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王毒、轩辕悟、天毒灭
2024-01-28 11:58:54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

  黄昏,卢家大院门外,来了一群神秘的黑衣人。他们行动迅速,转瞬已分别潜入院内。
  卢家主人是已知道他们是谁,也知道他们会鸠占鹊巢,把卢家大院当作“分舵”使用。
  卢家上下,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一群恶客是绝不好惹的。
  他们也知道,在不久之前,这伙人曾带来了一个苗女,把她囚禁起来,但后来却又给人救回出去。
  结果,有五个姓邹的恶人,一个不知何故七窍流血死了,另外四人却是不知所踪。
  卢家上下,有人窃喜,但也有人很担心,恐怕这是祸事的开始。
  平时,卢员外是威风十足的,但自从有几个姓邹的恶人来到这里后,这老主人的威风就似乎只能用来扫地了。
  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一天黄昏,又有一群神秘的黑衣人来了。
  他们大概有三十余人,每个人都很沉默,绝少讲话。
  进入卢家的,还有一顶轿子。
  这一顶轿子四周都遮掩得密不通风,谁也不知道轿子里载着的是什么人。
  连卢员外也不敢问。
  他只知道,卢家必须好好招待这一群人,否则不出十天之内,就会惹来灭门大祸。
  这是朱万王的命令。
  卢员外知道朱万王是什么人,也曾亲眼见过,朱万王怎样惩罚那些不逢守命令的人。
  所以,他只好完全服从,不敢有半点怠慢。
  晚上,卢员外亲自督促下人,以精美酒菜招待那些贵宾。
  其实这群人并不是什么贵宾,而是恶客。
  但恶客却是更加不能开罪的,卢员外只担心他们会有什么不满意。
  幸好他们都没有挑剔什么,这一天晚上,总算是平静地度过了。
  第二天清晨,卢员外刚起床,忽然就听见了外面响起了一阵兵刃交击声响。
  卢员外忖道:“还这么早,他们就在练武了。”
  谁知道他走出外面一瞧,竟然是数十人在流血拼命,绝不是在练习武功。
  卢员外这才面色大变,匆匆躲避。
  那一顶轿子仍然停放在西厢一间房子之内,但门外却有五个黑衣人在把守着。
  攻进卢家的,正是铁凤师、司马纵横、鲁伐耳、郝世杰等高手。
  他们都知道,这一战关系重大,万万不能有失。
  看守着那顶轿子的五个黑衣人,武功特别厉害,九玄洞和丐帮最少有十几个高手攻过去,结果都是无功而退,而且还有一大半伤在这五人兵刃之下。
  郝世杰见形势不对,立刻赶上支援,与那五个黑衣人动上了手。
  平情而论,这五人的武功,还没有一个比得上郝世杰,但却胜在招式诡奇,而且互相之间配合得恰到好处,就算其中一人有错失漏着,另一人立刻就会接着补上,是以郝世杰虽然刀法怪异,别创一格,但对着这五人密不透风的联防,却也无隙可寻,并未占到半点优势。
  突听一人破锣般的声音骤响起来,大声说道:“鼠辈休得不伦不类,俺来给你们一个难忘的教训。”
  郝世杰一听见这人的声音,便已眉头大皱,同时喝道:“这里没有你的事,滚开去!”
  那人却桀桀一笑,道:“有事弟子服其劳,师父休客气了。”
  只见一个红脸大汉,挥刀加入战圈,正是郝世杰的大弟子焦四四。
  郝世杰号称“怪刀神翁”,刀法招式古怪无比,焦四四是他门下弟子,但所练刀法,却是迥然有别,绝无“古怪”二字可言,乃是至刚至阳、威猛无比的“天罡刀法”。
  只见焦四四勇猛不凡,那五个黑衣人一时间也摸不清这红脸大汉是什么路数,招式立刻严密谨慎起来,唯恐有失。
  焦四四当然攻不进去。
  但郝世杰却反而有了可乘之机,他武功本来就在这五人之上,这时候五人最少有三个正在忙于对付焦四四,“怪刀神翁”的看家本领,立刻就趁势施展,只见刀光如雪,刹那间,已从这五人中间穿过,把他们分隔开来。
  他这一阵急攻,气势着实惊人,只见刀锋卷、沉、劈、削,不但力道非同小可,招式更是神妙无比,五个黑衣大汉联防合守之势,已然崩溃下来。
  焦四四哈哈一笑,大叫道:“师父神威大发,弟子叨光不浅也。”
  郝世杰怒道:“少吹捧,当心那矮子的剑。”
  焦四四笑道:“凭这几块材料,弟子还没有放在心上,且看弟子……唷。”
  话犹未了,五个黑衣人中最矮小的一个剑手,已一剑刺在他的胸膛上。
  焦四四苦着脸,怪叫了一声:“十八年后,俺又是一条好汉。”
  郝世杰大惊失色,他早就看出,这五人之中,以矮子的一手剑法最为毒辣,焦四四给他刺了一剑,而且中剑之处又在心脏要害,实在是凶多吉少了。
  郝世杰既惊且怒,倏地大喝一声,反手一刀,刀锋向那矮子横砍过去。
  只听得“刷”的一声,那矮子肩头中了一刀,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开去,但郝世杰痛恨这人伤了自己的弟子,虽然已给了他一刀,仍然穷追猛打,左掌急撞出去,“蓬”的一声,打在矮子的左边面颊上。
  那矮子先中一刀,再吃一掌,再也支持不住,仰天便倒了下去。
  郝世杰再向焦四四望去,以为他必已受了重伤,谁知他还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一点受伤的样子也没有。
  “四四!”郝世杰一面对付其余几个黑衣人,一面看着这鲁莽的弟子。
  焦四四忽然哈哈一笑,道:“原来那厮一剑刺在弟子的护心镜上。”
  “护心镜?你从哪里弄来护心镜?”
  “是铁大侠送给弟子的。”
  郝世杰这才松了口气,那四个黑衣人也渐渐落在下风。
  但就在这时候,那轿子突然射出了一条灰色的人影,只见一个灰袍老人,面罩杀气,双掌齐飞直袭郝世杰。
  这老人出手如电,“砰”的一声,郝世杰只觉得对方掌力有如洪涛突发,竟然是生平所遇最厉害的掌力。
  他以左掌相迎,最少贯注了九成以上的内家真力,但也禁受不起灰袍老人这一击,连随踉踉跄跄倒退几步,身形摇晃个不停,但总算还没有倒了下去。
  “金面祖师?”郝世杰不禁叫道。
  灰袍老人冷冷道:“老朽正是轩辕震,你当我已老得连走也走不动了?”
  焦四四“呸”一声,喝道:“管你是金面还是银面,吃俺一刀再说!”
  他是个勇猛无匹的浑人,而且也不知道金面祖师轩辕震是何方神圣,只见他猛地大喝一声,使尽吃奶之力,一刀自下反削而上,刀尖戳向轩辕震胸口期门穴上。
  轩辕震一声冷笑,两指轻轻一挟,就把焦四四的刀锋牢牢挟住。
  焦四四正自一呆间,那沉重坚厚的钢刀,跟着竟然应声断折。
  若是换上别人,恐怕已给吓得魂飞魄散,但焦四四却居然咧嘴一笑,道:“这是什么武功?你以为俺的刀断了一半就不能杀人吗?”
  说着,挺起半截断刀,又再向轩辕震胸口上猛力戳过去。
  这一刀威猛无伦,有如奔雷骤至,但轩辕震是何等样人,岂会给他这一刀所伤,只见他左掌倏伸,已拍向焦四四左胁之下。
  焦四四虽然刀势沉猛,但在轩辕震这等绝世高手眼中看来,简直形同儿戏而已,可以说,焦四四那半截断刀,根本全然无法威胁得了他。
  但轩辕震要伤他却是易如反掌之事。
  眼看这一掌立时就可以要了焦四四的性命,忽然焦四四的身子急向右转,轩辕震这极凶猛的一掌,居然只是拍在焦四四胸前的护心镜上。
  这护心镜也可说是一种稀世难求的宝物,正是刀枪不入,昔才焦四四中剑没有死掉,也是全凭着它。
  但轩辕震的掌力,竟似比刀剑还更厉害,只听得一声异响,那面护心镜已被震碎。
  焦四四大怒,喝道:“老东西,你弄坏了俺的宝物,快赔!”
  轩辕震却连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冷冷地瞧着铁凤师。
  铁凤师来了。
  刚才焦四四能够身子急转,及时以护心镜挡住轩辕震的一掌,其实并非他自己应变得快,而是铁凤师突如其来,在他的后面轻轻拉了一把。
  他这一拉,并没有用怎么大的力量,只是借力使力,把焦四四的身子向右推过去而已,但这一推却极有分寸,绝对不能有错,否则轩辕震那一掌无论击在焦四四身上任何地方,也是后果堪虞的。
  焦四四死里逃生,还懵然不觉,他只知道护心镜已给震碎了,胸口也隐隐作痛起来。
  其实他现在还有痛的感觉,已是上上大吉,若非铁凤师及时拉了他一把,现在他已中掌气绝身亡,自然不会感到什么痛楚了。
  焦四四不知死活,还要扑上前跟轩辕震拼命,但他才扑出半步,已给一只手揪了回来。
  焦四四回头一瞧,这才看见了铁凤师原来已在自己身旁。
  “铁大侠,你来得正合时,这老妖怪把你送给俺的护心镜毁了!”
  “我已看见。”
  “那好极了,你在这里瞧着,俺把这老妖怪宰了,为护心镜报仇!”焦四四气呼呼地说。
  铁凤师却摇摇头,道:“你不行!”
  焦四四指着自己的鼻子,瞪着眼睛道:“你是说,俺打不过这老妖怪?”
  铁凤师道:“是的。”
  焦四四呆了一呆,道:“俺若不行,你呢?”
  铁凤师道:“我也不行。”
  焦四四道:“连你也打不过他吗?”
  铁凤师道:“在这里,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赢得了这位老前辈。”
  焦四四吃了一惊,瞧着郝世杰道:“师父,这是不是真的?”
  郝世杰点了点头,沉声道:“这是真的。”
  轩辕震冷冷一笑,顾盼自豪地说道:“你们总算自量,老朽称霸武林之时,你们全都还未出世!”
  他所说的“你们”,是连郝世杰也一并包括在内的。
  郝世杰没有反驳,因为轩辕震最少比他年长二三十岁,这番说话也并非不对。
  铁凤师微微一笑,抱拳道:“前辈是极具身份的武学宗师,未知何以竟会和朱万王在一起?”
  轩辕震冷冷一笑,道:“朱总舵主乃天下英雄之首,老朽助他一臂之力,诛灭江湖上的魑魅魍魉,又有什么不对了?”
  铁凤师眉头一皱,道:“前辈所说的魑魅魍魉,未知是何所指?”
  轩辕震沉着脸道:“凡是与朱总舵主为敌者,都该杀!该死!”
  铁凤师睨目道:“朱万王为饱一己私心,不惜荼毒江湖,残杀无数英雄豪杰,他比任何人都更该杀!该死!”
  轩辕震喝道:“放肆!”
  铁凤师冷冷道:“前辈本乃江湖上顶天立地之辈,何苦为了朱万王一人而自毁声名,晚节不保?”
  轩辕震须眉皆竖,道:“你是何人?竟敢在老朽面前大放厥词?”
  铁凤师道:“晚辈乃江南铁凤师。”
  轩辕震道:“你可知道,凭你的武功,也许接不下老朽十招?”
  铁凤师哂然一笑,道:“这只是‘也许’而已,再说,就算晚辈死在前辈掌下,那也不妨,须知‘公道’二字,往往是要流血流汗,才能讨回得来的。”
  轩辕震蓦地大喝一声:“小子,你也敢说向老朽讨个公道,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斤两!”
  喝声中身形急转,一式“卧虎游龙”,拳掌兼施,向铁凤师欺身袭至。
  这一招武功原本平淡无奇,谈不上有什么精巧奥妙之处,但在轩辕震手下施展起来,却是拳风贯耳,掌风霍霍,竟有夺魄惊魂,杀机从四方八面一齐涌来之势。
  铁凤师一声不响,突然身形一晃,凤凰神剑已夺鞘而出。
  江湖中人,都知道铁凤师剑法辛辣,凌厉威猛无比,是以一般人都认为,他的剑法可算是属于“刚阳派”的。
  但他现在使出的剑法,却是一反常态,招式绝不急猛,只是轻灵翔动,劲力阴柔而绵绵不绝。
  轩辕震冷冷一笑,一式“盘龙绕步”闪开铁凤师十一剑,道:“瞧你神气十足,怎么练的剑法却是像姐儿舞剑一样?”
  铁凤师挽了一个剑花,道:“晚辈剑法平庸,此刻只是但求无过,能多守一刻便多守一刻,总比死在前辈掌下的好。”
  轩辕震冷冷道:“你以为用这种缠头缠脚的招数就可以保住性命吗?那真是妙想天开!”
  他一面说,掌下压力又陡增了几分。
  霎时间,四方八面都是轩辕震的影子,只见掌风飒飒,忽虚忽实,变幻无穷,若是换上别人,恐怕早已把持不住,中招倒下。
  但铁凤师这一手剑法也怪异之极,任凭轩辕震怎样攻过来,他总有办法把对方的杀着及时封住,或是轻巧地化解开去。
  轩辕震乃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想不到打了一百招,还是未能把铁凤师擒下,不禁连脸都黑了。
  其实,铁凤师的确打不过轩辕震,但他一上来便抱着“以守为攻”、“边战边走”的宗旨,一味只是坚守城池,尽量不让对方有可乘之隙,果然使轩辕震屡攻不克,一张老脸渐渐有挂不住的感觉。
  但铁凤师也已苦透了,他给这位金面祖师的掌风压得透气不过,论内力,轩辕震确是胜上一筹的。
  只要再打下去,不出一百招,铁凤师还是会败落下来。即使换上当今八大门派掌门的任何一人,情况也绝不会比铁凤师胜多少,甚至只会更加恶劣。
  因为他们未必能使出铁凤师那种“缠头缠脚”的防守式剑法。
  而郝世杰也看出铁凤师形势渐渐恶劣,正要加入战圈,却听得一人沉声道:“让我来!”
  那是司马纵横的声音。

相关热词搜索:火并毒强人

下一章:最后一页
上一章:铁凤凰激死铜旗堡主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