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水晶球 正文

九 生死之斗少侠威
2022-09-16 11:57:23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蒙面人冷冷一笑,道:“不错,或许他没有死,否则,就不会有什么代帮主了,那么,请问‘通关神君’呢?”
  田师爷冷冷一笑,问道:“请问阁下是什么门派人?”
  “有必要告诉你么?”
  “有!”
  “我是杀人组织的门人!”
  汪浩一听这“杀人组织”几乎要笑出来,但田师爷却为之一怔,脱口道:“你是‘杀人队’队员?”
  “对了,田师爷,你是否知道,本队除了杀人之外,另外还专管闲事!”
  “不错,田某已有所闻。”
  汪浩这一下可怔住了,想不到江湖上,竟然正有“杀人组织”这名称,而且名头看来好像又相当大。
  蒙面人冷冷道:“田师爷,那么,贵关主呢?”
  “适身患小恙!”
  “我想见他!”
  “这一点,恐怕办不到。”
  蒙面人冷冷一笑,道:“自然,这是意料中的事,第三件事,听说‘通天关’之内,你武功最高,我在信上,已说明了一点……”
  田师爷冷冷一笑,道:“阁下看得起田某,真是莫大之幸,但,田某却在怀疑,有什么理由使你阁下跑到本关来送死?”
  “有!”
  “请说说看。”
  “第一,你姓田,害过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均是绝代姿容,田师爷,要我说出她们名字么?”
  “不必,我姓田的知道你口中那两个女人!”
  “另外还有两件事,第一,听说你害死了两个人……”
  “哪两个?”
  “一是‘天心手’汪风!”
  汪浩心头又是一跳!
  田师爷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天心手’已五年不出江湖,他一家三口也不在‘通天关’了,显然,他们是被你杀害了!”
  “另外一人呢?”
  “王半仙。”
  “王半仙?”
  “对了‘王半仙’当初‘王半仙’进入贵关之后,却迄今未出现,田师爷,你在‘通天关’,位极尊显,操生死大权,除王忠不谈,‘天心手’、‘王半仙’均是一代奇士,为何该杀?”
  田师爷怔了一怔。
  蒙面人这一番话,不但是田师爷为之怔住,即是汪浩也为之一愕。
  田师爷冷冷道:“这也是你到此目的?”
  “对了,田师爷,我话已经说过,本队除了杀人之外,二还专管闲事……”
  “但你们管错了地方!”
  “田师爷,那咱们就试试了。”
  这自称为“杀人队”的队员,似是一点也不将强敌环伺的场面放在心上。
  自然,假如对方真的是“杀人队”队员的话,那么,他,自然有这个能耐的。
  代关主章少堂冷冷啊道:“田师爷,人家是找你而来,你就宰了他,罗罗嗦嗦干什么?”
  “是……回禀代关主,卑职有一事不能不说……”
  “什么事?”
  “今夜到本关之人,可能不止一位……”
  蒙面人冷冷一声断喝:“田师爷,放心,只有我足够了。”
  人影一射,已扑向了田师爷,出手之快,亦不由令隐在暗处的汪浩吃了一惊。
  蒙面人出手击出了一掌,田师爷也出手封招。
  这当儿——
  章少堂一声冷喝:“巡关长老!”
  一个短胖的青衫老人应声而出,恭声道:“卑职恭候吩咐。”
  “下令巡查四周!”
  “是!”
  十数个青衣人在“巡关长老”指示下,分别弹身奔去,场中,只留下了三个青衣人!
  章少堂倏然似想到了什么,突然,他一掠身,向左面的一座楼宇射去。
  汪浩杀念倏起。
  他一个划身,尾随而去。
  章少堂几个纵落,已到了那座楼宇不远,突然背后一声冷喝之声乍传:“站住!”
  章少堂击意识把脚步停了下来,人影疾闪,那个汪浩已掠身截住了去路。
  章少堂下意识退了一步!
  当他看清眼前之人时,几乎为之脱口叫了起来,栗然说道:“是……你?!”
  汪浩冷冷笑了起来,道:“章少堂,不错,正是那个病小子呀。”
  “你……”
  “章少堂,出乎了你的意外?”
  章少堂冷冷一笑,道:“不错,的确出乎了章某的意外!”
  “章少堂,你知道我是谁么?”
  “谁?”
  “怎么?你猜不出来?”
  “对了,我猜不出。”
  汪浩充满杀机地笑了起来,道:“章少堂,记得么?汪风还有一个儿子……”
  “啊!你……你就是汪浩!”
  章少堂突然镇定下来,道:“姓汪的,这一点,我章少堂的确大大出乎了意料之外,况且你有本事出秘牢,更令我吃惊,不过,你这一来岂不是自寻死路?”
  汪浩冷冷一笑,道:““章少堂,你为什么要害‘通天神君’?而又害死我父母?”
  “你就会到九泉去问你父母了!”
  “章少堂,你的计谋,我完全明白了,我汪浩刚才不杀你,就是证明这一件事,你懂了么?”
  “证实什么?”
  “证实那一包药!”
  “你……我明白了,你进了秘牢是……”
  “对了章少堂,我不那样做,能进秘牢去见‘王半仙’么?”
  章少堂奸险地笑了起来,道:“我佩服你的胆子……”
  汪浩冷冷喝道:“章少堂,在你死前,我还有话问你。”
  “请说!”
  “刚才与你在密议的那位红衣蒙面人是谁……”
  “什么?……”
  “怎么了?你又吃惊了?”
  “你……你……”章少堂这一惊显然非同小可。
  汪浩得意而又冷酷地笑了起来,道:“怎么?你意外,我看到了?”
  章少堂悚然道:“你……全听见了?”
  “有什么奇怪?说吧,那人是谁?”
  章少堂充满杀机地笑了起来,道:“你……没有机会知道了!”
  话犹未落,咻的一声,长剑出鞘,寒光乍闪,剑势已击向了汪浩。
  章少堂这一击大着拼命之势,出手之快,好不惊人。
  汪浩大喝道:“章少堂,我要你债血还……”
  汪浩断喝声中,一掌已向章少堂击了过去。
  章少堂有拼命之势,汪浩也有报仇之心,是以,在一出手之下,两人便展开惊人的搏杀。
  章少堂的武功的确不是泛泛可比,手中长剑,连施绝招,一时之间,汪浩不由被迫退了两三步。
  倏然——
  汪浩大喝声中,身子猝然暴起,向章少堂击落。
  这一击之力,乍雷霆万钧之势,但见人影疾闪,已双双分了开去。
  章少堂脸色变,汪浩的脸色,也微微发白。
  章少堂冷冷一笑,道:“小子,你的武功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章少堂,出乎你意外的事还在后头呢。”
  汪浩话犹未落,他突然从怀中,取出一件兵刃来,那是两根三尺长的细小铁条!
  章少堂微微一怔!
  汪浩将其中一根铁条一圈一折,成了一只圆形铁环,左手握着铁环,右手持着另一根铁条。
  汪浩冷冷一笑,道:“章少堂,我再问你一遍,你为什么陷害家父?”
  “到了九泉,你就会知道。”
  “那个红衣蒙面人是谁?”
  “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汪浩一声狂喝:“那就试试!”
  汪浩此时的确怒不可遏,当下在狂喝之下,右手中的铁条,以雷霆万钧之势,猝然攻出。
  这一根铁条,不但可以当剑使用,而且妙使无穷,寒光一闪之下,凌厉扫向了章少堂。
  章少堂的长剑迎着封出。
  寒光乍闪,人影疾飞。
  快速的击招,拼命的搏杀。
  几个照面之间,两人已双双攻出了数十招。
  倏然——
  一声闷哼之声乍传,汪浩与章少堂同时双双闪了开去,但见汪浩的胸前,被长剑划破了三寸长的血口。
  章少堂的左臂上,也被汪浩的铁条击中,深入一寸,鲜血汨汨溢出。
  两人的额角在冒汗,脸色在苍白……
  目光,依旧迫视着对方……
  身子在缓缓地移动,成了半圆形地移动,准备再一次快速的扑击……
  剑,缓缓地举了起来……铁条与铁环,也一前一后,蓄势待接……
  缓缓地绕了半圆形……两个人将作一个最惨烈的殊死之斗……
  呀!剑势乍闪!
  喝!铁环封出。
  两道寒光,卷起了惊人的威势,同时卷击对方。

相关热词搜索:水晶球

下一篇:十 神君被劫波澜起
上一篇:
八 正邪难辩田师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