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龙战在野 正文

第十六章 纵论天下
 
2020-07-29 11:55:28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霜荞毫不避男女之嫌的反咬着他的耳朵,道:“宋问来哩!”
  龙鹰亲她脸蛋,忘情叹道:“都大家又滑又香。”
  心中则大骂此女狡猾。
  因为如果自己确与商月令有私情,骤闻“宋问”之名,怎都会有避忌,怕商月令误会,自然反应往后退开,便正中霜荞的奸计。
  私情败露的后果可大可小,就看霜荞是出于心中怀疑,自发的来试探他,好向老家伙们交代,还是奉无瑕之命而来。
  他的顾虑非是无中生有。
  虽说亲耳听到无瑕说再不认为“范轻舟”是“龙鹰”,可是商月令对“范轻舟”的另眼相看,起初之时连龙鹰自己也大惑不解,遑论无瑕等人,她们更晓得龙鹰当时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商月令对龙鹰情有独钟。而唯一可解释商月令异常的行为,就是“范轻舟”正是龙鹰。
  霜荞的来临,带来新的危机,她费尽心思来试探两人的关系,是有原因的。
  他和商月令早前的表现近乎完美,却非是天衣无缝,仍在一些细微的地方露出瑕疵。
  霜荞回去与无瑕商议后,该处于半信半疑的心况,于是霜荞趁机再来个“投石问路”,利用有私情的男女间微妙的心态,不想被见到与另一女子有亲热的行为,致因此“石”而现出惶恐情状,将告私情败露,如果在旁观察的无瑕由此引申到“范轻舟”就是“龙鹰”,过往的努力势付诸一炬。
  可是她们千算万算,却算漏了龙鹰的灵觉,因他清楚知道“宋问”仍没有进入他的感应范围内。
  霜荞“哎哟”一声的移开娇躯,兼送他一个媚眼儿,其风情确可醉人。
  龙鹰纵目四顾,讶道:“宋兄在哪里?”
  霜荞白他一眼,娇声道:“不和你这个没心肝的人瞎缠了。”
  言罢纤腰款摆的与无瑕两人进入南食堂去。
  龙鹰轻松起来,到北食堂进膳,吃到一半,忧心忡忡的穆飞来找他。
  龙鹰径自吃喝,问道:“吃过东西了吗?”
  穆飞点头,然后叹道:“范爷看到了!”
  龙鹰狼吞虎咽吃光碗内米饭,放下碗筷,拍拍肚子道:“每次当我抬头看到天上灿烂的星空,我都感到在地上发生的任何事,只是微不足道,无关痛痒。”
  穆飞显然没听在耳内,欲言又止。
  由于过了晚膳时间,食堂剩下二、三桌尚有客人,他们是其中一桌,方便说密话。
  龙鹰从不怕被人窃听,因他的魔种会感应到。
  龙鹰道:“想成为真正的高手,不但在武技上须长进,思考和心志亦不可忽略,否则只是有勇无谋,缺乏真正高手的胸怀气度。”
  穆飞如梦初醒地现出深思的神色。
  龙鹰道:“开始有感觉了,对吧!”
  穆飞不好意思地道:“我很少留心星空。”
  龙鹰道:“你对眼前的天地,从不感奇异吗?”
  穆飞道:“是小时候的事了,懂事后一直潜心武技,很少想其他的事。”
  龙鹰道:“如此充其量你只能成为一个好手。高手到了某一境界,比的非只技艺,而是修养。像你般稍遇险阻,立即颓不能兴,至乎今夜没法安眠,算什么劳什子的高手?”
  穆飞苦叹道:“但若输了决赛,我势被逐离开牧场。唉!教我怎么说?”
  龙鹰笑道:“你以为我不明白吗?告诉我,寇仲和徐子陵初出道时是怎么样的情况,处处受欢迎吗?刚好相反,给李密那家伙下了追杀令,遍地皆敌,恰好提供了他们最佳的历练,死不去就是成功。比起上来,你的所谓什么被逐离牧场,是哪码子的事?”
  穆飞现出思索的神色。
  龙鹰道:“像寇、徐两人,所有能成就不朽之业者,无一不是不住搜寻的人,他们会思考所处的天地,会仰望星空,反思己身,如老聃、庄周之辈,更深刻地思考人身与天地的关系,其思虑无远弗届,从不囿于一时一地。在你人生的漫漫长路上,三天后的决赛只是你无数遇合里的其中之一,如果为此长嗟短叹,事后回想起来,肯定你脸红。”
  穆飞给他说得双目精光闪闪,回复生机。
  龙鹰若无其事的传音道:“我是龙鹰!”
  穆飞全身剧颤,瞪大眼瞧着他,张口却说不出话来,双目射出难以相信之色。
  龙鹰点头再重复一次。

×      ×      ×

  龙鹰返观畴楼途中,被“宋问”截着,领他往后园去。
  龙鹰喜出望外,心情大佳。
  商月令的心情显然没他那么好,道:“大总管和主执事齐来找我,央我收回成命,并指穆飞知错能改,和你修好了。”
  又道:“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只是不愿让你加入牧场队出赛。”
  龙鹰道:“可是我参赛的事,早传遍牧场。”
  商月令道:“该是都凤故意泄出消息,目的是逼你下场比赛。挫折好,教训也好,总言之要灭你的威风,尽量使北方世家站在与你对立的一方。”
  龙鹰哂道:“这就是错判形势。”
  他们并肩进入退思园,在愈趋圆满的明月斜照下,几疑误入远离人世的洞天福地。
  商月令讶道:“错判了什么?”
  龙鹰道:“现时朝内朝外的形势,已因李显回朝变得异常复杂。就像在广阔的退思园内,不论你站在任何一个位置,能见到的是有限度的视野、园内的一个角落。正因视野难以及远,不论你有通天彻地的智慧,何等强大的实力,亦会走错路、下错棋。只有能鸟瞰全园者,方有机会赢得最后的胜利。”
  商月令领他走往后山的方向,欣然道:“鹰爷说得非常动听,且有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气魄。”
  龙鹰笑道:“场主终于开怀了。”
  商月令娇媚地白他一眼,道:“你这家伙最懂哄入世未深的良家女子。”
  又娇笑道:“真的很开心,似乎任何难事落到你手上,会变得可迎刃而解,且成为乐趣。谈笑用兵,该就是这样儿。和鹰爷在一起时,月令的天地无限地扩阔着。但你仍未解释都凤错判了什么,人家想知道呵!”
  龙鹰分析道:“对小弟的‘范轻舟’,都凤可知得多少?河间王声誉虽高,影响力很大,却是偏向李显、朝臣、世族和白道武林,姑且名之为‘李唐正统派’。但剩是太子集团已可大分为明暗两股势力,李显在明,韦妃和武氏集团在暗。看刚才武延秀没有出席关中队在南食堂的祝捷会,月令该明白小弟在说什么。事实是明暗两股力量正于暗里较劲角力,却非是泾渭分明,原因在很难将李显和韦妃区分开来。当正统派为李显效力时,也是为韦妃办事。处于最不利位置的,反是正统派里的朝臣、世族和白道武林,因他们不但内藏心怀不轨的河间王,且为以武三思为首的武氏集团算计的对象。不要以为关中世族定会仇视小弟,因着小弟与李裹儿的关系,又有北帮的人为我说好话,都凤的如意算盘未必打得响。”
  两人来到前临飞爆的六角亭,自然而然坐下来细意观赏。
  对面两边山梁逶迤而来,至此突然收住,山势陡然升高,峭壁面亭而起,又有一道岩梁横卧高处,令水量骤增,形成飞泻而下的急瀑,气势恢宏,声轰如雷。
  在月照之下,瀑布悬空之际,因风作态,部分化为散丝,如雾如烟。
  龙鹰叹为观止,伸个懒腰道:“能在如此福地和场主终老,会是几生修来的福分?”
  商月令轻轻地吟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的歌声温柔婉约,拥有着某种稀有的魔力,能将任何被冰封的人与事解冻,让其重新苏醒。
  龙鹰动容道:“这是我曾听过最迷人的情歌,月令不但人美声甜,最特别是你的歌声仿佛含蕴着某种失去已久、古老神秘又遥远的东西。由此可想见月令箫艺的造诣。”
  商月令道:“月令是有感而发呵!刚才听鹰郎论朝内朝外的形势,纵横捭阖,仿如一个可筹措得无限赌注的赌徒,处处押注,并晓得最后胜利非你莫属,因而定下终老之地。”
  龙鹰吁出一口气道:“月令的比喻很古怪,但生动贴切,小弟最擅长赌命,指的不单只自己的小命,还有老天爷的天命,更清楚主赌局在哪里。”
  商月令轻轻地道:“她们会喜欢牧场吗?”
  龙鹰一时尚未会意,讶道:“她们?”
  商月令嗔道:“呆子!”
  龙鹰拍额道:“呵!明白哩!当然没有问题,场主未听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吗?事实上我曾答应过为她们找寻一个理想的家,天下还有比飞马牧场更好的地方吗?看!眼前的飞爆多么美!”
  商月令盈盈起立。
  龙鹰故作惊讶地道:“场主想到哪里去?”
  商月令大窘道:“你来还是不来?”
  龙鹰跳将起来,笑道:“原来是到鲁大师的小楼去……场主等等!”
  望着商月令快消失在林路弯角处的背影追去。

×      ×      ×

  龙鹰从观畴楼的榻子醒过来,不知如何,竟有点心绪不宁,但又想不到因由,坐起身来,喘了几口气,方平复了一点。
  照道理昨夜与美丽场主的缠绵爱恋,其甜如蜜,今天该心情大佳方对,怎会心惊肉跳的!
  难道有可怕的事发生了,魔种先知先觉,却没法将讯息传递至自己的清醒意识中去。
  若是如此,将间接证明“魔种”仍未变成“道心”,又或两者尚差一截方能融浑无间,晋达“魔仙”至境。
  那时魔即是神,神即是魔。
  另一个可能性,是在“魔变”的阶段里,练功上出了岔子。
  思索间,穆飞和商豫联袂来找他。
  匆匆换衣梳洗,又以最快的手法修整长长了的胡须,收摄心绪精神后,出厅见两人。
  穆飞前所未见的朝气勃勃,神采飞扬,整个人发光似的,显然因晓得他是龙鹰后,又因将来有了着落,整个人焕然一新,视野扩阔,斗志满盈。
  正如龙鹰之前对他的忠告,决赛的胜负,只是人生无数遇合里的其中之一,不论胜负,仍数得着,就瞧你如何看待输赢。
  商豫更不用说,神凝气敛,晋升至武道上最难突破的先天之境,日后的发展,只有天方为界限。
  龙鹰在两人对面坐下,看看穆飞,又瞧瞧商豫,心中涌起异样之感。
  商豫俏脸微红,避开他的目光。
  穆飞望望商豫,才道:“正式批下来了,范爷已名列我队决赛的球手榜上。”
  龙鹰晓得这是必然的结果,因此事是由穆飞提出,如果宋明川和商遥阻挠,等于和穆飞过不去,欠缺道义。
  所以商月令肯点头便成,先决条件是不收回成命。
  穆飞续道:“我已向有份出赛的正选球手说清楚,他们也很想听范爷的指示,刻下正在北食堂等候我们。”
  商豫道:“如果范先生可以分身,我们希望可到球场实地排阵操练了大总管、主执事和四位执事会组成元老队和我们较劲,我们以前就是这么操演的。”
  龙鹰心忖老家伙们仍是死心不息,囿于门第之见,不愿容纳自己这个寒门,另一个原因是没有亲眼目击他“四箭气走文纪昆”,故要亲手试他,最理想当然是令范轻舟知难而退。
  在两大牧场男女年轻高手期待的目光下,虽明知任何操练对他来说属多此一举,也知拒绝不了,点头答应。
  穆飞和商豫齐声欢呼。
  龙鹰道:“场主会来观赛吗?”
  穆飞道:“这个就不清楚了!”
  龙鹰轻描淡写地道:“宋问就是场主!”
  两人同时瞪大眼睛,没法相信。
  龙鹰心忖可从他们的反应,看出商月令的“宋问”多么成功,鲁妙子的手段如何厉害。
  龙鹰道:“贵场主是蓄意不收回成命,好让小飞堂堂正正的脱离牧场,将来功成身退时,小飞可‘嫁给’小豫,不又可堂堂正正的回归牧场吗?哈哈!真爽!”
  商豫大羞,穆飞大喜。
  穆飞道:“为鹰爷办事,确是处处惊喜,着着意外。”
  龙鹰道:“趁这几天大家可以在一起的宝贵时光,我会详细向你们解说形势,与及我们的战略目标。晓得自己在干什么非常重要,如此信念方不会被轻易动摇,更清楚须坚持的路向。眼前将是大唐一个可比拟开国时盛况的大时代,能否过渡往另一盛世,就在我们的掌握里。”
  两人齐声应是。

相关热词搜索:龙战在野

上一篇:第十五章 从容定计
下一篇:第十七章 独家球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