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传位大典
2022-12-31 10:13:26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石家堡——天下第一堡。
  这“天下第一堡”并非朝廷敕封,因为石家自列祖以来没有出过封候拜相的人物。也不是武林同道所公封,因为石家堡并没有到武林天下同尊的地步,而是适得其反。
  那这称号是怎么来的呢?是自封的,可以说是“霸业”的代名词。堡主石中龙在四十年前创下了这一片武林空前的霸业,不但自豪为天下第一堡,而且还大言不惭的自称为“武林千岁”。话说回头,“天下第一堡”也自有其称雄的条件,任何成功都必须付出其代价。今天,三月十二,是个好日子。
  堡前宽坦的大道上三步一牌楼、五步一彩坊,足有一里路长,足可与城门相比的巨大堡门前,二十四名衣着鲜明的武士左右雁翅式排列,以武林门户而言,这种气派也可以称为“第一”,平常人难得一见。
  现在,午时将近,各形各式的江湖人物涌进堡门,络绎不绝。山阴道上,有坐轿的、骑马的,当然最多是步行的,这些三山五岳的人马必须在正午之前赶到。
  随着时辰的迫进,人马渐稀。
  这时,一个衣衫褴褛,形同乞丐的毛头小子拖拖踏踏地来到,他在距离堡门的二十步之出停住,抬头凝望着高悬堡楼上“天下第一堡”那五个闪着金光的擘窠大字,他是在欣赏那雄健的铁画银钩么?还是出于对这暄赫世家的敬仰?
  整整半盏热茶的工夫,他才放下头重新举步。
  距离堡门还有十步——“站住!”暴喝声中,带班的武士头目大步迫近。
  毛头小子止步,他人瘦个子不高,跟这迫到身前的高壮武士头目一比,便显得十分地可怜,真的是个小鬼与金刚。
  “小要饭的,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武士头目粗声暴气,每一个字都像在打雷,胆小的还真受不了。
  “你准知道我是要饭的?”毛头小子翻起白眼。
  此刻将近中午,大道上已经是一片空荡荡。
  “不是也差不多,我问你,这是什么地方?”
  “石家堡,天下第一堡。”
  “既然知道还敢胡闹?”
  “噫!今天堡里举行传位大典,什么人都可以——”
  “放屁!你接到了请帖么?混吃混喝也不看看地方 ”
  “我是来观礼的。”
  “哈!”武士头目怒极而笑:“小要饭的,看来你是饿疯了,快滚,少罗嗦!”
  “你不让我进去?”
  “嗨!小要饭的,半掌不好打,一掌你又受不了,打死你这小叫化,老子我于心——”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落在武士左脸颊上,立即现出五个清晰的指头印,出手太快了,就象是根本没有动,依然是翻着白眼:“你对谁称老子?”
  武士头目一下子怔住了,他做梦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堂堂“天下第一堡”的武士头目,居然在自家门前被一个乞丐似的小子大耳光,而且连反应都来不及,如果传出去,实在是天下第一大笑话。
  排班的武士看似受过严格训练的,没有命令不敢动,只骨碌碌地睁大眼望着。
  武士头目许久才回过神来,豹眼里抖露出一片恐怖的杀机,脸皮子连连抽动。
  “小要饭的,老子——”
  “啪!”又是一记耳光,是打在右脸颊上,比刚才那一记重多了,武士头目眼冒金花,倒跄了一个大步,口角已经沁出了血水。
  “你敢再称老子,我第三下要打塌你的鼻子。”
  毛头小子若无其事地说,完全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像逗小孩一样。
  这个武士头目不再发怔了,口里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咆哮,猛然挥掌,身为“天下第一堡”的武士头目,功力当然是一流的,这一掌挟怒而发,其威力可想而知,有如巨斧劈石,想一掌把这毛头小子劈碎。
  “啊!”怪叫声中,毛头小子的身躯被震得离地飞起,抛物线状落到了五丈之外,但却落地无声,拍拍屁股又站起来,弹丸般弹回原地,龇牙一笑。
  “别逗了,我必须赶上大典的时辰!”
  武士头目气得一佛出世二佛涅盘,差点没吐血,“呛”地一声,长剑出鞘。
  “玩真的,动剑不好吧?”毛头小子一副嘻皮相。
  “小要饭的,你知道怎么死吗?”
  武士头目咬牙切齿,脸上那份杀气简直成了有形之物,可以抓得下来。
  “我不知道,你说呢?”
  “把你剁碎了喂狗。”
  “不成,我的肉味道特殊,狗不敢吃——”
  “你们都上!”
  武士头目挥了挥剑。
  那二十四名武士也早就按耐不住了,一听头目发了令,纷纷拔剑扑跃而上,阳光下剑芒耀眼,像一片光网罩出,势态相当惊人。
  “真的我不玩!”
  毛头小子的身形像一支脱弩之箭,从光网中射了出去,两个起落便失去路踪迹,的确快如浮光掠影。
  几名武士急起直追。
  武士头目暴叫道:“别追了,不能擅离岗位。”
  几名武士只好气鼓鼓地折了回来。
  堡内。
  到处张灯结彩,上下人等穿的全是新衣服,洋溢着一片喜气。
  宽广的演武场上搭了八座彩棚,每棚摆设二十桌酒席,此刻差不多已经全部坐满,估计来宾在五千人以上。
  正面一座宏伟的宫殿式建筑,雕梁画栋,碧瓦飞檐,光看两人合抱的廊柱就足以令人咋舌,殿门横匾题的是“我武维扬”四个汉隶。
  殿,实际上是一堡里的正厅,所以称之为大厅比较来的恰当。
  大厅内设了堂皇的香案,供着“石氏门中昭穆考妣之神位”的牌位,由此观之,这传位大典只是家门之事,并非帮教门会的接长交替,为何如此隆重?
  只因为它是“天下第一堡”,隐有作为武林盟主之意。
  赞礼的礼生已就位。
  大典即将开始。
  千余宾客的场面却没有嘈杂之声,空气显得很肃穆。
  居中正对厅门的彩棚是贵宾席,坐的不是一门之长便是一方之雄,客以主荣,主以客贵,江湖上的身份地位多数是如此挤出来的,当然,除了贵宾席之外,其余各棚来宾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否则岂能为石家堡的座上客。
  就在此刻,贵宾席中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一个形同乞丐的毛头小子大列列地步入贵宾席,不知是哪里冒出来的,引得人人侧目。
  这种场合会出现这种角色,的确是怪事,因为这里不是普通人家办喜事,而是“天下第一堡”在举行庄严的惊动武林的传位大典。毛头小子边走边转动目光,终于被他找到最前面一桌有个空位,咧嘴一笑,他公然坐下去,还向在座的颔首为礼,在座的全惊愕莫名。
  一个中年人气急败坏的奔了过来,看样子是负责接待贵宾的管事之流,他不但喘气,还擦着汗。
  “小要饭的,你——你——”
  他的舌头都气硬了。
  “狗眼看人低,谁是要饭的?你才是。”毛头小子翻起白眼。
  中年人扬起手,想想又放下,长吐一口气,眼睛都气蓝了,脸色说多难看就多难看,向席上作揖道:“对不住,在下失察,惊动了各位,请多担待。”
  说完,咬牙切齿地瞪着毛头小子,那神情似乎要一泡口水把他吞下去。
  “咦!什么意思?”毛头小子白眼回瞪。
  “你吃了天雷豹子胆,敢来搅局?”
  “搅局?笑话,看我穿的破烂是不?我也是客人,特来恭贺你们石大公子接掌‘天下第一堡’家主之位——”
  “你到底想做什么?”
  “刚说过,作客。”
  “谁邀你进来的?”
  “这用不着邀,作主人的发贴子时难免有所疏漏,这不要紧,反正这是武林盛事,三教九流都可自由参加。”
  “三教九流?”
  中年人脸上的肌肉已抽紧成虬。
  “是呀!这你也不懂?三教者,儒佛道流,九流嘛——毛头小子晃动毛头:”儒家者流,道家者流,阴阳家者流,法家者流,名家者流,墨家者流,纵横家者流,杂家者流,农家者流,懂了吧!“
  在座与邻座的贵客齐为之动容。
  “有没有要饭家者流?”
  中年人的声音在发抖。
  “嘻!我不是乞丐帮弟子,不能冒充。”
  “那你算哪一流?”
  “跳出三教外,不在九流中,嘻嘻!勉强算是第十流吧!”
  “什么第十流?”
  “天理人道者流,顺应天理,维护人道——”话声突然噎住。
  中年人已夹脖子揪牢毛头小子的后领。
  “小要饭的,离开现场再好好发落你。”
  “哟呵!老兄别这么用力,我这衣服既破又朽,经不住抓的。”
  中年人向上一提,毛头小子屁股已离开座椅。
  四周起了窃窃私议之声。
  “姚长明,你真敢?”毛头小子大叫。
  中年人一愕松手,毛头小子又落回座位。
  “你——知道本人的名字?”
  “岂只知道你的名字,你是石家堡的亲信,堡内首席管事,你的老婆是石夫人在世时的贴身丫头,对不对?”
  姚管事目瞪口呆。
  “你老婆不会生育,儿子是抱的,没错吧?”毛头小子又加了一句。
  姚管事的脸色发了青。
  在座和邻座的也面露惊容,猜不透这小子的来路和意图,江湖上无奇不有,敢到石家堡搅局的绝不寻常,这当中大有文章,对这毛头小子的看法完全改观,一扫刚才当成个小笑话看的心念。
  一名汉子领了个老学究打扮的瘦长白发老人来到席前。
  “禀管事,‘玄武门’余门主驾到。”
  “玄武门”并非大派,但也是名门正派,门主“玄衣老人”余大中在武林中是有名的好好先生,深受同道敬仰。
  “各位对不住,中途遇上了件事给耽搁了,怎么赶还是迟了一步。”玄衣老人抱拳。
  在座的全起立,毛头小子也跟着站起。
  “余门主来得及时!”异口同声。
  邻座的汉子发现了毛头小子登时色变,但没有开口。
  姚管事的脸色变成了猪肝色。
  “小兄弟,这个位子——是排定的。”
  “先到先坐,迟到的只好自己另找位子。”
  毛头小子一副全不在乎的模样。
  这一来,同桌的全都面现怒容。
  姚管事下不来台。
  “这位小哥是——”玄衣老人惊期地问。
  “小可浪子三郎。”
  “浪子三郎?”玄衣老人皱了皱白眉。
  “不错,在三教九流之外首创了第十流,叫‘天理人道流’,请多指教!”
  说着,真有那么回事地抱抱拳。
  在场的啼笑皆非。
  大厅里传出了赞礼之声——“家主就位!”
  “新任家主就位!”
  “见证人就位!”
  “上香!”
  这时,所有各棚的观礼来宾纷纷起立。
  姚管事完全没了辄,“玄衣老人”没座位,他又不能动手对付“浪子三郎”,额头上的汗珠粒粒而冒?
  “玄衣老人”望着“浪子三郎”面有愠色地道:“很好,小哥,你先到你就先坐。”
  然后又转朝姚管事道:“管事的,就烦你替老夫随便找个位子吧!”
  好好先生真的不愧是好好先生,换了谁也没这么大肚量。
  姚管事很瞪了“浪子三郎”一眼,然后抬手躬身道:“余门主请,请多担待。”
  浪子三郎笑着道:“余老先生,对不住啊!”
  “玄衣老人”向左座的打了个招呼,然后随着姚管事离开。
  那名大汉也跟着退下。

相关热词搜索:浪子神鹰

下一篇:第二章 惺惺相惜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