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忆文 魔掌佛心 正文

第一章 群英荟萃
2022-10-10 19:34:07   作者:忆文   来源:忆文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晴空澄澈如海,蓝天万里无云,一轮暖洋洋的艳阳,照耀着峰峦峻秀,苍郁翠黛的星子山。
  蓦然一声惊天动地的欢呼,迳由群峰拱围的金盆谷中暴响起来,声如春雷,直冲霄汉,使风景清幽的星子山,万谷齐呜,群峰震撼,余音历久不绝。
  只见椭圆形的金盆谷中,人面闪闪,万头动,东西两面和南面剑门的两边谷岭斜坡上,早已坐满了各地前来参观龙首大会的天下英豪,一望之下,至少有三万多人。
  群豪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也有僧道丐尼,他们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佩着各形各状的兵器,俱都神情兴奋,议论纷纷,指点着眼前谷底的较技场。
  方圆数十丈的较技场,平坦广阔,细草如茵,场中置有箭靶、悬锤、洪鼎、大石、高杆、云斗、沙包、巨碑,以及十八般兵器,俱是较技比武用的设施。
  这时,由南面斜岭下的高大隧道剑门内,正依序走进各大门派帮会,各大武林世家代表数百人,方才那声直冲霄汉的如雷采声,正是群豪为他们的入场而欢呼。
  走在当前的三组人最为天下英豪所注目,一是领袖武林数百年的少林寺,一是以剑术著名的武当道人,另一组即是人尽皆知,名满天下的武林第一世家九宫堡。
  其次是就峨嵋、邛崃、雪山、长白、龙刀会、飞凤谷,湖滨山庄,洪泽湖……等,共计三十二个门派。
  这一行数百人众,在满谷群豪的议论声中,迳向北面岭坡上的数十座彩棚前走了过去。
  只见北岭坡上,共分六等三十三级,搭建着三十三座各种不同颜色的彩棚。
  最高的第一层,共有彩棚三座,正中为金色,上书少林寺,左右为金红,上书武当派和九宫堡。
  三座彩棚中央各有一把金红锦帔大椅,椅后各置十数金红色的高脚圆凳,以供随行高手使用。
  第二层共有彩棚四座,一律黄色,棚中各有一把淡黄锦帔大椅。
  第三层有五座彩棚,一律蓝色,第四层有六座彩棚,一律银灰色,五层七座深紫色,六层八座水绿色。
  这上下六层三十三座彩棚,在艳丽的阳光照耀下,闪闪生辉,十分壮丽,但是,看在天下群豪的眼里,除了向往外,已不觉得稀奇。
  因为,每届龙首大会,正北岭坡上都照样搭建三十三座彩棚,而最末尾的第三十三座彩棚上,也永远没有门派名号,没有任何标志。
  根据龙首大会的规矩,任何新兴门派组织,要想加入龙首大会,必须在休会的五年中先夺下最末尾的彩棚椅位,才有资格在大会上向其他较高级的门派挑战。
  因此,夺得第三十三把交椅的门派,经常受到新兴帮派的争位挑战,闹得终日席不暇暖,随时准备有人前来挑战,是以这座彩棚内的大椅子,因而永远空闲着。
  大会有鉴于此,才有本届大会的会前争位技赛,各地新兴的组织和门派,要在大会开始的前一天,先当着天下英豪,把最末的龙首椅位夺下来。
  是以,穿过较技场中走向北面三十三座彩棚的各派代表数百人中,并没有任何一派的掌门人在内。
  少林寺的代表是嵩山二老,武当派的代表是武当二尘,九宫堡的代表则是齐鲁大侠金剑英,小李广钟清和金头鳌宁道通三人,堡主江天涛和他的八位美艳夫人并没有前来。
  各门各派的代表们依序登阶进入彩棚后,少林寺的彩棚中,立即走出一个手持大红纸单的高大僧人来。
  只见高大僧人,年约三十余岁,身穿灰僧袍,斜披黄袈裟,生得肥头大耳,环眼有神,一望而知是位中气充足,膂力惊人的猛和尚。
  满谷三万多英豪,有的天还没亮,就前来占了位置,这时一见高大僧人走出棚来,知道龙首大会的会前争位较技赛就要开始了,是以,一阵兴奋,再度暴起一阵声如春雷的采声。
  因为,这一次的会前争位较技赛,参加入会的新兴组织,竟有七、八个门派之多。
  尤其是“冷香谷”新任女谷主云飞燕,更是早已扬言要斗斗轰动大江南北震惊了天下的“游侠同盟”,同时,第三十三把龙首大椅,绝不能让“游侠同盟”的少年盟主江玉帆在她的手里夺去。
  五台山的一群和尚,庆阳山庄的新任庄主,以及卢家寨,宝灵山,清风楼主八卦派等,更是纷纷发出豪语,第三十三把龙首大椅,一定是他们的。
  虽然,早在半个月前,丐帮各地的弟子便传出了“游侠同盟”远征西域,杀了乾坤四邪,说服了雪山圣母,但是,以上七个新兴门派,毫不气馁,他们俱说丐帮为了报恩,大放谣言,企图吓阻他们争夺入会。
  因为,“游侠同盟”在火烧黑虎岭,杀了“甘陕双残”的同时,曾杀了恶丐马脸无常,夺回了丐帮之宝万年青竹打狗棒。
  不管冷香谷和五台山等派怎样想法,但满谷的天下英雄,俱都深信即将开始的会前争位赛,较之明天正式的龙首晋级赛尤为精彩。
  因为,“游侠同盟”的少年盟主江玉帆,即是“九宫堡”江老堡主陆地神龙的爱孙,已经是人尽皆知的秘密,而江玉帆的武功高绝,也是大家公认的事实。
  满谷英豪一想到陆地神龙江老英雄,目光纷纷望向“九宫堡”的金红大彩棚。
  一望之下,不少人看得一楞,
  因为齐鲁大侠金剑英,小李广钟清,和金头鳌宁道通三位时下著名的高手,个个眉头紧蹙,俱都神情凝重,即使立在他们三人身后的十数掌院和堡丁,也个个显得满腹心事。
  满谷英豪看了这情形,个个迷惑不解,无不心中嘀咕,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
  敏感的人便立即联想到,“冷香谷”女谷主云飞燕和五台山的一群莽和尚,很可能都是难惹人物,“游侠同盟”要想在他们手里夺得龙首的名位,恐怕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容易。
  就在这时,匡然一声巨钟大响,接着是“轰”的一声震耳欲聋的炮声。
  满谷英豪听得精神一振,发出一声直冲霄汉的如雷欢呼。
  因为,龙首大会的会前争位较技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只见中央金色彩棚下,端坐在金漆大椅两边金红圆凳上的嵩山二老,分别向着武当派和九宫堡的彩棚内,转首询问了几句。
  一俟武当二尘和齐鲁大侠金剑英颔首同意,嵩山二老中的洪善大师,立即向站在棚外的高大和尚挥了一个开始手势。
  高大和尚一见,微一躬身,立即面向满谷英豪,气纳丹田,运功高呼:“四方新兴门派,会前争位赛,开始”
  这声高呼,声沉气足,满谷英豪,个个耳闻,是以,呼声甫落,满谷立即暴起一阵震天掌声。
  高大和尚一俟掌声稍歇,继续朗声高呼道:“四方新兴门派,请按申请顺序,入场”
  呼声甫落,群豪再度暴起一阵掌声和欢呼,同时,纷纷转首向南斜岭下的高大剑门望去。
  这时,正北岭崖上,在少林的彩棚后,已响起一阵缓慢有制,深沉有力的“咚咚”鼓响。
  鼓声一响,高大和尚看了一眼大红纸单,便再度运功朗声高呼:“冷香谷主入场”
  呼声甫落,随着满谷英豪的掌声和欢呼,迳由直通谷外的隧道剑门内,步伐一致的走进一队女多男少,衣着不一的人众来。
  满谷英豪一见,不少人目光一亮,掌声和欢呼声更热烈了。
  只见当前一人,是一位身穿碧绿劲衣黑绒短剑氅,背括双剑的英挺美艳少女。
  绿衣少女看来年约十七八岁,秀发高挽,紧束绿巾,前系蒺藜花,后留蝴蝶结,马尾型的柔细长发,直拖肩后。
  在她鹅蛋形的白嫩娇靥上,柳眉微剔,杏目合威,紧闭着薄而下弯的鲜红樱唇,眉宇间充满了煞气。
  满谷英豪不必询问别人,仅根据少林寺的高大和尚的唱名,便已知道了走在当前的美丽绿衣少女,正是“冷香谷”的新任女谷主云飞燕。
  紧跟在云飞燕身后的,是一位一身红衣,背括双刀的美丽少妇。
  美丽少妇年约二十八九岁,白白的皮肤,一双玉手,高举着一面锦缎大旗。
  只见锦旗上绣着一只振翅穿云飞向青天的轻灵燕子。
  这面锦旗,显然代表着云飞燕本人。
  跟在红衣少妇身后的是一位鸡皮鹤发,手持金莲钩的蓝衣老婆婆,和数名年龄不一的少妇少女,以及老人、壮汉二三十人。
  群豪正在打量,北崖上的高大和尚,再度朗声高呼道:“八卦门入场”
  呼声甫落,在隧道剑门内,立即走出十数身穿八卦绣金道袍的老道,和十数年龄不等的壮汉来。
  当前一人,竟是一名高擎着一面绣有八卦旗的青年道人。
  其次,是一位年约七旬白发银鬓的老道人,“八卦门”中的道俗弟子和门人,一律背插长剑。
  紧接着,高大和尚再度高声朗呼:“五台派,入场”
  呼声甫落,剑门内立即涌出来百多名一式身穿杏黄僧衣的高大和尚。
  群豪一见,掌声和欢呼更热烈了。
  只见这百多名高大和尚,个个身躯魁梧,俱都肩阔背厚,手中的兵器,均是禅杖、戒刀,降魔杵,一望而知,都是孔武有力的高手。
  尤其走在当前的十数名高大和尚,更是浓眉铃眼,狮鼻海口,颏下青青的落腮胡须,个个刮得精光干净,这些和尚,个个如大罗金刚,显然都是塞外人氏。
  五台山的锦旗标志,是五株古老的松树,上绣一个金丝“佛”字。
  这百多名黄衣高大和尚,在黄缎锦旗的前导下,雄纠纠,气昂昂,踏着咚咚鼓声,无视满谷三万多英豪的热烈掌声和欢呼,大步向前走去,夺尽了“冷香谷”方才入场时的风采。
  满谷英豪看了这等情形,俱都恍然大悟,难怪“九宫堡”的齐鲁大侠金剑英等人,个个愁眉不展,俱都神情凝重,原来是担心他们的少堡主江玉帆,都转脸瞧向第三十三座彩棚中的那张大椅子。
  就在群豪议论纷纷之际,少林寺的高大和尚,再度朗声高呼:“游侠同盟,入场”
  这个响彻了半边天的名一经呼出来,采声如雷,掌声热烈,所有观看的三万多英豪,纷纷由看台上站起来所有的目光,一致向着南面斜岭下的剑门内张望。
  “冷香谷”、“八卦门”,以及五台山的百多名高大和尚,看情形,个个怒容满面,无不摩拳擦掌,愈增他们誓死争夺入会权益的决心。
  正北各大彩棚内的代表们,看了这等满谷英豪兴奋欢呼的情况,俱都觉得“游侠同盟”
  的赫赫声望,毕竟不同凡响。
  但是,满谷英豪目光一致张望的隧道剑门内,却久久未见有人走出来。
  群豪翘首张望,伸长了脖子向“剑门”内看,俱都停止了呼声和鼓掌,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惊异,迷惑和失望!
  就在这时,少林寺的高大和尚,也有些减低了兴致的朗声高呼:“清风楼主,入场”
  群豪一听,喧声大哗,满谷满岭,议论纷纷,失望、迷惑、惊异、惋惜之声四起,满谷的英豪,似乎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趣。
  大家都揣不出“游侠同盟”既然报了名,为何至今未曾到场。
  于是,纷纷揣测“游侠同盟”为何没有到会的原因。有的说西域大雪封山,被困在青藏山区内无法赶来,有的说“游侠同盟”战五邪,伤亡惨重,行动迟缓,不能如期到达。
  另一种说法是火烧黑虎岭时,江玉帆中了“独腿飞钹活阎罗”的一掌,暗伤突发,正卧病在青海。
  而又另一种说法是,当初“游侠同盟”大战毒鬼谷时,江玉帆盟主中了“七阴叟”的剧毒,现在毒性发作,无法前来参加。
  于是,满谷英豪,胡揣乱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谈论“游侠同盟”没有到会的问题上,即使北面彩棚中的各派代表们,也在交头接耳,相互讨论,闹不清“游侠同盟”发生了什么意外事情。
  是以,满谷三万英豪,再也没有人去看一个干瘪老头,带着七八个门人入场的“清风楼主”,当然,也没有人为他们鼓掌欢呼!
  于是,整个“金盆谷”中,喧声如沸,嗡声不绝,人面闪闪,万头钻动,有的彼此争论,有的相互打听,刹那间变得满谷乱哄哄。
  不少人都揣出,必是九宫堡代“游侠同盟”报的名,是以,纷纷转首向九宫堡的彩棚直望过去。
  一看之下,只见齐鲁大侠金剑英等人,正神情焦急,坐立不安,不停地举袖拭着满头大汗。
  一身银缎锦袍,白面黑须,腰佩银鞘剑的小李广钟清,紧蹙虎眉,神情大为焦急,但是,真正焦急得神情如狂的,还是等候在剑门外面的飞蛟邓正桐。
  只见高大剑门外的广场,仍有四、五个门派尚在听候唱名入场!
  高大的剑门上,高搭着松竹牌坊,悬满了红、绿、黄、蓝彩绸和彩球,随着徐徐山风,摆动飘扬,在彩牌的横楣中央,书着五个金漆大字“龙首大会场”。
  剑门的彩牌下,一并摆着三张方桌,上覆红桌布,摆设着笔墨纸张。
  桌后坐着几名少林寺的中年僧人,和武当派的几名灰袍老道人,还有九宫堡的副总管陈振铎与医道通神的赛扁鹊等人。
  一身月白团花锦袍年高九旬,光头银髯,手提百斤大铁桨的飞蛟邓正桐,远远的等候在广场尽头,不停地来回踱步,不时停下来,看一眼远处谷峰间的人工山道上,也不时的跺一下脚,叹一口气。
  这时,他已焦急得满面涨红,汗下如雨,不时用手中百斤大铁桨捣一下石地。
  谷内虽然没有再暴起如雷般的欢呼,但却传出涨潮般的嗡嗡声。
  等候“剑门”外的几个新兴门派,正依着唱名的顺序走进谷内!
  飞蛟邓正桐回头一看,不由气得怒哼一声,同时恨声道:“这真是一群老少混球,杂毛秃头,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简直把我老人家给气死了!”
  坐在方桌后的少林寺和武当派的僧人和道人,虽然知道在骂他的外甥孙江玉帆和“游侠同盟”,但他不停的大骂“杂毛秃头”,听在耳里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赛扁鹊谢感恩一看,立即神情凝重地起身走了过去。
  飞蛟邓正桐一见赛扁鹊走过来,立即忿忿地恨声道:“老小子你看怎么办?第一次唱名快完了,三次唱名不到,就不准进谷了呀!”
  赛扁鹊谢感恩,一捻花白胡须,凝重的看了一眼远处谷峰间的人工山道,两道霜眉立即蹙在了一起。
  飞蛟邓正桐忿忿地一指岭下远处的数条山道,继续怒声道:“你看,每条山道上都是静悄悄的,不要说人了,就是鬼影子也看不到一个!”
  赛扁鹊蹙眉望着岭下远方,也不由自语似的焦急说:“说也奇怪,西域莫非发生了什么大事变?”
  话未说完,飞蛟邓正桐已肯定的一摇光头,道:“绝对没有,我已问过了丐帮帮主‘四眼盲丐’,他说西域没有任何变故,也没听说‘游侠同盟’途中发生了什么意外!”
  赛扁鹊立即不以为然的道:“可是天山派和昆仑派也没有赶来呀?”
  飞蛟邓正桐立即没好气的道:“他们两派的中原弟子已向大会报过了到,明天辰时以前赶来仍来得及,可是,混蛋小子他们再唱两次名不能入场,就得再等五年后的下一届了呀!”
  话未说完,剑门内的金盆谷中,轰隆一声震天炮响,再度响起一声匡然钟声!
  炮声震耳,钟声嗡嗡,响彻云霄,万峰迥应,余音历久不歇!
  “金盆谷”没有传出震天欢呼,相反的,较之方才更多了如沸的议论声。
  飞蛟邓正桐一听钟声、炮响,知道第二次唱名就要开始了,不由气得一跺脚,恨声道:“他小子就是这时由天上掉下来,我秃头也要狠狠的打他一顿屁股!”
  “股”字出口,手中的百斤大铁桨,再度向地上捣去,同时,仍忍不住看一眼岭下谷峰间蜿蜒通向山外的山道上!

相关热词搜索:魔掌佛心

下一篇:第二章 美艳少妇
上一篇:
第一页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