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2020-03-16 09:19:07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叶长青最紧张,因为她是射击俱乐部的会员,也领有长程来福枪的枪照。也许这一次会尝到以人为靶的滋味哩。把箱中的来福枪接合时,她手有点颤抖,碰得枪身格格直响,陈秀莲道:“二妹,轻松点,我们不要你杀人,因此你扣板机的时候,千万不能有偏差。”
  叶长青道:“不会的,我是世运选手,在两百码之内,我有把握击中一个毫子。”
  陈秀莲笑道:“你的目标是对方的枪管,那不会比一个毫子大,如果你一个失误,对方的子弹就会射中我们了。”
  她尽量在说笑,但气氛却松弛不下去,慢慢地大屿湾已在望,那儿是渔船的集中地,虽然已是深夜,船上的点点灯光却在闪亮着,码头前人影幢幢,渔人们正在准备着出海作业,因为黎明前是鱼儿们活动的时间。
  有些渔船已启碇行驶了,陈秀莲把车子停在距码头百余公尺处,拿出红外线望远镜了望着。
  她看见那条漆有发顺字样的渔船已经在海中了,约略地估计一下,那是一条二十吨级的中型船,只能在近海作业,放下望远镜道:“图上所示的地点可能就在附近的岛上,因为那条船是不能作远海航行的。”
  马佳琍道:“也许他们在公海上另外换船呢。”
  “不可能,现在是空船,而且他们的船上也不容许有外人,但船的吃水已经很深,那是十几辆机车,再加上一些冶炼设备的重量,但我们还可以再证实一下,二妹,你的记者身份有用了,到管理处去问一下。”
  叶长青下了车子,徒步过去,走到码头的管理处去了,约摸半个小时,她才回来报告说:
  “发顺号渔船,载重量十七吨,船龄两年零五个月,十天前转让,新买主是挪威人,全名叫鲁薏丝霍华德,售价三万美金,四天前才全部办妥转让手续,今天是试航。”
  陈秀莲笑道:“够详细了,那刚好是拿了胡益谋的钱去付清了船款。目的地呢?”
  “试航无须目的地,而且船上的给养也不多,不可能是远航,买主准备改装威游艇,前天装载了一批机器上去,另外有乙烷吹管十二具,氢氧各二十筒。”
  陈秀莲点头道:“那是直接作业,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那一个岛,我们只有等待吧,现在大家可以分批休息三小时,轮值一小时,注意追踪仪上的雷达变化,老幺值第一班,以此类推,我值最后一班。”
  朱丽苦笑道:“我最倒霉,第一个小时未必能睡,值班后又得花半个多小时才能勉强入睡,很快又要醒过来。”
  陈秀莲笑道:“你应该练习一下,真正的睡眠有一小时就够了,其余的时间是用在消耗体力上,尤其在做梦的时候,消耗的精力更多。”
  她说着话双手抱住了头,往座垫背上一靠,两眼紧闭,把双腿搁上前座的背垫,似乎已经入了睡乡。
  朱丽叫了她两声,都没有回答,不禁摇头道:“大姊真是个天才,说睡就睡着了,她难道连睡眠都能控制吗?”
  马佳琍笑道:“大姊学过瑜伽术,那就是将生理与心理的状况完全达到人为意志的控制,别说是睡觉了,就是心脏脉搏,也可以控制得暂时停止一会儿。”
  朱丽道:“我听过有此一说,但不信有此可能。”
  马佳琍忙道:“可能的,瑜伽术者把自己埋在冰雪下几十天。仍然能维持生机,就是运用这种能力,使体能的消耗,达到最低的标准,而且中国的武学上,在内功修为中有养气龟息一篇,用的是同样的道理。”
  朱丽笑道:“武侠小说上还有隔山打牛的气功呢,你学会了没有?”
  马佳琍道:“没有,可是掌风绝不是玄虚的空穴来风,我母亲能够在两公尺的距离下,发掌劈熄烛火,那完全是迅速与空气压力的配合运用,在科学理论上也有根据的。”
  朱丽刚要开口,叶长青忽然道:“看!他们停下来了。”
  雷达幕的光点果然静止了下来,马佳琍连忙取出地图,详细核对方位与距离,陈秀莲忽然开口,道:“那是大海岛,他们可能在那儿接什么人,绝不是他们的目的。”
  三个女孩子都为之一怔,陈秀莲笑道:“我早就算过他们所去的方向,只有大海岛可以停泊,那里有个小型的渔港,照距离看也正是这个地方。”
  朱丽道:“但又怎么知道那不是他们的目的地呢?”
  “因为我提供的那张图上完全是近代建筑的形式,而大海岛上只有茅草搭成的草篷与一些矮屋,构成一个简单的渔村,从来未经大规模的建设,所以我能断定。”
  马佳琍笑道:“大姊!你不是睡着了吗?”
  陈秀莲道:“是睡着了,但我的耳朵仍是开着的,对不相干的声音可以拒而不开,遇上有关系的谈话我立刻能醒来,这是一心多用法。”
  朱丽道:“大姊,你有没有不会的东西?”
  陈秀莲道:“当然有,而且还多得很,庄子说吾生也有涯,知也无涯,这个世界上的学问太广博了,我所能的连百分之一都不到,该学的太多了。”
  朱丽伸伸舌头道:“大姊,你还是停止学习吧,现在已经够惊人了,如果你再精研下去,将来怎么嫁人,那一个男人敢做你的丈夫,谁愿意娶一个百科全书兼X光透镜与女拳王混合而成的一个怪物做老婆。”
  陈秀莲笑了一笑道:“你别为这个担心,那三种东西加起来是个怪物,但是再加一项就行了。”
  朱丽忙道:“还要加一项什么?”
  陈秀莲道:“加一项女演员的修养与演技。”
  “大姊,这是怎么说呢?”
  “很简单,有了女演员的修养与演技,可以扮演成一个平凡的女人,就不会把人吓跑了,这一项修养不仅是我,你们也应该具备,因为你们也都锋芒太露了,否则像你们这样娇艳的富家千金,怎么连个追的男朋友都没有。”
  朱丽与马佳琍都笑了,只有叶长青道:“是的!大姊,我们是太露锋芒了,前半年我们报馆来了个新采访组长是密苏里大学的新闻学硕士,人长得很帅,学问也不错,刚来的时候对我很殷勤,可是约会了两次,他就不再找我,一个月后,居然跟另外一个女同业结婚了。”
  马佳琍笑道:“原来二姊被人甩了。”
  叶长青笑笑道:“去他的,我才没这个感觉,我不过觉得他内外都不错,跟他淡起我们侦探社的事,他也很有兴趣,同时说如果有机会,他可以充当我们的义务助手。”
  朱丽道:“不是三十岁才结婚的规定把他吓跑了?”
  “不是,他结婚的那个女记者比他小一岁,已经三十一了,问题出在第二次约会上,我们在山顶公园散步,遇上一个阿飞抢一个女游客的皮包,他见义勇为,上去拦住了那个劫贼,结果那个阿飞还有同党,一下子来了十几个,他在密苏里曾经得过校际轻量级拳击亚军,初时还奋勇抵挡,到后来招架不住了,挨了几下,我才加入进去,一顿拳脚,摔倒了两个,把其余的都打跑了。”
  陈秀莲一笑道:“那就难怪了,他本来想在你面前表现一下英雄气概的,结果英雄变狗熊,反而是你这位美人把他给救了出来,叫他怎么好意思呢。”
  叶长青道:“我总不能看着他被人打倒在地不管吧,而且我还怕伤他尊严,回去后写了篇特写,完全说成了他的功劳,我根本没介入,那知这家伙还是个小气鬼……”
  陈秀莲笑笑道:“这倒不是他气量小,是你有欠妥当,这种事根本就不该上报的。”
  叶长青道:“不上报行吗?警察署落了案,别的报馆都知道了,还大大的为他吹嘘了一阵,我们自己的报馆总不能漏了这条新闻,人前人后他都出足了风头,我没漏一个字,他还是不领情,一个星期后辞了职,再也不敢来找我,一个月后就跟另一个女同业结婚了。”
  陈秀莲道:“他还是算不错的,如果他以此沾沾自喜,果真把自己当作个英雄了,那种人才恬不知耻,他疏远你也是对的,因为他的自尊已经在你面前丧失了。”
  叶是青道:“那是我的错吗?”
  陈秀莲笑道:“当然不是,这是一个对尊严观感的问题,不是谁的错,这个人见义勇为,不避凶危,还算是不错的,但风度不足,而且他自尊心太强,跟你合不来的。”
  马佳琍笑道:“大姊,照你这么一说,那个人该如何才能适合二姊呢?那种情况又该如何表现风度呢?”
  陈秀莲道:“青青是个坦率无隐的人,归功于人,只是为了显全对方的尊严,并没有炫示之意,直到今天她才告诉我们,可见她是个心地很善良的女孩子,那位男士如果真能欣赏青青的这种美德,对外该接受她这番心意,在自己报馆里,却应该把事实说出来,以示心胸之无伪,他回去后并没有更正,可见他的自尊心太强,辞职他就,是怕事实被揭露出来,颜面无存,所以我说他人是好人,就是心胸不够豁达,没有容人之雅量。”
  朱丽笑道:“大姊,如果要以你这种标准去为二姊择对象,恐怕二姊要当一辈子老处女了。”
  陈秀莲笑道:“那倒不尽然,慢慢等下去,总有机会遇上一个的,如果等不及,不妨收敛一下自己,假如再遇上那种情形,不要逞强出手,赶快设法大声召警来为他解围,甚至宁可让他受点伤去保存他的尊严……”
  叶长青道:“去他的,要我这样委屈求全去将就一个男人,老娘宁可一辈子打光棍了。”
  陈秀莲皱皱眉,道:“二妹,你的外号叫一丈青,口吻中却不可学那种女强盗,而且水浒里的扈三娘也没有你这么满口的村话,女孩子性格可以豪放,但仍然要保持住自己的闺秀风范,不要那么流气。”
  叶长青伸伸舌头道:“我也只是在自己姊妹面前放纵一下,在别的地方我绝对不说的。”
  陈秀莲道:“在我们面前说说固然没关系,但就怕养成了习惯,一下子冒了出来,我知道这些口语,在时下一般年轻女孩子堆里很流行,但那绝不是有教养的淑女圈子。”
  叶长青道:“我们这样打打杀杀的行业也不是淑女。”
  陈秀莲神色一庄道:“二妹!你的观念错得厉害,侦探是我们的职业,跟歹徒搏斗是职业上的自卫,我们并不是像那些女飞仔一样好勇逞狠,我们组织这个侦探社,只是证明我们女人的能力并不逊于男人。在除暴安良,我们一样能表现我们的能力,这个行业十分神圣。”
  叶长青道:“我并没有说这一行不神圣。”
  陈秀莲笑道:“那你就是对淑女两个字的定义下得太狭了,你所谓的淑女大概是指穿着晚礼服,听听音乐会,连上汽车也要人扶一把的女孩子。”
  叶长青道:“时下对淑女的看法就是如此,连我当新闻记者都被摒诸淑女之外,我父亲就说我太野。”
  陈秀莲笑道:“那是一般人的错觉,把淑女当成弱女了,其实真正的淑女,应该是要具备很多条件的,除了优美的仪态,良好的教养,端庄的品德外,更还要具有丰富的学识,健康的体魄与正当的职业,是一种独立完美妇女的典型,而不是男人的附属与社会的寄生虫。”
  叶长青忙道:“大姊,你别对我说教,我知道,你该去教育的是一般的人,纠正他们的观念。”
  陈秀莲道:“我们不能去强迫改变别人。只有拿事实去表现使他们自己领悟,但我们自己必须更有信心,如果你自己都不以为你是个淑女,又怎么能使别人承认呢。”
  叶长青连忙举起一只手道:“是!我以后一定不说那些村话,再说我就是王八旦。”
  说完她自觉不对,因为又漏了一句出来了,忙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朱丽与马佳琍都笑了,陈秀莲却板着脸,一本正经地道:“二妹,刚才是你最后一次的犯错,如果再犯一次,我就要施行罚则了。”
  叶长青忙道:“大姊,我不是故意的,如果再犯的话你尽管罚我好了。”
  陈秀莲道:“你别以为我是开玩笑。罚则很重的,第一次犯规,禁止参加活动两个月,第二次犯规,禁止活动半年,到了第三次就要开除会籍了,因为我们是女神俱乐部,不是女光棍,女流氓俱乐部。”
  叶长青不敢再说话了,马佳琍一看萤光屏忙道:“目标又开始行动了,这次是往西北西方向。”
  陈秀莲注意了一阵,然后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大家都知道是打回家里去的,而且是打给她贴身的侍女珍姐的,因为她说的是马来土话,只有珍姐一个人听得懂。叽叽咕咕地说了一阵后,她挂断了电话道:“走吧,在这儿无须再等,我知道他们上那儿去了。”
  马佳琍连忙问道:“他们上那儿?”
  陈秀莲道:“西北西的海域中是鸡澎列岛,大部份都是无人荒岛,只有最大的一座上,有人建了十几座别墅,他们的目标一定是那儿。”
  叶长青这:“何以见得呢?”
  陈秀莲道:“根据我们那张藏宝图的判断,对方的发顺号渔船不能作远航,就一定是那个地方,而在那个地方,也只有一座岛屿有较为现代的建筑。”
  马佳琍道:“那我们是否立刻追了去呢?”
  “是的。刚才我打电话给珍姐。就是要她立刻去准备,她在马来西亚时领有航海执照,是个很有经验的海员。”
  马佳琍道:“大姊!有了人还得有船。”
  陈秀莲笑道:“自然有船,珍姐的弟弟在经营我的橡胶厂,香港设有公司,公司有一条游艇,叫“女神号”,虽然只有五十吨,却有着最新的自动导航设备,现在就停在尖沙咀码头上,我们乘那条船去。”
  朱丽兴奋地道:“大姊真坏,有这么一条好船也不告诉我们,否则早就乘了出海度假去了。”
  陈秀莲笑道:“船是属于橡胶公司的。”
  朱丽道:“公司也是你的,你取名为“女神”号,分明是备作我们业务时所用。”
  陈秀莲道:“不错。我是为了这个准备才叫公司购下这条游艇,但不是用来度假的,所以不告诉你们,因为以前你们承办的案子没有用到船。”
  三个女孩子都很兴奋,叶长青开车,飞快地开到了尖沙咀。港湾中舶着许多大小的轮船,有不少豪华的游艇,但因为这是冬天,主人们都没有使用,陈秀莲指示着找到了女神号,朱丽第一个就兴奋地叫了起来,因为那条游艇太美了,完全是流线型的。
  珍姐已经在船上等着了,大家跳上船去,好奇地四下观望着,陈秀莲一一为她们讲解:
  “载重为五十吨,有全套电子导航设备,轮机部门也是自动控制,只要一个人就可以驾驶了,最高时速可以到四十海里,但如果在必要时,可以使用喷射引擎加速到六十海里。”
  朱丽兴奋地道:“那不成了飞艇了。”
  她擅长游泳,所以对船也最感兴趣,陈秀莲把应用的东西搬下来,叫原有船上的水手上岸,由珍姐驾驶着,缓缓地离开了码头,她自己则拿了一张正确的图片,开始研究着。

相关热词搜索:迷失的爱神

下一篇:第八章
上一篇: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