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善士神魔
2020-04-01 18:08:5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陆赛羽离开客栈,立即出城找到他那位健仆茶保,两骑快马加鞭,连夜赶奔嵩山太室峰而去!本而去!两个更次不到,已然抵达太室北麓!陆赛羽在离去之际,就曾向店家打听过那嵩山罗善人府的所在,他知道此人很可能就是廉小菁口中所称的那位山主派在中州一带的负责之人,因之,他相信在他们阴谋未露之前,这中州地面之上,必然对他相当崇敬,是以他果然十分轻易的就得了结果!这时已是三更左右,陆赛羽在一处小溪之旁,勒住了骏马,留下最后一处暗号,突然翻身下马,向茶保道:“持老夫信物,快去少林叩见天风长老,并引他来此接应老夫……”话音一落,略一沉吟,又道:“如是天风长老不在寺中,你可速回此处,等那金老等人至此,再行随他们入庄寻我!”那茶保应了声“是”,闪身直至西面的少室奔去!
  陆赛羽找了一处僻静溪岸,将两匹骏马栓在树上,略一打量四周地势,冷哼一声,拔足向远处的深林行去!
  他的身形十分快速,片刻之间,已到了树林之前!借着树梢积雪,他瞧出在那林木深处,果然有着一片连绵的屋宇,比栉鳞次,不下百间之数!
  陆赛羽长眉微轩,陡然一提真气,凌空飞上一株巨松的枝干,十分仔细的瞧了半晌,这才展开绝顶的轻功身法,踏着积雪的松枝,直向那一片屋宇扑了过去!
  但见他身如行云流水,脚下松枝的积雪,却是未见跌落半丝半片!离那庄院的前门尚有十丈之远,松林已尽,如要入庄,显然必须跨过门前十丈打稻晒谷之用的场基!
  陆赛羽目光一转,心中暗道:这前门所在,必有守夜之人,自己身法再快,也难一次飞越这十丈距离,倒不如转到侧面瞧瞧,也许可以越墙入内!他孤身犯险,自是不能不思虑周到,身形一塌,跃下树来,沿着右侧的树林,直向庄后奔去!
  这庄院连绵约有百余间房舍,四周围除了有土墙之外,还有五座更楼,耸立在四角,陆赛羽找了一处两面更楼都照应不到之处,腾身跃入那只有六尺多高的土墙之内!
  举目望去,自己存身之处,乃是一座花圃!他略一辨认方向,直朝远处一座高大房舍行去!就在陆赛羽走出花圃,闪身跃上一排房顶之际,远处忽然响起了四更的梆柝之声!
  陆赛羽陡然心中一震,暗道:只有一个更次就要天亮,如是再找不到石牢所在,今夜就算是白来了!心中一急,倒让他急出办法来了!他循着那梆柝之声,如飞般赶了过去,果然发现在下面的一处天井之中,有两名巡夜的更夫,提着一灯笼,穿进一处堂房,向另一方面的天井行去!
  陆赛羽心中忖道:不料这庄院之中也有打更的更夫,真是天助老夫成事了……双臂一振,就待腾身下扑,制住那两名更夫,也好逼问石牢的所在!
  蓦然,他那业已欺出的身形,猛地向后一挫,只见那两名更夫竟向前面天井中的一棵粗可合抱的桂树,举起手中灯笼,瞧了一瞧,大声道:“兄弟,换班的来了没有?”
  陆赛羽只听得心中一愣!敢情这座自己以为没有什么戒备的庄院,原来到处都有暗桩,自己一路行来,居然未被发现,可真算得上侥天之幸……
  心念一转,他已打消了下手将更夫制服的计谋,静伏原处,等着那位隐身桂树根下的守夜之人前来换班!
  果然,没到几刻工夫,一个黑衣劲装,手执单刀的汉子,自右侧的穿堂之中,走到桂树之下,那原先蹲在树根之下的黑衣汉子,二语不发的轻身离去!
  陆赛羽又等了约莫盏茶时光,方始缓缓移动身形,沿着屋脊,奔向那桂树旁边的房顶,跃上那棵老桂,低头认准了那黑衣持刀汉子蹲身之处,飞身暴射而下!
  人未落地,指力已发,一股劲风,正好撞在那持刀汉子的右肩穴道,“噗”的一声,单刀已掉在脚前!
  陆赛羽未等那人惊呼,右手已扣住那人喉结,低声喝道:“想活就别作声!”那劲装大汉瞪着两眼,一脸惊惧之色!
  陆赛羽一抬手,补点了这人哑穴,冷冷又道:“老夫只想知道庄中地牢所在,只要你肯带老夫前去,老夫便决不为难于你,否则,休怪老夫手下无情!”
  这等严寒的深夜,那黑衣大汉竟然额际汗如雨下,显然这批人一向过的都是风平浪静岁月,未曾见过杀戳之事,一旦面临生死关头,竟是吓得莫知所措!
  陆赛羽见他这等窝囊,不禁心中有气,顺手给了他一个耳光,喝道:“你愿不愿?老夫可没有时间跟你扯皮!”
  那人脸上顿时肿起五条红印,虽是疼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但却因为哑穴被点,哼都不能哼上一声,只好连连点头不已!
  陆赛羽俯身拾起单刀,插在这人背后,并且拍开此人哑穴,低喝道:“老夫现在解开你的哑穴,由你领路,如是有人喝问,你可照实回答,乃是奉命前去地牢……”
  那大汉哑穴一解,不禁失声哼了一声,但立即强自忍住,摇头道:“不行!那地牢所在,小人等根本不能前去!”
  陆赛羽闻言一怔道:“什么人能去?”那那大汉应道:“最低也得是庄中的一户户长!”
  陆赛羽略一沉吟道:“你知道地牢所在么?”
  那大汉道:“知道!”
  也许这名大汉答的太快,陆赛羽心中已起了疑念,但他可并未说出,只是低声一笑道:“你且把那地牢所在说出,老夫就饶了你一命!”
  那人自以为得计,也低声道:“那地牢就在这庄子最中间的那所大厅之下……”话未说完,陆赛羽陡然左腕一震,对方便浑身筋脉一麻,整个的人都仿佛散了一般,顺着桂树瘫了下去!
  陆赛羽冷哼了一声道:“老夫原意饶你一命,你竟敢用话欺骗老夫,敢是你活的有些不耐烦了,老夫刚从那大厅来此,你竟敢说地牢在那大厅的地下,看来老夫就成全你早升天堂吧……”
  陡然伸手,一把将那黑衣大汉提了起来,右手掌缘,已然切向他的胸前!
  那黑衣大汉吓得连声低叫道:“老人家饶命,小的再不敢说假了!”
  陆赛羽右掌含力不吐,仍然贴在此人胸前冷笑道:“很好,说吧!”
  那黑衣大汉懔声说道:“那地牢是在本庄最后一栋石楼的地下,那儿靠近一处山岩,很容易找得到……老人家,你饶了小……”
  陆赛羽知道这次他并没说假,右手一松,左手却又点了此人哑穴,将他放在树根之下,笑道:“委屈你一个时辰了!”
  飞身攀上老桂,向四周瞧了一瞧,霍地转身打左面跃出了庄外!借着庄外的林木掩挡,直往庄后的山麓奔去!
  奔行了一阵,仰望天色,知道距离天亮只约半个时辰,要想闯入地牢救人,必得在天亮之前找到门户!是以,也不管那更楼上的守夜之人会不会发现,突然跃上树梢,快得有如一缕轻烟,眨眼间,就到了庄后的山壁之下!
  连接山壁的土墙之内,约有三十丈距离之处,果真挨着那片峭壁悬崖,建有一栋占地不过三丈方圆的两层石楼!
  陆赛羽掩至土墙之下,不再纵跃翻越,而是施展了壁虎功,爬上墙头,再横着身子翻入墙内!
  他蹲在墙角等了一会,打量眼前这座极大的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的大花园一番,略略计算了一下距离,突然腾身向前跃去!
  每一次落脚,都看准了一棵较高的花草,二十来丈距离,也不过接连五跃就到了石楼侧面两丈。
  他这时乃是伏在一丛茂密的矮冬青底下,抬目望去,只见那石楼之内一片寂黑,但石楼的楼前石阶之上,却有两个劲装大汉,抱剑肃立!
  要进这座石楼,势必要先行制服这两个抱剑大汉!
  陆赛羽估量了一下自己存身所在,倘若直扑石楼楼顶,决逃不过这两人耳目,除非在飞身之际,一举击毙两人,简直别无他法可想!
  时光不容他再事拖延,长眉一扬,功凝双臂,刚自长身而起,蓦地目光一凛,心头犯震,那刚欲跃起的身形又缩回了那丛矮树之内!只见一条纤细的黑衣人影,快似流星赶月一般,打对面的花木丛中,电疾向那石楼奔去!‘
  陆赛羽目睹此人身法之快,不禁暗暗一叹道:莫非庄中之人业已发现了自己,才会加派这等高手前来石楼,只怕这救人之事,又要平添一份波折了……疑思未定,那条人影已直向石楼走了过去!忽然,那楼前守卫的抱剑大汉沉声喝道:“什么人?”
  矮小的人影并未停步,随口应道:“是我,难道你们都认不得了么?”
  那答话的声音,清脆娇甜,敢情乃是一位姑娘家!
  两名抱剑大汉,似是愣了一愣,那位姑娘已然奔到石阶之下,盈盈举步,踏阶而上!那两名大汉中一位,忽然长剑一挥,喝道:“请娘请止步,石楼禁地,岂可乱闯?若是庄主知晓,兄弟可就担代不起……”
  姑娘咯咯一笑,扬了扬手中的一个竹篮道:“两位大哥,奴家奉了小姐之命,前来送点食物给辛公子,你们如是不让我进去,小姐怪罪下来,可恕我要直说乃是你们两位从中作难……”说着,站在七层石阶的半途,果真不再往上走了!
  显然,那两名大汉又仿佛对姑娘口中的小姐,十分害怕,只听得其中的一位突然低声道:“姑娘真是小姐差来的?”
  那位姑娘忽然冷哼了一声道:“好啊!你们竟敢不信,我这菜饭也不必送进去了,我要回去告诉小姐,就说你们竟是把小姐房中的佣人都当作了奸细……”
  陆赛羽这时只瞧的有些茫然不解!这位姑娘如是真个送菜送饭之人,怎会找了这等不早不晚的时刻?而且还这样鬼鬼祟祟,偷偷摸摸,连个照路的灯笼都不曾带来呢?
  他心中正在觉得奇怪,只听得那两名大汉连声道:“姑娘慢走!”
  原来那位提着饭篮的少女话未说完,人已向台阶之下退去,但那两名大汉显然十分畏惧这少女口中的小姐,一见那提篮少女转身要走,顿时急得大声喝止!
  提篮少女应声转身,袅袅婷婷的向石阶上走去,口中却咯咯不停的笑道:“两位大哥可认得奴家么?”说话之际,这少女已然走到两名大汉身前!
  那右边的一位,胆子似大上一些,闻言伸长了脖子,似是想凑近瞧瞧,实则口中却有点油腔滑调的道:“大妹子,你好标志的脸蛋啊……”
  左边的那位大汉却低声道:“你真是服侍小姐的姑娘么?”
  陆赛羽远远听来,心中一动!他仿佛似是脑际灵光一现,想出了一点儿什么不对,但耳中却已听到那少女笑道:“两位大哥真是贵人多忘事,奴家前些天不是还……”话音一顿,颇似下面的话有什么不大好意思的羞于启齿,这时只见那两位劲装大汉同时伸头,向那提篮少女脸际凑了过去,其中一人大笑道:“原来你是……”
  陆赛羽刚自一怔,心想:难道老夫又料错了事?难道这丫头真是送饭来的么?蓦然听得那少女冷哼了一声道:“可不是我!”
  但见她双臂一分,那两名劲装大汉连哼都没有哼出声来,就连人带剑,直挺挺的摔倒在地!
  陆赛羽瞧得两眼精光四射,心中失声道:“果然是她……”
  人如巨雁横空,一掠而去!
  那少女在点倒两名劲装大汉以后,竟是早知陆赛羽躲在那丛冬青树下一般,向着这个方向扭头一笑!
  恰好,陆赛羽也正在此时刻闪身飞来!她朱唇轻启,嫣然低叫道:“陆伯伯!”
  陆赛羽被这声低呼,叫得心中一震,他一生笑傲江湖,除了嗜茶如命,经常带了那个茶保为他烹茶以外,身外之事,从来少管,他之所以能够名入五怪之中,正是喜欢那另外四人的性格都是孤独离奇,从不受人间感情之累,但此刻这声亲切的”陆伯伯”,却令他老怀大为感慨,身形一落,竟是不由自由的脱口叫道:“贤侄女,你的伤势未愈,怎么也来了?”敢情这位抱着食篮的少女,正是廉小菁!
  陆赛羽明知眼前的廉小菁,十成有九成乃是杀害廉虹竹一家的凶手所派之人,但自他听得她在房中与那假冒辛士群之人的一番谈吐,再加上此刻见她陡然冒险赶来这罗府想要救出辛士群的举措,心中对她已然大大的减去了敌意!
  廉小菁这时轻轻一拉陆赛羽的大袖,低声道:“陆伯伯,我们先把辛公子救出来再说吧!”
  她似是对这处地牢十分熟悉,进了石楼以后,引着陆赛羽转向左侧的一处暗室,伸手拉动两处铜环,只听得一阵轴轮转动之声,眼前现出了一处通往地下的门户!
  一线灯光,也自那斜斜向下的石梯底处,射了上来!
  同时,那地下也传来了一声低喝,道:“什么人?”
  陆赛羽此刻十分镇定,早在廉小菁拉动铜环之时,就料到那地下必有着看守之人,是以,那喝问之声传来,他却充耳不闻,只听得那廉小菁娇声应道:“小姐房中的使女燕儿,奉命给辛公子送点酒菜!”
  那地下之人应道:“请燕姑娘回上小姐,这姓辛的……辛公子已经吃过了。这等事不必劳小姐费心,属下自会照料!”
  廉小菁向陆赛羽低声道:“伯伯在上面等一下……”她莲步轻移,直向地下行去,口中又道:“小姐叫我送来,我如是不送到辛公子面前,小姐骂我事小,你们藐视小姐的罪名,自问可敢担当?”
  说话之间,人已到了地牢之中,这时那看守之人似是已被廉小菁这句话镇住,期期艾艾地道:“这个……属下可是……姑娘,你既是送来了,那就拿过去给那辛公……你……”
  蓦然那人话音忽断,接着是一声重物倒地之声夹在一声惊呼之中传来!陆赛羽身形一闪,已跃入地牢之内!
  目光过处,只见丈许之前地上,躺了一名身穿灰色劲服的中年人,瞧那嘴角流血,双目上翻之态,显然已经活不成了!
  廉小菁向陆赛羽一笑道:“陆伯伯,我们一间间的找找看!”
  原来这间地牢占地不小,由陆赛羽立身之处看去,乃是一条高达两丈,宽约丈许,长的几乎一眼看不出尽头的青石甬道,甬道的中间,每隔一丈,悬着一盏吊灯,沿着甬道两侧,则是一间一间的牢房,若非每隔一丈就有一个离地六尺,方圆不过三寸的石孔,真叫人瞧不出这两边乃是牢房的所在!因为两壁全是青石,而这座地牢,就是凿开巨石而建的!
  陆赛羽闻言,身形一闪,学着那廉小菁一样,伸头打左边的第一个石孔起,逐个向内探望!
  前十间牢房之中,只有三间之内分关了三个似是庄中的弟子,其余七间内空无一人!但他瞧到第十一间牢房之时,不禁脸上神色大变!那盘膝坐在幽暗牢房之内石地之上的一位蓬头老人,竟是跟自己相交极深的老友,丐帮五老之一“四海游乞”柏震波!
  陆赛羽长眉一皱,正想向廉小菁喝问这不留半丝门户的地牢,应该怎生开启,耳中却已听得廉小菁欢呼道:“陆伯伯,你老快过来,辛公子在这儿了!”
  陆赛羽拔步奔去,只见那辛士群换穿了一件白衣长衫,左手抱剑,右手抓着披风,神采奕奕的站在那间牢房之中,瞧着自己微微的含笑说道:“陆老哥和廉姑娘来的如此之快,到是大出兄弟意料,盛情可感,兄弟这厢先行谢过了!”
  陆赛羽心想,那假冒之人,想必尚未赶回庄中,否则辛士群的天青长衫,应是换回才对!
  忽然一阵“咯——咯!”之声响起,身前的石壁,已然露出一个可容一个人进出的门户,辛士群话音一顿,大步走了出来!
  陆赛羽回顾廉小菁笑道:“贤侄女,老夫发现这地牢之内,关着有不少值得你我一救的朋友,咱们何不顺便做上一桩好事,将他们放出来!”
  辛士群淡淡一笑道:“陆老哥所说值得一救的朋友,可是各大门派的长老么?”
  陆赛羽点头道:“老弟已经知道了?”
  辛士群笑道:“兄弟已经见过他们了!承蒙此间罗庄主厚待,兄弟被押解至此以后,曾经观赏了不少好戏,只可惜兄弟有些冥顽不灵,竟是辜负了罗庄主礼贤下士之心,否则……”
  他陡然呵呵一笑,又道:“否则兄弟早已不是阶下囚而成为这庄中高踞首座的贵宾了!”
  陆赛羽瞄了廉小菁一眼,笑道:“老弟,那各派长老困居此间,眼下可是并无性命之忧么?但老朽认为这等救人的良机,似是不该坐失!”
  他不但为人经验老练,而且料事如神,辛士群绝口不提救人出困之事,就知道其中必有缘故!
  辛士群道:“老弟承蒙罗庄主错爱,确是知道了一些内情,此刻救人,未免于事无补!何况他们的……”
  他忽然掉转话锋,向廉小菁笑道:“姑娘能知地牢门户开启之法,必是跟这庄中之人非常熟悉的了!”
  廉小菁神色泰然笑道:“罗庄主的千金,跟妾身乃是同门师妹,先父与罗庄主更是通家之好,是以此间一切,妾身非常熟悉!”
  陆赛羽听得大为敬佩廉小菁应付得体!辛士群显然更未动疑,只是淡淡一笑,抖了抖那件披风,大步走到那位被廉小菁杀死的看守地牢之人身边,将披风盖在那人尸体之上,回头向两人道:“咱们该走了!”转身踏上石梯而去!
  廉小菁,陆赛羽睹状,心中虽是有些不解,但却并未追问,随在辛士群身后,走出地牢!
  天色已露曙光,偌大的庄院,依然十分静寂!
  这光景在辛士群和陆赛羽而言,并未觉得有何不对!但廉小菁却是粉脸微微变色,低声道:“陆伯伯,罗庄主已经发现我们了!你老快跟辛公子打左面的花丛中闯出去,侄女眼下不便跟他们破脸,恕我先避上一避……”
  只见她竟然回身,走进了石楼,向右侧一闪而没!
  辛士群回顾廉小菁背影一眼,突然发出一声冷笑,陆赛羽瞧的心中一凛,忖道:难道这位老弟,也发现了其中的隐秘了么?看来这场恩怨可更纠缠不清了……
  心中虽然慨叹,两人脚下却已奔向左侧的花木之中!眨眼之间,已到庄院的矮墙之下,就在两人正要跃出短墙的刹那,突然那墙头之上,出现了十名持了弓箭的大汉!
  辛士群眉头一皱道:“陆老哥,咱们莫非上了那丫头的当?”
  陆赛羽笑道:“不见得,只怕右侧的墙上埋伏,更为凶险呢!”
  答话之间,忽听一声朗笑传来道:“辛老弟,这等不辞而别,岂是丈夫行径?老夫特来奉送你一程,也好留下个好聚好散的佳话!”
  迷濛晓色下,只见一位面容清癯,白发白须的灰衣老人,大步向两人停身之处走来!
  老人身后,跟随着一位秃顶老叟,和一位年约三十出头,白面无须,神情冷酷的紫衣中年书生!辛士群倒是洒脱得很,抱拳道:“庄主如此大量,在下实是受宠若惊!”
  灰衣老人大笑道:“老弟好说!”
  目光转向陆赛羽道:“这位兄台贵姓?老夫倒是面生得很!”
  陆赛羽呵呵一笑道:“老夫陆赛羽,塞外夷民,自是不入庄主法眼了!”
  那灰衣老人闻言,似是怔了一怔方始抱拳道:“原来是茶迷陆大侠!倒叫老朽失敬了!”
  陆赛羽抱拳道:“不敢,庄主怎么称呼?”
  灰衣老人捋须笑道:“老朽罗南辉……”
  陆赛羽脱口道:“黑煞神魔罗南辉?”
  罗南辉笑道:“区区贱号,不想陆大侠竟然知晓!真是难得……”
  陆赛羽淡淡一笑道:“罗庄主匆匆而来,可是要留下老朽与辛老弟么?”
  罗南辉两眼忽然寒光暴射,笑道:“陆兄这等说法,老朽可是不敢当了!前厅备茶相待,尚盼陆兄和辛老弟屈驾小坐一刻!”
  陆赛羽自从听得此人竟是黑煞神魔,岂肯再在庄内多留,他甚怕辛士群贸然应允,罗南辉话音甫落,他立即接口大笑:“庄主厚意,老朽心领!眼下辛老弟尚有要事待办,改日再来打扰……”
  辛士群抱拳一笑道:“庄主昨宵盛意,在下容图后报!”
  身形一闪,竟是直向站满了持弓大汉的墙头跃去!
  陆赛羽虽然慢了半步,但人却当先翻上了土墙去!
  就在两人扑上土墙,那十名持弓大汉,未得谕令,不知应否发箭却敌的略一犹豫之间,陡然自那土墙之外传来两声冷笑厉喝之声道:“两位请回去吧!”
  一股威猛无比的劲道,蓦地迎面击来!
  陆赛羽,辛士群身形未稳,匆匆挥臂振掌迎敌,蓬然相震之下,两人顿时立足不牢,吃那反震之力,迫得双双又落回墙下。
  罗南辉嘿嘿一笑道:“两位这等来去自如,目中无人的神态,未免太不把罗某放在眼中!老朽只好得罪二位……”
  陆赛羽,辛士群吃亏在并未想到墙外有人,方会被对方利用反震的掌力,将两人迫回园内!此刻听得罗南辉出言相讽,辛士群心中不禁大为愤怒,转身迎向罗南辉行去!口中喝道:“你待如何?”
  罗南辉大笑着说道:“请两位暂作老夫地牢上宾!”‘
  辛士群昨夜束手被他们关在地牢之中,乃是因为他想借这个机会深入虎穴一探,在由那巩县送来此间的路上,他曾听到押送他的人低声交谈,可能会很快的要将他押往一处很远的地方,但千算万想却并未想到陆赛羽居然会那么快就找到自己,他那借机会一探这批人底细的计划,自是不可再用,是以,罗南辉这句话可激起他一腔怒火,脸上一寒,喝道:“凭你么?作梦!”
  罗南辉虽知这辛士群必有过人之处,才会获得那向来不问武林之事的茶迷陆赛羽的器重,但他却未把他放在心中,闻言竟是仰天大笑:“你老弟已然住过一夜,再住上十天半月也不为过!老夫至少不会缺你们两位一碗粗茶淡饭!”
  说来轻松已极,直似两人已是网中之鱼,俎上之肉!
  辛士群剑眉一扬:“不错,在下果是在那石牢之中已然住过一夜,但尊驾如想在下再入此牢,只怕尊驾今生今世休作此想了!”
  罗南辉微微一笑道:“老弟是不愿领老夫的这番好意了!”
  辛士群也微微一笑道:“罗庄主,区区有一不情之请,不知庄主可否惠允?”
  他突然收敛了怒意,倒使罗南辉心中一震,但他老奸巨滑,脸上可一点都没露出,只是一笑道:“老弟有话请说!”
  辛士群陡然面色一寒道:“打开贵庄大门,尊驾亲送区区和陆老哥出庄!”
  罗南辉听得呆了一呆,道:“老弟好大的口气呀!”
  辛士群哼了一声道:“尊驾如是能为全庄子弟着想,在下劝你最好照区区所说而行,否则,只怕尊驾再也在这儿住不下去了!”
  罗南辉双眉一耸,大笑道:“老弟要抄老夫的家么?这倒是奇闻!”
  陆赛羽突然笑道:“黑煞神魔竟然成了罗大善人,老夫才觉得它是奇闻呢!辛老弟,咱们不必啰嗦了!”这无异是告诉了辛士群,除了硬闯,别无他途!
  辛士群淡淡一笑道:“陆老哥说的是!”
  陡然欺身直进,右手一招,五指扣向罗南辉的脉门,口中喝道:“在下只好强迫庄主相送了!”
  罗南辉表面之上,十分随意,实则早已凝功戒备,辛士群欺身而来,他冷冷一笑,侧身斜飘三尺,左手一挥,反向辛士群右臂拍去。
  辛士群去势未戢,只是在那罗南辉左掌离开右臂不足五寸之际,陡地上身一歪,错过对方掌缘,右手由下向上一扬,五指如钩,疾如闪电,扣住了罗南辉左腕脉门!
  这一手快速绝伦的应变手法,从塌肩避掌,到扬手扣住罗南辉左腕,一气呵成,快得连陆赛羽几乎都没看清!
  出手一招,就被人拏住脉门,在罗南辉而言,实是生平从未曾有之事,骇然一怔之下,竟然整个人都呆了!
  陆赛羽刚自赞得一声:“好手法!”只见那卓立的罗南辉身后的紫衣书生,陡地厉喝一声道:“撒手!”
  一缕晶光,电奔雷闪般剌向辛士群右臂!
  辛士群嘿嘿一笑道:“未必见得!”
  右手一带,竟将那罗南辉往左一带,迎向那晶光推送过去!罗南辉只惊得失声大叫道:“白贤侄快收手……”
  那紫衣书生出手极快,收手更快!
  但见那缕晶光在离开罗南辉的前胸未及三丈之处,突然一缩而回,紫衣书生那铁青的脸上,神色依旧如冰!就似适才出手的人,并不是他一般!
  辛士群哈哈大笑道:“阁下这袖中飞剑的手法,倒是拿捏得恰到好处,否则伤了罗庄主,只怕贵上知道以后,阁下真有些难以交待了……”
  话音一顿,五指一紧,向罗南辉喝道:“尊驾再不传令开门送客,就休怪区区手下无情了!”罗南辉只觉左腕如遭铁箍,半边身躯都失了知觉!那豆大的汗珠,自两腮滚滚滴落!
  辛士群冷笑一声,右手突然又加了一分内力,喝道:“一盏热茶时光之内,再不开门送客,罗大庄主的一身武功,只怕从此报废了!”
  罗南辉只觉那左臂逆血攻心,浑身发抖,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提不起来,只好侧看那紫衣书生,脸上满布痛苦乞求之色!
  那一直未曾出言的秃顶老人,这时忽然长叹道:“白老弟,老朽此刻如是出手攻敌,只怕罗兄难免伤亡,这小子的一条命,还不值得我们以庄主生命交换……”
  紫衣书生脸色一变,转身向花园入口之外喝道:“打开庄门,送这两位朋友出庄!”
  横移一步,冷冷地向陆赛羽,辛士群道:“放过今天,两位可要小心了!请!”
  陆赛羽哈哈大笑道:“老夫随时候驾!”
  辛士群只是哼了一声,右手一带罗南辉,大步行去!外人看来,两人倒是至交好友,并肩携手,依依话别呢!

相关热词搜索:圣剑情刀

下一篇:第四章 珠光剑影
上一篇:
第二章 十字留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