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2022-12-12 08:42:3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九先生和小老板

  他们互相凝视着,一个热情如火,一个冷酷如刀,过了很久九先生才开口。
  “你不会知道的。”他淡淡的说,“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真正觉得有趣的是什么?”

  (二)浪子

  人在路上,小路,暗夜,有雨。看雨。
  暗巷里只有一盏灯,昏黄的灯光,照着一张昏黄的脸。
  脸上已经布满皱纹了。这个正在抽着旱烟的老人已经渡过他这一生中一大半艰难的岁月。
  现在他过的日子也不好受,每天晚上,不管刮风下雨,他都要提着旧铁桶,出来卖茶叶蛋和烧肉粽。
  一个跟他同样衰老的老人,正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吃他的茶叶蛋和肉粽,咬一口蛋,吃一口粽,灌一口葫芦里的劣酒,苦难的日子,就被他们这样一口又一口的咬掉。
  朱动穿一件竹布衫,着一条犊鼻裤,从一扇阴暗窄小的后门里被人赶了出来,一走进这条暗巷,就掉入了一条阴沟里。
  他没有爬起来,一跌下阴沟,他就睡着了。

×      ×      ×

  两个老人也没有去理睬这个跌入阴沟的小伙子,可是远处却传来了一阵很急遽的马蹄声,在静夜里听来就好像是醉汉在打鼓。
  蹄声渐近,健马驰来,马上一条胡须留得很美的壮汉,手提一把五尺多长的斩鬼刀,纵马驰过阴沟,一刀砍了下去,从阴沟里那个小伙子的脑袋上砍了下去,刀风急劲,小伙子却仍睡得像是条死猪。
  可是他这一刀并没有砍中。
  这位挥刀如风的壮汉一刀砍下时,忽然有个东西飞过来,打在他腰眼上,落下地时满地乱滚,竟然只不过是半个茶叶蛋。
  茶叶蛋落地时,这条壮汉居然也被打得落下了马鞍,健马惊嘶,飞驰而去,壮汉一手掠地,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了起来,又想追马,又想窥人,又想捡刀再砍,这次却不是砍那沟中的小伙子了,而是去砍那个吃蛋的老人。
  老人正在等着他,冷冷的问:“你就是断鬼刀史敦。”
  “我就是。”壮汉反问:“你是谁,怎么知道我是谁?”
  “我认得你!你的名声近来已经很响了,可是你认不认得你要杀的那个人呢?”
  “不认得。”
  史敦说:“我只知道,有人肯出一万两要我来杀一个躺在阴沟里的醉汉,这个生意总是做得过的。”
  “这次你做不过!”
  “为什么?”
  “因为我。……”
  老人好像做了个手势,史敦的脸色立刻变了:“阴沟里这小子是谁,竟能劳动你老人家来保护他。”
  抽旱烟的老人忽然冷笑。
  “你连这小子是谁都不知道。”
  “不知道。”
  “混蛋,该打。”
  说到打字,老人忽然张嘴吐出了一口浓烟,烟聚成形竟像是一个巴掌。
  这个巴掌忽然间就到了史敦脸上,虽然只不过是只“烟手”而已,可是史敦却被这只烟手一巴掌打得头昏脑胀,好像连站都站不住了,失声道:“难道你就是……”
  老人板起脸:“既然知道我是谁,还敢说出来?”
  史敦果然不敢再说一个字,倒退几步,趴在地上,居然磕了三个头才走,走得真快。
  断鬼刀史敦在江湖上可不是普通人物,见到这两个老人却像是见到活鬼一样,这两个老人却好像在替躺在阴沟里的朱动站岗守卫。
  朱动这小子究竟是谁?

×      ×      ×

  现在朱动也不过是个烂醉如泥的酒鬼而已,刚才这里发生的事,他居然完全不知道。
  直等到一辆灯饰辉煌,黑漆崭亮的马车驶来,两个青衣人把他抬上马车,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次吃蛋的老人本来又想插手的,抽烟的老人却阻止了他!
  “这次的事,咱们不要管。”
  “为什么?”
  “因为那个女人。”
  车窗的纱帘摇动间,隐约可以看到一个绝色的美人,坐在车厢里的珠灯下。
  “那个女人是谁?”
  “严格说来,只不过是个婊子而已。”
  “婊子?”
  “虽然是个婊子,却是个超级婊子,就好像史敦是个超级杀手一样。”
  “她想干什么?”
  “杀手杀人,婊子被婊,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只不过超级婊子却有点不同了。”
  “什么不同?”
  “超级婊子有时也会嫖别人的。”
  “他就让小朱被她嫖?”
  “我有三个理由。”抽烟的老人说:“第一,据说她也是九先生的爱宠之一,第二,据说这次的‘庙会’,九先生也让她去看看热闹。”
  “第三呢?”
  老人偏头:“小朱这一辈子嫖人的机会还不知道有多少,被嫖的机会却不太多,这次让他去见识见识,也是好的。”
  “有理,”抽烟的老人也大笑:“这个理由,才是真的好极了。”

  (三)浪子的悲喜剧

  车在路上,大路,丽日,和风。春暮。
  很舒服的车子,很舒服的座位,很舒服的人,不但他自己觉得很舒服,让别人看起来也会觉得很舒服。
  这个人还有个很有趣的名字。
  “动动?”有人问他:“你的名字真的叫动动?”
  “真的。”
  “是哪个洞?”她又问:“一直动个不停的动?还是大洞小洞的洞?”
  “那就要看情形了。”
  “看什么情形?”
  “有时候我欠了一屁股的债,全身上下都是洞,怎么补都补不过来,我怎么还能动得了?”
  “有时候你身体健康,精神抖擞,想要你不动都不行。”
  “是的,就是这样子的,”他故意很正经的说:“在某些情况下,当然是非动不可的。”

×      ×      ×

  她笑了。
  她当然也是个很舒服的人,不管在什么时候看起来都会让人觉得舒服得要命。
  她自己心里是不是也时常觉得很舒服呢?
  不管怎样,现在她总是觉得很舒服的,而且很愉快,因为她身边有个她喜欢的男人。
  这种情况并不多。
  她身边的男人,通常都是喜欢她的,“喜欢她”和“她喜欢”,当然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动动,你这个名字是谁替你取的?”
  “我老妈。”
  “她为什么要叫你动动?”
  “因为我老爸。”
  朱动解释:“我那位父亲大人,大概是天下最不爱动的人了,我好像从来都没有看见他动过。”
  “非动不可的时候呢?”
  “根本就没有这种时候,我根本想不出天下有什么事能让他非动不可。”朱动叹息着:“所以我老妈就叫我动动。”
  他忽然又笑,“其实你也该叫动动的,你实在比谁都会动。”
  他笑得实在有点不怀好意,她看得出他又想动了。
  喜欢她的男人越多,她喜欢的男人就越少,机会难得,本来应该好好把握。
  可是这次她却拉住了他的手。
  “不能动,求求你,现在千万不要动。”
  “为什么?”
  “因为你很快就要离我远去了,从此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
  她看着他,眼中充满柔情,要找这种可爱的男人实在很不容易,只可惜世上还有很多事比享受更重要。有时候她一定要狠下心。
  “现在我就要到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去,在那里,不受欢迎的人通常都会被人像阉鸡一样割掉。”
  “我不怕。”
  “你当然不怕,有时候你简直比老虎还神勇,只可惜你比老虎还穷。”
  “老虎有钱?”朱动还在笑:“我还没有听说过那里有身上带着钱的老虎。”
  “可是老虎身上至少还有块值钱的虎皮。”她叹了口气:“所以有人说,人穷的时候,比老虎还可怕,不管他走到那里,别人都会躲得远远的。”
  朱动不笑了,只叹息:“看来这实在是件很悲哀的事。”
  “确实是的。”
  她轻轻叹息着,把他的身子扶正,替他梳头,又把他拉起来,替他整理衣裳。
  “这是套好衣裳,要爱惜着穿,穿脏了,要送到最好的洗衣坊去洗,要找女人,最好找十六七岁和三十六七的。”她说:“小女孩不懂事,爱上了一个男人就会爱得发昏;老女人更好对付,只要多灌她几句迷汤,她连棺材本都会拿出来给你。”
  她千叮万咛,句句都是金玉良言,好像比慈母对儿子还要关心。
  可是就在这时候,她已经用一只手打开了车门,用另外一只手很温柔的把他推了出来。

×      ×      ×

  一个男人就这么样被女人甩掉,当然不是件好受的事,可是直到最后这一刻,这个男人脸上还是看不出有一点难受的样子。
  他好像已经想通了,浪子的下场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子的。

×      ×      ×

  一个人如果忽然被人往一辆急行中的马车上推下去,通常都会四脚朝天一跤重重的跌在地上。
  朱动没有跌在地上,他跌在一床棉被上了,一床又厚又软的棉被,大红的缎子被面上还绣着花,一朵朵好大好大的花。
  他本来也应该像别人一样跌在地上的,棉被本来不在这里,可是等他跌下来的时候,这床棉被也不知道从那里飞了出来,刚好垫住了他。
  他甚至怀疑这床棉被早就在这里等着他了。
  这是件怪事,可是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就好像认为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不管他从那里跌下去,下面都会有床棉被在等着垫住他。

×      ×      ×

  朱动这小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相关热词搜索:财神与短刀

下一篇:第二部
上一篇:
代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