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水晶球 正文

十 神君被劫波澜起
2022-09-16 12:06:50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两个人均有拼命之势,是以在一出手之下,全力施为,寒光乍闪间,两人微微弹退了一丈。
  突然地两人再度扑击而上。
  铁条疾如电光,连击五招。
  蓦地里——
  一暴喝声,破空传来,四条人影,闪电般地向场中射了过来。
  汪浩暗吃一惊。
  此时的情势,对他是极为不利的,他的武功,高不了章少堂多少,如今再加上四个“通天关”的门人,自然,他便难于应付了。
  汪浩心念疾转,猛然地,他手中铁条疾射,连击两招。
  这两招挟以汪浩毕生功力所爱,威力之强,好不惊人,章少堂突被迫退了两三步!……
  章少堂身子一退,他终不愧是一个武功极高之人,长剑料处,反击一剑。
  倏地——
  汪浩大喝一声
  “接招——”
  右手铁条攻出,左手铁环,挟以雷霆万钧之势,咻的一声,突脱手飞出——
  汪浩这一手出得既快且辣,只见人影疾闪之中,一声惨叫之声,应声而起,一条人影栽了下去。
  但见章少堂一条右臂,被铁环劈了下来。
  这也是章少堂闪得快,否则,那铁环势必击中章少堂的当胸,而即时毙命不可。
  汪浩就在章少堂栽下去之际,他一声厉喝:“章少堂,你给我纳命来。”
  一个掠身,铁条像一只长剑,向章少堂刺去。
  汪浩这一手,急闪电一般,一声断喝声起,当首一个青衣老人向汪浩扑了过来,喝道:“小子,找死——”
  厉喝声中,一道内家掌力,已向汪浩拍了过来。
  这一道掌力,的确快速而又奇猛,如涛击向汪浩的身后,汪浩不由被迫了回来。
  他目中杀机四射,喝道:“何方狗贼!”
  青衣老人一阵冷笑,道:“小子,你好大的胆子……”
  汪浩喝道:“让路……”
  “办不到……”
  “我宰了你们——”
  咻的一声,铁条已迅然攻出了。
  在汪浩出手之际,青衣老人大喝一声,反手击掌。
  其中一人,已择手抓起了章少堂,向总堂方向飞奔过去,汪浩大喝一声,飞身而起,追了过去。
  汪浩身子甫自弹起,两个青衣老人手中的拐杖,传,剑,分向汪浩击了过来。
  汪浩又被迫了回来。
  他厉喝一声:“我宰了你们——”
  他出手疯狂了!
  是的,汪浩的出手疯狂而毒辣,但,三个青衣老人的攻势也大分惊人。
  人影翻飞,其势好不惊人!
  倏然——
  一声惨叫之声乍传!
  紧接一声闷哼,但见使长剑的青衣老人被汪浩铁条打个脑血飞溅,应声死于非命。
  而汪浩也中了一拐,哇的一声大响,口血狂飞,身子踉跄退了十来步,几乎站立不稳!
  断喝声中,两个青衣老人双双扑攻来。
  倏然——
  两声惨叫之声,同时响起,两个扑向汪浩的青衣老人惨叫之声中,双双死在地上。
  汪浩一怔。
  倏然——
  汪浩的耳际,传来了一声冷喝:“阁下,凭血气之勇,只有招致死亡。还不快走。”
  汪浩又是一愕!
  不错,他现在已是身负重伤,凭一点血气之勇,只有招致死亡。
  但在离开“通天关”前,他必须劫走了“通天神君”
  只有他才能解答这件谋杀案的秘密。
  这也是他进入“通天关”的目的呀。
  他俯身拾起了铁环,掏出一颗丹药,纳入口中。
  突然——
  长啸之声,再破空传至,数条人影,其速如闪电般射了过来。
  汪浩暗道不好,当下也略一疗伤之后,朝林内另一方向,奔了过去。
  汪浩虽伤势未愈,但这掠身之法,也是奇快无比,几个纵落,已去了十数丈!
  蓦地——
  就在汪浩掠身一射之际,一条人影,悄无声息,飞泻下至,几乎跟汪浩撞了一个满怀。
  汪浩大吃一惊,不由把身子收了回来。
  放目瞧去,两人都愕了。
  来人,竟是章玲玲!
  章玲玲脱口道:“是……你?”
  倏然之间,汪浩有些黯然了。
  ——这黯然跟他第一次看见章玲玲时的情形一样,但,他忍住了那一份感情的发泄。
  他淡淡一笑,道:“不错,是我……”
  “你……怎么又进来了?”
  ——她以为这一个病少年被送走了,而哪里会知道章少堂的手段?
  汪浩道:“我根本没有走……”
  “你……没有走?……”
  “对了!”
  “你……会武功?”
  “不错,我是装病!”
  她悚然注视着汪浩,显然,她感到了震惊了,而又怎会知道,面前的病少年,就是她朝夕惦念那个男人。
  她悚然问道:“你……是谁?”
  汪浩冷冷道:“这个你不须要知道,倒是有一件事我要问你……”
  “什么事?”
  “你父亲在什么地方?”
  “干什么?”
  “我要知道!”
  我不会说!”
  汪浩大喝一声,“你找死——”
  铁条一扬,在章玲玲毫无防备之下,已指在了她的胸膛上,喝道:“你说不说?”
  章玲玲悚然色变,道:“我不说!”
  “你找死么?”
  “你……下手好了。”
  汪浩全身一战!
  自然他不会下手,他之会出此着,完全是要吓吓章玲玲,想不到章玲玲全然不惧。
  汪浩不由怔立着。
  章玲玲道:“你为什么不下手了?”
  汪浩道:“我怎能杀你?”
  “为什么不能?”
  汪浩发觉,他刚才那句话有了毛病,当下忙说道:“你跟我无怨无仇,章姑娘,你必须告诉我你父亲在什么地方,这对他有好处……”
  “什么好处!”
  “他会被杀,章姑娘,你不会知道这是一件阴谋,我为你好,你懂了么?”
  “我又凭什么相信你?”
  是呀,她凭什么相信他?更何况他来意未明,威胁过自己,章玲玲又怎么能相信他呢?
  汪浩心念一动,说道:“章姑娘,你不信?”
  “我凭什么要相信?”
  “他可能已经被杀了!”
  “什么?”
  “我说你父亲可能被杀了。”
  “胡说!”
  “不信,你去看看!”
  ——这一句话真有效力,章玲玲闻言之后,突然转身,向一座楼宇射去。
  汪浩说道:“你中计了……”
  心念中,他一个掠身,向章玲玲的背后,紧紧追了过去。
  这时,章玲玲已到了那楼宇之前。
  汪浩突一个箭步,截住了去路,章玲玲悚然退了一步,栗声喝问:“你要干什么?”
  汪浩冷冷一笑道:“章姑娘,你中计了……”
  “你……”
  “我不这样,你不会告诉我你父亲在哪里!”
  章玲玲乍然明白过来,喝道:“你……卑鄙无耻,我与你拼了!”
  怒叱声中,她一掌向汪浩劈了过来。!
  不待章玲玲出手,汪浩已当先发难,铁条一扬,一声闷哼,章玲玲已倒了下去。
  汪浩心头一痛!
  他木然怔立了一阵:才哺喃说道:“玲玲,你原谅我!”
  他一掠身,向大门之内,纵了进去!
  汪浩甫自进入大门,不由怔住了。
  ——大门两旁,死了两个青衣人!
  显然,这两个青衣人是守护“通天神君”之人,他们之被杀,为了什么?
  汪浩突脱口而叫:“难道‘通天神君’真已被杀?”
  他的心头,猛然地震动了数下!
  ——如果真的有人杀了“通天神君”
  直那一件谋杀案阴谋,可能永远无法水落石出。
  他吃惊着。
  他在惊骇之下,掠身向内射去,目光过处,但见楼梯口,也死了三个青衣人。
  汪浩一怔,脱口道:“‘通天神君’可能真的被杀!”
  一掠身,射上了楼梯!
  上了楼,举目四顾,但见一处房门入口,也死了两个青衣老人!
  汪浩打了一个冷战。
  他一个箭步,射了过去,但见房门上,挂着一块木牌,红朱砂写着:“无令不得闯入,否则格杀不论”
  汪浩说道:“不错,这就是‘通天神君’的居所……”
  他用手一瓶房门,没有推开,里面反闩着,汪浩一咬钢牙上出手向房门击去。
  砰!
  残木纷飞,房门已被汪浩击开!
  汪浩掠身而入,目光扫处,但见这是一座精致的房间,家俱一应俱全!
  汪浩的目光,扫向了那一张牙床,他怔了。
  他的眼睛睁得像铜铃一般,一直注视着床上,好像中了魔一般地怔立着!
  怎么回事!
  ——自然,有不可思议的事发生,汪浩才会如此惊惧!
  “通天神君”死在床上!
  不,不是!
  “那么,是什么?”
  ——因为床上空无一人,哪有“通天神君”的影子!
  “通天神君"失踪了!
  ——自然,他被人劫走了,但,他被什么人劫走?这中间又有了新的阴谋?或将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不管是不是有什么新的阴谋以及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通天神君”已失去了踪影!
  谁干的?
  汪浩想起来了——极有可能是那个“杀人队”的人所为!

相关热词搜索:水晶球

下一篇:十一 儒衣书生神秘客
上一篇:
九 生死之斗少侠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