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2020-03-16 09:19:32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到达了目的地,果然看见了发顺号渔船也泊在浮桥畔,陈秀莲笑道:“我的判断完全正确,他们已经到了。”
  珍姐问道:“小姐,我们是不是也追过去?”
  陈秀莲摇摇头道:“不,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还是绕到另一边去,用小船登陆。”
  珍姐道:“这地方我来过,后面都是珊瑚礁。”
  陈秀莲笑笑道:“是的,所以才不会受人注意,我们不妨多辛苦一点,你把船停下来后,就在附近转圈子,千万不能落锚,我们随时要准备离开。”
  珍姐道:“怕什么,我们这条船比那条旧渔船快多了,随时都能把他们抛得远远的。”
  陈秀莲道:“他们是一批亡命之徒,船上可能配备有武装,我们只有一支长程来福枪,船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子弹,所以还是小心点好。”
  珍姐道:“船上还有两支猎枪,都是双筒的,射程虽然近,但是威力很强,小姐带着吧。”
  陈秀莲想了想:“也好,二妹,你把来福枪留给珍姐,换一支猎枪带着,记住,我们带枪是为了自卫,却不是伤人,非到万不得巳时,绝对不能开枪。”
  叶长青忙道:“大姊!这个你放心,我是射击俱乐部的会员,对于枪械的安全守则一向都很注意的。”
  于是她背上了一支猎枪,带了四十发子弹,珍姐已经把小艇放了下来,用绳梯把她们一一放下船里。
  这时已是晨间八点多钟了,而且是个晴朗的好天气,风浪很小,那条小艇是电池马达为动力的,声音很小,速度却很快,轻飘飘地滑向了岸边。
  这所岛上是政府公产,但是已经有大部份卖给了私人兴建了别墅,也开了一条路,日本占领香港时,在岛上还建了碉堡与炮台,战后香港成了不设防的自由港,炮台虽然还在,炮都拆走了,只剩下一些废弃的碉堡。
  陈秀莲拿出图片来对了一对,才叹了一口气道:“我的判断有错误,照图形所示,应该是前面那所废弃的营房,而藏物的地方,则是营房的地下室,这岛上只有这一所营房,鲁薏丝持有的图上如果是标明地点,她根本不需要我们的这一张图。”
  叶长青愕然道:“那他们上这儿来干吗呢?”
  陈秀莲道:“我不知道,给她们抢去的那张图,方位被我改变了,她们一时还找不到那儿,我们过去看看。”
  朱丽却道:“不!不能去,而且应该立刻回到船上去,鲁薏丝的头脑不简单,她可能想到了那张图的方位被改变了,因为你不知道真正地点,改变的位置所在,也许是一片荒地,她早就知道不对,故意把我们引到这儿来的。”
  陈秀莲沉思片刻道:“对!这是她故意布下的一个陷阱,真正藏物的地点绝不在这儿,她在香港无法对我们用暴力,因为她还要顾虑警方,才把我们引到这儿来的。”
  叶长青道:“她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来了,一定还没有布置好,我们快退回去吧。”
  陈秀莲苦笑道:“恐怕已经迟了,他们早就看见了女神号过来,岛上没有别的船,除了我们,不会有人到这儿来,恐怕我们已经在对方的包围中了。”
  叶长青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上来的地方还很隐僻,赶快退回去还来得及。”
  忽然远处传来了枪声,叶长青道:“这是我那支来福的声音,一定是珍姐在开枪了。”
  陈秀莲幸好带着短波无线电通话器,以便跟珍姐随时连络的,连忙打开了通话器问道:
  “珍姐!是你开枪吗?”
  通话器中传来珍姐的声音,很着急地道:“是的!小姐,你们的小船已经被人抢去了,有四个人想抢我们的女神号,我开枪打伤了一个,现在他们追来了。”
  陈秀莲忙道:“加速避开他们,绕岛行驶,别跟他们斗,随时注意我的呼叫,接应我们离开。”
  然后她一挥手道:“女神号无法靠近,小船又被他们抢走了,目前唯一的办法是向浮桥撤退。”
  朱丽道:“他们的船在那儿?”
  陈秀莲道:“是的!但是那儿还有几条小艇,是住在岛上看守别墅的人向外连络用的,我们只有抢到一条,才能脱困,而且他们的人力都分散了,不会想到我们会到浮桥那边去的。
  分开来进行一直线,我带头,二妹把猎枪上膛押后掩护,每人相距不得超过十公尺,老幺,先为我掩护,然后紧跟着我。”
  马佳琍急道:“我没有带手枪。”
  陈秀莲道:“你从不用枪,当然不会带手枪,我是要你把飞刀准备好,十公尺的距离内,你的飞刀不会比手枪差,多扣几支,老三跟着老幺,行动,每个人都找掩护。”
  她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冲出了十公尺,占好了一个掩护处,向马佳琍招招手,马佳琍也飞快地摸了过去。
  两人会合后,陈秀莲低声道:“我再推进一段,等我到达安全地点后,你才叫老三过来。”
  于是四个人,成了一条线上的四点,首尾始终保持着三十公尺左右的距离,一段段地推进着。
  海上不住传来枪声,有来福枪,有手枪,大概是飞豹党徒在向女神号开火,吸引了他们的注意,这四个人居然一路无阻地掩进到浮桥附近。
  陈秀莲看见二十公尺处有一间木屋,首先冲了过去,测定是一间空屋,才进屋去,把后面的三个人都叫了进来,正准备商量着如何抢占一条小船突围,忽然鲁薏丝的笑声从一块岩石后传了过来,然后是她得意的声音道:“密司陈,你终于上当了,也尝到了我雌豹的厉害了。”
  到达了目的地,果然看见了发顺号渔船也泊在浮桥畔,陈秀莲笑道:“我的判断完全正确,他们已经到了。”
  珍姐问道:“小姐,我们是不是也追过去?”
  陈秀莲摇摇头道:“不,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还是绕到另一边去,用小船登陆。”
  珍姐道:“这地方我来过,后面都是珊瑚礁。”
  陈秀莲笑笑道:“是的,所以才不会受人注意,我们不妨多辛苦一点,你把船停下来后,就在附近转圈子,千万不能落锚,我们随时要准备离开。”
  珍姐道:“怕什么,我们这条船比那条旧渔船快多了,随时都能把他们抛得远远的。”
  陈秀莲道:“他们是一批亡命之徒,船上可能配备有武装,我们只有一支长程来福枪,船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子弹,所以还是小心点好。”
  珍姐道:“船上还有两支猎枪,都是双筒的,射程虽然近,但是威力很强,小姐带着吧。”
  陈秀莲想了想:“也好,二妹,你把来福枪留给珍姐,换一支猎枪带着,记住,我们带枪是为了自卫,却不是伤人,非到万不得巳时,绝对不能开枪。”
  叶长青忙道:“大姊!这个你放心,我是射击俱乐部的会员,对于枪械的安全守则一向都很注意的。”
  于是她背上了一支猎枪,带了四十发子弹,珍姐已经把小艇放了下来,用绳梯把她们一一放下船里。
  这时已是晨间八点多钟了,而且是个晴朗的好天气,风浪很小,那条小艇是电池马达为动力的,声音很小,速度却很快,轻飘飘地滑向了岸边。
  这所岛上是政府公产,但是已经有大部份卖给了私人兴建了别墅,也开了一条路,日本占领香港时,在岛上还建了碉堡与炮台,战后香港成了不设防的自由港,炮台虽然还在,炮都拆走了,只剩下一些废弃的碉堡。
  陈秀莲拿出图片来对了一对,才叹了一口气道:“我的判断有错误,照图形所示,应该是前面那所废弃的营房,而藏物的地方,则是营房的地下室,这岛上只有这一所营房,鲁薏丝持有的图上如果是标明地点,她根本不需要我们的这一张图。”
  叶长青愕然道:“那他们上这儿来干吗呢?”
  陈秀莲道:“我不知道,给她们抢去的那张图,方位被我改变了,她们一时还找不到那儿,我们过去看看。”
  朱丽却道:“不!不能去,而且应该立刻回到船上去,鲁薏丝的头脑不简单,她可能想到了那张图的方位被改变了,因为你不知道真正地点,改变的位置所在,也许是一片荒地,她早就知道不对,故意把我们引到这儿来的。”
  陈秀莲沉思片刻道:“对!这是她故意布下的一个陷阱,真正藏物的地点绝不在这儿,她在香港无法对我们用暴力,因为她还要顾虑警方,才把我们引到这儿来的。”
  叶长青道:“她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来了,一定还没有布置好,我们快退回去吧。”
  陈秀莲苦笑道:“恐怕已经迟了,他们早就看见了女神号过来,岛上没有别的船,除了我们,不会有人到这儿来,恐怕我们已经在对方的包围中了。”
  叶长青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上来的地方还很隐僻,赶快退回去还来得及。”
  忽然远处传来了枪声,叶长青道:“这是我那支来福的声音,一定是珍姐在开枪了。”
  陈秀莲幸好带着短波无线电通话器,以便跟珍姐随时连络的,连忙打开了通话器问道:
  “珍姐!是你开枪吗?”
  通话器中传来珍姐的声音,很着急地道:“是的!小姐,你们的小船已经被人抢去了,有四个人想抢我们的女神号,我开枪打伤了一个,现在他们追来了。”
  陈秀莲忙道:“加速避开他们,绕岛行驶,别跟他们斗,随时注意我的呼叫,接应我们离开。”
  然后她一挥手道:“女神号无法靠近,小船又被他们抢走了,目前唯一的办法是向浮桥撤退。”
  朱丽道:“他们的船在那儿?”
  陈秀莲道:“是的!但是那儿还有几条小艇,是住在岛上看守别墅的人向外连络用的,我们只有抢到一条,才能脱困,而且他们的人力都分散了,不会想到我们会到浮桥那边去的。
  分开来进行一直线,我带头,二妹把猎枪上膛押后掩护,每人相距不得超过十公尺,老幺,先为我掩护,然后紧跟着我。”
  马佳琍急道:“我没有带手枪。”
  陈秀莲道:“你从不用枪,当然不会带手枪,我是要你把飞刀准备好,十公尺的距离内,你的飞刀不会比手枪差,多扣几支,老三跟着老幺,行动,每个人都找掩护。”
  她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冲出了十公尺,占好了一个掩护处,向马佳琍招招手,马佳琍也飞快地摸了过去。
  两人会合后,陈秀莲低声道:“我再推进一段,等我到达安全地点后,你才叫老三过来。”
  于是四个人,成了一条线上的四点,首尾始终保持着三十公尺左右的距离,一段段地推进着。
  海上不住传来枪声,有来福枪,有手枪,大概是飞豹党徒在向女神号开火,吸引了他们的注意,这四个人居然一路无阻地掩进到浮桥附近。
  陈秀莲看见二十公尺处有一间木屋,首先冲了过去,测定是一间空屋,才进屋去,把后面的三个人都叫了进来,正准备商量着如何抢占一条小船突围,忽然鲁薏丝的笑声从一块岩石后传了过来,然后是她得意的声音道:“密司陈,你终于上当了,也尝到了我雌豹的厉害了。”

相关热词搜索:迷失的爱神

下一篇:第九章
上一篇: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