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好汉 正文

第二章 正邪难并立 水乳两相融
2020-01-19 09:04:3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田五郎一龉未了,忽见房门一开,刘老先生引领一个老人入房,说道:“林捕头来了。”
  林捕头年约六旬开外,梭眉环目,相貌威武,头戴六楞绣花英雄罗帽,身穿玄缎密门短袄,足上豹皮靴子,外罩大红皱纱一口钟,腰悬一把单刀,神态雄纠纠,令人望而生畏。
  千手如来连忙站起相迎,笑道:“林兄来了。”
  林捕头豪爽的哈哈大笑道:“我说老伍,你们是怎么搅的,竟叫贼子摸上门来了?”
  千手如来尴尬一笑道:“这是想不到的事,我实在没料到天狗皇甫奇雄竟会看上我们刘记钱庄……”
  林捕头目光盯上田五郎,笑问道:“这位老弟想必即是飞刀田五郎了?”
  千手如来说声“正是”,便向田五郎介绍道:“田少侠,这位便是在下刚对你说起的高台县衙的林捕头。”
  田五郎躺着拱手道:“久仰大名,幸会。”
  林捕头趋前察看他背上的伤势,问道:“毒都解了?”
  千手如来答道:“是的,只要静养几日即可痊愈。”
  林捕头眉头一皱,沉声道:“天狗皇甫奇雄越来越猖獗,可惜我们人手不够,始终抓不着他,真是可恨!”
  他接着转对刘老先生道:“刘老先生,咱们都是熟朋友了,有句话,我可以老实告诉你,这次你虽然报了官,但还是没用。”
  刘老先生笑道:“这一点老夫明白,但敝庄被抢,总得报上一报。”
  林捕头问道:“被抢了多少?”
  刘老先生道:“四千多两银子。”
  林捕头笑道:“这对你们刘记钱庄来说,似乎不算一回事。”
  刘老先生笑了笑,说道:“总是个损失啊!”
  林捕头忽然叹了口气道:“我们县老爷也知本县盗匪猖獗,有心增加几个捕快来协助缉捕,可惜总是找不到理想人选,奈何!”
  千手如来笑道:“眼前就有一个,不知林兄肯不肯代为推荐?”
  林捕头一愕,视线转回到田五郎面上,惊讶道:“你是说这位田老弟愿意委身公门?”
  千手如来向田五郎笑问道:“田老弟,意下如何?”
  田五郎苦笑道:“在下恐怕不配。”
  林捕头道:“飞刀田五郎,蒙闻名久矣,要是老弟肯屈就公职,那是本县百姓之幸!”
  田五郎摇摇头。
  林捕头道:“老弟如是因‘富贵赌坊’之事而不敢接受,这点老弟尽可放心,一点红陈六娘并未报案,林某相信她也不敢报案。”
  田五郎道:“为什么?”
  林捕头道:“他们夫妇开设赌坊骗人钱财,干的坏事比谁都多,她若报了案,等于自找麻烦。”
  千手如来道:“对,而老弟若担任公职,她对老弟巴结唯恐不及,岂敢再找你报仇,怎么样?”
  田五郎有点心动了。
  倒不是他怕一点红报仇,而是他不喜欢落草为寇,但是他不敢立刻答应,因为他知道自己答应了之后,便得与天狗皇甫奇雄敌对起来,和皇甫奇雄形成敌对倒不严重,严重是自己将因此失去皇甫小琴。
  林捕头见他迟疑不决,笑了笑道:“武林中人总是瞧不起身任公职的捕快,讥讽我们是六扇门中的鹰爪,但是有识之士对此并不在乎,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职责是在保卫老百姓的安全。”
  田五郎听了大受感动,脱口道:“林捕头可以让在下多考虑几天么?”
  林捕头笑道:“当然可以,这事全看你自己,林某是不能勉强你的。”
  田五郎道:“在下伤愈之后,将去某地解决一件私事,等解决了私事之后,在下也许会接受二位的好意提拔……”
  五天之后,他的背伤已经痊愈,乃向千手如来借了一匹马,辞别刘老先生,离开西河镇,遄返天狗寨而来。
  走了一整天,已回到天狗寨的山下,他循着绝峰后面的秘径上山,又走了半天,才抵达天狗寨。
  这时,已是深夜。
  他刚在寨门口下马,就听见花花太岁戈天平在里面大叫一声:“嘿,田五郎,是你呀!”
  叫声未了,已由里面奔出,面上带着无比欣喜之色。
  田五郎牵骑入寨,微笑道:“是的,我回来了。”
  在寨中的皇星雄父女和云寄尘,申长洲,冷风三人闻声均由房中冲出,他们一见田五郎宾然而返,除了冷风一人之外,都喜得叫了起来。
  当然,最高兴的是皇甫小琴了。
  她自闻悉田五郎失手被擒,整日以泪洗面,悲痛欲绝,现在看见心上人无恙归来,自是欣喜万分,若不是有人在场,她真想扑入田五郎怀中哭个痛快。
  而鬼手冷风的脸上也有笑容,只是谁都看得出那笑容是勉强挤出来的笑!
  皇甫奇雄兴奋的把双手搭上田五郎的肩头,微笑道:“田五郎,你硬是要得,怎么逃出来的啊?”
  田五郎微微一笑道:“一言难尽,咱们到屋里去谈吧。”
  皇甫奇雄说了声“好”拉着他转身走入厅中,坐了下来,笑道:“我正打算明日下山去救你,不想你倒自己跑回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五郎看着云寄尘,戈天平,申长洲,冷风四人坐定之后,才含笑道:“大当家以为在下遭遇了什么事?”
  皇甫奇雄一指鬼手冷风道:“据冷风说,你中了‘千手如来伍大鹏’的暗器,他原想救你,却被‘双刀邺天庆’缠住不放。”
  田五郎笑道:“哦……”
  皇甫奇雄道:“是不是这样?”
  田五郎摇头道:“不是!”
  皇甫奇雄目光一注道:“不然,是怎么回事?”
  田五郎道:“那夜在下刚去敲‘千手如来伍大鹏’的房门,背上就中了一枚毒蒺藜……”
  说着,将怀中的毒蒺藜取出,递给他看。
  皇甫奇雄接过一看,登时神色一变,抬目注视云寄尘道:“老云这是你使用的暗青子吧!”
  混叟云寄尘伸手道:“给我看看。”
  皇甫奇雄将毒疾藜扔给他,冷哼一声道:“我看你得好好给我解释明白了!”
  混叟云寄尘看过毒蒺藜之后,点了点头,神色镇静地道:“不错,这是我的暗青子!”
  皇甫奇雄冷笑道:“你的暗青子怎么会到了五郎的背上啊?”
  云寄尘摇摇头道:“不知道。”
  皇甫奇雄面现愤怒之色,说道:“不知道?”
  云寄尘举手一指幽界居士申长洲,笑眯眯道:“大当家问申老四好了,他进入钱庄之后,我就跟了进去,直到你们进入为止,我都不曾离开各位半步!”皇
  甫奇雄回想当晚的情形,也觉他不可能分身去暗算田五郎,不由皱眉道:“但这枚毒蒺藜是你的不错呀!”
  云寄尘点头道:“是我的不错,但不是我发出的。”
  皇甫奇雄回望田五郎问道:“你可曾看见暗算你的那个人?”
  田五郎道:“没有。”
  冷风接口道:“大当家,别忘了伍大鹏的外号叫‘千手如来’,他擅长使用各种暗器,这毒蒺藜说不定是他的东西!”
  云寄尘立刻辩正道:“不,这是我的东西,我的毒蒺藜都刻有记号!”
  皇甫奇雄面呈疑惑道:“你的毒蒺藜怎么会到了千手如来的手里?”
  田五郎道:“不是千手如来打的,那时千手如来还在房中,在下倒地之后,他才开门出来。”
  皇甫奇雄讶异道:“那么,难道是双刀邺天庆打出的!”
  田五郎道:“也不是。”
  皇甫奇雄道:“你怎敢肯定?”
  田五郎道:“因为后来替我解毒的是‘千手如来伍大鹏’,他说曾在‘富贵赌坊’见过在下,所以当他看见我倒在他房外,以及后来发觉钱庄被劫时,他们都没怀疑我是劫匪之一,而认为我是去通风报讯的,因此他们对我好极了,把我安顿在他的钱庄养伤,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
  皇甫奇雄惊诧道:“噢,是这样?”
  田五郎点点头。
  皇甫奇雄道:“然则,暗算你之人究竟是谁?”
  田五郎笑笑道:“我想,这件事不必再追究下去了!”
  皇甫小琴忽然大声道:“冷风,你说,暗算他的人究竞是谁?”
  谁都听得出她的语气中带着“兴师问罪”之意,因此皇甫奇雄等人的脸色都变了。
  鬼手冷风面上漠然无表情,淡淡答道:“我不知道!”
  皇甫小琴气愤的冷笑道:“哼,你当然不知道了,你怎么会知道呢!”
  鬼手冷风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皇甫小琴道:“你自己心里明白!”
  鬼手冷风霍然站起,怒声道:“你是说暗算他的人是我?”
  皇甫小琴也顺足起,尖叫道:“不错,除你之外,不会有别人!”
  鬼手冷风双目一瞪,喝道:“胡说,我没有杀害他的理由!”
  皇甫小琴怒声道:“谁才有杀害他的理由?”
  鬼手冷风道:“一点红陈六娘!”
  皇甫小琴冷笑一声道:“陈六娘在东河镇,她会跑到西河镇去么?”
  鬼手冷风冷冷道:“有此可能!”
  皇甫小琴道:“她也有可能偷到混叟的毒蒺藜?”
  鬼手冷风转对皇甫奇雄,愤然道:“老大,你说一句,如果你也认定是我暗算他的,我马上走路!”
  皇甫奇雄满面严肃的沉吟有顷,忽然摆摆手道:“你们都去睡觉!”
  鬼手冷风道:“不,这事非得弄个明白——”
  “砰!”
  皇甫奇雄重重一拍桌子,厉声道:“我说大家都去睡觉!”
  鬼手冷风为其气势所夺,不敢再吭气,默默的移步走了出去。
  云寄尘,戈天平,申长洲,田五郎和皇甫小琴亦跟着起身走出。
  皇甫奇雄道:“五郎你留下!”
  田五郎停下来。
  皇甫奇雄目注云寄尘四人各自回房之后,才站起来往外走道:“你跟我来!”
  田五郎跟出。
  皇甫奇雄沉着脸步出山寨,走到一处林边,才停住脚步,又沉思了好一会,才开口道:“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冷风暗算你的?”
  田五郎道:“在下没有亲眼看见,不能武断。”
  皇甫奇雄道:“我知道,他很喜欢小琴,因见小琴中意于你,因此要除去你这个眼中钉!”
  田五郎道:“因此在下不想再留在山寨了。”
  皇甫奇雄一怔道:“你要走?”
  田五郎点头道:“是的,在下这次回来,是要向您告辞的。”
  皇甫奇雄道:“小琴怎么办?”
  田五郎道:“她么……”
  皇甫奇雄道:“你不喜欢她?”
  田五郎道:“不是。”
  皇甫奇雄道:“那就带她走吧!”
  田五郎道:“恐怕不行……”
  皇甫奇雄诧异道:“为什么?”
  田五郎道:“因为她绝不会答应嫁给一个身任公职的人。”
  皇甫奇雄变色道:“你说什么?”
  田五郎道:“那天,千手如来介绍在下认识了高台县衙的林捕头,他希望在下进入衙门担任捕快,做一些除暴安良的好事。”
  皇甫奇雄勃然色变,沉声道:“你答应了?”
  田五嚣:“是的。”
  皇甫奇雄大怒,一把抓住他胸襟,嗔目咬牙道:“好小子,你什么事不可干,却偏要去充当捕快?你这不是存心与我为敌么!”
  田五郎任他抓着没有反抗,神色冷静的道:“不,在下绝无与你为敌之意,在下充当捕快,最大的目的是要剪除地方上的恶势力,譬如一点红陈六娘那些人。”
  皇甫奇雄怒气冲天的叫道:“但你当上捕快之后,就自然会与我为敌!”
  田五郎道:“假如大当家肯把令爱嫁我,让我带她下山,那么我有一个两全其美之策。”,
  皇甫奇雄道:“说!”
  田五郎道:“大当家只要率领他们四人离开此地,今后不要再在本省行劫,你我就不会发生抵触了。”
  皇甫奇雄叱道:“这是什么”
  田五郎道:“这是正正经经的话,您落草为寇,整天在刀头上打滚,总有一天会危害到女儿身上,所以你该把女儿嫁给一个规规矩矩的人,然后远离此地。”
  皇甫奇雄道:“放屁,你若想娶我女儿为妻,就得留在此地!”
  田五郎道:“我倒不在乎做强盗,但我不希望我儿子也是个强盗,我想令爱也一样不希望她的儿子是个强盗!”
  皇甫奇雄呆了呆,一时为之语塞。
  田五郎耸耸肩道:“在下早就料到大当家不肯让在下带令爱下山,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大当家立刻宣布将令爱许配给冷风,在下则立刻下山,如此便可一切无事。”
  说到此处,抱拳又道:“大当家肯让在下下山否?”
  皇甫奇雄沉容不语。
  田五郎见他不作表示,乃转身走去。
  皇甫奇雄道:“站住!”
  田五郎住足,道:“大当家如欲杀死在下,就请动手,在下绝不还手!”
  皇甫奇雄忽然长叹一声,道:“你去问问小琴看,假如她愿意跟你走,那么你们就下山去吧!”
  田五郎转回身子,问道:“那么,大当家呢?”
  皇甫奇雄沉声道:“为我未来的外孙的前途着想,我离开本县便了!”
  田五郎大喜,长揖到地,说道:“感谢大当家的厚爱,在下现在就去问问令爱看,要是她答允随在下下山,再来向你老磕头!”
  就毕,转身拔步飞奔入寨。
  他怀着一颗兴奋的心,来到皇甫小琴的闺房外面,举手敲门。
  “谁?”
  ‘我!”
  皇甫小琴一听是田五郎,连忙打开房门,惊喜的低声问道:“刚才我爹跟你谈了些什么?”
  田五郎笑道:“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皇甫小琴芳心暗喜,却佯装不解的问道:“什么好消息啊?”
  田五郎道:“你出来,咱们到外面去谈谈。”

相关热词搜索:好汉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一章 天涯亡命客 绝地遇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