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凤凰激死铜旗堡主
2024-01-28 11:58:20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

  高六六喜孜孜地带着十两银子,离开了甘家,左穿右插,来到了一条偏僻的长巷。
  长巷冷清清的,只有一个叫化蜷伏在地上,浑身不断地在颤抖。
  高六六忙上前,叫了一声:“喂,朋友!”
  叫化子抬起头,瞧了他一眼,道:“我不是你的朋友!”
  高六六笑了笑,道:“对,不是朋友,是兄弟,常言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俺知道你饿了,所以给你弄来十两银子,务请如数收下,以济燃眉之急,不胜感激之至。”
  叫化子摇摇头:“我不要银子,也不要你来可怜,快滚开去,别惹我生气!”
  高六六一呆,心想自己全是一番好意,这叫化子居然不接受,那是什么道理。
  他想了想,忽然叹了口气,道:“俺知道,英雄莫问出处,落魄莫问因由,你现在又穷又饿又有病,是难免脾气恶劣的,俺不怪你,但你再不吃点东西,恐怕一定会饿死了……”
  高六六只是说到这里,忽然就停了下来,再也说不下去,脸上同时露出了讶异的神情。因为他看见这叫化子的手里,忽然抓出了一撮金光灿烂的金叶子。
  高六六呆住了,过了许久才讪讪一笑,道:“想不到你比俺还有钱得多,俺是弄错了,俺有眼无珠,俺……”
  叫化子忽然苦笑起来,道:“有金子又有什么用?”
  高六六一怔,继而笑道:“怎会没用,最少,你可以用它来填饱肚子。”
  叫化子盯着高六六,道:“我几时说过肚子饿了?”
  高六六道:“你若不饿,怎么不断地在发抖?”
  叫化子叹息一声,道:“你不会明白的,你还是自己走自己的路,别再理会我啦。”
  高六六道:“不行,俺除非不管,既已管上了,就非得管到底不可。”
  叫化子瞪着他:“我有什么事值得你非管不可?”
  高六六道:“我知道你不断发抖,必定是有缘故的,既然不是肚子饿,那么一定是因为有病。”
  叫化子冷冷道:“我也没有病。”
  高六六道:“你若不是有病,那么一定是受了伤,或者是中了什么邪毒。”
  叫化子楞住了。
  高六六瞧着他,道:“俺看嘛,你还是别嘴硬了,有了伤毒,必须及早治疗,否则将来必然噬脐莫及。”
  叫化子叹了口气,忽然又苦笑了一下,道:“六六,你是越来越进步了。”
  “六六?你知道我就是高六六?”高六六不由大感意外,“怎么你认识俺,俺却不认识你?”
  叫化子叹道:“你以前是见过我的,但那时候,我衣冠楚楚,神采飞扬,和现在这副形貌相比,不啻是有天渊之别。”
  高六六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看了半天才失声叫道:“你……你是舒铁戈!”
  叫化子苦笑一声,忽然又剧烈地颤抖起来。
  高六六看见别人颤抖,自己也仿佛要颤抖了,他深深吸一口气,道:“你别慌乱,俺把你背回去,师父一定有办法可以救活你。”
  舒铁戈摇摇头,道:“不必了,我中的是世间第一奇毒,根本无药可治,你也别碰我。”
  “少放屁!若有什么天下间第一奇毒,你早就归登极乐世界啦,怎会还在这里乱吵乱叫?”
  “你知道个屁!”舒铁戈怒道:“你若碰我,你也会染上奇毒!”
  高六六“哼”一声:“俺不相信!”
  他不管舒铁戈说什么,强行把他背走,然后就向甘家飞奔回去。

×      ×      ×

  舒铁戈不断地发抖,高六六笑道:“别故意发抖好不好?这样不大好玩!”
  舒铁戈也许是发抖得太厉害了,连话也说不出来。
  高六六背着他行走如飞,初时一点也不觉吃力,但渐渐地却有点痕痒的感觉。
  最初感到痕痒的地方,是在颈际,但渐渐地,痕痒的范围扩散到肩背上。
  “哈哈,他妈的好痒!”高六六怪笑着说。
  等到他回到甘家的时候,那痕痒的感觉已变成了奇寒澈骨。
  “啊,怎么冷……冷得这样厉害?”
  舒铁戈也已没有再开口,高六六把他放下来,两人都在颤抖。
  “六六!”突听一人沉声喝道:“你怎么了?”
  高六六回头一瞧,看见了师父怪刀神翁郝世杰。
  “师父,弟子……弟子好冷……”
  郝世杰仔细看了一会,甘老太爷也走了过来,神情紧张地问:“什么事?”
  郝世杰吸了口气,沉声道:“他们都中了‘冰骨瘴毒’,尤其是舒铁戈的情况更为严重。”
  “舒铁戈?”甘老太爷吃了一惊:“他就是江湖上著名的杀手舒铁戈?”
  郝世杰点点头,道:“这人虽然是个职业杀手,但却很有点江湖义气。”
  甘老太爷道:“他怎会中了‘冰骨瘴毒’?”
  郝世杰道:“他现在已晕迷不醒,真相如何,还是问他才知道。”
  甘老太爷一跺脚,道:“既然这样,先把他救醒过来再说!”
  郝世杰摇摇头,道:“这瘴毒不易除,甚至可说是无药可治。”
  甘老太爷面色一变:“那岂不是比桃花瘴还更厉害?”
  郝世杰道:“准是鲁伐耳的杰作。”
  “鲁伐耳!”甘老太爷“哼”一声,“连苗人也来到这里兴波作浪,那真是太不像话了。”
  郝世杰说道:“鲁伐耳本已称雄苗疆,却和朱万王联手作恶,其中恐怕大有蹊跷。”
  甘老太爷道:“其中有什么蹊跷,那是他们的事,但舒铁戈和高六六,绝不能就这样白白丢掉性命。”
  郝世杰双眉紧皱,道:“老夫也知道形势危急,但要救回他们的性命,必须从长计议,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才可行,要急也是急不来的。”
  就在这时候,甘家大门外,又来了几个人。
  那是舒美盈、铁凤师、司马纵横和鱼吃虾。

×      ×      ×

  舒美盈急得快要哭了。
  他们本来是和舒铁戈一起到太原的,但他们却只有一匹快马,结果舒铁戈骑了这匹马,先走一步,却没料到,当大家来到甘家的时候,舒铁戈和高六六已中了“冰骨瘴毒”。
  铁凤师观察了好一会,才道:“千万别碰他们,天下间能解此毒者,只有‘火云神珠’而已。”
  甘老太爷忙道:“在哪里可以找到‘火云神珠’?”
  铁凤师道:“鲁伐耳就有一颗。”
  甘老太爷道:“除了鲁伐耳之外,还有谁有‘火云神珠’?”
  铁凤师道:“司徒藏。”
  甘老太爷道:“司徒藏是什么人?他在哪里?”
  铁凤师道:“司徒藏是朝廷重臣,但已在半年前病逝,而那颗‘火云神珠’,也已成为陪葬之物。”
  甘老太爷道:“咱们可以盗墓。”
  铁凤师摇摇头,道:“盗墓是赶不及了,而且,谁也不知道司徒藏埋葬在什么地方。”
  甘老太爷急起来,道:“那怎办?”
  司马纵横缓缓道:“现在唯一可以解除瘴毒的途径,就是去找鲁伐耳。”
  郝世杰点点头,道:“老夫也是这样想,就让老夫去找那苗人好了。”
  司马纵横道:“不,舒铁戈和六六都很需要你来照顾,这件事就让我去干。”

相关热词搜索:火并毒强人

下一章:苗王毒、轩辕悟、天毒灭
上一章:浑人自有浑人福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