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易容 血海行舟 正文

第一章 夺宝甲 血雨腥风
 
2020-01-18 20:08:21   作者:易容   来源:易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蒙山脚下,绵延着一片无际的郁林,此时月上青山,苍穹如洗,林梢风动,恍惚是大地发出一阵阵的唏嘘!
  月色之下,两骑健马小驰而来,鞍上二人皆是仪表堂堂,满面正气,两人均是身着长衫,颔下一部青须。
  二人马至山麓,方待绕林而过,蓦然间,树林中哈哈之声大起,接着“飕飕”不断,一连纵出七人,七个人拦路排开,俱各双目上翻,口中怪声狂笑!
  这七人横眉竖目,气焰高张,一个个笑声各异,有的尖厉,有的干涩,汇在一处,听来令人头皮发炸,心中悚怵不已。
  鞍上二人一见,心知来者不善,双双急勒马缰闪身下地,冷然不语,暗自凝神待敌。
  七人笑声一歇,右首一个虬髯绕头,身形魁梧的紫面大汉怪笑一声道:“恭喜恭喜!焦旺等闻得施大侠得获重宝,特地一齐赶来道贺,这位想必是‘玉金刚’萧大侠,谅来亦有斩获吧?哈哈!”
  原来这两人一个叫“玉金刚”萧宁,一个叫“一剑镇三山”施俊义,二人都是江北武林中有名有姓的人物。
  此时“一剑镇三山”施俊义双眼在对面几人脸上一扫,冷冷地道:“请恕施某眼拙,未知另几位高姓大名,各在何处安营立寨?”
  最左面那个脸色青惨惨的瘦长汉子冰冷地一哼,一揪倒吊眉道:“大爷‘立地瘟神’杜斌,右旁三位是‘沂蒙太岁’丁氏兄弟,人家哥们乃是此间地主,至于下面两位么?嘿嘿,姓施的,不识‘胶莱双鬼’,你在山东叫的什么字号!”
  焦旺接口笑道:“光棍眼里不揉沙子,咱们长话短说,大侠得了宝,俺兄弟一来道贺,二则想借来瞧上一眼,以便长点见识,大侠爽快人,谅必不致见拒!”
  “一剑镇三山”施俊义微微一哂道:“想不到山东道上的好朋友聚齐了,施某宝贝倒有,乃是一件千年灵猱皮制成的软甲,这宝贝非但水火不侵,刀枪不入,最大的妙处是穿在身上,能避一切内家掌力,任凭你切金断玉的宝刃,阴柔阳刚的掌力,有这软甲护身,拿性命可就保住了八成!”说至此处,“呛啷”一声摘下鞍畔的长剑,挥掌将马赶走,玉金刚萧宁亦自亮出金刚杵来。
  施俊义扬声一笑,继续道:“这宝贝此刻就穿在施某身上,诸位要看不难,只需露两手功夫叫施某开开眼界!”
  立地瘟神杜斌怒吼道:“老子先让你见识见识!”
  欺身上步,右手五指如抓,径袭施俊义当胸,左手寒光一闪,倏忽间多了一把精芒耀眼的匕首。
  焦旺见立地瘟神杜斌发难,大喝一声道:“动手的有份,各位好兄弟都别闲着!”
  霎时间喝叱连天,兵器纷纷出手,“胶莱双鬼”同使狼牙哭丧棒,焦旺用一对单刀单拐,“沂蒙太岁”丁氏兄弟老大使九节霸王鞭,老二使厚背鬼头刀,老三使一对八角混铁铜锤,九个人十一件兵刃,加上掌劲腿风,喝叱吼骂,一场混战打得如火如荼,好似翻江倒海,天崩地裂一般。
  “立地瘟神”杜斌与“胶莱双鬼”等人皆非藉藉无名之辈,七个人在黑道上均是凶名久著,开山立寨,独霸一方的角色,各人皆有一身绝艺,若非“一剑镇三山”施俊义软甲护身,长剑不时接应“玉金刚”萧宁,只怕二人早已血溅五步,横尸当场了。
  “一剑镇三山”施俊义成名亦非幸致,长剑使得飞灵翔动,变幻无方,他招术神妙,功力深厚,一人接下了对方七人的大部份招数,的确不愧名家身手,“玉金刚”萧宁金刚杵重达四十八斤,力猛招沉,使起来“虎虎”生风,“沂蒙太岁”丁氏兄弟用的也是重兵器,四个人所好相同,硬打狠砸的拚斗,尤其一对八角铜锤与金刚杵碰在一起,火花飞溅之中,那声响震得人耳膜生痛。
  “立地瘟神”杜斌练的螳螂爪功,左手匕首护身,右手毒爪攻敌,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他出手狠辣,招招袭向施俊义的要害。焦旺的单刀单拐功力深厚,招势沉凝,他乘隙而攻,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满是一副稳扎稳打的样子。“胶莱双鬼”乃一师之徒,两只狼牙哭丧棒直上直下,加上练的僵尸功,硬着双膝跳来跳去,看起来诡异之极。
  酣斗之中,“玉金刚”萧宁闪身避敌,忽将背部让至焦旺左近,焦旺见到便宜岂肯不占,单拐一竖,直点“玉金刚”萧宁的“脊梁”穴,右手刀“怨魂缠足”,猛削萧宁足踝,“沂蒙太岁”更不待慢,双锤挥舞,硬撞萧宁金刚杵,老大老二同声厉吼,霸王鞭鬼头刀左右击到。
  “玉金刚”萧宁四面受敌,怒喝一声:“好贼子,萧爷与你们拚了!”
  拧腰旋转,也不管是否让得开左右袭来的刀鞭,金刚杵抡了半个圆圈,“呼!”的一声,猛地以“泰山压顶”之势砸向焦旺头顶。
  焦旺一脸狞笑,身形暴缩,错步右闪,单拐“乌龙掉尾”,霍地转而击向“一剑镇三山”施俊义左腿,右手单刀“抽撤连环”,一刀搠向萧宁小腹。
  “一剑镇三山”施俊义堪堪挡过“胶莱双鬼”一对狼牙哭丧棒,陡地瞥到“玉金刚”萧宁身处险境,当下不顾自身安危,探臂缩腿,让过焦旺一拐,长剑“冰河倒泻”,疾刺太岁持鞭的右臂。
  “立地瘟神”杜斌见机不可失,磔磔一声怪笑,身形电闪,连人带匕首窜入施俊义怀中,口内狂叫道:“老子试试看!”
  这一匕首正正顶上“一剑镇三山”施俊义心窝,匕首刺穿长衫,立即一弹一滑,将长衫前襟拉了一条尺来长的口子,同时间“胶莱双鬼”老大一狼牙哭丧棒砸在施俊义背上,只听“咔”的一声,棒上的狼牙将长衫背后撕得稀烂,  施俊义被前后两股兵器一顶,身子略一晃动,人却未曾受伤。
  “立地瘟神”杜斌狂喜大叫:“这宝贝当真管用,兄弟们,赶快先卸掉姓施的四肢,姓萧的留着慢慢收拾丨”
  叫声未竭,八九件刀鞭锤棒已经狂风骤雨般的击向施俊义身上,眼看“一剑镇三山”施俊义就要血染黄沙,分尸乱刀之下。
  突然地,一株参天乔杉顶上响起一声极为高亢的啸声,这啸声好清越,好嘹亮,好悠长,饶是这般悍不畏死的瘟神太岁们,啸声一起之后,仍是仰首高空,露出满面惊惶之色。
  这啸声彷佛龙吟,彷佛凤鸣,环山而绕,久久不绝,焦旺低喝一声“走!”足尖垫劲,身形尚未纵起,霍地一条修长人影自天而降,这人影尚未着地,忽然在众人头顶快速绝伦地盘旋一匝,只听一声声疾促吐气之声,霎时间瘟神太岁鬼怪皆定立当地,一个个手握兵器睁目怒视,前俯后仰,姿式俱各不同。
  情势一清,场中现出一个身材修长的儒服少年,这少年重瞳凤目,双眉入鬓,身穿一袭海青长衫,夜风月色之下,神情分外的静谧安祥。
  “一剑镇三山”施俊义略定心神,来至少年身前抱拳道:“少侠救命之恩,如同再造,施俊义大德不言谢,请教少侠尊姓?以便在下称呼。”
  儒服少年拱手道:“在下狄抱寒,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施大侠万勿客气!”接着向“玉金刚”萧宁道:“这位想必是萧大侠,在下久仰二位大名,今夜得遇,幸何如之!”
“玉金刚”萧宁急忙抱拳还礼,口中连称幸会,并谢解危之德,正在此时,数丈外郁林之中,突然响起一声娇笑,一个银铃似的声音道:“怪啊!怪啊!‘乾坤一怪’的弟子居然与侠义道套起交情来啦,真是愈来愈怪了!”
  狄抱寒闻言色变,向着林中高声道:“何方高人?敢请出林一会。”
  只听林中“嗤!”的一声轻笑,接着缓步转出一个玄衣少女,盈盈十七,姿容秀美,脸上笑吟吟的。
  玄衣少女轻移莲步,径自走到走到狄抱寒面前,深深一福道:“请问狄哥哥与朱老伯如何称呼?”
  狄抱寒目注少女道:“先师上朱讳问天,未知姑娘何以识得?”
  玄衣少女掩口一笑,曼声道:“朱老伯的‘天疑九势’小妹自然识得,看狄哥哥适才出手,似已尽得朱老伯真传,怎么,难道老人家业已仙逝了么?”
  此女讲话温柔甜蜜,口中老伯老人家不断,面上却是了无丝毫悲戚之色,狄抱寒心中有气,冷冷地道:“这位姑娘尊姓,未知与先师有何世谊,尚乞明示,以免在下疏忽失礼!”
  玄衣少女嘴角微抿,星眸凝视狄抱寒有顷,陡地罗裙飘飘,向定立在一旁的瘟神太岁等人之间微一游走,只见她玉指轻弹,“卜卜”之声连响,刹那间七人相继倒地,每人咽喉上被指风弹破一个小孔,鲜血外涌,尽皆不声不响的死了。
  变起猝然,狄抱寒与施萧二人同时惊得“啊!”了一声,玄衣少女行若无事的退了回来,满面笑容的对狄抱寒道:“怎么样,狄哥哥现在认识小妹了吧?”
  狄抱寒见她谈笑之间连毙七人,小小年纪,如此心狠手辣,遂将面色一沉道:“狄某孤陋寡闻,不识姑娘手法!”说话间眼瞥施萧二人同时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脸上现出怵惕悚惧的神色。
  玄衣少女瞋目睇了狄抱寒一眼,蓦地满面煞气的向施俊义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灵猱软甲只会替你惹祸招灾,却保不住你长命百岁,我狄哥哥救了你们两人的性命,论理也该将这软甲赠送与他,快将软甲留下来走吧!”
  狄抱寒见这少女口口声声唤自己哥哥,拿不准彼此间究竟有何关系,此时看她既是恃技凌人,又要以恩相挟,目的却在夺取别人的防身至宝,不禁怒火倏炽,厉声喝道:“鬼丫头,你敢胡作非为,我一掌劈了你!”
  玄衣少女丝毫不惧,闻言两手叉腰,双足一跺,气虎虎的道:“你敢!”
  狄抱寒尚未动手,“一剑镇三山”施俊义已经撕脱衣衫,脱下一件黑忽忽的软甲,赤着上身走到两人之间,面向玄衣少女道:“这位莫非江湖上闻名丧胆的长孙姑娘?”
  玄衣少女玉面一寒,脸上笼罩起一片萧煞之气,斜睨施俊义,冷然说道:“岂止丧胆而已,我叫‘断魂仙’长孙萼,你是否要我露两手功夫给你瞧瞧?”
  “一剑镇三山”施俊义怒极反笑,转身对狄抱寒道:“狄少侠,施俊义米粒之珠,本不足与皓月争辉,然而施某也是一条铁铮铮的汉子,头可断,血可流,志不可屈,‘天下第一怪’终是胜过‘天下第一毒’多多,施某将这件软甲赠予少侠,一则是感恩,二则是敬少侠的人品,少侠身怀绝艺,倘使不屑于穿用此物,亦请暂行收下,日后转赠一位力能保有此物的正人君子!”言罢双手捧着灵猱软甲递至狄抱寒面前,狄抱寒吸气飘身退立丈外。
  “断魂仙”长孙萼听施俊义话里藏锋,句句带刺,非但不怒,反而笑着说道:“谁不知道‘寰宇五绝’是怪、毒、诡、淫、巧,我爹爹身居第二,如何会逊于朱老伯多多,你不自量力,明明萤火之光,偏说是米粒之珠,‘寰宇五绝’根本全不是好人,你要狄哥哥将软甲送给哪一位正人君子?”说至此处,忽地一声轻笑,转对狄抱寒道:“狄哥哥,朱老伯生前行事怪异,喜怒无常,到处树敌结怨,你初涉江湖,这软甲穿在身上不无好处,此时我心里高兴,不与他们计较,你快收下软甲让他们走吧。”
  狄抱寒瞪了“断魂仙”长孙萼一眼,向着“一剑镇三山”施俊义长揖相谢道:“施大侠厚赠,在下心领,这软甲是万万不能受的,施大侠旅途劳顿,方才又弥战甚久,二位且请先行,在下不日登府拜望便是。”
  狄抱寒话才讲完,“断魂仙”长孙萼接口叫道:“好啊!‘夫惟不争,天下莫以与之争’,狄哥哥,看来这软甲非要送给你不可了!”
狄抱寒肺也快要气炸了,对长孙萼怒道:“我回头再收拾妳!”接着向“一剑镇三山”施俊义道:“施大侠,狄某何人,岂肯乘人之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稀松平常之事,感激之话再也休提。”
  “断魂仙”长孙萼听他如此言语,立时咭咭呱呱,笑得直不起腰来,接着一手抚胸,一手指着狄抱寒道:“寰宇五绝的弟子居然行侠仗义,打抱起不平来,真是怪事怪事,看起来狄哥哥非但承继了朱老伯的衣钵,而且青出于蓝,大有超过先贤之慨哩!”
  “一剑镇三山”施俊义再也忍耐不下,将灵猱软甲弃掷于地,翻身直向马匹所在纵去,“玉金刚”萧宁亦自跟踪跃去,狄抱寒大叫一声:“且住!”
  二人那里肯应,霎时马蹄疾响,瞬眼间去得远了。
  “断魂仙”长孙萼笑遒:“昔日孙叔敖辞美就恶,这叫作‘人弃我取’!”说着俯身便拾取地上的软甲。
  狄抱寒怒火冲天,咬牙恨声道:“我先废掉妳这黑心丫头!”
  说时人如一缕轻烟,倏地闪至长孙萼面前,双臂同出,十指如风驰电掣,波谲云诡的袭向“断魂仙”长孙萼身上。
  “断魂仙”长孙萼弹指间连杀焦旺杜斌等七人,虽然七人穴道受制,无法出手相抗,但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狄抱寒看出黑心丫头的一身技艺非同小可,且看“一剑镇三山”施俊义那般烈性的一条汉子,当真是视死如归的角色,面对“断魂仙”长孙萼,亦只有眼睁睁的呑下一口恶气,是以狄抱寒这一招使出了全身的功力。
  “天疑九势”乃“乾坤一怪”朱问天镇慑武林的绝艺,江湖上凡是见到威力惊人而又看不懂招式的武功,即以“天疑九势”相喻,其名声之显赫可想而知,狄抱寒这一招出手,隐含着鬼神不测之机,方待看看长孙萼如何还手,岂料“断魂仙”长孙萼手不举,臂不抬,不闪不避,口中“嘤咛”一声,陡地倒向狄抱寒怀中。
  狄抱寒心中大惑,明明手指尚未撞着她的身上,怎的她会突然昏倒,心中本待不予理会,无奈手不应心,依然还是探臂将她揽住了,低头看她脸上,只见她星眸微阖,嘴角绽出花朵般的笑容,那里是真的昏倒了,不过撒娇使赖而已。
  狄抱寒无可奈何笑道:“下次再见你如此强横霸道,我先剁掉妳两根手指头!”
  断魂仙长孙萼玉面一仰,幽幽地吁了一口长气,闭着眼睛道:“要是我嘛,我就干脆砍下你两条手臂,两根指儿算什么?不痛不痒的!”
  狄抱寒心中又好气又好笑,见她赖在自己怀中不肯起来,一阵少女身上特有的幽香醉得自己轻飘飘的,只恐自己把持不住,做出什么失礼的举动,于是温言道:“你先别调皮,站好了说说你的来历!”
  “断魂仙”长孙萼偎在狄抱寒怀中,闻言非但不站好,反将脸庞埋在狄抱寒胸上一揉,如痴如醉的道:“难道朱老伯未曾对你讲过他与我爹爹的交谊?唉!老人家既然以怪出名,这也无足为奇,我爹爹号称‘玉面毒心’,是‘寰宇五绝’中的‘天下第一毒’,哥哥看我还够克绍箕裘吗?”
  狄抱寒听她以毒为荣,修眉一皱,佯怒道:“女孩儿家,狠毒有何好处?我要你亲手送还灵猱软甲,否则不管上辈交情如何,我与你割席分坐,划地绝交丨,”
  长孙萼轻轻一笑,左手贴在狄抱寒胁下,右手抚着狄抱寒胸膛,一付无可奈何的神情道:“依你!”
  狄抱寒见她虽然杀人不眨眼睛,对自己却是婉软柔顺,不由心中一甜,将揽着她的手臂微向下移,轻轻搂住她的纤腰,长孙萼本来长得秀美绝伦,此时娇躯软绵绵的贴在狄抱寒怀内,肌肤柔美,香泽微闻,狄抱寒焉不色授魂与,神游太虚。
  二人正在克意温存,神思恍惚之际,断魂仙长孙萼陡地“嗯”了一声,接着将头藏在狄抱寒怀中吃吃直笑,狄抱寒说来可怜,迷迷糊糊的“期门”穴一麻,人虽然清醒过来,身子却已无法动颤。
  狄抱寒惊疑不定,讶然问道:“小丫头,这算什么意思?”
  断魂仙长孙萼躲在狄抱寒怀里,直笑的花枝招展,浑身颤动,久久之后,方才咬着嘴唇,将狄抱寒放倒地上,手指点住他的额头道:“你只要敢骂我一句,我立刻割下你的舌头!”说罢拾起灵猱软甲,坐在狄抱寒身边道:“怎么样?我说你初涉江湖,穿了这软甲不无好处吧?倘使软甲在你身上,此刻我如何制得住你?现在不许吵,我替你穿上!”
  狄抱寒正在暗中运气冲撞穴道,见她动手解自己长衫纽扣,心中又羞又急,却又忍不住好笑,苦着脸问道:“鬼丫头,你害不害羞?”
  断魂仙长孙萼毫不迟疑,纤纤玉手一扬,“拍拍”两声,清脆之极的连掴狄抱寒两个耳光,口中嗔道:“不识好歹的东西!”
  狄抱寒被打得眼中冒火,大声叫道:“鬼丫头,不识羞!不识羞!”
  断魂仙长孙萼“噗嗤”一笑,玉指疾点,娇声道:“看看谁厉害!”
  这一指点下,狄抱寒顿时百蚁钻心,浑身痒得发抖,同时额上沁出一粒粒豆大的汗珠,这滋味真是比死还难受,此时狄抱寒别说骂人,连求饶也来不及了,蓦地长孙萼又是一指戳下,狄抱寒应指昏了过去。
  天色黎明时,狄抱寒悠悠的苏醒过来,首先感到的是扑鼻恶心的血腥气味,睁眼四面一瞧,只吓得狄抱寒四肢一挺,跃起两丈多高,原来四面八方俱是尸体,首尾相叠,团团地围了一圈,自己竟在死人圈中睡了一夜。
  狄抱寒恨得牙痒痒的,心知断魂仙长孙萼去已多时,探手怀中一摸,灵猱软甲已是贴肉穿在身上,暗忖长孙萼待自己不谓不好,只是小妮子让自己伴死尸露宿一夜,心肠够硬,却也未免可恶。
  检点尸体,见原来七人之外,多出了三名身着杏黄衣裙的少女,满地兵器之中,“立地瘟神”杜斌的那柄匕首已然不见,另外却多出三只黄澄澄的金钩,三个少女装束一样,这金钩显然是三人的兵器。
  狄抱寒翻开三女的头面一看,果然又是断魂仙长孙萼下的毒手,三个少女每人咽喉上破一小孔,颈间胸前全是血迹,那血液业已凝固,看样子死去至少过了两个时辰。
  血污遍地,尸身枕藉,惨况令人不忍卒睹,狄抱寒叹息一声,将地上尸体搬离大路,掘了几个坑,分别男女予以埋葬。
  第三日傍晚,济宁直隶州来了一位儒服少年,这少年身材修长,重瞳凤目,正是无意间得了灵猱软甲的狄抱寒,狄抱寒自视甚高,如何要这种倘来之物,他打听到“一剑镇三山”施俊义家住济宁,因此来到这里,拟将软甲交还了他。
  落店之后,狄抱寒脱下软甲仔细审视一番,这东西不愧是天材地宝,一截轻飘飘的黑色柔皮,通体无缝,伸缩自如,皮薄如锦缎,揉成一团时尚无拳头大小,由头上套下,不论身材肥瘦,大小总是合适,似乎还是一件冬暖夏凉的玩意,狄抱寒劲贯双臂一撕,五指凝聚“二相灭绝真气”一戳,这一撕一戳,钢铁也撕得碎,金石也戳得穿,灵猱软甲却依然原样,丝毫无损,狄抱寒暗叹造化之工,随手将之塞于枕下。
  沐浴更衣之后,在房间内用过酒饭,坐在床上练了一个时辰的内功,然后倒头睡了下去。
  三更时分,狄抱寒陡地被衣襟带风之声惊醒,这声音细微之极,然而狄抱寒非但能于睡梦中警觉,而且知道房外来的不止一个。
  狄抱寒艺高胆大,运起内家龟息之术闭了自己的呼吸,静静的躺在床上,存心要看看来者何人,冀图何在?
  顷刻之后,狄抱寒忽然感到鼻孔痒酥酥的,原来有一股奇异之极的香气,在他鼻端游离不去,这香气好厉害,竟如活物一般,硬要钻向他的鼻内,狄抱寒唯恐龟息之术防护不周,又伸出二指塞住鼻孔,凝神听着门外的动静。
  约莫盏茶之后,这香气方始消散于空中,接着门外响起一声轻笑,一个女子的口音低声说了句:“进去!”
  门闩一声轻响,三条人影悄没声息的进入房内,黑暗中有人道:“亮灯!”
  好大胆,火折子一晃,油灯已被点亮,只见房中站了三个女子,一个全身着红,生得柳腰丰臀,杏眼桃腮,既美艳,又妖娆,另两个儒衫杏黄,背后俱各斜插一柄金钩,正如三日前死在蒙山脚下的几个少女穿着打扮完全一样。
  红衣女子柳腰款摆,移步走向床边,口中道:“灯移过来!”
  立时有两个黄衣少女一人掌灯,一人撩起纱帐,红衣女子站立床边,水汪汪的眸子牢牢的盯在狄抱寒脸上。
  手撩纱帐的黄衣少女笑道:“三姑娘可曾见过这般俊的好人儿?”
  红衣女子笑叱道:“小鬼头,好人儿岂是你叫的!”接着眼珠一转道:“待我先看看灵猱软甲到底是个什么宝贝!”
  说着伸出一只欺雪赛霜的粉臂,探手被内,一下摸入了狄抱寒中衣里面。
  狄抱寒闭眼躺在床上,觉有一只软绵绵的手掌摸到自己身上,本来想她发觉软甲不在,定必立即缩手回去,岂料这手掌四处摩挲,竟是久久留恋不去,狄抱寒担心自己耐不住痒,方待猝然发难,出手制住她时,忽然听到她自言自语道:“唉!真是羊脂美玉,我见尤怜,鬼东西骄傲得很,放着宝贝衣服不穿,也不知塞到哪儿去啦!”
  说着说着,霍地口中脆生生的一笑,抚摸着狄抱寒的那只绵绵柔掌中指一挺,狄抱寒“吭!”的一声吐出一口闷气,敢情又已着了道儿,无巧不巧,依样画葫芦一般,点的仍是那右胁的“期门”穴。
  本来当红衣女子手掌一摸到狄抱寒身上时,他就已经防到了这一着,那晚吃过长孙萼的亏,如今该是有经验了,他自恃飞絮功练得很好,肌肉伸缩自如,穴道随时可以移位,那晚和长孙萼在一起,自己正是魂荡于内,神游于外的当口才遭暗算,此时自己头脑清醒,谅这女子将自己无可奈何,说来说去,仍是因为有了前次之失,心中不由自主的生了好胜之念,岂料他遇着的两个女子年纪虽轻,却都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行家。
  原来红衣女子所用的闷香非是寻常之物,闷倒之后,面上必是红扑扑的,而且其中尚还另有妙用,故而一见之下,即知狄抱寒是在装神弄鬼,此时红衣女子见他仍是紧闭双目,暗中却在调息运气,遂在他胁下狠狠的捏了一把道:“鬼东西,你真的装死!”
  狄抱寒被她这么一捏,体内真气再也聚不起来,无可奈何,睁开眼道:“灵猱软甲在我枕下,你拿了赶紧走吧,少爷今天认栽,此后决不找你麻烦,你也不要‘拖泥带水!”
  红衣女子杏眼流波,嗲声嗲气地道:“哟!少爷好不客气,软甲我不要,我偏要你这个小怪物!”言罢螓首一低,在他颊上香了一口。
  狄抱寒知她明白自己的来历,板着面孔道:“姑娘若不检点,休怪狄某要出言无状!”
  红衣女子横了狄抱寒一眼,道:“明白告诉你,我叫花红蒂,‘情天一魔’是我恩师,这名头朱老前辈谅必对你讲过,你敢辱骂我一句,我也不杀你,只须让你随便吃一粒药丸,或者是闻一点香气,哼哼!小怪物!”
  狄抱寒听得毛发悚然,“情天一魔”,单这绰号就够了,吃下她的药丸真不知会成个什么样子?花红蒂见他闷声不响,樱唇在他面上又香了一下,笑道:“你也不用怕,只要你略微乖一点,我决不伤你一根汗毛,可知那夜你被人制住,我的三个侍儿都为你丧了性命么?”
  狄抱寒佯问道:“那夜是谁制住了我?”
  花红蒂柳眉一挑,冷哼一声道:“谁,长孙咎的女儿,有朝一日让我花红蒂碰上,倒要看看是她毒还是我毒!”
  接着扭头向两个黄衣少女叱道:“死呆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快滚去把店里的人弄翻掉。”
  狄抱寒怒喝道:“你敢乱杀无辜。”
  花红蒂在狄抱寒脸上拧了一下,道:“小怪物,你怎么也有好心肠?”说着双腿一拳,人已到了床上,口中接着道:“你放心,只让大伙儿睡一觉,免得打扰我们……”话未讲完,口中已是格格娇笑不已。
  两个侍儿笑嘻嘻的闪出了房,花红蒂再不待慢,霎时间脱得赤条条的,狄抱寒心中大急,怒骂道:“不要脸的东西,赶快一刀将少爷杀了,你只敢凌辱少爷……”
  花红蒂不待他骂完,两指钳住他的下颚,恨恨的道:“没心肝的小冤家,什么叫作凌辱?”接着放开手指,在那被钳处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叹了一口气道:“算我前世欠你的,这样吧,我不使手段,只要你定力够,我不勉强你。”
  狄抱寒气得咬牙切齿,厉声骂道:“无廉耻的……”
  骂声未了,花红蒂一指点住了他的哑穴,狄抱寒枉有一身惊神泣鬼的武功,此时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眼睁睁的看着花红蒂摆布自己。
  花红蒂口说不勉强,其实哪来恁地客气,三把两把的剥光了狄抱寒的内衣,将一个白腻丰满的胴体压在他的身上,酥胸揉挤,纤腰扭动,身子挨挨擦擦,口中胡言乱语。
  她这里正在乳波臀浪,拼命磨折狄抱寒时,桌上油灯突然间一黯而明,接着一阵阴惨惨的幽风掀起帐帷,床边忽地现出一个又高又瘦的黑衣人来,此人背光而立,面目瞧不真切,可是那付骨架却透出阴森森的鬼气,令人一见就要背脊发冷,遍身汗毛直竖。
  这鬼魅般的黑衣人静悄悄地站立床边,花红蒂色迷心窍,脑中热烘烘的,竟是丝毫未曾觉察,此时她见自己使出了浑身解数狄抱寒呆在下面终是不起感应,忍不住一指解了狄抱寒的哑穴,恨声道:“死鬼,你究竟是不是人嘛,当真要我用强不成?”
  狄抱寒早已怒火万丈,哑穴一解,立即泼口骂道:“贱女……”
  一句未曾骂完,突然张口结舌,眼怔怔的发不出声来,原来他从花红蒂蓬乱的秀发间,看见床边站着一个黑衣瘦长之人。
  油灯如豆,帐中更是昏黯,再加花红蒂一头披散的长发覆着,狄抱寒根本未曾看清来人的长相,也不知是老是少,是敌是友?反正他心中又窘又急,一心只想逃出这桃花阵去,于是大嚷一声:“老前辈救命!”
  花红蒂心神荡漾,欲火如焚,听他喊人救命,两手一紧,双腿一夹,将一对粉搓脂揉的乱峰紧紧地顶住他的胸膛,口中轻喘吁吁的道:“傻东西,穷嚷什么?那来老前辈管你这些风流事儿?还是让姐姐救你的命吧!”
  狄抱寒发了急,又是一声大喊:“老前辈救命!”
  黑衣人似乎已看腻了,张口一喷,一股冰冷的凉气吹至花红蒂背脊之上,花红蒂机伶伶打了一个寒噤,扭头一看,口中惊得“啊!”了一声。
  花红蒂未及翻身坐起,黑衣人大袖一扬,伸出一只又细又长,鸟爪似的手指遥遥一指,花红蒂一个细皮白肉的娇躯顿时如泥委地,软绵绵的瘫在狄抱寒身上。
  狄抱寒连忙叫道:“多谢老前辈相救,晚辈‘期门’穴被这浪女人点了,想烦老前辈一抬贵手,晚辈感恩不尽。”
  黑衣人慢悠悠的道:“解汝穴道不难,娃娃,老夫脱尔此厄,汝以何物相酬?”
  狄抱寒急声道:“有有有,就在晚辈枕下,老前辈请先取出一观!”
  黑衣人长臂一探,立将灵猱软甲折在手中,略一审视即待揣向怀中,陡地,窗外传来一个少女银铃似的声音:“申叔叔,他是朱伯伯的弟子,晚辈的东西您好意思拿么?”
  黑衣人不动声色,待到窗外语音停后,淡淡地道:“毒丫头,老夫岂会用这种东西,孟康那老儿要为他的蠢子娶妻,此时正在大索天下,到处夺宝,老夫不欲此物落入他的手中,是以想先行取去。”
  窗外少女一阵娇笑,说道:“孟康的傻儿子还要讨媳妇?那真是有趣得紧,这软甲叔叔自己不要,就让他留着玩吧,如果落入孟康手中,侄女负责追讨回来就是。”
  黑衣人冷冷的微哼一声,道:“老夫无儿少女的一个孤老,拿了软甲还不是送与你们小辈,你说的是那个姓朱的?这娃儿是你何人,要你如此卖好?”
  窗外少女吃吃一笑道:“还有几个朱伯伯嘛,叔叔若是不怕得罪花无忌,快点补那妖精一指走吧,这里事不用你老人家费心啦!”
  黑衣人语声淡漠地道:“花无忌不惧老夫,老夫何惧一个淫魔,杀人害命是你长孙家的拿手好戏,你自己动手罢,妄想老夫替你顶锅!”
  话罢灯光一黯,平地风起,那件灵猱软甲仍扔在床边,那黑衣人却早失了踪迹。
  这黑衣人幽灵一般,来无影,去无踪,狄抱寒穴道未解,躺在床上心中忐忑,明知窗外是“断魂仙”长孙萼,怎奈自己赤身露体,上面还盖着个赤裸裸的女人,这景象如何见得了人。
  断魂仙长孙萼可不管这一套,窗棂一开而闭,人已站到了床边,手撩纱帐,小嘴微撇道:“你自己讲,杀这种女人算不算心毒手狠?”
  狄抱寒紧闭双目道:“不算不算,这女人死有余辜。”
  “断魂仙”长孙萼拨开花红蒂的头发,让狄抱寒将脸露在外面,追问道:“是我动手还是你自己动手?”
  狄抱寒此时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闻言忙道:“你动手,你动手,这种人早一刻除掉早一刻好。”长孙萼忽有所思的道:“咦!干么叫我做恶人?她师父我惹不起,哼!不如干脆放掉,看你们作些什么?”说着手臂一抬,一指即待点下,狄抱寒魂也吓出来了,他自己穴道未解,先放花红蒂起来那还了得,焦急之下,脱口叫道:“好姑娘,我不怕花无忌,劳驾你解开我的穴道,待我一掌结果她便了。”
  长孙萼鼻头一皱,哼道:“那夜你骂我不识羞,此刻是谁不识羞啦?看你们这一幅丑相,好意思让我动手!”
  狄抱寒羞得无地自容,口中嗫嚅的道:“不知方才那位老前辈的手法轻重如何?如果时间管得久点,待我自己先来冲开穴道。”
  长孙萼可恶到了极点,只听她自言自语的道:“只怕管不久哩!鬼仙申元化著名的‘诡’人,他既不愿与花无忌结仇,出手必不太重,待我翻开她来看看。”
  狄抱寒愈听愈急,她虽处处维护自己,此刻却又存心刁难,只得低声下气的央求道:“好姑娘,烦你一指点死她吧!明日我亲自找花无忌解决这段梁子,决不使姑娘沾上麻烦。”
  长孙萼奇道:“咦!我也不姓好,干么你称我好姑娘?”
  狄抱寒被她弄得尴尬万分,壮着胆,厚着脸皮道:“好妹妹,小兄再也不敢骂你了,下次如敢骂你,不须你动手,我自己割掉自己的舌头。”
  长孙萼得意的一笑,故意叹口气道:“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看在你们今晚这段交情份上,我留她一个全尸。”
  说罢皓腕轻舒,一指点到花红蒂胁下,可叹花红蒂荒唐一梦,气也未曾吐出一口,就此香消玉殒,魂归离恨天了。
  断魂仙一指超渡了花红蒂,拉过被子将两人一盖,斜身坐于床沿,将灵猱软甲摊置膝上慢条斯理的叠好,重新塞在狄抱寒枕下。
  狄抱寒睡在一个死人下面,两人都是一丝不挂,这般紧紧地叠在一起,只感到又粘又潮,又滑又腻,那滋味真是不堪设想,欲待调息运气自解穴道,无奈心猿意马,一口真气硬是提不起来,只得哭丧着脸道:“好妹妹,做点好事,快将这死人拖下床去,盖在身上怪恶心的。”
  长孙萼笑道:“你也太寡情啦!人家对你情意殷殷,生时未能如愿,此刻人也死了,你还不肯予人一点恩泽。”
  狄抱寒气愤愤地道:“什么情意殷殷,简直下流之极,她师父号称‘情天一魔’,这种宝贝弟子该叫作‘欲海一魔’了。”
  断魂仙长孙萼看了狄抱寒一眼,笑意盎然的道:“这是给你个教训,看你下次是否还自作聪明,想想看,今晚要是坏在这女人手里,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做人。”
  狄抱寒既感且愧,低声道:“小兄知错,以后再也不敢托大,好妹妹,你先拖去这死人,我还有许多话要对你讲。”
  长孙萼坐着不动,窃窃私笑了一会,陡地玉面一沉,冷笑道:“一句话一个好妹妹,谁是你的好妹妹?甜言蜜语,虚情假意,我没空跟你闲磕牙。”
  语罢“嗤”的一笑,提起花红蒂的头发,嘴对嘴的放在狄抱寒脸上,纤腰一扭,人已穿窗走了。
  狄抱寒哭笑不得,无可奈何,只有先沉下心来,慢慢地调息运气,向“期门”穴上冲着,好不容易地忙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将被点的穴道撞开,下床穿好衣服,开门一看,花红蒂带来的两个侍儿尚还呆在门外,四只眼珠骨碌碌乱转,身子却是无法动颤,知是被鬼仙申元化做了手脚,长孙萼来去,是走的窗户,否则这二人早就没命了。
  鬼仙申元化的点穴手法非常古怪,狄抱寒摸了半天才弄清楚,当下拍开二人,说道:“你们大概知道我是谁,花红蒂是我杀的,你们现在将尸体带走,归告花老前辈,或者她来找我,否则我去找她。”两个侍儿听说主人被杀,慌忙进房抱起花红蒂的尸体,没命的跑回去报信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血海行舟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露真情 誓结鸳盟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