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千佛宝搭起风波
2022-08-31 17:49:29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深秋。
  黄昏时刻。
  山里已明显地有了料峭的冬寒。
  天空被层层浓墨似的彤云,压得又低又沉;冰碴般的刺骨冷风,打着尖哨狂然卷过小坳口,带着哗啦啦澎湃的树涛声,回荡在群峰之间。
  这阵冷瑟的金风才刚掠过,毫无征兆地,天竟沙沙有声的落下绵密急雨……
  忽然,“得啦!得啦!……”
  由远而近,一阵骤加密雷的突兀马蹄声,似要摆脱雨丝纠缠般的,自山坳口彼方如飓卷至。
  随着蹄声移近,一团黑影以快捷无比的速度,出现在蒙蒙雨幕之中。
  原来,那是一匹长奔中的栗色大马,马背上挺坐着一名气宇俊朗年约三旬的玄衣骑上。
  这骑士身上并无长物,只在背后携着一口样式古朴、柄饰金穗的黑鞘长剑。
  此时,非仅风雨骤急,马匹驰掠的速度更是呼呼生风,而玄衣骑士的身子,亦随着马儿的奔势起伏有致。但是,剑柄上那撮金穗在此情况下,居然如置静处,分毫不动。
  如此迹象,明白的显示出这名玄衣骑士,该是一位功力非凡的练家子。
  玄衣骑士对这扑面而来的寒雨,似是无奈的承受撇嘴苦笑。但他在笑意刚刚浮上嘴角时,神色倏地一凝,眉头微皱的竖耳倾听着什么。
  栗色大马四蹄翻飞,速度不减的转过山道弯口。
  远远的,雨中有对撑着伞的人影出现在玄衣骑士眼前。看他们相互扶持,却又走得一步一滑,好不艰辛的模样,敢情竟是一对裹着小脚的娘们。
  玄衣骑士放缓马速,逐渐接近撑伞的二人。
  在他目光锐利的微瞥下,便已看清眼前的两个女人,一老一少,约模是对母女,或是婆媳。瞧她们二人虽是撑着伞,但二人衣裙下摆早已溅湿大半,那名老娘裙上沾满黄泥的模样,不难猜出,这阵突来骤雨可整了这对女人家一次不大不小的冤枉,
  这时,伞下的二人也已经听见马蹄声,她们不约而同,回头望向冒雨而行的玄衣骑士,一面将身子避向山壁让道而立。
  玄衣骑士略做犹豫,随即微夹马腹,正打算加步通过二人离去……
  “壮士,请留步!”
  那名少妇已然怯生生的开口,叫住了玄衣骑士。
  玄农骑士心中暗叹一声,知道躲不开这桩鸡毛蒜皮的“侠义之事”。
  他停下马,淡淡开口道:“姑娘有何指教?”
  那少妇难为情似的羞红了脸,垂下头,低细道:“请教是不敢,只是……壮士,因为天雨路滑的关系,适才我婆婆失足跌了一跤,虽然没伤着哪儿,但是她老人家举步艰难,所以我想……我想……不知道壮士能否行个方便,用马……送我婆婆一程。”
  她一手撑着伞,一手却不安的直扯着自己裙角,急切接道:“我们住得不远,就在前面一点,只要再过个弯口就到了,……应该是顺路,不会麻烦你太多的……
  请壮士行个方便……”
  玄衣骑上不待她说完,已翩然下马,依旧淡然道:“扶你婆婆过来上马。”
  “谢谢壮士!谢谢壮士!”二个女人喜出望外的忙不迭道着谢。
  等这少妇扶着她婆婆过来,二人望着高悬的马蹬,只有无助的回眸看着玄衣骑士。
  玄衣骑士再次在心中无奈的低啃一声,上前道:“老婆婆,我扶你上马吧!”
  老妇人堆起满脸皱纹的笑容,感激涕零道:“年轻人,真是谢谢你啦!又借老身马骑,还得麻烦你扶老身上马,我真是过意不去呐!”
  “不用客气。”玄衣骑士古井不波的回答着,同时跨前一步,只手轻托老妇腰间,将对方轻而易举的送上马背坐稳。
  老妇人大呼小叫道:“唉哟!年轻人,你好大的力气呐!怎么还没见你用劲,我只一眨眼,人就已经到了马背上啦!”
  少妇见自己婆婆如此大惊小怪,腼腆的岔言道:“婆婆,你没见这位壮士身背宝剑,想必人家一定是武功高强的武林高手,力气当然很大啦!”
  说着,她像是怕自己说错话般,偷瞄了玄衣骑士一眼。
  玄衣骑士只是露出个有趣的谈笑,不置可否道:“这位大嫂,一并上马吧!”
  “不用了……”少妇急忙推知道:“我跟着走就好。”
  玄衣骑士轻描淡写道:“我恐怕你的脚程跟不上这马儿,而送完二位,在下尚且急于赶路。”
  少妇闻言面色赧然:“耽误壮士行程,真是不好意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她还仔细的用衣袖裹住自己的手,这才怯怯生生的伸出胳膊,让玄衣骑士扶妥,再踩着玄农骑上半屈的大腿,好不容易的翻身上马。
  玄衣骑士不由得在心里暗自好笑的忖道:“包得这么紧,莫非怕我吃你豆腐?”
  好玩的一摇头,玄衣骑士上前牵起马级,径自放步而行。
  马背老妇人口不得闲,嘮嘮叨叨道:“年轻人,真是谢谢你呀!……不好意思哩……麻烦你啦……"
  玄衣骑士只是牵着马,冒着逐渐滂论的雨势目而自的往前走,至多回应“嗯!”地一声,一直未再多费唇舌说话。
  最后,老妇人终于没趣地闭上口,不再唠叨不休。
  这时,一路之上,除了轻脆的马蹄声响,周围只有雨声沙沙……
  走着走着……
  起初,他只当是淋了雨的关系,并不以为意。就在他准备催功抗寒之际,蓦地,一阵奇冷传遍他的全身。
  玄次骑士不禁心头一跳,微怔之后当即恍然大悟。他倏然回身,未见作势,肩头宝剑业已猝弹出鞘,带着一抹匹练也似的寒光,横扫马背上的二人。
  寒光甫现,马背上那两名妇人,双双娇叱,身形毫不滞怠的前后翻掠而去,一点也没有龙钟老态或柔弱之姿。
  玄衣骑士一击之后,并未再度追杀,他长剑下指,表情平静,目光冷淡的望着跄踉落地的两个女人。
  显然玄农骑士只出一招,但是,演了一场好戏的这两个姐们,两人四手,却已各添四道血痕,急涌而出的鲜血,在大雨的冲刷之下,顺着衣袖,淋漓滴落,将地面染得一片殷红。
  扮成老妇那女人踩着脚,恨声道:“姓君的,你居然敢放咱们姐儿俩的血,今天我们若不将你碎尸万段,岂能消此心头之恨!”
  说着,她手一锨,揭去皱皮鹤发的易客,露出一张娇艳却显得有点酷邪的面孔。她身旁那名少妇,亦是用手在脸上一抹,现出原本的面目来。
  玄衣骑士强抑下另一阵袭至的奇寒,冷然遭;“原来是姚青萍、姚红珠你们这两只梨江双蝎,我君桂丞今天倒是看走了眼,没能认出你们这两只毒怪。”
  姚红珠声音娇腻的冷哼道:“没认出我们姐儿俩,是你的不幸。姓君的!你已经看了我们俩的独门奇毒天蝎五阳散,若是一位香之内没有服用解药,全身血液便会逐渐凝结阻塞,最后酷寒攻心,神仙难救。如果你想活命的话,就说出千佛塔的下落,只要我们姐妹一开心,还可以饶你不死。”
  君桂丞突兀的吃吃笑了起来:“原来你们也是为了千佛塔而来,我早说过,那宝物是君某受人临终之托,已经物归其主了;想知道它的下落的人,只有一个方法可以打探,那就是——”“去问阎王爷吧!”
  君桂丞的语声,在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变得冷酷异常。
  他手中宝剑也在同时,幻起一轮轮加明月般的光球,冲破雨幕,无有阻碍的罩向梨江双蝎。
  姚氏姐妹惊叱一声,两人极有默契的分朝左右退开。
  她们一退之后,抖手一甩,在一阵“哗啦”金属声响中,挥着粗钢打道的蝎子鞭,以退为进,硬架君桂丞犀利的剑招。
  叮当为子响声中,火星与雨丝齐齐四溅。
  姚氏姐妹如喝醉了般,身形摇晃,脚底跄踉的一路退后,目中一股血箭抑也不止,“哇”地狂喷而出。
  君桂丞手腕微动,正待追击,基地,又是一阵透心奇寒袭来,冷得他不由自主的脚下微停,紧咬着牙强捺过一阵几乎忍不住的哆佩。
  只这细微片刻的耽搁,梨江双蝎姚氏姐妹已缓过一口气来,她们俩心有余悸的互觑一眼;这才明白,眼前之人敢对江湖放言“夺宝者死”,实非空口虚言,而是有极其深沉的功力为后山呐!
  姚青萍见自己姐妹俩受创非轻,而对面那君桂丞虽已中毒,但似乎仍有余力对付自己一人,她知道此番想要独力夺宝已是不可能。
  于是,她朝妹妹打了个眼色,两人抖手一震,手中蝎子鞭突然寸断,化做一蓬箭雨射向君桂丞。
  同时,她们俩双箭齐扬,一蓬有着浓腻甜香味道的黄雾,掩去她们二人的身影;另外,一支尖啸如泣的响箭,自黄雾中飞射而出,落向山弯的另一头。
  “想走?”君桂丞冷笑一声:“我笑月剑神君桂丞生平不说空话,既然敢夺宝,就把命留下。”
  君桂丞不顾自己中毒之躯,他长吸口真气,手中宝剑“霍!”他倏翻,蓦地——
  雨幕阴沉的山道上,诡地升起一团硕大明亮宛如皓月般的银燥光球。
  这团平地而起的冷璨银月,窜闪着电芒寒光,数不清的光影锐彩四飞溅射,剑刃切割着空气,发出恍若鬼泣的尖厉锐啸!
  姚氏姐妹奋力脱射的断鞭,在触及光球的刹那,宛若牛毛入海一般,只发出一阵“叮当!”微响,随即被搅碎成一蓬铁粉,飘然坠地。
  “身剑合一!”
  梨江双蝎惊惧的尖声嘶叫自迷蒙黄雾中传出,人影碎闪,她们姐妹二人已藉着毒雾隐身窜逃而出,逸向道旁密林。
  只是,姚氏姐妹方始窜逸,身形尚未遁入林中,那团发出“淋淋”锐啸的冷月银芒,已如流星掠空般,冲散蒙蒙毒雾,直射腾空逃逸的二人。
  于是——
  两声尖锐而恐怖的凄然长号,不分先后,出自姚氏姐妹之口。
  如此心摧胆裂般的尖产惨叫才刚响起,却又似绷得过紧的琴弦,骤然中断,候乎而止。
  漫天血雨溅洒中,姚氏姐妹的身躯,宛如遭人扯碎的布娃娃般,肢离破碎的自空坠落,砰然落回山道上。
  光影敛收,笑月剑神君桂丞现出身形,面容冷煞地卓立于林边。
  他长剑指地,神色漠然的望着剑刃上的血清被雨水冲刷怠尽。
  突然,又是一阵奇寒袭来,冷得他就像将身子浸进了冰窖一般,这种刺骨钻心的森冷,果真像是要将人身上的血液全给冻结了似的。
  虽然这阵奇冷的感觉也像先前一样,骤来即逝,但紧接着,他便开始头晕目眩,心头作呕,呼吸艰辛,身躯也不自觉的轻晃起来。
  君桂丞本能地以剑拄地支撑自己,同时迅速调息一番抑止那逐渐沉重的晕眩和窒息感。
  他无限感慨的抬头苦笑道:“瓦罐不高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可叹的是,没想到我君桂丞一生磊落,今天却是栽在女人的阴谋诡计之下。”
  他似是自嘲的撇了撇嘴角,振作精神,自林边土坳跃落山道。
  当他正打算举步朝坐骑走去,这才发现,那匹栗色大马。竟已浑身发黑,口吐血沫的倒毙于地。
  君桂丞哀伤的绝了这匹陪了自己多年的爱驹一眼,随即眉头微皱的低喃道:
  “看来,对方显然想要阻止我赶赴星月宫,不知秋形那里安危如何?”
  这时,雨声沙沙里,已然传出一阵人在急速奔掠时衣袂飘动的声音;而且,显然来者为数不少。
  君桂丞冷酷一笑,肃然这:“来吧!就算我会命绝于此,那也将缀上所有来人与我一同上路。”
  说着,他吸口长气,出指点向自己胸前心脉大穴;不仅抑止了毒性的漫延,也同时聚集全身精气神,准备应付可能是自己此生最后的一战。
  眼前,是一片依山傍水的小小村落。
  雨,绵绵密密的下着……
  由于近来连日的大雨引发山洪,使得那条环村而过,竟可行筏的选题小河,竟也高涨泛滥,非仅水势汹汹,更是混浊湍急。
  在这个村子尾,隔着所有人家都有些距离。
  一处背俺奇石,颇见清幽的敞地上,一圈修篁如篱围着三栋茅屋,自成一片清静出尘的天地。
  这个地方,虽是偏远冷寂了些,却别有一种脱俗的雅逸。从青竹环立,茅屋隐密的布置来看,显然这屋主该是那种不喜人打扰的隐士之属。
  此时,暮色渐沉。
  冷涩的秋雨“沙沙”直落,含着自茅屋左近闻蜒淌过的哗哗流水声,将这片小小宅院,衬托得更加空宁遗世。
  只是,很突然的,前村方面有十数条矫健若程的人影,籍者渐沉的天色和运雷雨幕的掩护,行动如风的蹑足潜向翠竹环绕的茅屋。
  他们身上所穿的眼饰花色虽异,但每个人脸上全都用黑巾蒙住了头脸,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外面。
  这些人潜近丛丛青竹之后,并不躁进,一个个反手解下斜背于背的强弩。
  这强弩外表看来与一般的连株强弩并无大大不同,只是中间凹槽部份较寻常的强弩宽深了许多。
  这些潜行之人似是早有了分配一般,以茅屋为圆心,间隔三尺一人,散成一个半圆弧形,手持强弩,静默无声地包围住茅屋。
  就在这些人刚刚布置妥当,又有两名身着宽袍,蒙头盖脸的神秘人物,足不沾地,行若飘风的自村前冒雨而来。
  光看他们二二人行进的身形步法,就知道他们个是身怀上乘武功的高手之流。
  这两人看似平缓,实则迅捷的来到隔着茅屋尚有十丈距离处,便已停身负手而立。他们环目打量持备围住茅屋的这些人,似是颇为满意的略做颔首。
  于是,左面那名蒙面人缓缓抬起他的右臂……
  持弩等人见状纷纷探手人怀,摸出一粒粒大若鸽卵的暗红色弹丸,架于手中强弩的凹槽中。
  随着蒙面人物举臂断然一挥,伏围的众人手扣哑簧,射出弹丸。
  暗红色的弹丸如飞蝗群峰般,穿透雨幕,直奔茅屋而去。
  顿时——
  “轰隆!”声响,烟火蓬溅,烈焰四起,三间雅致的茅舍,眨眼之际陷于熊熊火光之中!
  就在这时,茅屋的屋顶像是突然炸开了般,猛地朝空“砰”然四射,燃烧着的茅草便如庆典上的烟火,斗然喷洒飞溅。
  两条人影则紧随着这阵进炸入空的火苗子,自屋内窜腾跃出。
  竹篁后,埋伏之人但见人影飞闪。
  不由分说,持起火器强弩朝空猛射。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风神帮

下一篇:第二章 二小出江湖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