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浪子毒人 正文

第三章 真假答罕
2021-05-30 13:55:31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从树林里走出来三个答罕。
  如果唐逸不知道答罕有那毛病,他一定也看不出哪一个是真的答罕。
  但在三人身后,出来一个个子稍矮的勇士,他虽是穿着勇士服,但无一点儿金人勇士的剩悍,只见他对三人一跪,说道:“如能成功,三位的大恩,一生报不尽,大金国的嗣君生生世世补报!”
  第一个假答罕上了马,其余两个都在外面套上了勇士服,看来是要一个个演“金蝉脱壳”计了。唐逸心里一叹:如是我看你,你穿不穿衣服,我一眼都看得明白,你就是那个小阳物的答罕!
  答罕忽地回头对毒王说道:“有什么毒物,把他毒住,放在袋子里,带在马上,到了大金国再讯他。”
  毒王拿出毒来,说道:“这是天下最毒的‘不毒’,我就要他能看不能说,全身都没了骨头一般。”他拍了唐逸一下,唐逸一张嘴,吞下了那药。只是一会儿,他的脸色变了三变,先是变黑,再是苍白,最后是红红的了,连他的脸面也疼歪了。
  马队疾驰,直奔大金!
  看看到了金州,正要进城,忽地在城外那高高的门楼上站了一个人,那人正是大悲禅宗。他身姿飘飘,站在那里,喝道:“留下答罕来,我要与他下棋!”
  大悲禅宗自是不知那个站出来的答罕是假的,那答罕答道:“我回金国有事,如是你有兴致,便来大金与我下一局棋。”
  大悲禅宗说道:“我是中原的大悲,你能胜得了我三局棋,我便让你走,如你胜不了我,你只好与我在这城楼上下十天的棋了。”
  假答罕说道:“国有要务,怎么能疏忽不归,还望大师能放行。”
  大悲禅宗说道:“不可,其他人可走,我只与你下棋。”
  假答罕无奈,便答应道:“好,待得我们进了城,我便与你下棋。”

×      ×      ×

  守城官不敢不放答罕入城,他有官牒,且又是金人,心内也怕。看大悲与他下棋一定输赢,好歹也不关守城官员事,便自让他两人在城楼下棋。

×      ×      ×

  大悲禅宗看着那一匹匹马,看着那些金人,也看到了那个装在麻袋里的唐逸,但唐逸被毒王毒倒,话也说不出,只是看着大悲禅宗,吐不出声来,哪里能认得出他来?
  大悲禅宗对他竟笑了笑,说道:“这人是谁?”
  假答罕说道:“他是我的手下,在成都犯了过失,我要带他回去问罪。”
  大悲禅宗大笑,说道:“好,我便赌他,我要赢了你,便留你一个月,再放了他。”
  答罕笑道:“好!”
  两人上城楼,乌里布正要跟着假答罕上去,那假答罕说道:“我在成都便知道了大悲禅宗,他是中原的英雄,你不必上去了,在这里等我,如果我输了。我们就不走。呆在金州,住上一个月。”

×      ×      ×

  唐逸知道,大悲禅宗与假答罕上去,不待下一局棋,大悲禅宗便会知道那个答罕是假的了,但那时他会不会追得上答罕?
  大悲禅宗的耳朵是聋的,他以毒蛇小青自刺双耳,以证要保住蜀中唐门一掣四国之秘。但他应是能看得出真假答罕的,他怎么看不出?
  只见那假答罕叫道:“请!”
  大悲禅宗一身白衣,在风中也飘飘,有出尘之姿,他也一扬手,说道:“请!”看来大悲禅宗是靠看人的唇边动静也能悟出对方话语的,所以他一待得对方说话,便直盯着对方的口形。
  两人上了楼,待得他们走入角楼,乌里布忽地低声说道:“三太子,要不要冲?”
  答罕轻声道:“待那个城守也上去了,我们就冲!”
  答罕说道:“下马!”
  所有的金人都下了马,假装休息。那个城守本来也对他们不放心,但看他们都下了马,靠在路边,便嘻笑着上去了,他要看大悲禅宗与答罕下棋。

×      ×      ×

  街上竟无一人。
  答罕说道:“走!”
  全都上马,风卷一般冲向北门!
  守门的兵丁远远见了,叫道:“什么人?!”
  答罕喊道:“特来守城!”
  那兵丁不知缘由,正欲再问,忽地刀砍在颈上,咔咔声响,血便飞溅!那一颗头颅咚地一声砸在城门上,血糊眵了城门。
  一行人冲出了城,忽听得远远有长啸声,那是大悲禅宗,他必是发现那答罕是假货,再追来的。
  答罕叫道:“快走!”
  一行人如箭,直射出城!
  原来大悲禅宗与那个假答罕到了城楼上,假答罕知道他命必不保,便心一横,站在金州南城楼上,对大悲禅宗道:“我久听说大悲大师乃是人中龙凤,只是识时务者才为俊杰,大师何不降了大金,以后有得是富贵荣华?”
  大悲说道:“你看的都是大宋国土,我也是大宋子民。”
  假答罕一笑,说道:“我向南望,这是我大金人的习惯,我看着金州的南城楼,再向远跳,异日我必站在这城楼上。”
  大悲禅宗冷冷道:“我看未必,有大宋几十州土地,有大宋子民在,你那只是一梦!”
  假答罕说道:“我要回去,便会使那梦成真!”
  大悲不屑地说道:“好了,三王子也不必说了,只来下棋!”
  那假答罕哪里懂得弈棋?他只能再拖,说道:“大师真个不想一想吗?”
  大悲冷冷一笑,说道:“金人猖獗,只因我大宋看轻了你。
  自今以后,你再无那狂日子了。好了,弈棋!”

×      ×      ×

  两人坐定,忽地那假答罕再问道:“大师难道不想一想吗?”
  大悲禅宗忽地抬头,他没听清这一句,抬头来看时,也知那假答罕对他说了一句话,但说些什么,他却不知了。他只是笑笑,一指棋盘,说道:“请!”

×      ×      ×

  假答罕不会弈棋,此时只好装模作样,说道:“大师请!”
  大悲禅宗笑笑:“好,你来我中原,居心叵测,我先下一子!”
  大悲禅宗在星位落下一子。
  着星位,是一种不卑不亢的下法,那假答罕哪里懂得中原人如何下这莫测高深的围棋,他看大悲在星位上下了一子,他也在对面星位布了一子。
  这一子如是下在对角星位,也还过得去,但一下子就下在对面星位,便无甚道理了。大悲顿时怔住,他勃然起身,雷绽般一喝:“你是谁?”
  这一声炸雷也似的吼喝,顿把那个假答罕喝住,他怔怔地看着大悲,心胆俱裂。大悲再一横头,那一披长发一摔,顿如箭戟,直射在那假答罕的脸上,他的脸上溅成血糊!
  那城守厉声高叫:“大悲禅宗,你闯下祸事了,你杀了大金三太子!”
  一声吼喝,那城楼上的守兵皆来拿大悲。不料得大悲身子疾退,叫道:“他不是答罕!拿下他!”
  大悲一退,身子如一飞鹰,直射向城下,在街上一穿而过,他呼喊道:“留下金人!”
  但当大悲过了街时,他听得那城门的兵丁叫道:“什么人,胆敢乱闯?!”
  大悲到了城下,远远看到那金人百骑,皆已上马,向远处逃遁,心中大怒。大悲禅宗最傲,江湖黑道白道一闻其名,皆是胆丧。可这一次不料答罕竟敢骗他,他勃然大怒,嘶吼追杀,直欲把金人百骑杀光。
  一追如箭。
  看看到城门,那守门兵丁十人来拦,当面拦住,叫道:“休走!”
  大悲禅宗不与他理论,只是一扬手,叭叭几下,把那几个兵丁从头上扔出!那兵丁嗷嗷直叫,待得落地,方知无虞。再看那大悲禅宗却是从城门下一跃而去,追那金人去了。
  答罕骑乘马上,心里汗颜:要不是有此一招,怕这一次要羁縻在大宋了。但大悲禅宗何等样人,怎么能被他欺瞒,看来假凤虚凰的计策也不过只能挡过一时。正急驰间,忽听得有人厉声而啸,远远看到一道白影,急急追来。
  答罕叫道:“大悲禅宗追来了!”
  眼见得大悲追到了,毒王喝道:“三太子先走,我来对付他!”
  答罕急说道:“毒王小心!我等你来!”
  答罕带着众勇士疾驰,只留下毒王带着三个弟子断后。
  大悲禅宗此时已是动了真火,他轻功如风,一飘如萍。眼前闪出毒王,他尖声冷笑:“大悲禅宗?”
  大悲禅宗历来豪气,从不鬼祟,他笑道:“正是我!”

×      ×      ×

  毒王弟子拿出绳、索、藤,齐齐对准大悲!
  大悲的身子甫停,长发兀飞,那猛隼般的目光直通毒王:“你就是长白毒王?!”
  毒王哈哈大笑,说道:“你要是见了两广、云贵的毒王,才知我就是天下毒王。我的‘不毒‘乃是天下至毒,你能胜得了我吗?”
  大悲看着远去的答罕,心道可惜。原来是追答罕,要他不归金国,但如今看来,要先对付这个毒王了。大悲一笑,说道:“好,如是你能毒倒了我,我便退。”

×      ×      ×

  两人对面而立,大悲忽地满面愁容。真个是愁,是“白发三千丈”的愁苦,是“只缘情中误”的愁苦。
  毒王赞一声:“好,果然至大是悲!”
  他弹一弹指甲,说道:“先请大悲禅宗理会一下‘茶毒’!”
  荼毒,就是长白山的草毒,长白山古名不咸,也是白头山,山上有几千种草本,取其毒者炼制,自有奇毒。
  大悲禅宗的身子一抖,说道:“好!”
  毒草已沾身,那三个弟子便欲冲上。但毒王一吼:“送死吗?!”
  三人再不敢前。
  忽地大悲禅宗流泪了,他的泪水如泉如澡,从眼窝一直流出,泻成两条泉,那泉是黑色的。再过一会儿,那泪水竟只淡淡有黑,竟至于无有一丝毒了。大悲禅宗忽地说道:“好,果然厉害!”
  毒王三个弟子看着大悲禅宗竟从双目里逼出毒来,不由得大惧。人习武有几处关窍:双目、太阳穴、捉命、斩命五大死穴、气海、丹田,都是不敢大意的命门要处。如今大悲竟从双目泻毒,其深厚功力,令三个弟子惊惧。
  毒王大声道:“好,再看木毒!”
  毒王掷去一块木头!大悲禅宗顺手接过,这是一块奇木,木头掠过来,带一股药气。大悲禅宗接过毒物,说道:“我要试过此毒,能过得关者,三太子便得在此停驻一月,不得反悔!”
  毒王拍胸大叫道:“好啊,你要能得过我天下毒王的三试,我便服你!”
  大悲禅宗说道:“我也不要你服我,我要你听我的,要三太子在这里停驻一月!”
  毒王傲然道:“好。”
  大悲禅宗突地扬手,把那物一握,握得粉碎,那一旁的金国勇士叫道:“他毁了那毒!”
  毒王弟子绳师笑道:“他只是那么一握,手就完了!何必再服毒!”
  毒王傲然:“不错,你是个汉子,但那木毒是长白山的十几种树木,被我用五种活毒养滋,自是奇毒无比,你服下去,没活命了。”
  大悲禅宗再把那毒全都投入口中,忽地一皱双眉,说道:“厉害,厉害!”
  唐逸虽是被捆在那马上,但眼见得大悲禅宗在那毒下竟是满面愁容,心里暗叫厉害。但见大悲禅宗的鼻耳都流黑血,一直顺那七窍都流出黑血来。
  答罕看得心惊,说道:“我也服你是一条汉子,大悲禅宗,你跟我去大金,我保你荣华富贵!”
  大悲禅宗冷冷一笑,说道:“慢些,你还没毒死我!”
  他一趣超站起,说道:“还有一种毒物!”
  毒王看得心惊,竟是结巴道:“你受不住,会死在这里的!”
  大悲禅宗长吟道:“愁怀千里冷,冰心在玉壶!”他竟直伸出手来,讨要毒王的石毒。
  毒王看大悲禅宗,分明只有一口气在,他恶声道:“你已是要死的人了,我们再走不走,与你何干?你能拦住我么?”
  大悲禅宗只是冷傲万分,伸手道:“我就讨教你的石毒,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      ×      ×

  毒王无奈,拿出一块尖嘴石来,递与大悲禅宗。大悲禅宗仍是一捏,但这一次便捏得不那么碎了,看来他中毒非浅。他颤抖着手,将那石毒放入口中,忽地坐下,说道:“我通降出来,再与你斗!”

×      ×      ×

  答罕看看乌里布,他急坏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乌里布忽地叫道:“走,别管他!”
  众人一纵上马,急急驰去。
  大悲禅宗坐在地上,怒啸两声,但他的耳鼻皆出血,这一次是血流不止了。

×      ×      ×

  马蹄驰骤,被捆在马上的唐逸看着大悲禅宗的倒影在眼里,越去越远。
  大悲悲愤难抑,虽是怒啸两声,终是不敢再起身来,只能眼看金人远去。

×      ×      ×

  看看到了一片树林,林中有人,都站在那里等着,听得一声响亮呼号,叫道:“留下金国三太子,与中原武林人盘桓数日!”
  当路有人拦住,那人蒙面,他说道:“我要见金国三太子!”
  一个假答罕出阵,说道:“我就是,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好了。”
  那人冷冷看他,突地说道:“我有重要事要对三太子说,如他信我,我便说。如不信我,我何必说?”
  假答罕说道:“我就是金国三太子,你有什么事,直说好了。”
  那人说道:“你口口称自己是三太子,你难道没有名字吗?”
  假答罕说道:“我叫……答罕。”
  那人扬头大笑:“你说话吞吞吐吐,怎会是三太子?你叫三太子名字时,也是畏惧,我看你只是一个下人而已。”
  假答罕急急看一眼三太子,心道:看来我装做三太子,也没人信。那人冷哼一声:“图大事者,不信人。刘邦不信韩信,项籍不信范增,哪得天下?嗨,看来这个三太子也是虚的了。”
  说罢转身便走。
  答罕突叫道:“请留步!”
  他下马来,走近那人。乌里布叫道:“三太子!”
  答罕说道:“先生说得好,我师曾教我待人之礼,只是我做人懒惰,忘了师训。”
  那人哼一声,怒颜稍解,说道:“我看得出,你是三太子,我有要事对你说,请屏左右。”
  答罕大笑,说道:“随我者,皆大金死士也,你有何话,直说不妨。”
  那人说道:“你能回去,大金霸天下。你回不去,大金国亡。”

×      ×      ×

  一句话,说得答罕浑身一震,他几欲跪倒,说道:“先生高见,不知为何如此一说?”
  那人叹道:“三太子,金主病危,是我夜观天象所得。心中有疑,但一见三太子行色,便知确实了。如果三太子能赶得及,便能得金主大位。如得了大位,三太子方能一展宏才。”
  答罕一道:“不瞒先生说,我正欲赶奔金国,听说狼主病危,我心寸乱,不知先生何以教我?”
  那人哈哈大笑,说道:“三太子听说没听说,有一个计划叫‘安天大计’?”

×      ×      ×

  一听得说“安天大计”,被捆在马上的唐逸顿时大惊,他就是唐逸,是那个“安天大计”的执行人,要安大宋的天下,只是那大计只有十几个人知晓,他怎么会知道?他是何人?

相关热词搜索:浪子毒人

下一篇:第四章 投鼠忌器
上一篇:
第二章 我是偷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