,虽然都可说是武林名人,但是也绝不可能有这种功力呀!
  是以尽管庞良湛暴怒,却绝无出气的对象,毛文琪对他讪笑,他也只有隐忍,其实就是不忍,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相关热词搜索:湘妃剑

下一篇:第七章 春夜风飒
上一篇:
第五章 纯金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