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浪子毒人 正文

第一章 命若琴弦
2021-05-30 14:03:55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耶律重恩站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神情。对面是一个伛腰老者,他说话的声音很慢,但很有力:“你失去了一次机会。”
  耶律重恩说:“我知道。”
  老者怒道:“你知道什么?足有三十万人每一天都含垢忍辱,等着你复兴大辽。你去帮西夏,失去了好时机。”
  耶律重恩看定老者,说道:“多谢你提醒我。”
  那老者热泪潸然:“大辽国土没了,只抱出来宗庙社覆,祖宗灵牌,只仰仗你了,只等你了,什么时候再把祖宗灵牌供起来,什么时候大辽的祖宗先哲能再血食?”
  耶律重恩扑通跪倒,说道:“耶律重恩对不起祖宗!”
  他跪在地上,眼前仿佛升起了宗庙的大典,那钟磬之声不绝于耳,他喃喃道:“大辽祖宗,必得血食!我一定做到!”
  他再抬起头来,眼前那老者没了,再无踪影。

×      ×      ×

  红顶天站在他眼前。
  “耶律公子,你后悔不后悔?”
  “什么事儿后悔?”
  红顶天笑笑:“李若非告诉你,要你图回鹘和黑汗,不光是他如此想。他这人一向都不愿意做暗事,这事儿他做得欺心,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要死了,而西夏却是危如累卵,他只好如此做,你不会怪他吧?”
  耶律重恩说道:“我一生很少敬重人,他就是我最敬重的人之一。”
  红顶天看着耶律重恩,他是一个不同于李若非的人,他是一个年轻人,却有李若非一样的本事,今天在殿上,要不是有了耶律重恩,她性命不保,西夏不保。她轻声说道:“谢谢你。”
  让一个姑娘家如此委婉地说声谢谢,耶律重恩心里也别有一番滋味儿,他说不出话来。

×      ×      ×

  他接触的姑娘有几个,像索雅、红顶天这几人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或是国家栋梁,或是女中豪杰,再不就是倾国倾城的才貌,让他动心不已。但他一向知道,自从大辽弃国,几十万勇士无家可归时,他就再也不光是大辽公子耶律重恩,而是大辽国的复国人了,他有什么闲心去与姑娘谈情?
  红顶天看着耶律重恩,看他失神地怔怔看着自己,蓦地一念:他切莫爱上了我?我心里只有一个若非,他虽说是死了,但他总是我的人,我怎么能背叛他?
  她急急说道:“王后想见你。”

×      ×      ×

  王后第一次很认真地打扮了一番,她对自己的打扮很满意,只是身穿一件水红色的衣裙,觉得有一点儿艳丽。她问大王子:“我穿得是不是很艳?”
  大王子嘻嘻笑道:“不艳,母后穿衣好看。”王后叹一口气,说道:“再过一天,你做了大王,我只能做太后了。一个太字,是不服老都不行了。”
  大王子说道:“母后哪里话,我对你怎么也是那么叫的。”
  大王子春风得意,眉眼都是快乐。
  耶律重恩来了,大王子站在王后身后。王后说道:“红姑娘是不是退下去?”
  红顶天看看王后,退下去了。王后道:“我让红姑娘退下去,是有些话实在不便于当着她的面说。”
  耶律重恩不语。王后再说道:“我让大王子在侧,是因为明天起,他就是西夏王了,我说的话,他会照办的。”
  耶律重恩再看看这个女人,怪的是,他在殿上看到的那个失魂落魄的王后没了,眼前是一个很有主意的女人。
  王后说:“耶律公子,你要复国,我能帮你,只是你得帮我西夏,要助我西夏国旺!”
  耶津重恩说道:“国运在国君,怎么能责在贱民?”
  王后一笑,说道:“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杀我的儿子,只有你能保得住我们的性命。你要复国,我帮你,只是你得呆在西夏,要隐姓埋名。既不让人知道你在西夏,又不离王宫,你看如何?”
  耶律重恩说道:“那只有做一种人。”
  王后斜眼看他,那神气装作很媚;“什么人?”
  耶律重慢声细语:“你把我关在大牢里,我就走不出王宫去了。”

×      ×      ×

  大王子怒声确道:“耶律重恩,你对我母后怎么能这样讲话?来人哪!”
  冲进来了共个买士,耶律重恩看着他们。
  王后一摆手,勇士都退下了,她娇声而笑,说道:耶律公子,你要的,夏王都能给你。”
  大王子道:“都能给你。”
  ;‘王后说道:除了红姑娘,你要西夏所有的美女,都行。”
  大王子再说:“都行。”
  耶律重思看看王后,再看看大王子,忽地想到了风流倜傥的西夏王,不由得心内一酸。
  悲哉西夏!惜哉红顶天!

×      ×      ×

  耶律重恩说道:“我敬重红顶天,我才帮她。我敬重李若非,我才帮他。”
  王后忽地笑了,说道:“耶律公子,我知道,你要是不愿意帮西夏,你就不会出手了。但你要不后悔,还是答应我吧。”
  耶律重恩说道:“告辞了,我要离开西夏了。”
  大王子说道:“明天我就是西夏王了,我命令你离开西夏,你在西夏是一个危险人物。”
  耶律重恩一揖,走出宫来。他嘴角含着冷笑。
  在宫门外,他看到了红顶天,还有黑虎和那个面目包扎得紧紧的李霸。三人对他一揖到地,长拇不起。
  耶律重恩怪道:“三位何故行此大礼?”
  红顶天说道:“只怕那个王后会对公子不敬,我们三人代李若非向公子告罪!”
  耶律重恩一叹,说道:“李若非,李若非,生如你,有何憾?!”
  他对红顶天说道:“我在西夏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我要走了。”
  他一揖而别。他直奔西平府而去,看来是想去吐蕃。
  红顶天进了宫,王后正在笑,对红顶天道:“你看王儿如今可像一个大王了?”
  红顶天看着那嘻嘻笑的大王子,心里悲叹:龙生龙,凤生凤,李若非生子,怎么会是这样子的?她口里不言,只是一笑。
  王后忽地冷冷一笑,说道:“红姑娘,你听不听西夏王的命令?”
  红顶天一惊,忙跪地道:“红顶天听令!”
  那大王子咧嘴笑了,说道:“大王下的第一道令,就是要你去杀那个耶律重恩,在他未走出西夏境内时,把他杀了。”
  大王子在嘻嘻地笑,他看着红顶天,发下一令来,就像是儿戏。红顶天说道:“耶律公子救主有功,不是他救,太后与大王都得一死,而且危及先王的遗体,怎么能杀他?”
  大王子笑笑,说道:“母后让杀,你就杀好了。”
  王后看看红顶天,意味深长,她说道:“儿子是听娘的,你要他不听娘的,除非儿子大了……”
  她的话在红顶天心里生出一股反感来,大王子哪里听得出王后的话意,他说道:“儿大不由娘啊,是不是?”说完他傻傻地看着红顶天笑。

×      ×      ×

  红顶天下令追耶律重恩。
  一路追去,几十骑快马如飞,一直追到了平西府。听得府城看守说,那个耶律公子是出门去了,一直奔吐番边境而去。
  看来耶律重恩真是要去吐番。他刚刚从黑汗来,再过了回鹘,如今到了西夏,现去吐番,他一连奔波四国,所为何事?
  几十骑再追,一直追到了边境。
  耶律重恩听得身后马蹄响,他站住了。
  红顶天停马,说道:“公子别来无恙?”
  耶律重恩走得很苦,他颜面憔悴,身形更瘦,但人很精神。
  他说道:“红姑娘来追,有什么话说?”
  红顶天低下了头,说道:“王后令我来杀你,务必把公子杀死在西夏境内!”

×      ×      ×

  耶律重恩无话,他的两眼澄澈,看着红顶天。
  这位李若非视其为生命的姑娘,她真的那么薄情吗?

×      ×      ×

  红顶天的枪举起来,枪尖刺向前,一直刺,一直刺,直逼耶律重恩的咽喉。
  她再一刺,耶律重恩就会死,但耶律重恩不动,只是不动。
  红顶天突然笑了,回手一枪,扑地刺在肩上,说道:“耶律重恩,你伤了我?!”
  黑虎也大叫道:“耶律重恩,你竟敢给我一拳!?”
  他叭地一拳直打在自己的鼻上,把他的鼻梁打趴了,他叫道:“好疼,好疼!”
  李霸也说道:“你也刺了我一枪!”他夺来红顶天的枪,扎在自己的腿上。

×      ×      ×

  耶律重恩看着,他眼里有泪。
  红顶天三人默默看着耶律重恩,她拿出一瓶酒,说道:“公子,以壮行色!”
  耶律重恩拿来,一口气喝了半瓶,再递与红顶天,红顶天喝了一些,再递与黑虎,黑虎喝,再递与李霸,李霸就一口气喝干了。他摇摇头,说道:“不如多带一瓶。”
  耶律重恩走了,再没说一句话,在边境上,站着三骑,他们是红顶天、黑虎、李霸。

×      ×      ×

  三个人跪在丹坏,太后在帘后,大王在帘前。大王问道:“你们几个杀了耶律重恩吗?”
  红顶天说道:“我们功力太差,杀不了他,我一枪刺去,他回手夺过,一枪刺伤了我,还刺伤了李霸。”
  黑虎说道:“他也伤了我。”
  大王叫道:他怎么这般大胆?”
  太后冷笑了,问道:“他伤了你们三个人?”
  红顶天说道:“对啊,伤了三个无情无义的小人。”
  太后冷冷道:“他伤了黑虎与李霸还可,伤了你,就是没有情义了。他对你很有情,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红顶天跪禀道:“臣下不该有情,先王吩咐过臣下,要保西夏,尽心尽力。臣下再无心他顾。”
  太后说道:“无心他顾,不等于他人也无心顾你。你貌美如花,怎么能不嫁男人?再说了,谁不知道,你与先王只是忘年交,先王拿你当儿子看?这事儿别说了,我自有道理。黑虎,你二人退下。”

×      ×      ×

  只剩下了红顶天,太后说道:“大王,你在这里理国家大事,我要与红姑娘去谈天了。”
  西夏王忙说道:“有什么事儿要理,明天再理也好,我也去与你们谈天。”
  太后说道:“我对红顶天有话要说,你不好听的。”
  两人在宫后走,花园很大,有许多花草。
  太后说道:“花园有多少步,你知道不知道?”
  红顶天一愣,她知道个做什么?
  太后一叹,说道:“横是五十五步,竖是六十步。我数过一千次一万次,决不会错。”
  红顶天不语,只看着太后。
  太后叹息:“嫁与帝王,只有寂寞陪你,你是天下一人,但你也是孤独一人。”
  太后对她说这些做什么?她怎么能对红顶天说这些感慨?
  太后说道:“红姑娘,我劝你嫁与西夏王,你是玉洁冰清,我也知道,先王也知道。”
  红顶天低声道:“嫁人的事,太后再也休提。”
  太后说道:“我是无能,西夏一国,安危皆系于姑娘一身,你不嫁与西夏王,天下人怎么安心?”
  红顶天心咯噔一下,她轻声道:“我不嫁人,怎么不行?”
  太后轻声道:“你只有嫁与西夏王,才能保住西夏,这其中的道理,我也不必再对你多说。”红顶天说道:“容我想一想。”
  太后站住了,看着一支花束,说道:“鲜花虽好,只能开在一季,如是红姑娘忘了这个理儿,世事便变得难多了。”

×      ×      ×

  红顶天要嫁与西夏王了,西夏整个沸腾了,人们都隐隐听说了,红顶天是老大王的爱姬,只是如今听说她要嫁与西夏王,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原来她真个喜欢的是大王子,如今她是西夏王的王妃了,看来要保西夏,只有靠红顶天了。
  喜烛高烧,西夏王与红顶天坐在屋内。
  天很晚了,红顶天仍是在假寐,西夏王此时独自面对红顶天,竟是有些惧她,他轻声说道:“王妃,你好好歇息吧。”
  红顶天突地瞪大眼睛:“我告诉你,我嫁与你,只是为了西夏国,你休妄想!”
  西夏王苦笑道:“我不妄想,但你总是我的妻子,你做我的妻子,不能白做!”
  他嘻皮笑脸,凑向红顶天。
  红顶天突地站起,肃然道:“我告诉你,我是你父亲天天搂在怀里的女人,你也该知道我是什么人。你要碰我一碰,我便要你好看。”
  此时的西夏王酒气盖脸,什么事儿做不出?他哈哈笑说道:“你是我的妻子,我搂着你就是,我父亲早就死了,他的女人,我也来抱,有什么不好?”
  叭一—,红顶天给了他一个耳光!
  西夏王脸赤辣辣的,他怒喝道:“为什么打我?”
  红顶天一笑,说道:“我替你父亲打你,你不孝,打你一耳光,以示惩戒!”

×      ×      ×

  西夏王心道:她那样子好是可爱,含笑带嗔,更生春意。我做一个王,如是不能得到这样的美女,岂不是人间白来?他再去搂抱红顶天,说道:“你打也打了,亲一次也是该的。”
  红顶天突地出手,点了他的穴道,让他呆呆坐在床上。红顶天说道:“你好好坐一夜吧,只想着你父亲对你如何,你该如何做一个孝顺儿子,做一个好大王。”
  红顶天说完便去睡了,她躺在床上,一会儿便睡了。

×      ×      ×

  西夏王瞪着眼,动也不能动,只是眼看着红顶天睡。红顶天两腮微红,双眼微闭,一双睫毛长长的,像是带着泪珠。她恨意未消,恨西夏王,恨太后,但她不能不与西夏王成亲,也不能与太后为敌,她只能在梦里与李若非相会,只能在睡梦中再与那个老人聚首。
  西夏王坐了一会儿,身子像刺一般疼,他轻声哼叫起来,叫道:“王妃,王妃,我不敢了,你放开我,我自己去睡!”
  红顶天醒了,看他那疲惫样子,酒也醒了,便说道:“好,你自去睡好了。你如对我无礼,我不会放过你。”
  西夏王看着红顶天在床上睡,他不敢动,连气也不敢大喘一声,心道:你是我的妻子,我早晚必把你搂在怀里,你神气什么?你再神气,能斗得过我西夏王吗?我做了大王,我要治你,有什么不能?我早晚找到你一个错处,好好治你一次,让你不服我?

×      ×      ×

  但他是越看越爱,身子早就不那么舒服了,竟是在深夜里也不能入睡,只是瞪眼看着红顶天,似乎能闻得到她的体香,似乎能看得到她的身体,他的气也喘得粗了,人也变得不耐烦,但无论他怎么样,红顶天都是睡得香香的,他能怎么办?

相关热词搜索:浪子毒人

下一篇:第二章 神山之恋
上一篇:
第二部 天涯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