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

第六章 诛田之计
 
2020-10-16 14:25:06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不知如何,龙鹰总感觉此刻的无瑕,异乎往常,至于分别在哪里?没法具体形容。唯一清楚的,是经刚才的亲吻后,双方再没法回复到吻前的男女关系。
  那是以往关系的终结,同时是新的开始。
  表面上,一如往昔。
  可是,龙鹰自己知自己事,无瑕比以前更能牵动他内心的情绪,更易伤害他;无瑕并没有特别投其所好、曲意逢迎,却不时现出以她的修为,仍无法掩饰,虽微仅可察,然非为错觉,来自心灵深处的异动。
  无瑕轻柔的道:“李重俊、李多祚起兵造反前个许月,田上渊从北方回来,带来大批高手,进驻北帮在关内的总坛。全部新面孔,经我们全力监视侦察下,终断定这批北帮的新成员,乃来自前突骑施的高手。其中五个人,名气虽及不上参师襌,但实力却不遑多让,只因长期伺候前突骑施之主娑葛,故声名没参师襌般响亮。”
  龙鹰明白过来,终了解田上渊到河套去的原因,就是迎接这批加盟北帮的突骑施高手,安置他们到关内去。
  突骑施全盛之时,形成与强大的突厥族分庭抗礼之势,多么人强马壮,不可一世。只可惜被默啜施以离间计,分化其弟遮弩,在默啜的支持下,背叛娑葛。
  遮弩叛兄的第一击,就是与突厥猛将军上魁信连手突袭彩虹夫人由突骑施人护送的车队,令龙鹰惨尝首次败仗,心里留下永不能愈合的伤疤。
  随娑葛和遮弩先后被默啜所灭,组成突骑施的各姓各族,散往东西,原本追随娑葛的高手,侥幸生还者,顿成丧家之犬。
  参师襌可以加盟北帮,其他够资格者亦然,这些人对突厥人怀有深刻仇恨,于大唐亦没有好感,晓得田上渊的图谋后,自然一拍即合,肯为田上渊卖命。
  武三思的大相府被杀个鸡犬不留,谅非田上渊原意,只是攻击大相府的骨干,正是这批凶悍成性的突骑施高手团,贯彻其一向残忍的作风,造成这般后果。
  难怪以大相府的高手如云,亦落个全军覆没,无一人能活离现场。
  中土武林对这批在田上渊掩护下潜入关中的突骑施高手,毫不觉察,皆因根本不认识他们,就像亡于龙鹰手底的契丹高手尤西勒。幸而台勒虚云深悉塞外情况,将他们辨认出来,从而掌握田上渊的虚实。
  无瑕续道:“人家特别提出五个人来,其中两人被确定身份,分别为拔沙钵雄和照干亭,均为娑葛当年的贴身近卫,为娑葛统率其左、右亲卫骑队,非常悍勇,敌人闻之胆丧。由于两人形相独特,纵未见过,仍可轻易猜到他们是谁,再从两人不时用突骑施语交谈,揭穿他们的来历。”
  龙鹰忍不住问道:“大姊刚才提及的参师禅,是否其中之一?”
  无瑕道:“他早来了,直至他以飞轮摘下李多祚的首级,我们方惊察他的存在,可知在宗楚客和田上渊的掩护下,这个塞外凶名最着的淫贼,隐藏得多么好。”
  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龙鹰暗里立下决定,将竭尽所能,不让参师襌活着返塞外去。
  表面当然不动声色,装作事不关己。
  不论李多祚后来如何对待自己,但终对李多祚有一份深刻的感情,又曾在对孙万荣之役大家并肩作战,现在死得这般的惨和不值,心内悲痛惋惜。
  大唐又失一忠心耿耿的猛将。
  无瑕续道:“参师襌混入了李重俊这蠢儿的阵营内,驻于宫城东宫内,故能避过我们的耳目。”
  龙鹰问道:“政变发动前,你们竟一无所觉?”
  无瑕看看天色,道:“没时间谈其他事哩!”
  略停,接下去道:“政变失败后,北帮的突骑施高手趁机撤离西京,并带走所有攻打大相府的伤亡者,不留半点痕迹,好将责任推在李重俊身上,自此再没踏足京城。直至三天前,终见异动,入城的包括拔沙钵雄、照干亭等五个突骑施高手,旋即不知所终,而在同一时间,北帮的探子全面动员,监察京城,也使我们晓得,田上渊大可能收到你范当家即将来京的消息。”
  又欣然道:“现时当然清楚,原来北帮拦截范当家的战船队,给范当家打个落花流水,痛失大批珍贵战船,一失再失。战无不克的田上渊,对上范轻舟没一次不吃大亏。在这样的情况下,若任由范轻舟到西京来扬威耀武,田上渊的面子可挂到哪里去?”
  龙鹰呆看着愈说愈兴奋、俏脸神采照人的首席玉女,心生异感。
  无瑕是否以自己为荣?
  她说得对,田上渊扳回的唯一办法,就是杀死“范轻舟”,其他手段均不关痛痒。且愈快愈好,否则一旦让“范轻舟”立稳阵脚,杀他的难度将大增。
  速战速决,有着实际上的需要。
  像这类的伏击刺杀,只可能在某一段时间内进行,没可能旷日持久的静候,除非可采轮班制,否则候命的高手势撑不下去。
  时间的长短,是一天嫌长。
  正因如此,台勒虚云可精确部署反伏击的行动,目标当然是田上渊本人。
  “范轻舟”成为钓田上渊的钩饵。
  龙鹰点头道:“我明白了!”
  无瑕续道:“今早王庭经驾车离宫未返兴庆宫,却驶往跃马桥去,立即牵动各方势力。”
  龙鹰吁出一口气,道:“大姊稍等!”朝前弓身踏步,拾回小帽,重返屋脊坐好。
  无瑕闭上美眸,举手束卷散垂的秀发。
  龙鹰待她将乌黑闪亮的长发以丝带妥善束扎,才为她戴帽子,乘机在她左右脸蛋各亲一大口。笑道:“画眉之乐,不外如是。”
  无瑕睁开明眸,白他一眼。
  龙鹰笑道:“王庭经这般惟恐别人不知范某人抵达西京的阵势,你们没起疑吗?”
  无瑕道:“起疑又如何,难道宗楚客和田上渊可坐看你到皇上处去告他们的状?”
  龙鹰哂道:“至少在今早,他们根本不怕任何人向李显告状。”
  无瑕道:“错哩!是怎都有顾忌,所以宗楚客煽动韦捷出手,也令韦捷首当其冲,成为李显反扑下第一个落马的韦氏子弟。”
  龙鹰大奇道:“大姊怎可能似比我这当事人晓得更清楚?”
  无瑕道:“旁观者清嘛!”
  接着正容道:“这是田上渊犯的第一个失误,是错以为宗楚客可在你到大明宫途上截着范当家,来个如有抗命,当场格杀,又或来个五花大绑,酷刑伺候。”
  龙鹰道:“真的是错误吗?街上关卡处处,王庭经更非善男信女,田上渊何来把握?”
  无瑕道:“在东少尹夜来深的配合下,以攻打大相府的班底和实力,由田上渊亲自领军,有心算无心下,你认为和王庭经活命的机会有多大?”
  龙鹰听得倒抽凉气,心忖肯定须死第三次,驾车的小方第一个没命。
  与阎王爷擦身而过,竟然一无所觉,所以糊涂可以是一种福份。
  干咳一声道:“大姊言下之意,是否指老田的杀人小组,并非小组,而是军团?”
  无瑕“噗哧”娇笑,道:“范轻舟是不是天生不怕死的玩命郎,可在任何时刻嘻嘻哈哈的?人家看呵!你该改名为‘玩世郎’较对味。”
  无瑕续道:“即使北帮帮众数以万计,能称得上高手者,不过数十之众。”
  又欣然道:“可是呵!狙击的对象,是能与田上渊并驾齐驱,‘北田南范’里的范轻舟。嘻!怕现在也该改为‘南范北田’,由南范压着北田。对吗?”
  龙鹰探手过去,搂着她纤巧、充盈弹跳活力的小蛮腰,感觉之实在和满足,用尽天下言词,难形容其万一。
  终于可说搂便搂。
  龙鹰心花怒放的道:“大姊肯拍小弟马屁,若没几生绝修不来。咦!大姊为何不说话?”
  往她瞧去。
  无瑕玉颊霞烧,喜嗔难分的道:“快放手,搂得人家身体发软,挺古怪的。”
  龙鹰被她娇态媚状吸引,忘掉两人间所有恩怨,乐不可支的道:“释放大姊吗?非是不行,有得商量,多亲个嘴再说。哎哟!”连忙缩手。
  无瑕收回在他腿上重扭一记的纤纤玉手,笑得花枝乱颤,得意洋洋。
  龙鹰连连呼痛。
  无瑕回复平常,若无其事的接下去道:“田上渊犯的第二个失误,是想不到解除宵禁后,举城欢腾的热闹情况,大街小巷挤满人,令他们坐看你在街上大摇大摆的走着,他们的‘覆舟小组’却无从下手。”
  龙鹰搓揉痛处,夸张的苦着脸孔道:“这不算失误,是欠运气。”
  无瑕道:“小可汗最怕是你和荣老板说话后,立即返兴庆宫睡觉,那我们将和田上渊同样失望。”
  龙鹰恨得牙痒痒地道:“原来大姊带小弟游城,另有居心,与郎情妾意拉不上任何关系。”
  无瑕轻描淡写的道:“是也好!否也好!事实就是人家给你吻了,给你搂了,也给你摸了。你还有何好怨的?”
  龙鹰一本正经的道:“大姊所言甚是!”
  无瑕忍俊不住的娇笑,横他一眼。
  龙鹰整个人挨过去,挤得她紧紧的,陶醉的道:“不管大姊爱小弟,还是害小弟,我俩的糊涂帐,肯定没完没了。”
  无瑕没好气的道:“你爱怎么想,阁下的事,现在坦白告诉我,你合作还是不合作,人家再没时间和你磨蹭。”
  龙鹰仰望夜空,道:“为何尚未见大姊的灵鹰来报喜?”
  无瑕用神看他一眼,道:“范当家猜到了。”
  龙鹰轻松的道:“若猜不到大姊今夜的手段,小弟还用出来混?”
  要监视像田上渊般当代有数的高手,近乎不可能,龙鹰或可勉强办到,但绝不是在现今夜阑人静之时,何况田上渊非只单独一人,肯定有像参师襌等与龙鹰同级数的高手,再加上十个、八个接近参师襌的一流人物,全神戒备下,踏足于他们的警戒网内,龙鹰亦没信心可避过他们敏锐的感觉。
  龙鹰自问办不到,台勒虚云在这方面肯定在他之下,更办不到。
  唯一可办到的,就是黑夜高空上的探子,也是有心算无心。纵使田上渊深悉鸟妖灵鹰的厉害,但怎想到头顶高处,由鸟妖训练出来的猎鹰在默默监视。
  无瑕淡淡道:“答我!”
  龙鹰道:“今夜小弟就是大姊的战友和伙伴。”
  无瑕送他一个迷人的笑容,道:“这才乖嘛!”
  龙鹰道:“所谓的合作,指的是什么?”
  无瑕道:“战场上千变万化,不到任何人预测,截至此刻,田上渊在何处埋伏?人数多寡?我们尚未肯定,故只可就大概和想象,研究出一个可行的策略。”
  龙鹰沉吟道:“你们或许低估了田上渊。”
  无瑕讶道:“范当家何有此言?”
  在压根儿不晓得无瑕一方的战略,又不清楚除无瑕和台勒虚云外,是否尚有其他高手,龙鹰竟说他们低估对手,无瑕的奇怪绝对正常。
  龙鹰忽探手拿着她巧俏的下颔,往她香唇轻吻一口,笑嘻嘻的放手。
  无瑕受袭,大嗔道:“无赖!”
  龙鹰心满意足的道:“此时不吻,更待何时?今晚与田上渊的交锋,能取得多少成果,还看此招。”
  又问道:“大姊大可拒绝,为何没这般做?是否一件糟,两件也是糟。抑或非常享受与小弟亲热的滋味?”
  无瑕俏脸生霞,道:“你扯到哪里去了?”
  龙鹰心忖若论实战经验,强如无瑕、台勒虚云,亦要瞠乎其后,今夜之战,只能由自己作主,而非依他们的想法。
  道:“先告诉小弟大姊心中定计。”
  无瑕道:“我们的计划,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若然可在田上渊动手时,仍茫不知有我们窥伺在旁,计策算成功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须看范当家可撑多久。”
  换言之,是看龙鹰可否撑至他们出手的一刻。
  无瑕续道:“除人家和小可汗外,出手的尚有道尊,我们将集中全力突袭田上渊,来个‘围魏救赵’。”
  又皱眉道:“为何范当家忽然指我们低估了他?”
  龙鹰叹道:“因为小弟比任何人更清楚老田的厉害,即使他孤身一人,但在西京街头的环境,凭他的武功,仍有杀出重围的可能。休说在整体实力上,老田的‘覆舟小组’,以两军对墨言之,实在我们之上,剩是参师禅一人,已非常难杀。”
  没法说出口的,是田上渊或参师襌,均今非昔比。后者败于自己手上后,精进励行,誓雪前耻,田上渊更不用说,五采石被夺后,因祸得福,做出无可比拟的突破,臻达“明暗浑一”之境。其“血手”更为无隙可寻的绝世奇功。
  任台勒虚云智可通神,始终欠缺龙鹰鸟瞰式的视野,对田上渊的认识,止于以前伏撃田上渊的经验,不像龙鹰般曾多次和田上渊短兵相接,知己知彼。
  故此当设计狙击田上渊,便颇有纸上谈兵的况味。
  无瑕道:“然则范当家有何提议?.”
  龙鹰坦然道:“要硬撑着,恐怕撑不过几下呼息。但若小弟明知有人埋伏暗处,他们多一倍人也干不掉我,此为战略的问题。”
  无瑕欣然道:“这么说,我们大可以在某处设下陷阱,由范当家引敌过来,然后我们出手招呼。”
  龙鹰道:“所以小弟早前说,赢此仗该没困难,但杀老田吗?在这个情况下,绝办不到。”
  接着沉声道:“想杀老田,必须营造出某一他不能逃跑的形势,凭实力和他来个生死决战。来!小弟现时最需要的,是大姊热情如火的另一香吻,然后……咦!大姊的鹰儿来哩!”
  夜空上,隐现鹰踪,盘旋飞舞。

相关热词搜索:天地明环

上一篇:第五章 帝后之吻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