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魔船 正文

第一章 魔派互斗
2022-08-17 10:21:07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只恐怖之船,突然出现江湖,它激起了江湖一片血潮,每次出现,便有武林高手随它神秘消失。
  有人说那是一艘巨船!
  也有人说那只是一只小舟!
  ——到底是船?是舟?传说纷纭,莫衷一是,因见过那恐怖之船的人,全被这恐怖之船载走了!
  无数武林高手,在追查这神秘而又恐怖之船的来龙去脉,可是,一无所获,它像魔鬼般地出现,也像幽灵一般地消失。
  于是——
  武林人物为它取了一个名字——“魔船”。
  “魔船”,撼栗着整个武林天下!
  那么,它会再出现吗?
  人们的答复是——会的!
  它会再出现——随时随地都会出现,那么,在什么时候出现?哪些人将成为“魔船”的目标呢?
  这都是武林人物关心的事。
  日子,在飞逝中过去……

×      ×      ×

  夕阳西下!
  暮色低垂!
  ——耸立在白云谷的“白云庄”,静谧地溶浴在苍茫的菲暮色之中。
  “白云庄”、“风云庄”、“凌云庄”被江湖恭称为三大庄,三位庄主被号为“武林三剑客”。
  “白云庄”为三庄之首,庄内高手数百名,其武功之高,均为江湖一流人选。
  此时!
  “白云庄”周围一带,站立了无数高手,每一个人的脸上,无不一片严肃——像面临大敌似的!
  庄前碎石小路,两旁分立了百名白衣人,同样地,这些人的脸上,无不在沉肃之中,带着一份阴冷!
  死寂!
  紧张!
  时间在死寂而紧张中消失……突然,有人叫道:“来了!”
  短短两字,像一声巨雷,使伫立如木人的白云庄百名高手,心头一阵颤抖,目光齐齐扫向了谷口!
  一条人影,由远而近,眨眼之间,已到了庄前十丈之处,目光一扫,使百名“白云庄”高手,齐齐一愕!
  但见一个年约二十的揹剑少年,伫立在碎石路前,他风度翩翩,十分俊伟,但他的眉宇之间,却蕴藏着一股难于言谕的凄凉、忧郁之色!
  他的眼神,射出着悲切的光彩,那光彩十分迷人的,再配合着他唇角的茫然笑容,更加迷人!
  当首一个白衣老人怔了一怔后,一个箭步欺到了揹剑少年身前,拱手一礼,问道:“请问阁下到‘白云庄’为何?”
  揹剑少年淡然道:“找人!”
  “找谁?”
  “‘白云剑客’……”
  “什么?”白衣老人脱口而叫道,“阁下就是下柬之人?”
  揹剑少年笑了笑,反问道:“怎么?不像吗?”
  白衣老人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他暗自忖道:“岂只不像?就是像,还不是自讨没趣?”心念中,忙含笑道,“像,像,请示阁下尊姓大名?”
  “我看免了!”
  “为什么?凡是向本庄庄主挑战之人,均应先报名号!”
  揹剑少年笑了笑,道:“错了,我不是来挑战的,而是来报仇!”
  “报仇!……”所有之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
  “对了,报仇!”
  白衣老人怔了一怔,道:“阁下莫非说错了?”
  “只要贵庄庄主是谢永川就不会错了!”
  白衣老人怔了良久,他在寻思这是怎么一回事——因为“白云剑客”谢永川,是一个受各方尊重,极负清誉之人,从未听说过有仇家,这揹剑少年为寻仇而来,其因何在?
  白衣老人心念未落,揹剑少年冷冷道:“烦请老丈通知一声如何?”
  白衣老人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当下笑了笑,问道:“阁下与本庄庄主何仇?”
  “这个你不必知道!”
  “为什么?”
  “你不配!”
  白衣老人脸色一变,随即恢复了原来之色,道:“本庄主有令,阁下请!”
  话落,横身让过去路!
  揹剑少年又展露着那茫然笑容,挪动着脚步,向庄内走去,刹时,已到了庄前!
  揹剑少年把脚步猝然停下来,白衣老人一愕,道:“谢庄主在庄内恭候大驾!”
  揹剑少年笑了笑,道:“‘恭候’何不改为‘恭迎’?”
  “这——”
  “烦请通报!”
  白衣老人似被揹剑少年难倒,当下又是怔了一怔,无奈地笑了笑,向庄内大门走了进去。
  揹剑少年悠闲地交臂而立。
  不久,一声哄笑声传来,抬眼望去,但见一个年逾四旬,书生打扮的白衣人,在哄笑声中步出大门。
  他的背后,紧随着原先所见的白衣老人,以及两个瘦长老人,另一个白衣妙龄少女紧靠其左。
  揹剑少年淡淡一笑,“白云庄”庄主谢永川已朗声笑道:“阁下远来,恕老夫失礼迎迟!”
  揹剑少年的脸上掠过了一片杀气,随即笑了笑,道:“在下何敢劳庄主迎接?”
  白衣妙龄少女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揹剑少年,她似被他神采所慑,也像被他眼神所迷……
  “白云剑客”谢永川笑了笑,问道:“据说阁下下柬并非印证剑法?”
  “不错,为了报仇!”
  “报仇?本庄主相信从未跟阁下这样之人结仇!”
  “你能肯定?”
  “对了!”
  揹剑少年笑了笑,白衣少女突然道:“请问我爹跟你何仇?”
  揹剑少年扫了白衣少女一眼,这一看,使白衣少女的芳心为之一震,暗道:“好迷人的眼睛啊……”
  乍闻揹剑少年道:“这一点,姑娘是不应过问的。”
  “为什么?”
  “你太小……”
  “我已十八岁……”
  这一句冲口而出之语,使她乍觉不对,粉腮一变,怒叱道:“你又有多大?”
  揹剑少年笑了笑,道:“起码比你大多了,你年纪小,很多事似乎不应该知道……”
  “胡说——”
  “白云剑客”冷喝道:“小菁,退下!”
  白衣少女谢小菁气得粉腮都变了颜色,怒道:“爹,让我来收拾这狂人!”
  喝话声中,“呛”的一声,已拔出了背上长剑,揹剑少年笑了笑,道:“谢姑娘,这何必?”
  “抽你的剑吧!”
  揹剑少年道:“你何必迫我跟你动手,冤有头,债有主,我找的不是你——”
  “那么,你与我爹何仇?”
  “你年岁太小,不应知道这件事……”
  谢小菁怒道:“好吧,就算我年岁小,这样吧,你乖乖给我滚出‘白云庄’……”
  揹剑少年含笑问道:“如果你输了呢?”
  “输?我怎么会输?”
  揹剑少年嘿嘿一笑,道:“姑娘认为令尊大人的‘白云剑法’天下无敌吗?”
  “虽谈不上天下无敌,但江湖上难找敌手!”
  揹剑少年不屑地笑了笑,道:“也罢,如果你输了,乖乖给我进入庄内如何?”
  “很好,亮剑!”
  揹剑少年道:“不必了!”
  “什么?”
  “与女人动手,在下又怎能用剑?”
  “你真是一个狂人,看剑!”
  怒叱声中,白光一闪,长剑挟起了一片青芒,疾如电光一般,扫向了揹剑少年的前胸!
  “白云剑客”谢永川会让女儿当先出手,并不是不识大体,而是他认为来人既然敢公然指名寻仇,自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先让他女儿试试对方武功未尝不可。
  再说对方与自己如真有仇恨,也没有要他女儿性命之理。
  而谢小菁会抢先出手,是怕揹剑少年不自量力,而惨死在她父亲剑下。
  但见寒光一闪,已到了揹剑少年的胸前,揹剑少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谢小菁一愕,不由把击出的剑势,收了回来。
  她冷冷喝道:“你为什么不出手?”
  揹剑少年淡淡一笑,道:“你为什么不施全力?”
  谢小菁粉腮一变,喝道:“你以为我没有全力出手,才不还招?”
  “对了!”
  谢小菁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试想自己手下留情,而对方却根本不把自己好意放在心上。
  当下她粉腮一变,杀机骤起,一声叱喝,长剑化出了三朵剑花,迅猛无匹地击向揹剑少年周身数处大穴。
  剑花如云朵朵,攻势凌厉,谢小菁终于攻出了“白云剑法”了。
  但见剑花一绕,揹剑少年似略感一惊,身子一旋,谢小菁这凌厉的三招杀手,全部落空。“白云剑客”谢永川脸色为之一变。
  这当儿,揹剑少年冷冷地道:“三招是礼让,第四招在下就要还手了!”
  谢小菁银牙咬得格格作响,一语不发,怒叱声中,长剑挟起一片白芒,疾攻五剑。
  揹剑少年一掌击出,人已退了三步,突又弹身而进,一退一弹,身法奇妙,不但躲过了谢小菁五剑攻势,而右手已经抓出。
  谢小菁一骇,忙退了五尺。
  就在她一骇之刹那,揹剑少年左手一扬,人已退了回来,谢小菁一愕,揹剑少年淡淡一笑,道:“谢姑娘,承让了!”
  所有之人均为之一震,这揹剑少年赢了?……但见他左手一张,掌心之中赫然握着一根金钗!
  揹剑少年淡淡一笑,道:“金钗送还!”
  一扬手,一缕金光向谢小菁射去,不偏不斜,刚好插在了她原先发上!
  这手法不但快、准,而且能用力恰到好处,这武功之高,当真非一般高手可比!
  “白云剑客”脸色大变,来人武功之高,大大出乎了他意料之外。
  但闻揹剑少年冷冷地道:“谢姑娘,请吧!”
  谢小菁气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身形一划,直朝“白云庄”内,飞奔而去。
  揹剑少年略为一愕,“白云剑客”强颜一笑,道:“阁下武功,果然有令人意料不到的造诣!”
  “过奖了!”
  说话声中,揹剑少年脸上杀机隐约而现,他一步一步向“白云剑客”谢永川走了过来。
  场面,杀机骤现!
  “白云剑客”谢永川站立如山,他虽然感到今日情形有些不同,表面上,他依然不能不故做镇定。
  揹剑少年走到了“白云剑客”面前三尺之处,冷冷地道:“谢庄主!亮剑!”
  “白云剑客”冷冷一笑,道:“亮剑容易,本庄主想问与阁下何仇?”
  揹剑少年一阵狂笑,道:“谢庄主,你大约不会忘记吧,十八年前,伏牛山‘铁骑崖’曾经发生过十件惨案……”
  “啊!你……”“白云剑客”闻言脸色为之惨变,蹬蹬蹬退了三四大步,一脸骇然之色!
  揹剑少年冷冷一笑,道:“十八年日子不短,想不到你谢庄主还记得这件事,这就十分难能可贵。”
  “你……你……是谁?”
  “寻仇者!”
  “你……是不是她儿子?”
  “儿子?哈哈哈,你认为我是她儿子吗?”
  “那么,你……是谁?”
  “我叫程靖,替她寻仇的人!“
  “你是她徒弟?”
  “对了!”
  “你……要怎样?”
  “我说过,我要替她报仇呀!”
  “白云剑客”脸色剧变,机冷冷地打了一个冷战,十八年前“铁骑崖”的一幕,历历如绘,呈现眼前……
  程靖一声怒喝道:“谢永川,亮剑!”
  “白云剑客”栗声道:“她还没死?”
  “你管她是死是活!谢永川,告诉你,‘三剑客’我先杀的是你,因为当初你是第一个下手之人!”
  “白云剑客”脸色掠过了一层极为难看的神情,他冷冷一笑,“呛”的一声,已抽出了揹剑!
  程靖淡然一笑,他也拔出了背上长剑。
  “白云剑客”谢永川,冷冷笑道:“阁下请出手!”
  程靖冷冷一笑,道:“很好!接招!”
  “招”字出唇,寒光一闪,长剑卷起了一片青芒,疾如电芒,扫向了“白云剑客”。
  程靖这一招用得十分漫妙,剑招一绕之下,已到了“白云剑客”面前。
  “白云剑客”身形一晃,斜斜攻出了一剑!
  但见人影翻飞之间,双方已各攻出了三剑,“白云剑客”身子被迫退了十来步,方才拿桩站稳!
  程靖断喝一声:“再接这一招试试!”
  剑花一圈,疾攻而出,当剑势到了“白云剑客”面前之时,突化三剑,以三个方法,分攻而出。
  这剑势之变化,委实太过奥妙,“白云剑客”一舞手中之剑,硬封来势,饶是如此,他也险象环生了。
  倏地——
  程靖一声断喝,剑势一圈一点,乍闻一声惨叫!
  “白云剑客”的身子栽了下去,站在一侧的白衣老人及两个护法暴喝一声,掌势骤起,攻向了程靖!
  这只是一瞬眼之间的事,乍闻程靖一声断喝:“找死——”
  寒光一闪,剑势如龙,清吟之声,猛击三剑,出手之快,犹似雷奔电骇!

相关热词搜索:魔船

下一篇:第二章 江湖一孤雏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