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龙战在野 正文

第十五章 从容定计
 
2020-07-29 11:54:48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鹰道:“小弟猜对了吗?”
  敖啸主动答道:“少主回来后,将范兄那番话密告敖某人,我经商量后,由少主装出忧心忡忡的模样,而我则对冀朝兴特别留神,想不到他已是老江湖,还这般沉不住气。”
  越浪插言道:“该是没想过多说两句即被范兄拆穿,范兄比宇文朔更令我们感到惊异。”
  敖啸属沉默寡言的人,有点阴沉,说话一句起两句止,不过由于龙鹰看到他看不见的东西,令他心中佩服,也让龙鹰接触到他健谈的一面。
  敖啸续道:“当晚他去找崔适私下说话。”
  龙鹰失声道:“崔适也有份儿?”
  敖啸道:“他们以传音交谈,我只勉强听得少许,隐约听到他们提及查更的名字,只要看他们鬼鬼祟祟的,知他们说的话是见不得光的。”
  越浪道:“崔适跟着离开我们下榻的朝阳居,敖老师暗缀在后,这天杀的小子竟真的是去找查更,密谈小半个时辰,才返回朝阳居。”
  敖啸道:“查更是响当当的人物,我不敢接近,只能在远处监视。”
  越浪脸寒如冰,道:“有两个理由令我们深信范兄的话而不疑,首先是冀朝兴和崔适一向不和,原来是表面的姿态。其次是崔适与查更向无交情,且在我们讨论范兄的食堂事件时,没表示认识查更,摆明是蓄意隐瞒与查更的关系。”
  龙鹰道:“查更是凭什么扬名立万的?他是依附何队到这里来?”
  越浪道:“查更是江南的粮油商,有到广州做生意,做人非常圆滑,没听过他开罪人,所以我们对他与古梦连手对付范兄,均感疑惑。”
  又狠狠道:“恨不得立即将这两个奸贼叛徒处决。给爹晓得,会亲手将他们逐个捏死。”
  敖啸道:“少主猜错了,孤公是我敖啸平生所见最沉得住气的人,他会藤缠瓜,瓜连藤的将敌人揪出来,一网打尽。唉!不过今次情况绝不易应付。”
  既有查更牵涉其中,当然与文纪昆、白盖,至乎与河间王有关系。
  越浪诚恳地道:“不知如何,自那晚见到范兄,便感到范兄是值得深交的朋友,相处下来,更觉范兄处处为我们着想,还伤脑筋看如何在决赛和气收场。揪出奸徒,则为仗义之举。上次交谈,范兄似是言有未尽,敢问范兄,还有什么事是我们应该晓得的呢?”
  龙鹰沉声道:“此事牵涉到一个从事人口贩卖的邪恶世家,与他们周旋,不但要比拼实力,还要讲谋略,如果娄寅真确与他们勾结,就不是单凭武力可解决事情。”
  越浪道:“上次范兄告诉我的那番话,我和敖老师反复研味,愈说愈感真实,且是迫在眉睫,所以今次虽因输掉准决赛,失去到神都谒见圣神皇帝的资格,反感未尝不是好事。而因给宋问打断,范兄该有很多话尚未说出来,对吗?”
  敖啸亦道:“娄寅真乃岭南节度使,掌握兵权,不是没有对付他的方法,却绝不可明目张胆,否则动辄被扣上杀害朝廷命官的叛国大罪。这家伙颇有两下子。”
  龙鹰道:“我现在说的,除两位外,限于只让越兄的令尊晓得,都是从池上楼处拷问得来的,即使朝廷,亦只有节度使级的地方大员方清楚。”
  敖啸不解道:“范兄虽与官方关系密切,但终是江湖人,怎可能知得这般详细?”
  龙鹰道:“长话短说,因牵连到娄寅真,他又在岭南生根,圣神皇帝曾两次想把他调职,都因当地人上书大力反对而收回成命,此事两位该比小弟清楚。”
  两人为之动容。
  越浪道:“范兄的话有根有据。”
  敖啸道:“我们是在形势所逼下,又没想过娄寅真对我们暗有图谋,加上有人大力游说,孤公方肯同意。”
  越浪道:“明白了!范兄请说下去。”
  龙鹰道:“以前的事实早证明了要对付大江联,单凭官家的力量很难办得到,故圣神皇帝希望能在江湖里找到一个人代办此事。这个人就是小弟,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大江联已隐隐猜到我的身份,故纵然在飞马牧场,亦要不择手段杀死小弟。”
  越浪骇然道:“难道河间王竟然是大江联的人?怎可能呢?”
  龙鹰心忖要完全说服他们并不容易,但又不得不这么做。先将香家的来龙去脉道出,当两人听到现时的香家竟是香玉山的后人,均现出震惊的神色。
  说毕,龙鹰道:“河间王究竟与大江联有何关系,你们实不用理会,最重要的是保着岭南,不让香家在岭南生根,岭南以外的事最好莫要理会。”
  此正为龙鹰高明的地方,收窄目标,让越浪和敖啸感到是与已身利益有直接关系,更是在他们能力范围之内。
  龙鹰道:“还有一个人,你们须特别留神,此人极可能是大江联在岭南的负责人,如他不是及时逃离神都,已给龙鹰干掉。”
  越浪一震道:“符君侯!”
  龙鹰顺便问道:“听说他避往岭南,还投奔你们越家,是否确有其事?”
  越浪悻悻然道:“是他初到岭南的事了,现在他已自立门户,还干得有声有色,表面上虽然与我们保持良好关系,爹却视他为叛主之徒。不过因娄寅真包庇他,所以拿他没法。”
  敖啸舒一口气道:“很多以前模糊难解的事,现在变得清楚分明,香家当年野心太大,想在长安落地生根,结果提供了给少帅连根铲除的机会。今次学乖了,选了岭南作老巢,即使有事,仍可躲到‘山高皇帝远’的岭南来。范兄很够朋友,孤公会非常感激你。”
  越浪问道:“范兄不是说过有提议吗?希望范兄的提议是我们可结为互相信任的联盟。出岭南前,我从未想过天下间竟有如范兄般的厉害人物。相比下,不论是河间王又或宇文朔都要相形见绌。”
  龙鹰知时机成熟,说出定计。

×      ×      ×

  龙鹰步入闹哄哄的南食堂,感觉如到了关中队举行庆功宴的场所,环目一扫,安乐郡主李裹儿赫然是座上客之一,与独孤倩然等关中姑娘同桌,群雌粥粥,争妍斗丽,又位处中央,教人赏心悦目。
  另一个最触目者当然是北方世族的新贵宇文朔,他的桌子邻靠李裹儿诸女的一席,同坐者尚有宇文愚、季承恩、乾舜等队内最有份量的人。
  其他人包括部分皇室队的成员,当然没有河间王,也见不到武延秀,或许是因他自知不受欢迎,知机地没有随来。
  近三百人,坐满二十多张大圆桌,只余角落尚有两张空桌。
  宇文朔的一桌还有商遥为陪客,该是一个礼貌的姿态,以示牧场与北方世族的密切关系。出奇地见不到霜荞,她理该参与以示友善和支持,龙鹰在看人,别人也在看他。
  诸女的一桌人人拿眼来瞧他,又交头接耳,低声说轻轻笑,显然对他感兴趣,讨论的肯定是他何故自讨没趣的来“踩场”。
  宇文朔自他跨槛入门的一刻如电的目光朝他射来,与他目光相触,现出个友善的笑意,颔首为礼,很有风度。
  龙鹰抱拳为礼,正要走过去说几句客气话,发觉李裹儿招手唤他过去,一脸闹玩的神色。
  郡主的高姿态,顿令龙鹰这个闯入者被赋予不同的地位和身份,再没有人感到突兀,情况微妙。
  大半人的目光被龙鹰吸引,想知道他因何事而来。
  事实上,龙鹰已在今次到牧场来参加飞马节的权贵世家心中,建立起特殊的地位。在某一程度上,飞马节是绕着他来转动,且直接影响着飞马节重头戏马球赛的发展。
  李裹儿以郡主之尊,像朋友般向他招手,着他过去说话,便是明证。
  龙鹰也非一心来踩场,撩事斗非,只是步入膳园后,掌握到南食堂的人多热闹,顺便过来看看,若人太多,点头打个招呼后离开,没想过会给郡主逮着。
  惟有笑容可掬的朝李裹儿走过去,笑嘻嘻道:“范轻舟向郡主请安,向各位姑娘问好。哈!若郡主下问小弟为何会到这里来,就是走错了路。嘻嘻!”
  李裹儿白他一眼,嗔道:“说话没句正经的!听说你会在决赛下场打马球,是否确有其事?”
  龙鹰心忖消息传递得快,这该是未宣布的事,很有可能是从霜荞处泄出去。
  坐在李裹儿旁的独孤倩然默默地看他,一副贤淑文雅的模样,使人没法联想到她在球场上神乎其技的马术杖法。
  安乐郡主在说话,其他人即使和她多么熟稔,礼节上亦不可插嘴。
  龙鹰背着宇文朔的一桌,从没人说话的情况,知人人竖起耳朵听他和李裹儿的对答。
  龙鹰道:“确有其事,皆因穆飞兄看得起小弟,请小弟助阵。”
  李裹儿道:“你既懂打马球,为何不代表竹花帮出赛?”
  龙鹰笑吟吟道:“禀上郡主,那时小弟仍不晓得自己懂打马球。”
  众女哗然。
  后方传来失笑声。
  食堂逐渐静下来,人人想听他们在说什么,气氛古怪。
  虽然成为所有目光的“众矢之的”,但龙鹰仍是那副轻松写意、满不在乎的神态。
  李裹儿丝毫不以为忤,兴致盎然地道:“你这人总是古灵精怪,说话前言不对后语,自相矛盾,现今为何又忽然变懂了?”
  龙鹰道:“现在仍是不懂。不过穆飞兄说打马球等于放暗器,只是要在马背上施放,又可以交给队友去掷,或接着送过来的暗器,能掷入球洞便成。哈!”
  他的话立即惹起哄堂大笑,气氛转趋融洽。
  李裹儿固然笑得花枝乱颤,独孤倩然亦合不拢嘴。
  李裹儿喜嗔难分地白他一眼,用手肘轻撞独孤倩然一下,道:“我们连手狠狠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从不肯认真的家伙一顿,好吗?”
  她这么说,龙鹰立知猜测正确,关中队已正式邀杨清仁助阵,而礼貌上必须同时邀请李裹儿,不论其球技。
  龙鹰慌忙投降道:“只要隔远见到郡主杀过来,小弟哪能不望风溃败,实不劳郡主纡尊降贵的教训小弟。”
  李裹儿苦恼道:“那还有什么好玩的?本郡要你全力以赴。”
  龙鹰躬身答道:“遵旨。不过如小弟阳奉阴违,郡主勿要降罪。”
  他的话惹来另一阵满堂笑声,为“庆功宴”平添热闹。
  龙鹰乘机告退,又婉拒了乾舜邀他加入他们的一席,走出南食堂的大门,深吸一口晚夜带着园林气息的清新空气,颇有还我自由的感觉。
  关中队已视“少帅冠”为囊中之物,纵然有“范轻舟”助牧场队,仍认为难起波澜,或不当他是一回事,故此对他没有敌意。
  龙鹰决定了在三天后举行的马球赛尽力而为,在不泄露真正身份下争取胜利,即使是输,亦不会让关中队像上一场赢得那般轻松容易。
  正要往北食堂去,霜荞来了,陪伴她的尚有两个俏婢,其中之一是无瑕。
  龙鹰避之不及,心中叫苦,只好隔远施礼,等候发落。
  无瑕趁机会凝神打量他。
  霜荞含笑来到他身前,若无其事道:“范先生不是约了宋公子吗?”
  无瑕和婢子站在五步之外,垂首等候主子。换过是别人,肯定瞒不过宇文朔般的高手,但无瑕既能骗过身具魔种的龙鹰,自然有可骗过宇文朔的能耐。
  龙鹰毫无愧色地道:“正是如此!小弟在恭候宋兄的大驾。”
  霜荞没好气道:“是不是奴家眼花看错,刚才不是看着范先生从南食堂走出来吗?”
  龙鹰笑嘻嘻道:“都大家既没眼花,更没瞧错。小弟是走错了路,还差点没法脱身。都大家是要到南食堂去吗?”
  霜荞趋前一步,牵着他衣袖一角扯得他往后倒退,到离无瑕两婢达十步之遥,方放开他,站得很近,双方气息可闻下,审视着他的目光道:“范先生是否天生爱说谎的人?”
  这根本不是责备,而是男女交往里说亲密话的开始,再非一般关系。
  龙鹰首次后悔今晚到膳园来,霜荞故意惹自己,是要让无瑕这个旁观者清的摸他的底子。稍一不慎,势惹不测之祸。
  龙鹰从容道:“人生于世,是注定了满口谎言,谁收将心想的话不经修饰的直宣于口,会被当作无礼的疯子。像现在小弟便很想问都大家一句话。”
  霜荞点头道:“范先生言简意赅,难怪以宋公子那么高傲的人,亦愿意和先生论交。”
  龙鹰心呼厉害,霜荞无端端扯上商月令,是在测试他的反应。假如他不知道“都凤”的真正身份,没有戒心下会不以为意,因如他晓得“宋问”就是商月令,那“宋问”生性高傲是必然的事,怎会好奇?
  讶道:“我倒不觉得宋兄是难相处的人,但却对他在牧场的地位感到奇怪。究竟他属岭南宋家的人,还是牧场的人?小弟问过他,宋兄避而不答。”
  霜荞狠盯他一眼,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方面奴家不应代答。问吧!”
  龙鹰装糊涂道:“问什么?”
  霜荞嗔道:“你不是刚说过想问奴家一句话吗?”
  龙鹰拍额道:“我好像确说过这般的话,但忽然又忘记了。唉!见到都大家小弟手忙脚乱的,因为都大家总像在怀疑小弟某些事似的,都大家看小弟时的眼神……哈!记起哩!”
  以霜荞的精明,亦被他说得晕头转向,因其话锋攻守兼备,一时只能瞪着他。
  龙鹰凑到她耳旁,传音道:“都大家是否看上了小弟?”

相关热词搜索:龙战在野

上一篇:第十四章 回光返照
下一篇:第十六章 纵论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