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神秘的外乡人
 
2020-06-19 09:45:51   作者:云中岳   来源:云中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近午时分,韦家昌大踏步进入隘岭隘。
  这里是闽赣交界处,隘口建了关。以往,这里有汀州卫驻派的官兵把守。现在,仍然有兵把守,但已经不是大明皇朝穿鸳鸯战袄。一身火红的大明官兵。取代的是穿鸦青军服加夹袄背心的辫子兵——大清兵。更换的时间很短;只是两年前的事。
  大明皇朝名义上还没有亡,事实上却亡了,两年前隆武帝死在福州,郑艺龙降清之后便亡了。虽则永历帝已经逃到粤西桂林苟延残喘,但已起不了作用,大明皇朝大运告终,结束了朱家皇朝三百年的天下。
  韦家昌是剃了头的,不剃头的人脑袋该已不在脖子上了,清兵进入闽赣,口号是:“留发不冒头,留棺不留屋。”
  闽省的大户人家,尊亲死了并不及时入土。停厝在家中等侯好日子下葬。也许要等三年五年,其至十年以上,大清兵最忌讳这种事,所以纵火焚烧家有停厝的房屋,这就是“留棺不留屋。”口号的来由,雷厉风行,与剃发令同时下达,决不留情。
  韦家昌的脑袋还在脖子上,因为他剃了头,他总觉得,剪一根猪尾巴并没有什么不妥,至少脑袋是保住了,他不是忠臣烈士,犯不着为了一条猪尾巴把脑袋丢掉。
  关口有官兵盘查,四名兵勇拦住了他。
  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他身材高大,足比这些兵勇高一个头。但他取下了遮阳帽,露出前额光光,剪了长及腰际的可笑猪尾巴的脑袋,哈腰欠身,从怀中掏出了发自江西赣州的回乡顺民证,乖乖地邀上等候吩咐。
  “走!走!”兵勇仅瞥了证件一眼,挥手赶入“包裹里有些什么?”
  当然,这些兵勇不是满清的八旗兵,而是不折不扣的汉人。说的话带有浓浓的赣南土腔。
  “破烂衣服有几件。”他说。开始解下背上的包裹:“快没有裤子穿啦!军爷!”
  “去去去!不用检查了。”军爷撵他走,看他穿的那一身破烂衣衫,就知道包裹内绝对找不出什么钱财来。
  “也好!”他笑笑,背回包裹,“看我这倒霉相没胃口是不是?军爷。人不可貌相,你走了眼啦!”
  他一面说,一面进了城关。
  这几个军爷的确走了眼,他包裹里没带有金银,但身上有,不但有金银,还有违禁品:衣内皮护腰中,有十二把六寸的回风柳叶小飞刀,几串开了锋的洪武制钱。
  当然。他早就知道这里检查不严。严的地方他得偷渡,免得出纰漏,大道在丛山峻岭中峋蜒。走上数十里不见人烟。虽说是大道,其实只是不通车马的山径。再往东走,情形已有点改变,不时可以看到一队队官兵巡逻,好在这些巡逻人员对真正的旅客并不在意,原来是搜山的兵勇。总之。这里比赣南的气氛要紧张得多。这两年地方本来盗贼如毛。但赣南秩序的恢复,要比闽西快些,打州城目前依然在戒严中,闹了两年饥荒,原来逃上山的人为饥饿所追,大多已经放下武器下山求食。但仍有不少人,依然拒绝剃发向满清皇朝效忠,拒绝做非我族类的满清顺民。
  半个时后后,古城寨在望。
  这是一处有百十户人家的山村,以往设有巡检司。目前仅设有兵站,接待过境的所谓剿勇——剿匪地方军。往来闽赣的旅客,都以这里做为打尖的中途站。早些天,这里驻有四五百名官兵,现在仅留下几名留守人员,市面已恢复旧观,因为北面宁化。归化数百里山区中的所谓闽匪,已经瓦解冰消了。
  他踏进一家小店,进入窄小的店堂,解下包裹往脚下一放,拖过长凳落坐,向跟来的店伙笑笑说:“来两壶酒,几味下酒菜,到府城还有多远?”
  “四五十里,客官。”店伙一面清理桌面一面说。
  “路上好走吗?”他信口问。
  “解禁了,还好。但山里面还是禁区,不久就可以过太平日子了。”
  店伙到堂后交待厨下备菜,店外先后又进来了两批食客。先来的是一老一少。风尘仆仆包裹很大。接着来的是三个中年挑夫,三副竹萝担停放在店门外,浑身散发着粗犷的气概。
  一老一少在他的邻座落坐,要店伙准备两味小菜一盆饭。老人家年约花甲,好像不太健康,脸色苍老姜黄,那根长不及尺的猪尾巴花白干枯,显然患了长期营养不良症。小的年约十三四,戴了孩儿帽,稚容已褪,换上了饱经忧患的世故面孔,经常眉心出现蹙痕,与年龄极不相称。这几十年来,天下大乱,遍地萑苻,天灾频繁,这一代的人。谁又没有饱经忧患?
  酒菜来了,他自斟自酌神色悠闲,似乎不急于赶路,与店中的食客狼吞虎咽完全不问。
  一老一少匆匆食毕。出店住街东走了。
  三个挑夫也在埋头进食不久,一名挑夫放下碗筷出店而去,片刻方重新入店回座。
  他悠闲地喝酒,但店中食客的动静,皆难逃过他的注意,虽则他的注意力似乎完全放在酒食上。
  一个敞开胸衣的大汉,悄然出现在店堂,辫子盘头,浑身充满活力,那双大手又粗又壮,一看就知是孔武有力的壮汉。安份守己的人看了一定心惊胆跳的霸道人物
  壮汉看清了他的侧面脸型,若无其事地走近。
  “顾三爷,请坐。”店伙亲热地招呼,而已伸手拖出长凳。
  “你忙你的。”壮汉向店伙挥手示意,在韦家昌的上首坐下。
  韦家昌毫不介意提起酒壶斟酒。
  “老兄,我好像认识你。”壮汉抓住了他握酒壶的手,酒斟不出来了,精光闪烁的怪眼盯着他狞笑。
  “是吗?”他也盯着对方笑笑;。”非常抱歉我这人善忘,记不起你老兄是老几了,你说我是准?”
  “反正我见过你。”壮汉踢踢他的包裹“包裹里有些什么?”
  “哦!原来你老兄志在我这包裹。”他笑了:“你以为里面有些什么?”
  “我要看看。”壮汉狞笑“彭老鸦手下那几十个死党;三爷我大半从识。所以三爷我认识你。”
  店伙脸色大变,摇摇头退至角落叹气。
  彭老鸦,是八旗兵替这一带一位女英雄起的难听绰号,而地方上的人,却称之为彭娘娘,绰号叫冲天凤她是江西大明藩王永宁王世子妃,姓彭。三年前江西失陷,永宁王父子殉国彭妃率家将数十员潜匿汀州进入赣闽山区,一度占领洒州十余州县,兵力扩充至五六千。把长驱入闽的清兵打得焦头烂额。清兵恨死她了,把凤凰叫成了乌鸦。
  “那么,你老见也是彭老鸦的匪党了。”他脸上仍带着笑意。”至少以前是,对不对?”
  “胡说八道!”顾三爷变色吆喝。
  “难道不是?”他逼上一句。
  “三爷我已弃暗投明两年了。”顾三爷不再抵赖“目下替国朝效忠,访缉逃匪捉拿奸犯。你……”
  “我从江西来。”他截断对方的话:“巡视海禁执行情况。你很好。朝廷就要你们这种人至诚效忠。我问你,荣具勒现在是不是移师驻节泉州了?不久前他应该驻节漳州的。”这段话是用标准官话说的,不容易听得懂。
  自从郑成功入海在烈屿整军之后。清廷颁行海禁,船不但不准出海,沿海三十里以内,百姓全部内迁,任何人进入海滨三十里之内,格杀勿论。大军日夕巡逻,雷厉风行。岸上不见百姓,海上没有船影,以至郑成功只能砍尽烈屿的树造船,无法获得陆上的接济支援。封锁之严,空前绝后,海禁直至郑成功移兵台湾,施琅降清攻占台湾之后,才宣布解禁,禁了三十多年。
  口气太大,顾三爷吓了一大跳,因为顾三爷听得懂官话。
  “啪!”一声响,他将一块嵌了一条金龙的玉牌丢在桌上金芒四射。
  “你认识本爵的信记吗?”他沉下脸问。
  他脸色一变,变得威严凌厉,虎目中冷电四射,气势迫人威风凛凛。
  顾三爷怎认得什么信记?脚一软,踢倒了长凳跪下了,脸色死灰。
  “你是怎么脆的?大胆!”他沉叱,声如乍雷。
  原来顾三爷下傻了,直挺挺的脆下打哆嗦,按满清人的脆法,是把人着成马,看成畜生一样的奴才,不但要求膝盖着地。而且头要俯伏双手要撑地。那些大小官吏,腰略弯马蹄袖就及地了。普通百姓见官,袖没有马蹄,那就得手撑地跪伏如羊;这种不把人当人看的大礼。整整折磨天下众生三百年,人的尊严扫地,奴性根深蒂固。
  顾三爷爬伏在地,浑身在发抖。
  “爵爷恕……恕罪……。”顾三爷失魂般求饶。嘴巴几乎贴在地面上了。接着,开始崩角。
  崩角,脑袋必须叩地响得发声,而且未听招呼不得停止。有些人把额头叩头肿起老高,甚至会头破血流。要学到这一地步,真得花不少工夫,顾三爷显然学得并不怎么熟练,崩得时快时慢毫无节拍美感。
  韦家昌并不介意顾三爷是否叩得熟练,威严地说“你起来说话。告诉我,汀州府目前由谁主持剿抚?”
  “谢爵爷。”顾三爷再叩了三个头,惊恐卑怯地站起。弯腰垂首低头退在一旁发抖:“是……是王……王将军梦……梦煜。”
  “哦!”他脸色微变“他不是彭老鸦的八骁将之一吗?难怪,大概你也是王梦煜的得力臂膀了。!”
  “小的……不,奴才从前是跟随王将军的,投顺后升作旗长,后来改属前哨营,负责缉拿逃匪。”
  “很好,很好。你姓顾?”
  “奴才顾承恩。”
  “好像附近并投有多少兵马。”
  “回爵爷的话,彭老鸦已在十天前被擒获,余匪尽散,兵马都撤回府城了。大将军叶赫大人,已奉泉州荣具勒爷手令,率领八旗兵马到漳州布防,汀州现交由王将军负责防务,兼理剿抚民政,地方已宣布解禁。”
  彭老鸦被擒获,韦家昌睑色又是一变。
  “很好,你走吧。”他挥手赶人“本爵奉命微服出巡,不许任何人打扰,走漏了半丝风声,本爵要砍你的头,你记住了没有?”
  “奴才记……得……。”顾三爷颤抖着跪下了,叩头倒退,然后爬起弯着腰,倒退出店门,丧胆而逃。
  几位食客和店伙退得远远地,一个个脸无人色。
  “你们用不着怕我。”他向瑟缩在远处角落的人笑笑,泰然斟酒:“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奉公守法的人,是用不着害怕的,是吗?”
  酒足饭饱,他给了店伙十两银子,出门扬长而去。
  山径在丛山中盘旋,前后数里不见人踪。他进入一座树林,打开包裹。包裹内不是破衣,而是质料甚佳的衣袍。
  当他重新出现在路中时,人已脱胎换骨,檀香珠瓜皮帽水湖绿长袍,薄底鹿皮快靴,袍掖在腰带上,佩了一把镶有红宝石织金螭龙图案的华丽匕首。破衣鞋埋掉了,所以包裹小了许多。提在手上不碍事。
  当然,脸型似乎也有了些少改变,因为原来有点乱的胡子修改成小八字胡,显得年轻而英俊,先前剽悍。威严的神色已一扫而空。
  刚回到路中,他把包裹往地下一放,微笑着注视着路对面的浓密树林,背着手似有所待。
  “出来谈谈好不好?”他泰然说,“在五里外的山腰,在下就知道你们在此地鬼鬼崇崇守候了,有何图谋,何不当面说个明白?”
  首先现身的那一老一少旅客,然后是两个村夫打扮的中年人,都是曾经在店中进食的旅客,外表没有显示出任何可疑的气质。
  四个人,两面堵住了。老年人手中是实心的紫竹杖,小后生手中有一把尺二长,狭锋薄刃,专用来行刺暗杀的匕首,晶芒闪烁寒气森森。
  两个中年人一持流星锥,一持银色三寸二宽护手软合金板带,长三尺六寸。
  “你这汉奸!”老人叹牙说:“你根本不是旗人,你只是旗人的走狗奴才。你用多少同胞的鲜血,换得了多高的爵位?”
  “你们是干什么的?”他问,脸上的微笑显出毫无惊意,目光却落在小后生手中光芒四射的匕首上,眼神微变:“要杀汉奸吗?老伯,你也剃了头,你也是汉奸。”
  “老夫不和你辩论无谓的事,只要你的命。”老人凶狠地说“要赶回报信的卖国贼走狗奴才顾承恩,已经躺在山沟里喂虫蚁,现在轮到你了。”
  “我们本来是追跟顾承恩的,他人多不易下手,你的出现,他离群奔向府城,准备向卖国贼罪魁祸首王梦煜报信,总算被我们毙了。”中年人挪动着流星锤说:“你总算帮了我们一次大忙。哼!想不到为了一条小鱼,却等到了你这条巨鲨,你认命吧。”
  “但愿你真的是旗人。”小后生恶狠狠地说:“这条路迄今为止,除了往来的八旗兵之外,从来就没见过落单的旗人,可碰上你这个有地位的大人物了。”
  “原来你们是一些猎食的玩命者。”他懒得多说:“你们走吧,不要来惹我。”
  他从容迈步,但前面挡路的老人和中年人,一杖一带已严阵以待,毫无让路的意凡
  他毫不迟疑地向前迈进,脸色毫无异状,但眼神渐变,变得冷森森有加利簇般锐利。
  蓦地,他迈出的左脚方向转移,身形随之斜移下挫,右手一招,奇准地抓住了认后面悄然飞来,攻击后心的流星锤,身随势转,右后收左手前推,左手刁住了链猛地一带。
  “哎……。”流星锤的主人惊叫,被拉倒凶猛地向前滑动,拖死狗似的急速贴地滑来。流星锤链扣在臂套上,仓卒间没有机会解开,变化太意外了。
  老人及时冲起抢救同伴,杖光临他的顶门。
  他信手一挥,流星锤脱手后飞,啪一声击中了竹杖,竹杖立折,老人惊得斜飘丈外,脸色大变。
  他一脚踏住了流星锤主人的背心,向冲来的小后生嘿嘿笑。
  “我认识你这把青霜匕。”他说:“以前国贼严世藩手下刺客,刀客富凌风的暗杀利器,失踪百余年,今天居然落在你手中。你小小年纪,用这把凶器会招祸的。”
  “你果然不是满狗。”老人咬牙逼进说:“你知道青霜匕的来历,使用应敌的武技是中原武林家数,你这走狗!”
  咒骂声中,不顾同伴的死活,断竹杖发似惊电。点向他的胁肋要害,劲道极为猛烈。杖断了一半,所以近身了。
  他左手一拂,卟一声震偏了断竹杖,每一举手捉足,皆准确无比,经验之老到,委实不可思议。
  老人的断竹杖向外崩,还来不及变招,掌已光临,卟一声响,劈在老人的左颈根,如击败革。
  同一瞬间,小后生已无畏地冲进,晶虹排空而至,迅若暴雷。
  老人仰面便倒,韦家昌也腹背受敌,青霜匕在前,另一名中年人的银色带也从后面抽向背腰。
  他一声长啸,人化龙腾,突然向上跃升,半空中鱼龙反跃,从中年人的顶门上空翻出三丈外轻功骇人听闻,两种兵刃落空。
  中年人大骇,收带转身准备扑击。可是,如中雷殛般僵住了。
  韦家昌提着包裹的背影,已经远出五六丈外,脚下如行云流水,沿山径冉冉而去,片刻间便消失在前面山坡的转角儿看身法脚步并不迅疾,但似是用缩地术就这样眨眼间便远出二三十丈外去了。
  “老天爷!这人会飞吗?”小后生骇然惊呼:“哪有这样快的轻功?”
  老人脸色发青狼狈地挣扎而起,着到韦家昌正要消失的背影。
  “这是流光遁影绝顶轻功!”老人抽口凉气说:“也称玄门隐身术。如果他穿的水湖绿长袍是夹的,里面很可能是灰褐色,黑夜中目力佳的人,也不易看清他移动。诸位,咱们好险。”
  “杜叔,你老人家知道他的来历?”小后生惊问。
  “听说过这号人物。”
  “他是……。”
  “虎将袁崇焕的参赞,天马行空韦传荣。”
  “杜叔,不对。”小后生摇头。”袁兵部已死了十年;他的参赞到现在该已年登花甲了,这人……。”
  “这……愚叔就不知道了。”老人苦笑。”反正愚叔只知道武林中,轻功能修至这种境界的高手,只有天马行空韦传荣一个人,他是玄门弟子,也许已修至长青境界了,这是极可能的事。”
  “杜叔,如果是他,我们请他把娘娘救出来,岂不甚好?”小后生欣然说“袁兵部镇守辽阳,满人畏之如虎,他在宁远击毙满酋努尔哈赤,满奴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韦传荣也该是抗清英雄,他应该……。”
  “哼!他应该杀掉我们,幸好他不知道我们的身份。”老人冷笑“袁兵部功在大明,他的结局是遭到凌迟而死。如果他不死。大明的江山怎会垮台?你想得真妙,告诉你,这人如果真是行空天马,他恨朱家皇朝恐怕比恨满清更切,你还想在他身上打主意?快死了这条心。走吧,咱们去找凌云燕设法与粤东的人连络。”
  “杜叔,我希望试试。”小后生一面走一面说。
  汀州,丛山中的山城,山围住了城,城里面也有山。城北的卧龙山,向南伸出九条尾巴,所以又称九龙山,城墙就建在山颠上。
  走进城门,到处可以看到烽火留下的遗痕。有些街道还是瓦砾场,有些破败的房屋没有人居住。重建的工作进行得很慢,荒芜了的田地有一半还没复耕。市面商况仍未完全复苏,天一黑,街上就行人稀少,整条东大街商业区,看不到几盏门灯,这就是当时的府城景况。
  泉。漳军事行动吃紧,而闽赣边区所谓“匪患。”已靖,大军已赶赴泉漳增援,所以此地已经没有正式的八旗兵。仅留下少数负责绥靖的旗人干部。因此事实上。汀州附近已取消禁令粉饰太平,地方百姓已对反抗失去兴趣,不得不接受大明皇朝已经覆没的事实。闹了两年饥荒,把反抗的意识消除净尽了。
  韦家昌以一个赣南富商前来熟悉了解市况的身份,住进了东大街的惠来客栈。隔壁,是新罗酒楼,进出这座酒楼的人大多数是满朝新贵,更有城东所谓“满城。”的旗人光临。满城也就是往昔的汀州卫旧址,该卫的官兵已经烟消云散,被改建为满城形成本城的特别区,汉人严禁接近;满城有自己的官吏。兵马。警卫,完全以统治者的面目出现,被征召任劳役的汉人,就是满人的奴才。不过一般说来,在全国尚未完全统治稳固期间,怀柔政策是极为重要的,这些满州人还很少摆出主子面孔,征服者的气焰还不怎么嚣张,倒也相安无事。
  满清人把大明皇朝的政治制度,几乎完全承受下来。以人民迁涉来说,几乎原封不动保留下来,仅尺度略为放宽些而已。远道的人须有身份证明,侨寓也必须有原籍的迁移凭证。这些出门入必备的证件,韦家昌一一具备完整无缺,落店相当顺利。
  他穿得体面,气度雍容,人才出众,店伙对他当然刮目相看,该店本来就是本城的第一流旅舍。
  上房在右首的内院里,一连两进十余间上房,只住了四五位旅客。他住的是最后一间,说是要在此地逗留三五天,膳食由店中供给三餐,要求店伙少来打扰。
  一夜无事,他在城里走了一圄,到卧龙山一带览胜。午后不久,有人发现他出现在城西南角的宝珠门,消失在福寿坊一带的住宅区。
  第二天。有人看到他在东门外太平桥附近,打听到延平府道路的状况,显然他旅行的下一站。可能是延平府而不是下漳泉二府。到延平府应该是台理的,漳。泉目下情势混乱且是戒严区,管制很严,出入极为不便,经常会发生可怕的意外,丢掉脑袋平常得很。久经战乱,人命如蝼蚁,人的心肠都变得又冷又硬,杀死几个外乡人根本不当一回事,凶险可想而知。
  一连三天,终于有人找上他了。
  傍晚,新罗酒楼。
  楼上灯光明亮,二十余副座头几乎客满,食客都是体面的人。当然有不少本城权贵。
  他占了靠窗口的一副座头,邻桌共有七名食客,四位是本城的仕绅,三位是旗人。上首据坐的旗人约四十上下,大鼻子高颧骨,髭须稀稀落落,一双鹰目冷由四射,一双手又粗又大
  “蓝二爷,这件事包在我赫德身上。”上首的旗人,操着尚算清晰的官话说。”不过,还得从长计议。守备衙门不会有问题,问题是你们招请的工人,里面有没有逃匪混淆在内,万一出了事,我可不负责。”
  “赫德大爷。”在首的篮二爷恭敬地说“这点请放心,决不会有逃匪窝藏在内的,那些人都是附近的村民,工头都是可靠的亲信。”
  “不见得。”赫德大爷冷笑:“我握有可靠的证据,你那位冶金师什么焦阿虎,本身就是古邑银坑的盗矿贼首领……。”
  “赫德大爷,只要不是作乱造反的匪徒。应该不会有问题的。”篮二爷迫不及待加以解释:“以往金银铜铁各矿都禁止开采,所以每一个挖矿的人,都算是矿贼,没有这些人,什么事都办不成啦!”
  “话虽然有理,但谁敢保证没有山贼混淆在内?”赫德大爷冷冷地说:“什么事都可以马虎,反贼决不饶恕,反正你们得自行负责。采矿近期不可能开禁,当然我会设法让你们开采,有关细节事项,明天再详谈好不好?”
  “好,好,一切听由大爷吩咐。”
  “那就好。”赫德大爷拈起酒杯,目光落在邻桌的韦家昌身上“这个是什么人?好像在用心听。”
  所有的入,皆转首向韦家昌注视。
  他神态悠闲,泰然自若放下筷,也向众人注视,大眼瞪小眼无所畏惧。
  “大爷,他是从江西来的旅客。”坐在下首的入低声说“过几天要去延平府。”
  “他的眼神傲慢得很,我不喜欢。”赫德大爷冷冷地说,“叫人把他赶走,他在偷听我们的事。”
  “好。鄙人这就派人赶他走。”坐在下首的人恭敬地说,抬头向远处角落一桌四个神气的中年人,拍手示意打招呼。然后向韦家昌一指,再做出撵人走的手势。
  四个中年人放下杯筷,推凳而起向韦家昌的食桌走近,两面一分,像四座金刚注视眼下的小鬼。
  “阁下,不要再喝了。”站在在首的中年人凶狠地瞪着他:“赶快走,还来得及。”
  韦家昌挺直了腰干,扫了四个人一眼,脸上笑容依旧,神情丝毫未变。
  “你是要赶我走?”他注视着刚才发话的人:“是谁的意思?”
  “不要问是谁的意思……。”
  “有理由吗?”
  “没有,就是要你走。”
  “你老兄是……。”
  “不必多问。”
  “如果在下不走……。”
  “七爷我会把你弄到中营守备府,进去你就出不来了。还不走?”
  “你不要唬人了。”他笑笑:“中。左。右三营已经在半月前驰援漳州,这里只留下一位把总,两位外委,真正负责防汛的人。是中营副守备王梦煜。他知道自己不孚众望,所以不敢乱来,对不对?”
  “七爷我立即可以纠正你的错误,你这时想走也来不及了。”七爷老羞成怒伸手擒人。
  “劈啪!”耳光声震耳。
  “哎……。”七爷掩颊狂叫,踉跄后退。
  另两人本能地两面一夹,快速地急扣韦家昌的双手,要扭臂制腕擒人。
  他两腿一分,足尖不轻不重地点在左右两人的膝盖上。膝盖这部位相当软弱,禁不起三十斤力道的打击。他用的力道不止三二十斤,两个家伙大叫一声,砰然摔倒站不起来了。
  整座食厅大乱,惊叫声四起。
  赫德大爷勃然变色,倏然站起踢开凳,恶狠狠地大踏步向韦家昌走去。
  韦家昌也离座而起,将袍袂纳在腰带上,移至走道等候,冲逼近的赫德大爷冷冷一笑。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虎目含威,凛然不可侵犯。
  赫德大爷一怔,脚下一慢,被他的气势所惊,但随即一挺胸膛,重新迈进,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时打退堂鼓已经来不及了,那多没面子。
  刚走近,刚想发话,大拳头已经光临左额,韦家昌已先下手为强,卟一声拳头着肉。
  赫德禁得起打击,怒极扑上,来一记猛虎扑羊,同时右腿欺进,要使用捧角术将人摔倒,这是旗人的着家本领。
  韦家昌不和对方捧角,不容许对万的手搭上肩臂,身形一挫。一掌登在对方的肚腹上,力道如山,赫德嗯了一声。马步一乱踉跄暴退。
  韦家昌飞跃而起,卟卟两声闷响,双足几乎同时踹在对方的胸口上。
  “砰!”赫德仰面摔倒,胸部经得起踹击,但双脚却抵御不了可怕的打击劲道。
  另两名旗人大惊,同时奔出。
  韦家昌快愈狂风,冲进一脚踏住了赫德的小腹。
  “……。”他口中发出一连串奇怪的话语。
  两位旗人刹住脚步,脸色一变。
  赫德不敢挣扎,脸色愈来愈难看。
  韦家昌的脚挪开了,赫德脸色苍白爬起,凶焰尽消,垂手恭立腰弯成水平,口中发出简单的几个声音:“喳!喳!乌噜……。”
  韦家昌又说了几个字,赫德打一冷战,倒退而走。三个人退出丈外,扭头狼狈下楼。
  韦家昌的目光,冷厉无比落在蓝二爷身上。
  篮二爷四个人,发着抖溜之大吉。
  挨了凑的四个中年入,也见机老鼠般溜下楼。
  韦家昌放下袍袂,回到食桌坐下,泰然自若斟酒,旁若无人。
  食客们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相关热词搜索:古道照颜色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