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最后一剑 正文


 
2021-01-10 12:47:56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徒洪大踏步赶了过去,先将自己的长剑,从地上拔了出来,然后,他注定在那落在地上的四柄小剑之上,他突然走过去,拾起了一柄小剑来。
  霍英忙道:“司徒师侄,可是你们同门,每一人遇害,都有这样的小剑留下么?”
  司徒洪伸手入怀,取出了另一柄银光闪闪的小剑来,一齐放在手掌心上,伸出手去,道:“两位请看。”
  霍氏兄弟一齐定睛看去,不禁各自发出了“啊”地一声!
  那两柄小剑,是大不相同的,自地上拾起来的那柄,长出半寸,银光燦然,在剑柄上,用银丝盘出的凤儿,也是栩栩如生!
  而且,在凤眼之上,镶着一颗血也似的红宝石,两面都有。
  而自司徒洪怀中取出来的那一柄小剑,却粗糙得多!
  霍英抬起头来,道:“司徒贤侄,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司徒洪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但这一柄……却是从四师弟的脑户穴中拔出来,四师弟便是在黑夜疾驰之中,死在两柄这样的小剑之下的!”
  霍氏兄弟互望了一眼,道:“如此看来,司徒贤侄,一直在害人的,绝不是凤七姑?!”
  司徒洪陡地吸了一口凉气,道“难道……难道全是陆师弟做的事?”
  霍氏兄弟也感到全身都像浸在冷水中一样,那不仅为了他们几乎是看着陆鹰扬长大的,而且,陆鹰扬现在还和蒙茵茵在一起!
  如果他是一个如此冷血的杀人者,和蒙茵茵在一起,那简直是不堪设想的事!
  他们都知道现在需要做的是什么,他们要尽快追上去,追到蒙茵茵和陆鹰扬两人!他们的牲口都伤在凤七姑手下,不能再骑了,他们各自展开轻功,向前疾掠而去!
  蒙茵茵一手兼拉着两匹马的缰绳,向前疾驰着。由于马儿向前的去势,实在太快,是以陆鹰扬好几次从马背上跌了下来。
  陆鹰扬的双手仍然被反缚着,蒙茵茵唯恐司徒洪他们追了上来,是以根本没有时间用剑将他手腕上的缰绳削断,她只是大声叫道:“伏下来!伏下来!”
  陆鹰扬依言伏在马背之上,转眼之间,便已奔出了两三里,两人一齐转进了一条岔路,又向前奔出了七八里,到了一大片密林之中,蒙茵茵才停了下来。
  她长剑挑动,将陆鹰扬手腕上的缰绳削断,陆鹰扬苦着脸,搓着被绳缰勒得发红的手腕,道:“师妹,你这样子……唉……怎么办?”
  蒙茵茵回头看了看,不见有人追上来,她略为放心了些,但是她却知道,司徒洪和霍氏双剑,不会离得自己太远,现在还全然不是停下来讲话的时候。
  是以她一拉陆鹰扬,道:“现在只好见一步走一步,慢慢再说,快,我们再向前去!”
  她长剑在那两匹马上,疾拍了两下,将两匹马赶出了林子,她则拉着陆鹰扬,向林子深处,疾奔了出去,穿出了林子,来到了一个山坳中,这才停了下来。
  陆鹰扬喘着气,道:“师妹,你难道相信……是我害了七师哥?”
  蒙茵茵瞪着眼道:“废话,要是我以为你害了七师哥,我会带你逃走么?”
  陆鹰扬急得顿足,道:“师妹,你我这样一逃,七师哥不是我杀,也变得是我杀的了,我如何还能辩得清,唉,我如何还能洗得清?”
  蒙茵茵一生之中,也从来未曾遭遇到那样的大事过,她心中本来已急得可以,再给陆鹰扬一埋怨,更是急得团团乱转,心中又生气,大声道:“你本来辩得清么?七师哥临死之际,既然说是你杀的,你有什么法子可以洗得清,你说!”
  陆鹰扬满头大汗,张大了口,一句话也说不上来,蒙茵茵“哼”地一声,道:“由此可知你是洗不清的了,爹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你若是回到了开封府,见到了爹,他会容你分辩么?”
  陆鹰扬本就不是十分有主意的人,此际更是面如土色,声音发颤,道:“师妹,那我们……怎么办?”
  蒙茵茵心中也是一无主意,但是她看到陆鹰扬那种样子,却不得不反而要安慰陆鹰扬,她道:“现在我们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反正……反正七师哥若不是你杀的,总有人下的手,只要找到了真凶,那你就清白了。”
  陆鹰扬忽然抓住了蒙茵茵的手,道:“师妹,只有你一个人相信我没有做那样事,你待我太好了!”蒙茵茵活到那么大,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烦恼,可是一下子却遇到了那样的大烦恼,而且陆鹰扬又不是什么有主意的人。如果陆鹰扬是有主意的人,那么她至少可以伏在陆鹰扬的肩上,大哭一场,而不必像现在那样,反而要来安慰陆鹰扬了!
  当下她苦笑,道:“现在说这种话——”
  她才讲到这里,忽然住了口,她一住口,陆鹰扬也失声道:“有人来了!”
  真有人来了,就在他们身边两三丈处,草丛中有人声传了出来,蒙茵茵忙将陆鹰扬一推,推向一个洞口全是山藤萝蔓的山洞之中,低声道:“你先躲起来别动!”
  陆鹰扬忙在那浅窄的山洞中伏了下来,而他才一伏下,一个人也自不远处的草丛之中,长身而起!
  蒙茵茵退出了一步,背对住山洞,心中紧张到了极点,手中的长剑,也已对准了前面。可是当她一看清自草丛中长身而起的那人时,她不禁陡地一呆,道:“二师哥,是你!”
  那人自草丛中,大踏步地走了出来,却不是别人,正是天涯三绝蒙威的二弟子万舜水!
  万舜水向前走来,蒙茵茵一见到是万舜水,心中便已松了一松,但是她随即想道,万舜水可能已见到过司徒洪的了,是以又紧张了起来。
  她问道:“二师哥,你见过大师哥了?”
  万舜水摇着头,道:“没有啊!”
  蒙茵茵松了一口气,又问道:“你不是到开封府去了么?何以会在这里的?”
  万舜水笑着,道:“我还有一些事情未了,是以要来,等这件事完了之后,小师妹,我自然会和你一齐回开封去拜见师父的。”
  蒙茵茵听他说得蹊跷,忙问道:“二师哥,什么事?”
  万舜水一字一顿,道:“三绝派门中,出了十恶不赦之人,小师妹,你是知道的了?”
  蒙茵茵陡地一怔,面色为之剧变,勉强笑道:“二师哥,我……不知你是什么意思?”
  万舜水道:“有人杀了七师弟,七师弟临死之前,亲口说出凶手是谁,你难道还不知道么?”
  他最后一句话,乃是疾声喝出来的,蒙茵茵本就心中发虚,唯恐万舜水已知道了这件事,此际听得万舜水大声一喝,更是大吃了一惊,不由自主,向后连退了三步!
  而就在她才一后退之际,只听得万舜水又是一声暴喝,道:“逆徒拿命来!”
  随着那一声巨喝,他反手一剑“飕”地便向那山洞之中,刺了过去!
  那一下变化,更是大大出乎蒙茵茵的意料之外,蒙茵茵一声尖叫,道:“二师哥,不关他的事,七师哥不是他害死的——”
  然而,蒙茵茵的尖叫声,叫到这里,便陡地停了下来!
  因为万舜水的那一剑,去势快绝,电光石火之间,他的长剑,便已刺进了山洞,而那山洞的洞口,满是藤萝,本来也看不清他那一剑,是不是刺中了躲在山洞中的陆鹰扬的。
  而蒙茵茵此际,突然住了口,并不是因为万舜水刺出那一剑,而是万舜水已然缩回了剑来!
  万舜水的长剑,自山洞中缩了回来,鲜血顺着他的剑尖往下流,而洞中也有一股血泉,疾喷了出来!
  蒙茵茵一看到那样情形,整个人都呆住了,刹那之间,她只觉得自己并不是站在地上,而是跌在云上一样,双脚都软绵绵地,接着,她眼前天旋地转起来,她发出了一声大叫,身子向后便倒!
  就在她将要倒地之际,万舜水提着剑,一个箭步,赶向前来,将她扶住。
  蒙茵茵想要挣扎开去,可是她全身乏力,一点力道也使不出来,她只是叫道:“别碰我,滚开去!”万舜水道:“师妹,你怎么啦?他狼心狗肺,杀害同门,这样的人,怎能留在世上?留他在世上,只有使他多害人,你千万别看他对你,甜言蜜语,可是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对你下了毒手!”
  蒙茵茵急速地喘着气,她实是没有勇气向那山洞再多看一眼。
  这时,已没有血泉自山洞中喷出来了,但是还是有鲜血自洞口汩汩地流出来,鲜血曾喷在洞口的藤萝上,这时也一滴一滴地向下跌着。
  蒙茵茵心头一阵阵剧痛,眼前也是阵阵发黑,她的声音在突然之间,变得如此之嘶哑,她想哭,可是却哭不出来,只听得她叫道:“八师哥,我……害了你了!”
  万舜水忙又道:“师妹,他是死有余辜,看来他不止害了七师弟,几个同门,全是他害死的!”
  蒙茵茵用力一挣,挣开了万舜水,可是她的身子,却是摇摇晃晃,站立不稳,只听得她尖声道:“他为什么要害人?为什么?”
  万水舜道:“谁知道,这种坏人要做起坏事来,可能根本不为什么?”
  蒙茵茵的心中,哀痛之极,她在那样的情形下,根本不能好好地将整件事想一想,可是,她的心中却突然一亮,想起一件事来。
  她陡地一挺身子,叫道:“二师哥!”
  万舜水忙道:“小师妹,你可是想通了?正邪不能两立,我实是不能不杀他的!”
  蒙茵茵嘿嘿地冷笑着,道:“我不是想通了,而是有一件事想不通,所以要问问你。”
  万舜水讶道:“什么事啊,师妹只管说。”
  蒙茵茵一字一顿,道:“你说未曾见过大师哥他们,那你何以知道七师哥死了?又何以知道七师哥临死之前说了些什么?!”
  万舜水一直是笑嘻嘻地在望着蒙茵茵的,可是蒙茵茵这几句话一出口,万舜水的脸色,陡地变了,道:“啊……这……这……”
  蒙茵茵已然渐渐地镇定了下来,她已不像刚才那样乱了,她越想越觉得可疑,而且,万舜水此际的神态,也实在太令人起疑了!
  是以,她立时又道:“你说,你是怎么知道的?”万舜水吸了一口气,道:“我……我……我是躲在一边,听你们两人交谈,所以才知道的。”
  他那样一讲,顿时理直气壮起来,又道:“小师妹,我们快去告诉师父,说奸人已伏诛了!”
  他虽然那样说,但是总还有些气虚,是以不住地拿眼瞧着蒙茵茵。蒙茵茵冷笑一声,道:“这又奇了,你和我们分手时,说好是回开封去的,何以不到开封去,却会在这里?而且,你若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见到了我们,何必鬼鬼祟祟地躲起来?为什么不立时出来,和我们相见?”
  万舜水的面色比刚才更难看了,他呆了一呆,道:“师妹,你……你不住那样问我,是什么意思?”蒙茵茵冷笑一声,道:“万师哥,我思疑这一切事,都和你有关,是你在暗中捣鬼!”
  万舜水整个人疾跳了起来,道:“师妹,你这是什么话?我知道了,你一定因为我杀了陆鹰扬,所以对我心中怀恨,才那样——”
  他才讲到这里,突然左手向蒙茵茵身后一指,道:“咦,你看!”
  蒙茵茵一呆,自然而然转过身看去,可是她身后却什么东西也没有。而就在此际,万舜水长剑抖动,一剑已直取她的背心!
  万舜水那一剑,还是用阴力发出的,剑出之际,一点声息也没有,蒙茵茵一看到自己身后什么也没有,心中陡地一凛间,已知不妙,她总算见机得十分之快,身子陡地向前窜去!
  幸而她这一窜,窜得十分及时,万舜水那一剑,刺到了离她的背后还有尺许处,剑势已尽!而蒙茵茵也已疾转过身来。
  但是蒙茵茵才一转过身来,万舜水的第二剑又已刺到,这一剑出得更狠,竟是直向蒙茵茵的面门疾刺而至的。蒙茵茵急忙一低头,“刷”地一声,长剑刺进了她的发髻之中!
  蒙茵茵吓得冷汗直淋,她知道自己绝不能死在万舜水的剑下,要不然,陆鹰扬不但白死,而且死了之后,还要蒙受污名!
  蒙茵茵的身子,陡地向后翻了出去,也就在她的身子向后翻出之际,万舜水的剑锋,已顺着她的头顶,滑了下来,将她的发髻,削去了一半。
  蒙茵茵头上的长发,一齐散了下来,这时候,她也已勉力翻出了六七尺,而且手一探,长剑也已探在手中。
  一握了长剑在手,蒙茵茵的胆子顿时大了许多,因为平时她和万舜水练武过招,心知自己足堪和万舜水打一个平手的。
  而她也知道,霍氏双剑和大师兄司徒洪正在追赶她,只要能支持到他们三人一来,那就够了!
  是以蒙茵茵长剑一出鞘,剑尖前指,先抖出了几朵剑花,将万舜水的攻势,阻了一阻。一剑刺出之后,她身形也立时挺立了起来。
  这时,万舜水倏地收回了长剑,陡地一个转身,向外便窜,蒙茵茵一见万舜水突然要走,她如何肯放他离去?立时一声娇叱,道:“别走!”
  随着那一声娇叱,她身形一矮,一剑接着刺了出去。
  却不料就在那一剑刺出之际,万舜水右手向后一扬,四道银光,向蒙茵茵电射而至!
  他特地转身向前逃去,引蒙茵茵一剑向他刺出,他却就在那时,向蒙茵茵发出了四枚暗器,那四枚暗器,正是四柄银光闪闪的小剑!
  蒙茵茵一剑平刺而出,上盘和下盘都是空隙,而万舜水的心地,着实歹毒,他那四枚暗器,就是两枚射蒙茵茵上盘,而两枚射她下盘的!
  蒙茵茵突然之间看到暗器射到,心中不禁大惊,她父亲号称天涯三绝,那三绝谁都知道第一绝是剑,很多人都以为其中必有一绝是暗器的。却不知天涯三绝最恨暗器,他门下弟子,是从来也不准习暗器的。
  是以蒙茵茵在突然之间,看到她二师兄竟然射出了四枚暗器来,心中的吃惊程度,实是难以形容,急忙挥剑去格时,“叮叮”两声响,将奔向她上盘的两枚小剑,格了开去!
  但是另外两枚射向她下盘的小剑,却已在此同时,射中了她的双腿,那两枚小剑的去势,十分劲疾,一齐陷进了她的腿中,直没至柄!
  蒙茵茵只觉得双腿一麻,再也站立不稳,身子一侧,便已经跌倒在地!
  蒙茵茵在才一向地上倒去之际,心中的吃惊,实是难以形容,她奋力想站了起来,可是却已在所不能,她一抖手将手中的长剑,向前直抛了出去!
  可是,她长剑的去势虽急,万舜水挥剑一格,便已将长剑挡了开去。
  他一挡开了蒙茵茵的长剑,便一个起伏,来到了蒙茵茵的身前,发出了一个奸笑,道:“小师妹,真是可惜,本来我是不想伤害你的,在我计划之中,等我成了三绝派的掌门之后,我们还可以结为夫妇,但是现在既然已被你识破了我的机密,也就说不得了!”
  他话一说完,五指一松,长剑向下略沉了一沉,但是随即反手握住了剑柄,用力一剑,便向蒙茵茵的咽喉,疾插而下!
  蒙茵茵双腿皆被暗器射中,身子倒在地上,长剑也已脱手,可以说全然没有抵抗的能力了,她只得用力一滚,向旁滚了开去,勉力避开了万舜水的那一剑。
  同时,蒙茵茵张口大叫道:“大师哥!”
  万舜水一剑不中,听得蒙茵茵张口大叫,心中更是暴怒,一步赶向前去,“飕”地一声,第二剑又已刺出,蒙茵茵一面大叫,一面在翻身避开之际,双手已捧了一块大石在手,就在万舜水第二剑刺出之际,她将那块大石,用力向剑尖砸了过去。
  只听得“铮”地一声响,万舜水的第二剑,正刺在那块大石之上。
  那一剑的力道十分之强,随着“铮”地一声响,爆出了一串火花来。
  蒙茵茵一砸出了大石,立时又向旁滚了开去。
  这时,她中了暗器的双腿,已然麻木不堪,滚动之际,也已是十分不便,蒙茵茵急得撕心裂肺地叫道:“大师哥——”
  可是她那一下呼叫声才出口,万舜水身形疾掠而起,形如飞隼,自上而下,连人带剑,已疾如流星也似,疾攻了下来!
  那一剑,万舜水是身在半空之中,向下刺来的,剑光颤动,方圆丈许之内,全在他剑影的笼罩之下,看来蒙茵茵的身子,就算滚动得再快,也是避不过去的了,蒙茵茵真气运转,又大叫道:“大师哥!”
  然而,她那一声“大师哥”才叫出口,万舜水的长剑,已然自上而下,疾刺了下来,剑光闪耀,连眼也睁不开来,蒙茵茵的心中,倏地一凉,暗叫道:完了!
  但是,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两条人影,斜刺里疾如流星,窜了过来。那两人手中的长剑,交叉搭成了一个“十”字。他们两人是贴地飞来的,两柄长剑,在蒙茵茵的脸上,只不过寸许处“飕”地一掠过,蒙茵茵甚至可以感到剑身上所发出的那一股寒意!
  然后,只听得“铮”地一声响,一串火花爆了出来,纷纷落在蒙茵茵的脸上!
  在那一刹间,蒙茵茵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但是她却可以知道一点,那便是:已有人来救她了,她不致于死在万舜水的剑下了!
  她不致于死在万舜水的剑下,那真正只是生死一线的事,因为当那两柄长剑,突然在蒙茵茵的面门之上掠过,将万舜水的长剑架住之际,万舜水长剑的剑尖,离蒙茵茵的咽喉,只不过几分而已!蒙茵茵的喉际,甚至因为万舜水的长剑直指了下来,而感到了一股异样的麻痒之感!
  然则,那只是电光石火,一刹那之间是事,紧接着,那两柄交叉搭成十字的长剑,向上一抬,又是“铮”地一声响,万舜水手中的长剑,立时把捏不稳,“飕”地向天上飞了出去!
  而在蒙茵茵千钧一发,生死一线之际赶到的两人,本来几乎是伏在地上的,随着长剑的一振,两人身形也挺立了起来。
  到了这时候,蒙茵茵自然也看清,那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霍氏双剑!
  万舜水在长剑一被霍氏双剑架住时,他面色便变得比纸还白,身形一闪,便向后退去。
  霍英、霍雄两人才一站了起来,两柄长剑,仍然搭在一起,如影附形,跟着追了出去,将万舜水逼近了山崖。此际,司徒洪也已赶到了!
  司徒洪一到,便将蒙茵茵扶了起来,连声道:“小师妹,怎么一回事?”
  蒙茵茵刚才实在惊骇过甚,连放声大哭的机会也没有。这时,她转危为安了,痛定思痛,司徒洪才一问,她便“哇”地一声,放声大哭起来。
  司徒洪一低头,也看到了她双腿上所中的小剑,连忙伸手将之拔了起来,又封住了伤口附近的穴道,然后才抬头向万舜水看去。
  万舜水已被霍氏双剑逼到了山崖边上,双剑交叉,叉住了他的颈际,他一动也不能动了!
  蒙茵茵一面哭,一面道:“大师哥,全是他,全是他干的事,我们逃到这里,他便尾随在我们之后,他突然现身,杀死了陆师哥……”
  蒙茵茵讲到这里,心头一阵剧痛,几乎上气不接下气,司徒洪瞪着万舜水,眼中冒出火来,厉声道:“那不是八师弟干的事?”
  蒙茵茵哭道:“我早说不是他,可是你们不信,一定是七师哥黑暗中看不清人,是他和你们分手之后,再折回来杀人的,就像他和我们分手之后,说是回开封去,但是却又跟在我们后面一样!”
  司徒洪刷地站了起来,骂道:“万舜水,是不是?”
  万舜水这时,已然面无人色,事情已到了这一地步,他还有什么好辩说的?司徒洪气得身子不住发抖,他是一个君子人,他再也想不到和自己同门习艺,已将近十年的万舜水,会是一个如此心地狠毒,猪狗不如的邪恶小人!
  他向前连冲出了几步,手中的长剑,直指万舜水的胸口,咬牙切齿地道:“你……竟害死了那么多同门,我要将你的心剜出来瞧瞧!”
  他长剑陡地向前一伸,但是霍氏双剑立时齐声喝道:“司徒洪贤侄不可造次,现在也不必杀他,将他带回开封去,令师自会处置!”
  蒙茵茵则叫道:“大师哥,你扶我起来,我要杀他为八师哥报仇!”
  司徒洪强捺着心头怒火,向后退了两步,道:“八师弟的尸体何在?”
  蒙茵茵还未曾开口,眼前已然一阵发黑,她抽噎了好一会,才伸手向那山洞一指,道:“在……就在……那山洞之中。”
  她伸手一指,司徒洪和霍氏双剑,都一齐向那满是山藤遮掩的洞口看去,却不料,就在他们向洞口望去之际,只见山洞之中,突然伸出了一双其白如玉,十指纤纤的玉手来。
  那一双手的指甲,又长又尖,而且上面搽着血也似红的凤仙花汁,妖冶无匹。
  这一双手,一自山洞中伸出来,各人便都呆住了,紧接着,只见那一双手,分开了山藤,一个女人从山洞中走了出来,一掠头发,笑道:“好啊,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又见面了!”
  那女人一现身,霍氏双剑和司徒洪三人,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失声叫道:“凤七姑!”
  蒙茵茵一看到那山洞中竟会有人出来,她早已呆了,几乎疑心是身在梦中。及至她听到了“凤七姑”三字,才陡地一震!
  霍氏双剑立时全神戒备,凤七姑笑嘻嘻地向他们走了过去,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霍氏兄弟的双剑正叉住了万舜水的颈际,这时凤七姑向他们走来,他们松手不好,不松手也不好,显得十分狼狈。
  而凤七姑一到了他们的面前,便笑着向万舜水望了一眼,道:“你就是冒用我的暗器,杀害自己同门师兄弟的人,是不是?”
  万舜水本来已是面如土色,绝无生机的了,此际,他突然看到凤七姑出现,心中又有了一线希望,忙道:“凤前辈恕罪!”
  凤七姑“格格”笑了起来,道:“你做的事,倒是很有出息的啊,想不到三绝派门下,居然还有你这样的人才,难得,难得!”
  霍英沉声喝道:“凤朋友,你若是要与天涯三绝为敌,只管多管闲事!”
  凤七姑仍然笑着,道:“你们两位也不好惹啊,可是我却觉得不怎么公平,他一上来长剑就脱了手,手中没有了兵刃,怎会是你们的敌手?我认为应该将他的兵刃还给他,因为他至少还要再杀一个人!”
  霍氏双剑面色一变,齐声喝道:“你——”
  可是,他们两个只讲出了一个字,凤七姑一声叱喝,双掌已一齐向他们两人的胸前推出!
  那两掌发得突然之极,霍氏双剑的武功再高,急切之间,也是难以发剑相迎,是以只得身形一闪,向后疾退了出去!
  他们两人一退,凤七姑身形滴溜溜一转,转到了万舜水的身边,足尖一挑,将万舜水的长剑挑了起来,伸手接住,随即交到了万舜水的手中。
  万舜水一接了长剑在手,心中的高兴,实是难以形容,立时道:“多谢前辈。”
  凤七姑“格格”笑着道:“不必客气,你这等人,最合我心意,现在你长剑在手,又可以杀人了,对不?”
  万舜水心知自己的阴谋完全暴露,再想夺三绝派掌门之位,那是没有可能的了,难得凤七姑竟突然出现,自己怎可再错过这个机会?
  是以他立时道:“晚辈定然追随前辈行事。”
  霍氏双剑厉声道:“凤七姑,你公然引诱别派叛徒,只怕会引起武林公愤!”
  凤七姑笑嘻嘻道:“你们若是不想他听我命令行事,不妨来和我动动手啊!”
  凤七姑的态度十分轻松,但是霍氏兄弟的神态,却十分紧张!凤七姑虽然已有多年未曾在江湖上走动,但是她威名犹在,霍氏双剑都知道她的武功极高,就算两人联手,也未必是她的敌手!
  凤七姑笑着道:“你们不敢动手,那就难说了!”她一面说,一面伸手在万舜水的肩头上拍了拍,道:“你说听我话的,现在替我去杀一个人!”
  万舜水朗声道:“遵命,不知道杀谁?”
  此际,有了凤七姑的撑腰,万舜水立又趾高气扬起来。凤七姑缓缓地道:“我要你杀的那人,是三绝派门下弟子!”
  凤七姑此言一出,司徒洪和蒙茵茵两人的神色一变,霍氏双剑也连忙护在他们两人的身前。
  可是,凤七姑却又一字一顿地道:“这个人,姓万,名舜水!”
  所有的人全是一呆,万舜水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呆了一呆问道:“凤前辈,你说什么?”
  凤七姑道:“我叫你去杀一个人,那人是三绝派弟子,叫万舜水!”
  万舜水又是一呆,但是在那一刹间,他却明白了,他明白凤七姑不但不是自己的靠山,反倒是自己的索命无常!他的身子索索地发着抖,道:“为……什么?”
  凤七姑笑道:“这个万舜水,竟冒用我凤七姑的暗器,你说他可该死?”
  万舜水道:“该……死。”
  凤七姑面色突然一沉道:“那你还不下手?”
  凤七姑笑嘻嘻的时候,十分妖冶,面色一沉间,却是极其骇人,万舜水一声怪叫,手中长剑扬了起来,一剑向凤七姑刺出!
  但凤七姑像是早已料到他会有此一着一样,陡地伸指一弹,“铮”地一声,正弹在他的剑尖之上,将他的长剑,弹得整个横了过来,陷进了他的颈际,血疾喷而出,他整个头,立时侧向一边,他身子砰地倒向后,死于非命了!
  这刹那之间的变化,令得各人全都意外之极!
  凤七姑却又满面笑容,道:“蒙姑娘,我有一样好东西送给你,但你却要答应替我做一件事。”
  蒙茵茵一怔,道:“甚么事?”
  凤七姑叹了一声,道:“我几年前匿迹不出,早已痛改前非了,但如今江湖又盛传我和三绝派作对,你要替我多多辟谣才是。”
  蒙茵茵道:“不是你做的事,自然不能算在你的帐上,武林中人不会不知。”
  凤七姑笑道:“那么,我就将陆鹰扬送还给你,刚才他躲进洞来之际,我早已在洞中了,而这贼子的一剑,只不过刺中了洞中的一头鹿儿而已,我点了陆鹰扬的穴道,这上下穴道只怕也解开了!”
  蒙茵茵听得凤七姑那样讲法,张大了口,一点声也发不出来,而凤七姑一声唿哨,召来了她的灰驴,翻身上驴,已然走了……

×      ×      ×

  霍氏双剑自山洞中拉出了陆鹰扬,解了他的穴道,和司徒洪,蒙茵茵一起离开了那山坳。
  山坳中只剩下了一个人,就是想将同门师兄弟全都杀死的万舜水,但是他最后那一剑,却令得他自己的头颅,几乎全都跌落了下来!
  没有人向他多看一眼,因为他的行径实在太狠毒卑劣了!

  (全文完,i5xia 录入校对,2020年6月,古龙武侠网独家首发)

相关热词搜索:最后一剑

上一篇:
下一篇:最后一页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