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雪雁 朝阳鸣凤 正文

第一章
2022-08-31 15:43:33   作者:雪雁   来源:雪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艳日当空高照,金风满山遍野,但却并无凉意。的确,这风太干燥了。
  雁荡山,青葱茂密的树木,已抖尽了满身绿衣,几片黄叶,挂在枯枝上,临风抖怯,片片飞落,破烂苍凉,犹如一个油尽灯枯的老乞丐,大自然又在变幻了,秋,是多么的肃煞啊!
  山下,飞云江清澈的碧水,尚在潺潺的沉着,白涛拍击着石岸,似在为满山凄凉的景色哭泣;又似在为人间的不平而叹息。
  山野是静的,但却并非没有生命存在,不是吗?山腰上,不是正有两条人影在缓缓的移动着了吗?
  由他们那蹒跚的步伐,使人担心他们到底还能走出几步。
  那是一老一少:老的白发苍苍,面色苍白如纸,方正的脸庞,五柳长须,随风飘扬,浓眉虎目狮鼻海口,虽然目下连步伐都走不稳,但却仍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使人望而生畏。
  少的在老者扶持之下,年约三十上下,长眉星目,直鼻方口,书生打扮,使人觉得他有一种大义超然的气质。
  两人衣着、年龄、长相、甚至连气质都有固然的差别,但是,现在他们却有一个完全相同之处,满身血污,遍身鳞伤,几乎已体无完肤。
  尤其,那书生,左胸上插着一柄青铜长剑,由露在外面,的剑柄判断,那深入的尺寸,起码有一尺二寸长。
  这,该是一处致命之伤,但是,是甚么力量支持着他,使他能保住一口气,而不甘踏上幽冥之道呢?
  一片黄叶,打在老者脸上,发出拍的一声脆响,老者抬头看了看碧蓝天空,凄凉的笑道:“今天是中秋了,唉!明年此时……”
  垂死的书生,闻言精神突然一振,吃力的一抬右手,啊!他竟然还提着一包佳节礼物,他,吃力的道:“是……的,今天是中秋——佳节,本堂没有辱命,我——我终于替,替帮主把礼……礼物买来了,虽然!前后之别,是……是如此的大……”
  由于说话太过费力,话落竟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白发老者平静凄凉的险上,掠过一丝悲愤之色,轻拍着书生的肩膀,道:“朱堂生,忍耐点!我们,我们就快见到帮主了!”
  书生仰天大笑了一阵,凄厉的道:“晁堂主,你放心!在!……在未见到帮主之前,天不能夺我的命,鬼不能勾我的魂,因为,因为我死了也不甘心。”
  白发老者虎目中缓缓滚下两颗清泪,振声厉笑道:“好好好,朱堂主,够义气,不亏帮主善待我们一场,哈哈……”
  书生星目电扫了四周一眼道:“本座唯一遗憾的是,未能在帮主用人之际立刻赶到,像他们一样,流干最后一滴血”,话落向四周一指。
  白发老者,向四周一看,只见,那里四散躺着不下三十具尸体,残肢断臂,血流满地,惨不忍睹。
  白发老者,苍白的脸上,浮出几条不易发现的线条,仰天嘶声道:“天啊!天,你有眼睛吗?你睁眼看看啊!难道人间真的已不再需要扶弱济危的正义之士了吗?”
  随着那嘶哑的声音.两行清泪,已经顺腮而下,这一刻,就只这短短的刹那,他,似乎更苍老了。
  书生凛冽的一笑,道:
  “晁堂主,不要怨天,帮主是从来不怨天尤人的,我们敬他,就该学他天龙帮.每一个弟子,都要靠他的双手树立本帮的威信,只要有一口气在。”
  白发老者苍凉的点头道:“朱堂主说的是,老夫老了。”
  这时,他们已登上峰顶,这是一块方圆不到三十丈的草地,地上躺着二十多具尸体,他们死状虽然不同,但却有一个同样的动作,头朝着中央,四肢仆伏,显示他们在死前,仍想爬到中央。
  峰中央,一块其圆如磨的大盘石上,此时正坐着四个人,两男两女,右侧那男的,年约三十上下,剑眉星目,直鼻朱唇,气度轩昂高华,虽然,他脸色苍白的已近于死灰之色,但星目中仍然透出一种逼人的威严光芒,使人不敢逼视。
  他身侧坐着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美貌女孩子,她,美如玉女般的眸子中,正闪射着无比忧愁的光芒,但是,她那樱桃小嘴上,却绽着笑意,也许,她想使她忧患悲愤中的父母,知道她仍很快乐的,可是,她却不知道那勉强逼出来的笑意,是多么令人心碎。
  左侧,是个看来年约二十八九的美艳少妇,她怀中,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美目中,正浮着莹莹的泪光,
  盘石之下,围坐着十五六个身带重伤的人,他们的年龄从二十到七十,不一而足,个个脸上,都充满了悲愤之色。
  白发老者,一见这种凄惨景象,心中一阵酸楚,脚下一个踉跄,几乎跌倒地上,嘴中喃喃地说道。“‘龙游七海,威震云天’,而今呢?”
  书生吃力的一挣,搀脱老者扶持,跃跌撞撞的向前走了四步,然后恭身立地,长揖到地,高呼道:“朱天鳞叩见帮主夫妇金体万安!”
  白发老者,也连忙止住悲愤,长揖道:“晁刚叩见帮主夫妇万安!”
  石上中年书生,一见二人,不由仰天浩然一叹道:
  “蠢材,蠢材,我天龙帮从今以后,便真的被那群狼心狗肺的东西瓦解了,你们,你们来干甚么?”
  痛惜中,充满了怒意。
  二人闻声突然噗的跪地,道:“帮主待我两个何以如此不平?”
  书生闻言一震,道:“我燕杰哪点待你们不平?”
  晃刚道:“他们是天龙帮中弟子,我们也是天龙帮中弟子,为甚么帮主准许他们为本帮流出忠贞之血,而不准我们流?”
  书生燕杰仍怒气末息的道:
  “我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你俩身上,却没想到你们竟然也自投罗网了,好恨啊!好恨!”
  白发者者闻言,竟然大笑道:
  “哈哈……帮主,天龙帮,过去在江湖上何等威望,帮主功力,所向无敌,而今仍不免沦落至此,我这一老一少,何德何能,如何能重振吾帮神威,就算是偷生一时,也就如灰鼠一般,东躲西藏,败我天龙威信,帮主,你曾教弟子等,生不足惜,死不足惧,视仁义之所在而定生死之取舍,而今,卑职等自信做到了。”
  燕杰闻言,脸上肌肉猛然一阵抽搐,仰天狂笑一声道:“想我燕杰何德何能,仰无以对在天父母,平无以谢知交好友,俯不能保妻子儿女,今日身遇奸人计害,连累数百条人命丧生,而你们却仍不弃我;你们叫我燕杰好生憾颜啊!”话落脸上已滚下两颗珠泪。
  朱天鳞道:“帮主,本座第一次落泪了,我,我可以过去吗?”
  燕杰点头,道:“你们都过来吧!三老虽然已给我服下剧毒,但我在未死之前。那批鼠辈,不致于敢上峰来。”
  两人齐声道:“谢帮主宏恩。”
  白发老者爬了起来,朱天鳞一站没站起来,突然仆倒地上,燕杰道:“快扶他起来!”
  朱天鳞闻言厉声道:“不要扶,通天玉狮朱天鳞,决不在帮主面前假借他人之手而行,虽然,虽然晁兄曾扶持我一路……”话落竟以四肢向燕杰爬来。
  木屑碎石,划破了他的衣服,擦破了他的肌肤,他却浑如末觉,由他那急促的呼吸,使人体会到,死神的手,似乎已伸到他身边了。
  近了,更近了,但却越爬越慢。
  燕杰,用软弱的双手,拉着石角,由盘石上滚了下来。恰巧落在朱天鳞身前,伸手拉起他,狂笑道:“哈哈……通天玉狮……你看,我的泪是否比以前更多了?”
  美艳少妇,轻拍着怀中的小男孩,低声流泪道:“玉儿、玉儿,看看,那是你昨日威震九州的爹爹,那是你昨日叱咤风云的朱叔,而今他们连凡夫都不如了,你!小玉儿,你知道是谁赐给我们的吗?”
  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看那边,再看看母亲,白嫩的小手,轻轻的替他母亲拭着脸上的泪珠,哄道:“娘,不要哭,不要哭了嘛!”
  挚诚天真的儿语,刺伤了年轻慈爱的母心,她,泪流的更多了,但却不住的点头轻吻着这个幼遭巨变的稚儿。
  通天玉狮抬起充满泪光,焕散无神的眸子,吃力的笑道:“帮主,你在哭,不是笑,天龙帮天龙帮真的完了,我恨,我恨苍天无眼。”
  话落突然提足全身力气,猛一转身拔下胸口长剑,一道血箭,直射出五尺多远,木然的回头注视着他心目中敬爱的帮主燕杰,无力道:“我在流血了,但是,这血,这热血却洗不掉天龙的恨,我……我……恨……苍天……无……无……”终于,他没有吐出那个“眼”字便含恨而殁了。
  残阳已下西山,明月刚上山头,银辉虽代替了烈光、但却仍照着这破碎凄惨的峰头。
  燕杰心口一阵闷痛,心知那时辰已快到了,他麻木失神的望了爱妻一眼,道:“凤妹,时间!时间已快到了。”
  话落突然转脸注视着身边爱女,慈声道:“芬儿,为父就要去了,此峰四周已被外公与血云帮以及三山五岳的人所困,冲是冲不出去了,芬儿……”
  话说到此,便再也接不下去了。
  枯林中,已有无数的人影在晃动,昏暗的月光下,看来犹如地狱放出的鬼魅,令人心寒。
  小女孩惨然一笑,突然鼓足勇气抬头道:“爹爹,芬儿知道你的心意。”
  话落盈盈跪了下去,朝双亲行过九叩大礼,伸手抓起地上一柄长剑,流泪泣声道:“爹娘,芬儿先走一步了”。话落美目一闭,但见银光一闪,血光已如瀑布般的从她喉间喷出,一个跪着娇弱之躯,颓然的伏倒地上。
  小男孩惊呼一声,道:“啊!姐姐,姐姐!”
  哽咽不能成声的母亲,紧抱着怀中欲冲出的幼儿,嘶声道:“玉儿,玉儿,不要去,乖乖不要去,你姐姐,已到另一个没有纷争的世界去了。”
  小男孩哭道:“不是,不是,姐姐死了!我要姐姐……”
  这时,峰上已出现了三个白发老者,昏暗月色中,看不清他们的面貌。
  美艳少妇一拉怀中幼儿沉声道:“玉儿看清,看清那三个人,他们,他们都是你的外公,但是,他们没有半点人性,为财、为名,他们下毒害了你父亲,使他不能保护我们,以及指挥帮中许多叔叔!以至于,他们全都在红云帮及这些三山五岳,黑山白水的狼子手中丧命荒野,认清他们,认清他们……苍天可怜,放我燕家一条孤魂,”
  小孩子不再哭闹了,他虽然看不清那三个人,他虽然不太了解人间的生死离合,但是,由母亲的语气中,那充满了仇与恨的话声中,他已有感染,那双清澈的阵子中,也透出了可怕的仇恨之火。
  峰顶又跃上了十几个人,他们右响上都划有一朵,小小的红云。
  美艳少妇凝眸注定燕杰道:“杰郎,答应我,让我试试,让我试试。”
  燕杰凌厉的目光,扫了四周一眼,终于颓然的道:“凤妹你……你下手吧!”
  美艳少妇从地上拾起一柄短剑,然后扶起怀中的小男孩朝燕杰叩了头,低声哽咽道:
  “玉儿呀,拜别为娘吧!”
  小男孩闻言惊骇的搂住少妇,道:“不,不,玉儿不要离开娘,娘,玉儿以后会乖的,一定乖的……”
  美艳少妇,闻言登时泪如雨,灰白颤抖的咀唇,不停的吻着孩子脸上每一个部分,每一滴泪珠。
  峰边上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他们似已看清了局势,开始向中央逼来。
  美艳少妇猛然把心一狠,一把将怀中幼儿推开,纤手一扬,那柄短剑已闪电插入孩子的左胸口上。
  没有痛哼,没有鲜血,小男孩便默默的躺下去了。
  燕杰凄凉的道:“凤妹,他们会看破的!”
  美艳少妇挥手一抹脸上的泪痕,颤声道:“顾天可怜,燕郎。为妻的先走一步了。”声落,一头撞在燕杰身前石上,脑浆进流而亡,但,她那慈母的欢手,却自然的压在女儿身上,凄惨哪!
  晃刚望了木然的帮主一眼,突然大声道:“帮主,晃刚拜别了!”
  话落跪地一拜,自碎天灵盖而亡,好忠哪!
  接着,岩石周围的弟子,群起拜别,相继自刎于帮主面前,好义哪!
  燕杰,没有阻止他们,也没有说一句话,嘴角上挂着一丝苍凉的笑意,静静地,静静地踏上了他人生的最后归途。
  峰缘响起一个夜枭似的声音叫道:“天际神龙燕杰,你往日的威风那里去了?哈哈……”
  另一个声音道:“他已死了,吴香主,我们过去吧!”
  “你过去看看!”
  “大家一齐去。”
  于是,群奸试探着,一步一步的向中央走去,他们,虽然明知剧毒的威力,但却谁也不敢独自前往。
  终于,他们到了,那夜枭似的声音,奸笑道;“哈哈……雁荡三老,你们是第一功,若非你们下毒,谁能敌得过天际神龙,若非八月中秋,又谁能一网打尽天龙帮徒众,今后,雁荡山下,百里之内,一切财源,全归你们雁荡三老,玉狮子一对,改日送上,这是敝帮主之命,各位三山五岳的英雄,改日敝帮将具帖相请,以酬今日之功。”话落,扫了“天际神龙”燕杰坐尸一眼,冷哼一声说道:“哼!你他妈的死了还瞪着两个眼睛骇人.与我躺下。”话落,一掌把燕杰尸体劈倒石头上,看起来倒是威风十足、“喂,看看还有没有没断气的。”这是雁荡三老,老大的声音。
  “对对!斩草要除根!”
  就在这时,峰下突然冲起一道光芒雁荡三老见状面色大变,回身奔跑道:“快走!晚了谁也没命了,现在已初更了,朝阳神叟与鸣凤老人快到了!”
  “啊!甚么,朝阳,鸣凤……”
  辞奸谁也没有勇气再称英豪了,登时,滚的滚,爬的爬,没命的向峰下奔去。
  就在群奸下峰不久,峰顶两侧,突然同时轻风般的出现了两个老者,由他们站的方位,可以判断得出,他们并非来自一个方向,但却同时到达,谁也不差谁一步。
  右侧的是个青袍老翁,白发白眉,长须过胸,圆脸如火,精目生光,矮胖身材,看来一团的和气,倒有些像画中的葛衣仙翁超然出尘。
  左侧那人,也是白眉白发长须,但却瘦长如竿,双目深馅,脸上有股阴沉肃煞之气,令人望而生畏。
  右侧老者轻笑一声,道:“我们仍然同时到达。”
  瘦长老者阴沉沉的道:“但这次却不像去年中秋一样,我们需要留下一个来陪陪地底下的这些人。”
  矮胖老翁毫不动容的扫了一下尸体一眼,笑道:“有理有理,那龟龙之丹你可会得到?”
  “你那火狸之丹呢?”
  矮胖老翁举步走到岩石前面,探手入怀掏出一个火红色,大如鸽蛋的圆球,丢给走来的瘦长老者道:你看看是真是假!”
  瘦长老者看也不看一眼,抖手丢出一个月白色,大小相同的圆球道:“你也看看!”
  矮胖老翁接在手中,顺手放在岩石上,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鹅黄色,宽约五分的彩龙玉环,道:“我拿出生环,你也把死环拿出来吧!”
  瘦长老者阴沉沉的一笑.也掏出一个同样色调上雕彩凤的玉环,连同火狸丹放在岩石上,道:“今夜胜者,既得阴阳二丹,也得生死双环,必将天下无敌,嘿嘿,值得一拼,嘿嘿!”
  矮胖老者笑道:“有理有理。”
  说话间,低头向后退去,突然,他惊叹了一声,双目盯在地上,心付道:“世间竟有这等的美质,天赐,天赐!”思忖间,嘴角上不由浮出一丝笑意。
  “喂,老儿,你准备好了吗?”
  矮胖老翁闻言一怔,连忙抬头道:“我把那些全都送给你!我们不要争了怎么样?”
  瘦长老者闻言一动,心忖道:“那有这等便宜事,这中间,只怕有诈。”
  转念间,抬眼冷笑道:“老夫可不领你这个情,快点!”
  矮胖老翁道:“当然老夫不会平白送你,我有个条件。”
  “甚么条件?姑且谈谈看。”矮胖老者知道骗他不过,当下道:“这些死尸由我处理。”
  这两人都是当世高人,心机当然也全高人一等。瘦长老者闻言心头更疑,双眸闪电般的向地上一扫,突然惊啊了一声把目光射在那小男孩苍白的脸上。
  矮胖老者见状一急,急忙俯身去抱,哪知,瘦长老者动作也不慢。就在矮胖老者才抱起之际,他已抓住那小男孩;只手,阴笑道:“七阴,七阳双脉俱有。乃千年难见之才,见者有份。你休想独吞。”
  矮胖老者脸下笑意刹时消失。冷冰冰的道:“老夫已说过那些奇珍异宝全归你,一日之差,普天之下将再无人能敌你,又何苦跟老夫争这个半死的孩子呢?”
  瘦长老者阴笑道:“老儿,你别想,老夫再强,已是年事过百之人,有生之年有限,老夫一死了,天下将成为你的后人了,免想,过来!”
  话落拉着小男孩的手向岩石走去,伸手摸着那只彩凤环,也不知他怎么一弄,那玉环突然“铮然”一声,变成一柄长有两尺半。薄如绢纸的长剑,只见他一抖手,向小男孩手腕上一压,拍的一声,一个彩凤玉镯,已扣在小男孩手腕上,抬眼道:“这一半是我的了。”
  矮胖老者怒道:“老儿,你怎么这么霸道,人怎么可以分成两半?”
  瘦长老者冷笑道:“你叫他半边血脉正流,我使他半边血脉倒流,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各教自己的一半,步法,我们可以合演一种教他,老夫就吃亏,从此不与你争长论短,这些东西,也全给他,要不然,老夫就一掌将他震死,咱们谁也别想得到。”
  矮胖老者深知此人为人阴狠,正邪不分,心忖道:“也好,也好,我俩合传一人,今后武林,就谁也不用怕谁的弟子了,两个就是一个。”遂道:“就这样吧,老夫吃亏,只是,你那个弟子人呢?”
  瘦长老者道:“他资质不够,将来只能随侍这娃儿了。”话落拾起石上珍宝交给矮胖老者,道:“你拿着这些,抱着娃儿,既收他做徒弟,就得把他父母埋葬,将来也好有个好印象。”话落举起那块重逾一万斤巨石,飞奔而去。
  矮胖老者笑了笑,自语道:“这些命,将来要多少人抵债呢?”话落飞身急追而去。
  自然轮回,人事变换,生生死死,循环洗劫着苦难的人间,有几个有智慧的人,能看破足下的红尘三千呢?
  又是中秋的时候了!瑟瑟金风已吹尽树上的枯枝黄叶,重给人间带来了萧条与苍凉,多肃煞的秋天啊!
  此地,是飞云东的翠松岭,也是这遍地黄叶中,唯一的青葱地带,也是唯一有生气的地方
  此时此地,却正进行着一件惨绝人寰的杀人勾当。
  只见,七个白发爸苍的老农,正在汗流挟背的以颤抖的手臂,挥动着锄头,各自挖掘着身前一个长有七尺,宽约三尺的土坑,由那挖掘的深度,可以知道他们是才动土,那么,为什么他们会汗流如注呢?
  在七个庄户老农周围,散立着七个凶神恶煞般的汉子,个个神态轻松而冷酷,正在谈论着一些不关紧要的事情,对那七个老农夫的痛苦,绝望,他们都视若无睹,好似他们根本就没有人类先天恻隐的气质。
  他们左胸口都有一朵红云,云下绣着一只血鼠,这,似乎是代表着一种什么标记。
  突然,那正在谈话的一个六旬左右的鼠老者,沉声阴笑道:“燕老大,你们现在答应还来得及,三位老院主,一向待人仁厚,决非嗜杀之人。”
  仅有这句话,就可以知道这七个是押解七个老农的人。
  最右侧的灰衣老农,拾起昏花的眼睛,迷膜的瞪了说话老者一眼,道:“蒋老三,老夫等都有一大把年纪了,死了也不算天寿,只要能救得燕家七庄数千生灵,对得起燕大公子在天之灵,也就心满意足了,你不用再动心机了。”
  蒋老三鼠目中凶光一闪.厉笑道:“哈哈……燕杰,你们心目中的英雄,只怕已无能保护你们了。”
  燕老大神色一怔,恭敬的道:“过去是英雄,现在是我们燕家七庄千百生灵心目中的神明了,我们一直在期待着,期待着他英明的魂魄再现人寰,来挽救我们!”随着那苍老的话声,颗颗清泪已挂上了七个老者皱纹密布的面孔,苍凉,凄惨。

相关热词搜索:朝阳鸣凤

下一篇:第二章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