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珠光剑影
2020-04-01 18:09:5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辛士群十分感激的抱拳大笑,道:“九叔,小侄在这儿告罪了,金老哥,余老哥,兄弟一并致歉,辛苦两位老哥,真是心中不安得很!”
  金伯牙,余慕康同时大笑道:“老弟太客气,就见外了!”
  辛九公向陆赛羽抱拳道:“陆老弟,真亏得你心细如发,否则……”
  陆赛羽不容辛九公说下去,蓦地大笑道:“辛老哥,兄弟纵然不曾发现辛老弟下落,以辛老弟一身武功,也决不会遇到什么凶险的!老哥倘若再说下去,老兄弟我就要羞愧无地自容……”
  辛士群忽然大声道:“咱们有话回到城中再说吧!”
  一行八骑,疾快的打官道直奔巩县而去!
  这时,却另有一骑快马,打侧面的田野之中,抄近路越过他们,狂奔疾驰,驰向巩县县城!
  午时,刻左右,辛士群一行回到巩县的那家客栈!
  跨进西跨院,廉小菁竟然已在厅中倚柱相候——而且一桌热腾腾的酒菜,也已摆在厅中的桌上!陆赛羽并无所谓,但辛士群却是吃了一惊道:“姑娘好快啊!”
  廉小菁嫣然一笑道:“公子在路上和九公他们说了几句话,所以妾身就赶过公子,先回得店中,替各位叫好了酒菜!”
  辛士群道:“多谢姑娘!”
  廉小菁笑道:“这本是妾身份内之事嘛……公子,陆伯伯们小厮的菜饭,妾身也招呼店家准备在廊下!”
  陆赛羽笑道:“贤侄女,你想的真是周到!”
  经过半夜半日的奔驰,他们确是早已饥肠辘辘,这一桌酒菜,可真是准备得恰到好处!
  众人饱餐一顿,并且也决定了日后的行程!酒怪余慕康,被指定前往罗庄附近,找一家农人家寄住,以保护罗庄地牢中的各派长老莫要被害,并监视罗庄进出人等行动!
  琴痴金伯牙则兼程赶赴武当去面见掌门慧风道长,然后则应该设法迫出“飞云五怪”中,刻下尚在天山玄冰崖的棋圣龙行野,画仙冷飞尘夫妇,也速速赶来中原的泰山丐帮总坛!
  辛士群、辛九公、廉小菁、陆赛羽四人,则先去泰山丐帮总坛“七星堡”相候!但陆赛羽却又令他的那位茶保,持了自己的一封手书,再去少林叩见天风长老,并且还要茶保耽留在少林,随着天风长老行事!一切分配就绪,余慕康带着酒奴,金伯牙带着琴僮,分别上路,茶保则持书前往少林!辛九公取出了一片金叶,算清了店帐,一行四人,也出门上马,沿着黄河官道,向山东进发!
  一路行来,倒是十分平静,第三日黄昏时分,四人已然抵达泰安城内,由于天色已暗,当下便找了一家“长福客栈”住了下来!
  辛士群从跨进泰安县城,就觉得有些不对!只见这座县城的各处大街之上,充满了劲装短服的武林人物!
  这等情况既是连辛士群都已瞧出,自是更瞒不过陆赛羽和辛九公,是以,住进店内以后,辛九公忍不住千叮咛,万嘱咐,要辛士群今晚决不可出外惹事!
  辛士群懂得辛九公用心,他虽然很想出去查查为何泰安城内会有这么多武林人物,但目睹九叔这份关切之情,他终于打消了惹事之意;含笑应允了辛九公的叮嘱!
  陆赛羽好像显得比辛九公更小心,他不但包了四间上房,乃是这家客栈最后进的整个一排房舍,而且连贴近这排房舍的两间厢房,也要了下来!
  晚饭吃了一半,廉小菁似是由于一连三天骑马赶路,那剑伤之处,有些不适,提前回房休息,陆赛羽,辛士群和辛九公却留在最边的那一间房内,吃着闷酒!
  辛九公对廉小菁十分关心,廉小菁未曾终席而去,使得辛九公有些皱眉不解,陆赛羽瞧得心中暗暗发笑,一面劝那辛九公喝酒一面笑道:“辛兄,兄弟有一件事,如梗在喉,不吐不快,未知兄弟说了出来,辛兄会不会替兄弟解疑?”
  辛九公有点心神不属的笑道:“陆老弟请讲,老朽知道的,一定不会不说!”
  陆赛羽笑道:“这位辛老弟的恩师是谁?”
  辛九公呆了一呆道:“这……陆老弟怎会突然问及这事呢?”
  陆赛羽道:“日前兄弟曾经目睹辛老弟的身手,但兄弟挖空了心思,却想不出武林之中,有哪位高人,可配作他师长!”
  辛九公长叹道:“陆老弟,此事老朽奉有严命,实有难言之隐!”
  辛士群这时也笑道:“陆老哥,咱们何必为此烦恼?家师名讳,终有一天会告知老哥,但却不是此刻而已!”话音一顿,又道:“那日兄弟在罗庄亮出血剑以后,陆老哥曾与天风长老又那位姓惠的老人谈了不少有关此剑的掌故,兄弟甚是担心,那位惠子明倘是……”
  辛九公闻言脸色大变道:“公子,他们可曾说出此剑是如何到你手中来的了?”
  辛士群看了陆赛羽一眼道:“陆老哥似是并未说出!”
  陆赛羽摇头一叹道:“辛兄,你纵然不愿说出辛老弟来历,但兄弟与天风长老却已明白了大半,当时若非天风长老用话不着痕迹的岔开兄弟话头,只怕兄弟已然脱口说出此剑怎样落入辛老弟手中的因果了……”
  话音一顿,低声又道:“辛兄,罗庄之变,你可曾想出原因了?”
  辛九公被他问的一怔道:“什么原因要想?”
  陆赛羽道:“辛老弟身在客栈之中,怎会被他们绑去?而且,那罗庄之人,又怎会专门下手于他呢?”
  辛九公听后,掉头瞧看辛士群道:“公子,你莫非不是自己跑去那罗庄,而是真的被他们绑架而去的么?”敢情陆赛羽和辛士群并未把失陷罗庄的经过告诉这位老家人,所以,陆赛羽一问,把他给问愣了!
  辛士群笑道:“九叔,小侄是一半自愿,一半被迫!”
  辛九公越听越糊涂的道:“公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老奴……”
  “九叔,罗庄之人,确是诚心前来绑架于我,但当时小侄若是不存下一探虎穴之心,他们也无法弄得走我!所以,小侄认为这是周瑜打黄盖,一个要打,一个愿挨!”
  辛九公白眉突然锁起,道:“公子,这么说对方已经盯上我们了?”
  辛士群道:“盯上不假,但是不是就是我们要找的人,那还不一定,所以小侄才会想到将计就计的去探上一探!”
  辛九公目光一亮道:“公子,那罗庄可就是李……”突然,他发觉自己说漏了口,连忙顿了一顿改口道:“那罗庄可有你要找的人?”
  李,你同音,辛九公应变不谓不快!
  但陆赛羽却在旁一笑道:“辛兄,罗庄主人只是黑煞神魔罗南辉,如是辛兄想找的是姓李的人,罗庄之中准是没有!”
  辛九公只听得一惊而起,探手抓住陆赛羽的右腕喝道:“陆赛羽,你莫是就是通风报信,盯住老夫与公子的奸细么?”
  陆赛羽脉门被扣,只觉半边身躯都麻木不仁,暗道:此人有铁掌撼天之名,指掌劲道之强,当真惊人的很!口中却是淡淡一笑道:“辛兄,兄弟如是奸细,又何必连夜赶去罗庄?而且,兄弟又何必留下去向暗记,通知辛兄呢?”
  辛九公心想,这话倒不错,他如是奸细,又何必这么做?右手五指一松,连忙抱拳一拱道:“陆老弟,老朽大概是料错了!”
  陆赛羽抖了抖右臂,苦笑道:“辛兄铁掌撼天的显誉,果然不虚,你如再不松手,兄弟这条右臂可能就要断送在辛兄手中哩!”
  辛九公讪讪一笑道:“老弟是取笑老朽了。”
  辛士群忽然大笑道:“九叔,陆老哥一片好心,却无意之中误了小侄的身入虎穴之计,吃点苦头倒也不冤!”
  陆赛羽闻言摇头道:“老弟,你这等豪气,老朽倒是佩服,但是老弟过分轻敌之心,老朽却不大同意,否则,在罗庄地牢之中,老朽和廉姑娘仍可装作乃是前去抢救牢中的各派长老,使老弟的苦肉之计可行,而老朽舍此不取,实因老朽已然觉出老弟决不可孤身犯险,否则,纵令老弟已成金刚不坏之体,亦将毁在他们手中!”
  辛士群剑眉一轩,显然不肯相信!
  辛九公却在旁听得连连点头道:“不错,公子这孤身犯险之举,老奴,不同意!”
  陆赛羽略一沉吟,向辛士群道:“老弟,你瞧那廉姑娘为人如何?”
  辛士群听得剑眉一皱道:“兄弟对妇道人家极少留心,她的为人好坏,恕兄弟无法置啄!”
  辛九公在旁却道:“廉姑娘新遭大难,心身两疲,陆老弟纵是对她不够哀痛的神情有些不愤,眼下也望不要刺激于她才好!”
  陆赛羽闻言,不禁失笑道:“看来两位都误会兄弟的用意了!”
  辛九公怒道:“陆老弟,你有话何不明说呢!”
  陆赛羽低声叹道:“辛兄,这事说将出来,只怕老兄更要发怒了!”掉头向辛士群微微一笑,道:“老弟,你真沉得住气,早在中州廉府的当夜,你就发现廉姑娘可疑,怎地你连问都不问她一句哩!”
  陆赛羽这话,把辛九公听的呆在座位之上!
  辛士群却淡然一笑道:“兄弟既不习惯跟女人讲话,又不怕她真能害得了我,去寻她问询,岂不是有些庸人自扰?”
  陆赛羽笑道:“所以老朽说你沉得住气,如是换了老朽,真要日夜如坐针毡,不弄明白,不肯放颈安眠!”
  辛九公陡然低喝道:“陆老弟,你在说廉姑娘可疑?”
  陆赛羽道:“不是可疑,眼下业已证实,她是盯住我们之人!”
  辛九公道:“这怎么可能?廉虹竹尸骨未寒……”
  老家人白眉忽扬,起身大步向外行去!辛士群一把没有拉住,脱口道:“九叔,你要去哪里?”
  辛九公头也未回的应道:“找那廉姑娘问个明白!”
  陆赛羽大笑道:“老兄,你不必去了,她此刻不在房中!”
  辛九公哪肯相信,依然怒冲冲地直向左手最边的那间卧房行去,举手拍了拍房门,喝道:“廉姑娘,老夫有几句话要向你请教!”
  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心想,难道真的不在?他自恃年过七十,并无多大忌讳,略一沉吟,立即一掌劈去!
  房门砰然大开,一阵冷风,扑面而来!
  辛九公凝目望去,房内果真无人,只有向外的两扇纸窗大开,阵阵夜风,吹的屋内的书画腊腊作响!
  他扫视屋内一眼,冷冷哼了声,蓦地打那窗中穿出房外,双肩一摇,人已飞上了屋顶!
  凉风飕飕,夜雾沉沉,屋瓦凝霜,其寒澈骨,放眼四面高房低屋,哪里见到半丝人影!
  辛九公拧身屋上,越想越觉有气!公子舍了那等珍贵的灵丹,自己耗了半夜的心血方始救了她一条小命,结果,她却原来是自己的敌对奸细!幸而尚未出什么差错,否则这事要是说了出去,自己不但无颜在江湖立足,又如何去向老主人交代?他想来想去,竟是忘了跳下屋来!直到陆赛羽在下面喝叫,他才恍如大梦初醒,长叹一声,返回屋内!陆赛羽斟上了一杯酒,恭声道:“辛兄,夜寒霜重,请尽此杯,兄弟有话要讲!”
  辛九公脸色悻悻,接盏一饮而尽,却掉头向辛士群苦笑了一声,问道:“公子,你当真早已知道那廉姑娘的来历不明么?”
  辛士群淡淡一笑道:“九叔,那廉小菁虽是敌方奸细,但眼下并未暴露真正用心,何况她究竟是为了廉大侠之事才盯上我们,还是为了小侄而盯上我们,未得实据之前,咱们何不将计就计?倘能由她身上,查出对方首脑及其目的,总比咱们到处碰壁,茫然乱找好的多吧!”
  辛士群说的入情入理,只把辛九公听得手按秃顶,瞠目良久才道:“公子,老奴一直小看了公子啦!”
  辛士群道:“九叔过奖!小侄起先只是一时好奇,但经陆老哥暗示指点,不会想到有廉小菁这一根线,对我们有利无害!”
  陆赛羽哈哈笑道:“辛兄,你要不要再找那廉小菁?”
  辛九公摇头道:“陆兄与公子均执此等见解,老朽自是信得过的……”
  陡然他想起那廉姑娘的房门,被自己掌力震断了门栓,心中大感不安,连忙起身去找来店伙,换了一扇房门!
  陆赛羽在辛九公拾缀好了廉姑娘卧房回来,笑道:“辛兄细心之处,倒令老朽钦佩,辛兄,据老朽推想,今夜咱们恐怕难免要遇上些怪事,是以咱们不妨早点吃饱,各自回房略略调息一下,三更以前,再在隔壁兄弟房中聚头如何?”
  辛九公道:“那廉姑娘呢?要不要她参与?”
  陆赛羽道:“她只怕三更以前不会回来的了!”话音一落,立即大步而去,唤来那店中伙计收拾了碗碟,三人便各自回房运功调息!陆赛羽熄去了房中灯火,却燃上了一支怪异细香,笑道:“今夜若是有人用毒,只怕他们就要失望了!”
  辛士群瞧了那星星香火,笑道:“陆老哥,这支奇香,可是用来祛毒的?”
  陆赛羽道:“此香名叫辟邪香,乃是棋圣龙大哥采用天山千岁雪莲根外加十三味祛毒避邪,清心养神灵药合制而成,不但可以祛毒,且可驱蛇逐虫,山行野宿,有此一香,当真胜过十斤雄黄!”话音一顿,又道:“他们或许不会出之用毒一策,但咱们却不能不防,如是老朽料的不错,三更一过,他们就该寻来了!”
  忽然那厢房旁边,突地传来廉小菁的低叫道:“辛公子,辛公子!”
  辛士群眉头一皱,陆赛羽已然燃亮了房中灯火!
  那廉小菁倒是很聪明,灯火一亮,立即就奔了过来!只见她脸色苍白,满布惶急之色向辛士群道:“公子,他们……”话音未毕,人已不支倒地!
  辛九公心中虽然对她大为愤恨,但眼见她猝然摔倒,却是心中大大一惊,飞身直掠而去,将她扶到床边!
  陆赛羽走到床边,一手拿过烛台,照向廉小菁道:“辛兄,她是受伤还是中毒?”
  辛九公这时正在查探廉小菁的眼皮,闻言皱眉道:“中毒!”
  陆赛羽道:“辛兄可找出了是外伤之毒还是内服之毒?”
  其实他这一问根本多余,辛九公已在廉小菁的左臂之上,发现了一处米粒大小的紫色斑点!
  陆赛羽眉头一皱,低声道:“辛兄,这大概就是伤口了!兄弟且用辟邪香试试,能否解廉姑娘所中之毒!”
  他将手中烛台交给了辛九公,取过辟邪香,从未燃的那一头咬下了分许嚼碎,敷在廉小菁的伤患处!
  辛九公忽然笑道:“陆兄,这辟邪香似是很有效呢!”
  原来这时廉小菁的臂上紫斑已很快的消失!
  陆赛羽等了一刻,未见廉小菁醒转,心中一动,伸手将那辟邪香凑到廉小菁鼻下,让香味传入肺腑!
  果然,这次不到一会儿工夫,廉小菁连打了两个喷嚏,缓缓地睁开了一双妙目,坐了起来!陆赛羽低声道:“姑娘,你运气试试还碍不碍事!”
  廉小菁依言运气一试,嫣然一笑道:“多谢陆伯伯跟九叔,我已经不碍事了!”
  辛九公冷哼一声,拿着烛台放到桌上,回身坐入靠窗的一只木椅之中,一言未发,脸上神色,十分难看!
  陆赛羽却坐在床边的凳上,笑道:“姑娘!你怎会中了‘天蛊指’之毒?”
  廉小菁呆了一呆道:“陆伯伯识得这门武功?”
  辛九公这时竟是变色而起,一副戒备神情,走到窗口,向外张望!
  只有辛士群从廉小菁摔倒到醒来,他一直是在靠近房门不远处的椅中闭目静坐、视如未见!实则他早已暗运天视地听神功,在监视着十丈方圆,有无可疑人物逼近!
  此刻只听得陆赛羽答非所问的笑道:“姑娘,那出指伤你之人何在?你匆匆忙忙的赶回此处,究竟发现了什么重要的大事,话未说完,就已晕倒,姑娘怎地醒来之后,却又不说呢?”
  廉小菁柳眉一扬,笑道:“陆伯伯,你老既有解毒之灵药,他们纵然来此,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了!”
  陆赛羽笑道:“老夫明白了!这泰安城中出现了这么多武林人物,可是你那位大师兄已经亲自来了此处?”
  廉小菁摇头道:“大师兄已在罗庄被辛公子剑炁震伤,早已回山去了!眼下这泰安城中,来的是金总护法!”
  陆赛羽沉吟道:“原来那姓白的就是你大师兄么?姑娘,这金总护法又是什么人?武功一定比那白长荣更强了?”
  廉小菁道:“陆伯伯,你老知道‘三花圣母’么?”
  陆赛羽闻言大惊道:“金总护法可就是‘三花圣母’金五姑?”
  廉小菁道:“就是她!陆伯伯,她一身是毒啊!”
  陆赛羽忽地一叹道:“贤侄女,她不只一身是毒呢!这位苗疆魔女的武功之高,昔年曾经独斗老夫等五怪!”
  廉小菁听得惊讶失声道:“真的?”
  陆赛羽道:“武林人物,人人均懂自惜羽毛,老夫这等灭了自己威风的言语,又怎会骗人?贤侄女,你今晚见到她了?”
  廉小菁道:“没有,不过,侄女见到了她的二弟子银花公主!据说那金总护法要在今夜三更方到,所以,侄女就提前溜了回来,想告诉辛公子,谁想到银花妖女竟然暗暗跟在我身后,又用‘天蛊指’伤了我……”
  忽然,辛士群冷哼道:“廉姑娘,在下想请教一件事!”
  廉小菁道:“公子请说,妾身知无不言!”
  辛士群道:“你是不是廉大侠的女儿?”
  廉小菁摇头道:“妾身自己也不明白是不是!”
  辛士群剑眉微扬,道:“廉大侠那致命的背后一掌,乃是极为熟悉之人所干,在下认为可能是姑娘下的毒手!”
  廉小菁摇头道:“不是!”
  辛士群和陆赛羽都认为是那廉虹竹之死,乃是伤在极为亲近的熟人手下,此人十之七八,就是廉小菁,但此刻廉小菁摇头不承认,倒真叫两人愣了一愣,半晌,辛士群方道:“姑娘,你知道那下手之人是谁?”
  廉小菁道:“妾身不论是否是先父母的子女,但十七年来的养育之恩,较之亲生父母有过之而无不及,妾身怎生下得了手?出事之夜,他们怕我作梗,先就点了妾身穴道,若非公子与九叔赶来,妾身也不会吃那一剑之苦了……”
  语音凄切,十分动人!辛士群却冷哼道:“姑娘,在下想知道那下手之人是谁!”
  廉小菁听得辛士群这份冷冰的声调,芳心难过无比,但她也明白自己的身份,确是令人可疑又可恨,因而她倒是不曾怨辛士群的冷淡,幽幽一叹,低声道:“府中之人,除了妾身以外,尚有一位未曾死去,公子既说那下手之人,必是熟人,则妾身相信必然是她了!”
  辛士群道:“是那位守门的苍头么?”
  廉小菁摇头道:“不是,那守门的苍头,乃是妾身的三师兄假扮!下手杀害先父之人,可能是妾身的乳母洪二婶!”
  辛士群脱口道:“洪二婶是什么人?她为何要对廉大侠下手?”
  廉小菁道:“其中详情,妾身并不知道,不过,妾身在府中行动,全都由洪二婶所安排,甚至妾身不是廉大侠亲生子女这一桩事,也是由乳母洪二婶在妾身十岁时告知,然后,由她介绍了妾身,投入恩师门下……”

相关热词搜索:圣剑情刀

下一篇:第五章 群雄大会
上一篇:
第三章 善士神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