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封神劫 正文

第一回 绘裸画收藏,被异士攫走
 
2019-08-17 20:52:33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宋开宝九年,冬——

×      ×      ×

  雪夜,漫天风雪飞舞,违命侯府的内堂却是丝毫不受影响,四角还燃着火盘,令人只有温暖的感觉。
  李煜坐拥重裘,心中更无寒意,下笔如飞,正在填着一阙春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这个南唐后主精于文学,尤擅词,一直沉迷于书画声色,所以才轻易被宋太祖赵匡胤施用反间计,到发觉错杀大将林宏肇,已经后悔莫及。
  及至南唐为宋灭,这个南唐后主恐惧之余,更就自贬国号为江南,奉宋正朔,至为恭顺,宋太祖师出无名,惟有先征李煜入朝,李煜果然恐惧不敢来,宋太祖才有藉口出兵,于开宝七年,合吴越王钱俶夹攻,终于十一月攻克金陵,俘李煜,封违命侯。
  乐府记闻载:“后主归宋后,与故人书云‘此中日夕,以泪洗面’每怀故国,词调愈工……”
  这无疑都是事实。
  侍候在李煜身旁的小周后待他将笔放下,再细读那阙春词,不由泪下。
  李煜看在眼里,轻叹道:“你又流泪了。”
  小周后举袖印泪,正要说什么,窗外突然一阵飞鸟扑翼声传来,她心一惊,很自然的缩进李煜怀中。
  “只是雀鸟飞过,你害怕什么?”李煜拥着小周后,口里这样说,心头却也在发寒。
  这夫妇二人已无异惊弓之鸟。

×      ×      ×

  飞鸟是从违命侯府高墙外惊起,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接从那边传来。
  外院的婢仆已经被惊动,纷纷走出院子,他们都是南唐的人,那种感觉与李煜夫妇并无两样。
  飞鸟方过,一条人影便从相反的方向飞掠过来,犹如一股疾风,所过之处,积雪都被激起来,化成烟雾般,追在那个人的身后。
  那个人一身黑衣,飞鸟般飞越外院,上了高墙旁边的一株高树,随即又倒跃下来。
  三四个仆人立即迎上去,一个慌忙问道:“李将军,到底是……”
  被称为李将军的黑衣人没有作声,身一转,云烟再起,拥着他飞掠回去。
  那些婢仆不由都怔在那里,他们知道,一定是有事要发生,却是不知道如何应付。

×      ×      ×

  扑翼声消失,李煜目光仍然停留在那边窗户,心情好一会才平静下来,轻抚着小周后的秀发,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
  他的语声犹如呻吟般,不难听出既是安慰小周后,也是安慰他自己。
  后堂的大门也就在这时候被推开,一股风雪疾卷了进来,火盆的火焰亦随风疾扬,“猎猎”有声,小周后受惊又缩进李煜怀中,李煜目光已转向那边,呆了一呆才分辨得出推门而入的那个是什么人。
  “李浪,你干什么?”李煜叹了一口气。
  李浪就是那个李将军,那个黑衣人,这时候已经换上一身盔甲,风雪中当门而立,映着火光就像一头乌黑发亮的怪物。
  他的年纪并不大,不过二十八九,器宇非凡,穿着一身盔甲,更见英伟。
  他一步跨入,反手将门关上,跪下,沉声禀告道:“晋王府的人来了。”
  李煜又是一呆道:“他们来干什么?”
  “只怕不怀好意。”
  李煜想想,乾笑一声道:“赵匡胤曾经亲口答应,亦已下旨确保违命侯府的安全。”
  “虽然如此,那个赵光义……”
  “赵光义也来了?”李煜惊问。
  李浪考虑了一下道:“晋王府的侍卫簇拥着一顶金碧辉煌的肩舆,除了晋王赵光义……”
  李煜听到这里,笑截口道:“他们其实没有进来。”
  “这附近只有违命侯府。”
  “也许他们只是略经……”
  语声未落,一下沉重的撞击声突然传来,李煜一惊住口。
  李浪目光一转,道:“赵光义胆大妄为,人所共知,这一次闯到我们这里……”
  接一下沉重的撞击声震断了李浪的话,李煜接道:“我们这里有什么值得他动脑筋的?”
  李浪正要说什么,三下撞击声又传来,李煜笑接道:“若是来捣乱,由他捣乱便是。”
  李浪正色道:“末将斗胆请皇上暂避……”
  李煜挥手截住道:“幸好这里没有外人,否则你这样称呼传了出去,赵匡胤又有藉口……”一顿一叹才接下去道:“赵匡胤这个称呼当然也没有问题。”
  四下撞击声传来了,李煜应声身子又一震道:“我们曾被警告不能够擅离此地半步,若晋王府的人是奉命而来——”
  李浪摇头道:“那怎会如此撞击门户?”
  李煜苦笑道:“避得了今天,避不了明天,这到底赵家天下,我们又能够避到哪儿去?”
  语声甫落,霹雳一声巨震,李浪长叹一声,“铮铮”铁甲声中,飞步走到李煜身旁,强而有力的一双手已按在腰间配剑上。
  他是南唐子民,本姓高,三代身世李氏王朝大恩,赐姓李,矢志效忠,所以他虽然无意功名,仍继承父志,侍候李煜左右,只可惜李煜胆小怕事,以至他空有一身本领,一直都没有机会施展。
  他知道什么是愚忠,却也知道什么是义气,重义而守信是他的家训。
  这个时候他更加不忍舍弃李煜离开,甘心接受这种无形的束缚,又希望李煜有一天,会接受他的劝告。
  这一次他当然又失望,虽然他看出事情不寻常,但李煜坚决不肯离开,也无可奈何。

×      ×      ×

  门是被八个力士撞开的。
  那八个力士秃顶,只是脑后一侧挽着一条小辫子,肌肤古铜色,该贲起的肌肉全都贲起来,身材也特别高大,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座小山似的。
  他们都赤裸着上身,只有腕臂的地方束裹着铁甲,风雪下,却显然丝毫寒意也没有,一冲而入随即左右排开,挺胸凸肚。
  在外院的婢仆无不怔在那里,瞪着眼睛凝视。
  两个侍卫随即冲进来,各抓一条长鞭,一面挥舞,一面暴喝道:“跪下!跪下!”
  那条长鞭“噼噼啪啪”的响个不绝,未落在地上,积雪便已给鞭风激起,一团团爆开,雪烟四现,威势吓人。
  一群婢仆不由自主跪下,噤若寒蝉,亡国以来他们早已习惯卑躬屈膝,下半截骨头早已软了。
  跟着冲进来的是两排如狼似虎的侍卫,然后是一顶金碧辉煌的肩舆,由八个力士抬着,肩舆的左右,侍候着两个面白如纸,殭尸似的白衣人。
  跟着又是两排侍卫,还有一个画师模样的中年人。
  那人事实是一个画师,姓凌名道子,一手书画据说京师中无人能及,写意一挥即就,求真刻画入微,栩栩如生,志行据说也非常高洁。
  这个人的技艺绝无疑问,志行则相信只是传说,有成就的文人,在一般人眼中通常都觉得高洁一些。
  赵光义是怎样的一个人,一个志行高洁的人又怎会甘心追随左右?
  凌道子却是以追随赵光义为荣,今夜将会发生什么事既已知道,反而表现得如此兴奋。

×      ×      ×

  后堂的门户也是被撞开,八个力士旁若无人闯进来,李浪方要喝问,却被李煜示意不要作声。
  李煜盘膝正坐,强装镇定,到底是做过皇帝,见过大场面的人,表面完全看不出来。
  小周后坐在李煜后面,垂着头,一个身子已然在颤抖。
  肩舆一直抬进来,在堂中放下,那些力士随即一声吆喝,声震屋瓦。
  李煜身子应声一震,小周后已不由自主的靠近去,只有李浪,不为所动,目光落在那两个殭尸似的白衣人面上之际,双眉却还是轻蹙起来。
  他当然看出这两个白衣人都是高手,这两个白衣人却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在意。
  在他们的眼中,身穿盔甲的人只适宜冲锋陷阵,在战场上争锋,最重要的当然是,在京城中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遇到对手。
  李浪并不认识这两个人,却知道这两个人必然就是赵光义重金请来的两个邪派高手“天绝”、“地灭”。
  他们并不属于中原武林,来自东海黑鲨岛,座下一群弟子悍不畏死,练的都是搜捕、侦察、杀人的本领。
  有人怀疑他们是学技东瀛,是东瀛忍术流派的分支,却没有人能够证明这是否事实。
  自从他们归顺赵光义之后,与赵光义意见不合的几个大臣家中的教头便无缘无故失踪,也有人怀疑是赵光义指使他们做的手脚,却一样没有人能够提出足够的证据。
  有赵光义出现的地方,就有“天绝”、“地灭”,有天绝、地灭这种高手侍候一旁,赵光义又还有什么祸闯不出来?
  无论他闯出什么祸也无人过问,他非独是王侯,还是将来的天子。
  肩舆放下后,堂中便陷入一片死寂,无人作声,一直到那一阵笑声从肩舆中传出来,那一片死寂才被惊破。
  笑声响亮而疯狂,听到这种笑声不难令人联想到疯子、狂人。
  肩舆前面的锦幔在笑声中震动,两个心腹侍卫已等在左右,在笑声停下后一听那一声道:“拿开”,忙就将锦幔分开来。
  赵光义也就拥着红袍从肩舆内走出来,高大的身材在曳地红袍衬托下,更显得威风。
  他身上带着浓重的酒气,眼睛透着不少红丝,一看便知道喝过不少酒。
  以他的狂性再加上酒意,就是李煜也知道麻烦,立即道:“不知王爷驾临,有失远迎……”
  赵光义笑截口道:“你若是知道我到来,还不赶快溜开。”
  “本侯不敢。”李煜叹息在心中。
  赵光义大笑道:“你当然不敢,可是你一定会将人藏起来。”
  “人?”李煜怔一怔。
  赵光义随即大踏步走向李煜,一群侍卫、力士左右随着向前去,天绝、地灭身形齐动,左右抢先掠到李煜左右。
  李浪看在眼内,一步移前,铁甲声一响,几个侍卫便向他迫来,手按刀柄,蓄势待发。
  李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第二步跨出,双拳紧握。
  李煜急忙喝止道:“休得无礼。”接挥手,一声道:“退下”
  “是——”李浪只有退下去。
  赵光义却截住李浪的去路,一面反手拍着李浪胸前的铁甲,一面大笑道:“你这个小子倒也懂得把握机会表现自己的忠心,却是不懂得看对象。”
  天绝与之同时到了赵光义身旁道:“王爷的意思——”
  赵光义大笑接道:“这种笨人何必理会,这个时候你们也别做煞风景的事情。”
  天绝、地灭相顾一笑,赵光义半身一转,接吩咐道:“都给我押下去。”
  那些侍卫长刀立即出鞘,分架在李煜、李浪以及几个侍女的肩头上,半推半拉的将他们赶往堂侧纱幔后。
  小周后是例外,她还是站起来,跟在李煜后面。
  赵光义也就在这个时候伸手将她截下来,摇头道:“你留下——”
  小周后一怔,赵光义随即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一面揣详一面道:“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一个绝色佳人。”
  小周后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呆在那里,李煜那边脱口大呼道:“王爷,你这是——”
  “没什么,只是要跟你府中这位绝色佳人好好的亲热一下。”赵光义说得倒也轻松。
  李煜面色骤变,道:“王爷你这是开玩笑。”
  赵光义道:“你就当这是开玩笑好了。”接又大笑起来,一伸臂,将小周后搂入怀中道:“难怪人皆赞不绝口,的确国色天香。”
  小周后惊呼挣扎,李煜面色一变再变,急呼道:“皇上有旨,不得动违命侯府一草一木。”
  赵光义笑截口道:“我动的只是人。”
  李煜接大呼道:“赵光义,你眼中还有皇法吗?”
  赵光义霍地回头,狂笑道:“你难道没听过‘金匮之盟’,兄终弟及,我就是大宋的皇帝,就是皇法。”李煜傻了脸,赵光义接喝一声道:“还不押下去——”
  那些侍卫忙将李煜推下去,赵光义双臂接一振,将小周后抛起来,披在身上那龙红袍同时飞出,一片红云般飞舞半空。
  红袍下赫然赤裸。
  四个力士随即抢前,凌空将小周后接下,呼喝声中,小周后身上的衣衫片片碎飞,一个羊脂白玉般的身子终于呈现赵光义眼前。
  赵光义赤裸的身子这时候亦已被另外四个力士高举起来,他血脉贲张,狂笑不绝,一面不忘大呼道:“凌道子你这个奴才还不快快动笔。”
  凌道子经已在长几上将画轴摊开,应声挥笔,目光灼灼。
  其余侍卫慌忙拜伏在地上,手中钟鼓齐鸣,一面叩头一面高呼道:“王爷保重——”
  也就在一下下钟鼓声、保重声中,八个力士,分别扛着赵光义、小周后,凌空一下下交接。
  小周后眼泪奔流,哀啼不绝,赵光义却是狂笑大叫,与狂人无异。
  也只有狂人才会做出这种狂事。

相关热词搜索:封神劫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回 天子惩御弟,亡臣刺晋王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