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2022-12-12 08:46:4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听说有人的运气特别好,走在路上摔一跤也会捡个大元宝。
  朱动大概就是这种人了……

  穷神

  (一)

  人在林中,大树、绿叶,有风、听风。
  走到黄昏,春风依然是温柔的,就像是初恋少女的手。
  风和日丽,空气清新,那辆无情的马车虽已急驰而去,却连车后都看不见烟尘。
  朱动心里觉得愉快极了,他知道今天一定还有些好事会降临到他身上。

×      ×      ×

  每条大路边,好像都有些树林子,这条道路也不例外。
  大路越大,树林也就越大。
  这条大路就是条很大的大路,路边的大树林子里,却走出两个很小很小的人来。
  这当然不是说他们的年纪小,两个人的年纪加起来,恐怕已经有一百五六十岁了。
  他们在别的方面是大是小?别人也不知道,只不过他们的身材实在是够小的了,如果他们坐在那里,也许还看不出来,可是一站起来,两具的四条腿加在一起,最多也只不过比别人的一条腿长一点而已。

×      ×      ×

  两个人之中,当然是老先生比较高一点,这么热的天,已经是四月了,老先生身上却还穿了件破棉袄,用一条看起来好像是双破袜子一样的破布带扎住腰,才勉强能跟这件大棉袄太太平平的穿在他身上。
  老太太的打扮也并不比老先生体面,唯一比较显眼的地方,就是长在她那双罗圈腿上的一对三寸金莲上,居然穿着双大红的绣花弓鞋。
  老先生手里是提着东西的,左手提一罐子酒、右手提着大木桶,桶上虽然用棉布盖着,还是有一阵阵茶叶蛋和烧肉粽的香气透出来。
  老太太却用肩膀扛着五六根旱烟带,也不知道是要租给过往行人抽两口旱烟的,还是是准备要卖。
  可以确定的是,不管她是准备在租还是要卖,都保险不会有主顾上门。
  老实说像这几根旱烟,丢在路上都不会有人捡。
  至于她烟带上挑着的那几样是什么东西?那就更没有人能够看得出了。

×      ×      ×

  老先生走到一棵大树下,把油罐子和木桶往地上一放,就再也不肯往前走一步了。
  老太太也已经累得直喘气,居然掏出块青布酒帘来,用一根旱烟带挑着。叫老先生站在木桶上,把酒帘挂上了树枝。
  麻雀虽小,肚子里倒是什么都有。这对老夫妻提着一罐子酒和几个茶蛋肉粽,居然就能把一面酒帘挂出来,倒也是很难得了。
  更奇怪的是,酒帘上居然没有半个酒字,青布酒帘上写着的那个斗大的白字居然不是酒字,反面那一行比较小的字,也跟酒完全没有关系。
  酒帘上写着的一大七小八个字,居然是:
  “赌,
  赌遍天下无敌手。”
  这么样一对老夫妻,已经老得快缩起来了,而且穷得也快缩起来了,居然还敢自称“赌遍天下无敌手”,你说是不是笑得死人了。

  (二)

  朱动没有笑。
  他天生是个很喜欢笑的人,看见好笑的事,叫他不笑,简直好像杀了他的头一样。
  可是这一次他居然没有笑。
  他当然也没有哭,只不过在那张绣花棉被上躺了下来,好像就准备在这里睡一觉。
  不管怎样,能够睡一觉总是舒服的,只可惜有人偏偏不让他舒服。
  那位老太太忽然叫他:“喂,小伙子。”
  “喂,老太太。”
  “我跟我们家老爷在这里摆了个赌摊子,你看见了没有?”
  “看见了。”
  “你想不想过来赌两把?”
  “不想。”
  “你想干什么呢?”
  “我想睡觉。”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年纪轻轻的,一天到晚就想睡觉,到老来怎么办?
  朱动好像很认真的想了想。
  “到老来我还是睡觉。”
  “你这么爱睡觉?”
  “其实我并不爱睡觉,只不过我知道睡觉总比把裤子输给别人的好,”朱动说,“也比把脑袋输给别人的好。”
  老太太吃吃的笑了。
  她的个子虽小,嗓门却不小,笑起来的声音更是奇怪透顶了。
  老先生忽然也叫朱动。
  “喂,小伙子。”
  “喂,老先生。”
  “我老婆在笑你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
  “是真好听?还是假好听?”
  “当然是真好听,”朱动说:“她笑起来的声音,就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于是老太太开始问老先生了。
  “这个小伙子说的是真话?”
  “是真话。”
  “你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因为我知道这个小伙子虽然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可是从来不说谎。”
  于是老太太笑得更愉快了,也更好听了。
  银铃般的笑声,远远的传送过来。

  (三)

  朱动叹了口气,仿佛在喃喃自语。
  “原来笑得好听,还有这种好处,只要笑声一起,就有人送上门来。”

  (四)

  笑声如银铃,蹄声如战鼓,来得好快。
  来的是两匹马,三个人乘两匹马,因为一个已经受了伤,只好跟一个宽肩细腰,看起来相当挺拔的壮年共乘一骑。
  这个壮年人身材真是保养的极好,另外一个就不行了。
  独乘一骑的是个最多只有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却已经把一个大肚皮凸了出来,只看身材,他反而好像是那个壮年人的爸爸。
  三个人的服色都非常华丽考究,身上带着零碎装饰,每一样价值千金,看来不是王宫显臣家的子弟,就是腰缠万贯的富豪。
  要不就是纵横江湖的大盗。
  三个人中除了受伤的一个外,身上都很矫健,骑术也不错。
  健马骤停,其中两个人已经快箭般穿到那一对老夫妻的面前。
  两个身上都带着兵刃,一把铁骨扇、一对拐子刀,都是极厉害的外门兵刃。
  这样两个人为什么要向一对可怜而又可笑的老夫妻出手?

  (五)

  朱动没有动。
  朱动还在睡觉
  看起来像要出手的两个人,也没有出手,却做了件很奇怪的事。
  就算他们拿出天下最可怕的杀手,也没有他们现在做的这件事这么让人吃惊。
  他们居然跪了下来,
  两个这么有气派的人,居然向这对老夫妻跪了下来。
  后来他们又做了另外一件事,这件事就更让人吃惊了。

×      ×      ×

  朱动却好像一点也不吃惊,也不觉得奇怪。
  朱动还在继续睡觉,可是那个壮年人说的话,他却听得清清楚楚。
  他听见,他在跟那对老夫妻说:“晚辈彭修,这是舍弟彭宝明,特地来向两位前辈请安。”
  老先生好像没听见,说话的是老太太。
  “请安?恐怕是假的吧,有人说假话,我们家老爷会不高兴的。”
  “是,是。”彭修立刻承认。
  他满脸都是剽悍英干之色,眼中更充满了悲愤的恨意,平时绝对是个不肯服输的人,在这对老夫妻面前,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会变得如此恭顺。
  他不是有求于他们?他能求得到什么?
  “晚辈确实是有事相求来的。”彭修说。
  “你承认了?”
  “是。”
  “求的是什么?”
  “赌。”
  “你在说什么呀?我听不清楚,你再说一遍。”
  “我是专程来赌的。”
  老太太又吃吃的笑了:“你有没有弄错?要赌钱,还要跪下来求人吗?”
  “不求别人,只求两位。”
  “好,那么我问你,你想赌什么?”
  “随便。”
  “你的赌注呢 ?”
  “在这里。”
  他的赌注赫然竟是一袋完整无瑕的祖母绿,每一粒都是玲珑剔透,绿如春水。
  彭修说:“两位是识货的,想必也看得出这一袋东西的来历。”
  老太太笑得更愉快。
  “来历不重要,价钱才重要。”
  “是。”
  “你想这一袋东西跟我赌什么?”
  “赌老爷子的一根烟带。”
  这时候如果有人在旁边听,一定也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朱动的神色却忽然变得很慎重,好像反而生怕这对老夫妻会答应。
  这么样的好事,有谁能拒绝的了?想不到这位老先生硬是拒绝了。
  “不行。”老先生燃起了一袋旱烟。断然道:“绝对不行。”
  这句话刚说完,那个胖胖的华服少年,已经出手了。
  他用的是一把铁骨扇,扇面、扇骨、扇背、扇柄上的坠子,每一样都是致命的武器,可以点穴打穴,可以划入烟喉,又可以把扇骨发射出去做为暗器。
  据说,一个懂得使用这种武器的高手,能够在同一刹那间,把一把铁骨扇分解为七种能够在瞬息间杀人的利器。
  这个年轻人,无疑是此中高手。
  他的身体虽然肥胖,可是行动却剽悍而凶健,就像是条豹子。
  他的出手更毒辣,一出手就绝不给对方有任何活下去的机会。
  眼见着有血腥残暴的事将要出现,朱动的神色反而松懈了下来。
  这是第一点奇怪的地方。
  一把分文不值的旱烟带,有人竟可用一袋价值连城的翡翠来赌,老先生反而不惜冒着生命的危险拒绝了。
  这是第二点奇怪的地方。
  可是比起以后将要发生的事来,这些奇怪的地方,就算不了什么了。

×      ×      ×

  这本来就是一个奇怪的世界,什么样奇怪的人都有,什么样奇怪的事都可能会发生。
  朱动放松了四肢,躺在那床绣花被上,闭上了眼睛,仿佛已睡着,可是又觉得睡的不舒服。
  没有枕头,怎能睡得舒服?
  他心里刚在这么想的时候,已经有一双枕头不知道从那里飞过来,好好的垫在他头下面。
  也就在枕头飞过来的时候,他听见了一声惨呼!
  也就在惨呼声发出的时候,一个香喷喷的女人已经躺在他的身旁。
  这个女人真香。
  唉,朱动这小子,运气为什么总是这么好?

相关热词搜索:财神与短刀

下一篇:第三部(缺)
上一篇:
第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