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浪子毒人 正文

第一章 一线生机
2021-05-30 16:03:55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所有的勇士都走不动了,先是倒了一人,再倒下一人,只剩下十几个人跟着卓书向前走。
  忽地,卓书高叫:“看,看!”
  跟着他的人看到了,远处有树,一片树林,菊郁的树林,那是他们的生路。
  卓书回头,对着那些躺倒在地的勇士叫道:“看哪,那是树林!”
  他扑过去,抱住了一棵树,卓书哭了,他的胡须像树枝一样湿,他的头发像树的虬枝一样长。所有的勇士都扑过来,有的是爬来的,他们用刀砍树,把树的苦苦的汁都喝光了。
  卓书看着前面,说道:“去问一问,这里是哪儿。”
  勇士回来了,他眼里闪光:“公子,这就是高昌城前的路,我们离高昌城只有一天的路了。”
  众人齐声低吼,他们欢呼。
  卓书一声咳,众人静止。
  卓书说道:“看到了人,就杀,决不给人看到我们出现。我们换衣服,抢马,抢衣服,穿得像回鹘人一样,去高昌城,夜里举火,烧向王宫,谁能杀得了那个小王,谁就是吐蕃的英雄!”
  二百多人齐举手臂。
  他们从罗布泊走出来了,再杀向王宫,这件事远比从罗布泊走出来要容易得多。

×      ×      ×

  布那儿悄声说:“索雅姐姐,你醒了?”
  索雅醒了,但依往常的规矩,她不能动,一条手臂给小王压得麻木,但她不能动。布那儿说道:“索雅姐姐,我来替你。”
  索雅笑笑,让布那儿伸出臂来,慢慢把小王的头移在她的臂上。她轻轻地爬起身,去洗浴。
  在洗浴时,索雅想起了那件事,原来是去那小路布兵的事儿,她派人去请大将军李好平,问一问他是不是派了兵去。那人去了好久,方才说道:“大将军说来得及,他派的兵明日就会去。”
  索雅气急,怒道:“明日再去,只怕明日会有人死了。”
  她回头派十八轿的齐老去看一看那条小路。她说:“我不放心,那一条路像是咽喉,卡着我们。如果给吐蕃人经过,高昌城危险了。”
  齐老说道:“我亲自去看。”
  索雅忽地说道:“你带着十八斩所有的人,都去看一看,如有危险,也能敌对。”
  齐老看她忧心忡忡,便急急去了。
  索雅心里稳了一些,决定下一次无论如何,都要亲自布置,不让那些大将去办。

×      ×      ×

  一辆车进了城里,高昌城的早市很热闹,有许多卖小吃的,有卖水果的,都在街上叫卖,一时间,街市很是喧嚣。那辆车进了城,往王宫走去。到了王宫门前,那赶车人对着车内说:“到了。”
  车内的人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见王太后。”
  王太后接见了他,只是因为听说,他是从耶律公子那里来的。
  这人不熟悉,但看得出他是一个绝顶高手,他看看王太后,说道:“耶律公子说,这里很危险,王太后请跟在下走,耶律零公子自在一隅等候。”
  夷离尺说道:“请跟你们公子说,就说我不愿意离开回鹘。
  目今正是多事之秋,我怎么能走?”
  那人慢声说道:“王太后如果不走,会有生命危险。”
  夷离尺大惊,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直说好了。”
  那人说道:“有人告诉在下,请王太后离开回鹘王宫,今夜怕有暴乱。”
  夷离尺怒道:“回鹘目今好好的,怎么会有暴乱?你回去请告诉公子,我在回鹘已不再掌权柄,凡事都请他三思而后行。”
  那人只是一拇,便告退了。
  夷离尺心道:耶律重恩是一个很稳重的人,他不会乱说,此事定有蹊跷。她想来想去,命人道:“去请索姑娘,要她马上到我这里来。”

×      ×      ×

  齐老带着十七人飞马奔那条小路。那只是一条废弃的小路,从前有人去看罗布泊,以为从这里能通过那死亡沙海,但他们都是废然而返,从此就留下了一条废弃的小道,从这里可以望见那一片永远也望不到头的沙海。
  齐老跳下马来,叫道:“分头去看,看看沙海里有无脚印,看有多少人通过?我们要找的是来时人的脚印,明白吗?”
  众人一齐声喏,分头去了。
  只是须史,便听得急促的啸声,十八斩再聚在一处。
  齐老的脸色苍白,问道:“看到什么?”
  “脚印。”
  “有多少人?”
  “二百多人,近三百。”
  “什么人的脚印?会不会是商人?”
  “不会,他们的脚步很浮,但很急,他们只急着奔一个地方。”
  “高昌?”
  十七人都点头。
  齐老跳上了马,叫道:“赶快,鞭死马也得赶回去!谁赶得到高昌,去宫里报与索姑娘知道!”
  十八骑马疾驰!

×      ×      ×

  索雅来到了王太后的身旁,她说:“太后有事找我?”
  夷离尺忽地觉得,索雅是她的儿媳,如果她的几子再年长几岁,她一定要儿子娶这个索雅,有了她,回鹘便有福了。一时间,她觉得与索雅知近不少。
  王太后说道:“我有一件事,一直想对你说。”
  索雅不知道王太后有什么事要说,便等她吐口。
  忽地王太后改了主意,她说道:“今天耶律公子派了一个人,说是要我走,他来了一辆车,要接我去耶律公子那里,我拒绝了。”
  索雅问,“耶律公子为什么要接太后去?”
  王太后盯住了索雅的脸,她很聪明,是远胜于她的人才。
  王太后缓缓说道:“他说,耶律公子说,王宫很危险。”
  索雅霍地站起来:“他这么说?”
  王太后忽地不安了:“怎么了,你……”
  索雅叫道:“来人!”
  来了人,只是宫中卫士,索雅叫道:“派人去召大王,就说太后令他来的,马上来!”
  那人急急去了,索雅再命人来,令所有宫内禁卫都集合在王太后的宫外待命。她说道:“如果十八斩回来就好了。”
  一会儿,回鹘王与布那儿、悄声儿、雪花三人一齐到了王太后的宫中,回鹘王叫道:“娘,娘,你叫我干什么?我正在玩呢。”
  索雅叫道:“请大王下令,全宫都集合听命!”
  所有的宫中卫士都集合起来,索雅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吐蕃会出一支奇兵,如今正在高昌城内。到了晚上,他们会放火杀人,闹个不停。那时城内火起,便有人会攻入王宫,他们想杀了王太后与大王。”
  众人惊诧莫名,索雅说的是真事吗?只听说回鹘兵在伊州打了胜仗,那右路吐蕃兵已是全军覆灭,怎么会有吐蕃兵攻入高昌城?有人问道:“他们从哪里来?”
  索雅大声道:“罗布泊,他们从罗布泊直接过来。”
  没人出声,能从罗布泊出来的,不是人,只能是魔鬼!
  索雅说道:“命令大将军李好平,要他关闭城门,小心把守,如是有人放火,切勿惊谎,只是用兵围住起火地点,抓人就是。”
  有人传令去了,索雅说道:“在城门看守着,如是十八斩回来,放他们直进宫来。”
  索雅安排完了,说道:“只好等了,如果在入夜时他们回来了,我们就会没事。”
  回鹘王看着索雅,他吓得腿不住地抖,手仍在捏着布那儿的乳,只是手颤,隔着衣服,不那么享受。
  大将军李好平狂笑:“一个臭丫头,总是胡说八道,哪里有人会放火?”
  正在笑,忽听得有人报说城东门旁火起。
  大将军的脸上肉还紧着,就说:“真的……起火?”
  忽地有人嗷嗷叫,扑来的人直杀入大将军府。有人叫道:“不好了,有吐蕃人,有吐蕃兵进城了!”
  大将军叫道:“小心,我要去看看!”
  他提着剑走出来,正在府门口,当面有十几支箭一齐射来,正射在他的前胸,那十几支箭一支也没糟蹋,全都射在他身上!

×      ×      ×

  城东火起,城西火起!
  索雅站在宫楼上,看着远处的火,她知道她错失了一步,她应早把那个大将军李好平撤了,才能将兵权全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如今城里乱糟糟,她再怎么能控制局势?
  忽地看到一股人流直扑向王宫,那些人喊道:“莫走了回鹘王!谁杀了回鹘王,赏他千户长!”
  索雅知道,那卓书带的人不足千,怎么也不会有这么大的破坏力,莫非他早就在高昌城里有埋伏?不会的,如是早有埋伏,卓书就不必走罗布泊了。忽地她想到了,卓书,卓书他决不会与那些人一齐攻城,他一定会独自在一处,他一定会早就到了王宫。

×      ×      ×

  她急急下楼,忽地觉得不对,宫里太静了,不会这么静的,出了什么事儿了?
  她冲入了宫中。
  王太后正坐在椅上,宫内也没有什么变化。但索雅看出了毛病,一向沉稳的王太后的手在抖。她厉声叫道:“卓书,你出来!”

×      ×      ×

  她叫错了吗?莫非卓书没来过?但忽听得有人笑道:“索姑娘别来无恙?”从帐帷后面真的走出一个人来,也真的就是那个吐蕃的公子卓书。
  他仍是那么眼睛亮亮的,但他的身体很是消瘦,身着一件长衣,看得出那一件回鹘人的长衣是从别人那里拿来的,不很合身。他说道:“索雅,我们又见面了。”
  索雅的心反而平静下来了,她说道:“卓书,你来得快啊。”
  卓书冷冷说道:“不算快,我要是来得快,你们就来不及杀光我的两支队伍了。”
  卓书来做什么,他是来逼迫回鹘王的,回鹘王应在这里,他在哪儿?卓书说道:“你们的回鹘王没了,他只是一个孩子,做不了大王,你们硬要他做,我一喊他,他便尿湿了裤子。”
  卓书扬头大笑。
  索雅说道:“放了大王。”
  卓书突地一笑,说道:“索雅,如果你愿意,我扶你做回鹘王。”
  索雅只见王太后盯着她的眼神,她一叹,说道:“我做不了王,我只能做一个下人。”
  卓书大笑,说道:“我在冈底斯神山绕山走了十三圈,我不吃不喝,就想要知道我卓书是不是会死。可我没死,我在神山是不死的,你一个罗布泊怎么会困死我?带出来!”
  出来几个吐蕃人,他们挟着回鹘王,押着布那儿、悄声儿、雪花。
  卓书说道:“你们的宫中禁卫都死了,只有这几个妃子与回鹘王,不知道你要他们死,还是要他们生?”
  王太后此时看着索雅,忽地索雅笑了:“人为轻,社稷为重,你也明白此理。我们要都死在你手下,你的那几百人也不会好过,必会死在回鹘。”
  卓书冷笑:“我在罗布泊不死,你就杀不死我了。你说,要不要他死!”
  回鹘王哪里知道索雅正与那个卓书斗智,他大叫道:“我不要死,我不要死,要死你们死好了。”
  卓书说道:“你要不死,只有一个法儿,命你的大臣都放下兵器,到宫内来集合,让他们都听我的人号令。”
  回鹘王尖着嗓子,叫道:“听他的话啊,听啊!”
  索雅看着王太后,此时的夷离尺也没有法子,只是看着索雅。忽地索雅笑了,说道:“只怕再过一会儿,你们都得困在宫里。十八斩回来了,你卓书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卓书说道:“我一个人当然不敌他们,但我有回鹘王,莫非他们不怕吗?”
  卓书叫道:“把他们带走!”
  原来卓书也知道,他占了高昌,只是一时,只有待得吐蕃大军来了,他才能在高昌城里安驻,不然他几百人岂不是得被回鹘人剁成肉酱?他只有把那回鹘王押走,方是上策。
  卓书喝道:“索雅,你听着,回鹘王在我手里,如是你敢动一动,我便杀了他!”他命那几个吐蕃勇士押着回鹘王,走出宫来。只见宫外也乱成一团,卓书喝命把回鹘王的王旗、玉玺都拿出来,装在袋子里,系于马鞍上。再命人押着回鹘王,把他放在马上。那回鹘王见真个要押他走,便叫道:“我不能啊,我没有女人睡不着啊,你快叫我的妃子来,我要她们!”
  卓书喝道:“你们哪一个愿意跟着去?”
  索雅地说道:“我去!”
  卓书冷冷道:“除了你,谁都行!”
  布那儿、雪花、悄声儿齐声说愿去。那个回鹘王叫道:“好了,叫她们都跟着来!”
  卓书不允,他看三人中,只有雪花有些老诚,便叫雪花跟着上马。一行人飞也似地出宫去了。

×      ×      ×

  王太后看着回鹘王被押走了,她后悔莫及,叫道:“为什么不看好那条小路,为什么?”
  突见远处有人叫道:“十八斩回来了!”
  眼见得齐老滚鞍下马,问道:“索姑娘,王太后与大王安好?”
  索雅说道:“大王被卓书押走了。”
  齐老大吼一声,叫道:“我们去追!”
  说罢,他带着十八斩,马不停蹄地追去。

×      ×      ×

  王宫没了回鹘王,再也不像是王宫了。只有王太后默对着索雅。她欲语又止,索雅说道:“王太后有话要说?”
  夷离尺看着索雅的眼睛,这眼里没一丁点儿责备,只有深深的自责与不安。她忽地说道:“我有一件事没告诉你,我从前是辽国人,是辽国的贵族,我叫夷离尺,嫁与回鹘王,就是要复大辽,要把回鹘弄垮。”
  索雅听着,也不吭声。
  夷离尺一直讲完,直说到她本来是要嫁与耶律重恩的,但忽地嫁与了回鹘王,阴差阳错,她做了回鹘王后。她恨那个回鹘王,他睡起来像头猪,她也恨那个小王子,便不再管他,她曾发誓,一次也不抱他。致使他自小便乐意摸宫女,终是养成了那毛病,离了女人便不能入睡。

×      ×      ×

  索雅立起身来,她要走了。
  王太后问道:“你要去哪里?”
  索雅说道:“我要去找大王,我要把大王找回来,就是对卓书投降,我也在所不惜。”
  王太后说道:“你想过没有?如是找回了大王,他也扶不直,做不好回鹘王。再说,你投降了卓书,别人会恨你,骂你是卖国贼!”
  索雅说道:“我不在乎,我去了,太后珍重!”

×      ×      ×

  索雅走了,只剩下了王太后,她看着那冷冷的被衾,说道:“索雅,索雅,愿你找回我的儿子。”可是,一想到了她的儿子,她不禁浩然长叹,有了儿子,对于回鹘是福是祸,她也说不清啊。

相关热词搜索:浪子毒人

下一篇:第二章 驯奴恶主
上一篇:
第三部 群雄逐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