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血莲花和金梅花
2022-12-12 08:51:4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那个把关的人听到了这句话,仿佛像听到天底下最好听的笑话一样,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马车里的女人,睁大着杏眼望着他,有些愠怒地问:“有什么好笑?”
  那把关的人一手执着长枪,一手指着她,反而笑得更加厉害,差点把眼泪都笑出来了。
  马车里的女人望着那过关口,逐渐远去的美人香车,禁不住更加生气:“笑!你再笑下去,我就打掉你的牙!”
  那个狂笑的把关人陡地停住了笑声,朝这个柳眉斜挑的女子打量了一下。
  “嘿,姑娘,你的口气到很大呀!”
  “你不相信是不是?”
  “我……”把关的人一愣:“我相信”
  “相信就好,我问你,那坐在马车里的人是哪一个?”
  “哪一个?”把关的人又笑了出来:“天底下还有谁配坐玉女香车的?当然是齐大少爷喽!”
  “齐大少爷?哪个齐大少爷?
  “嘿,你连齐大少爷都不知道?”
  “不知道。”
  那把关的人突然脸色一变,把枪杆在地上重重的一顿,怒骂:“他妈的,你连镇西大将军的少爷,鼎鼎大名的双戟小温侯齐大少爷都不知道,算是什么人?”
  他的脸色变得快,那个马车里的女人神情变得更快。一刹前还是怒气冲冲,此刻已是满面笑容。
  “唷!原来是那个齐大少爷呀!我还当是哪个齐大少爷呢!”
  “哦,你听过齐大少爷的威名了?”
  “当然,齐耀荣那个兔崽子,我怎么不认识?他见了我,还得老老实实的叫我一声九婶呢!”
  “九婶?”
  那个把关的人听她的口气大得嚇人,禁不住退了半步。
  马车里的女人微笑说“不错,我就是他的九婶……对了!这兔崽子明明看见我在这儿,怎么不把马车停下来跟我问好?”
  “那辆玉女香车是我们县太爷千金乘坐的,大概驾车的大哥不认识你九婶吧……”
  马车里的女人没理会那个把关的,侧首吩咐一声:“阿彪,快走,我要追上去问问那小兔崽子,看他为什么见了我都不下车请安?”那个戴斗笠,坐在车辕上,腰杆挺得笔直像枝镖枪杆的车夫应了声,立刻抖动缰绳,驾着马车移出排得长长的车队,向前驰行而去。把关的人扬手叫了一声,不敢拦阻,闪开一边,任由马车过关而去。

  (二)

  朱动翘着一条腿,斜躺在马车里,他的手下仍然执着那条绣着大红莲花的锦被。但是,他的脑袋却枕在一个大约十七、八岁,长着一张瓜子脸,眉清目秀,娇柔可爱,尤其是两个小小的酒窝,镶在一张薄薄的樱裙边,更是显得她笑靥如花,迷人之极。
  可是朱动却好像有三十天没有睡过觉一样,脑袋枕在她的大腿上面,竟然闭上眼睛睡着了。
  车厢里布着花,那个少女的云鬓上也插着花,在这一片弥漫着芬芳花香的马车里面对着如此一个绝色美女,竟然还能睡得着觉,大概天底下只有朱动一个人了。
  那个少女微笑的凝望着朱动,好像他的脸上也长着花,竟使她为之百看不厌。
  马车在行驶里,突然颠动了一下,把朱动那只高跷在左膝上的右腿颠了下来,他曲起右腿,又把左脚架了上去。
  那个满身香气的少女柔柔的叫了声:“喂!你睁开眼睛呀!”朱动没有吭声。那个少女伸出雪白如玉的左手,在朱动的耳朵上轻揉一下:“喂,你到底是真睡还是假睡?”
  “我是真睡!”
  那少女“咭”地一声笑了出来:“你骗人。”
  “我骗你做什么?”
  “哪有人睡着,还会说话的?你不是骗我,骗谁呀!”
  “真的嘛,我全身都睡着了,就只有这张嘴没有睡觉,所以还会说话。”
  那少女听他说得有趣,禁不住笑的如花枝乱颤,连插在头上的几朵花,都被她摇摆不停的身躯抖落下来,落在朱动的脸孔上。
  朱动还是没有睁开眼睛,甚而连长长的眼睫毛都没动一下。他那张白皙而轮廓鲜明的脸庞,就跟一张石雕像样,几朵花掉落上面,毫无一丝反应。
  少女笑声微敛,说:“喂,你这个人说起话来真有趣,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你真胆大,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把我弄上车来,你不怕遇上歹人呀!”
  那个满身花香的少女好像又听到了最好听的笑话,放声大笑起来。
  朱动也沉得住气,任她大笑,还是没睁开眼来。
  她笑了一阵,喘着气说:“喂,你别再逗我了好不好,我再笑下去,会笑死的。”
  “好,小姑娘,现在开始,我不说话了。”
  “谁让你不说话?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朱,叫朱动。”
  “朱动?是活动的动,还是山洞的洞?”
  “活动的动。”
  “咭!我看你该叫朱不动才对,你看你自己,懒得像条猪,动也不动一下……
  “那是我爸爸!”
  “什么?”
  “我爸爸才叫朱不动。”
  “嘻嘻!好玩……”
  “就因为我爸爸懒得动,所以我妈才给我取名叫朱动,希望我能多动一动。”
  “既然这样,那你上车后,怎么动都不动,甚至连眼睛都不睁开来?”
  “啧啧啧!小姑娘,你是真的还是假不知道?”
  “什么事嘛?”
  “在这辆快香死人的车子里,只有你我两个,你要我多动一动,恐怕会惹来很大的麻烦!”
  “麻烦?什么麻烦?”
  “我不管是小动、中动、大动,对你都不大好,万一乱动起来,恐怕你爸爸非得逼我做女婿不可!”

×      ×      ×

  那个少女再是纯洁无暇,这句话也听得懂的,她的粉颊顿时漫起一片红潮,羞惭难禁地朝朱动啐了声,然后伸手抓住他的耳朵,重重地扭了一下。
  朱动夸张地大叫一声,坐了起来,抚着左耳问:“喂!你干嘛扭我的耳朵?”
  他一见那个少女满脸羞怯难禁的摸样,嘴角不由噙着一丝微笑,因而也就与他装出来的愠怒的神情不大协调,反而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
  那少女被他乌黑而又深邃的眼睛盯住,心里一慌,不敢直视,垂下眼帘。
  朱动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喂,我在问你的话,听到没有?”
  那少女抬起头来,望着他那轮廓鲜明的脸庞,柔柔地说:“我叫金梅。”
  “哦!”
  “我是受我的姊姊楼红莲之托,请你到一个地方去商谈点要事。”
  “楼红莲?我不认识她。”
  “这床锦被就是她的……”
  “哦!原来是那个眉毛像胡子的女人,她找我做什么?”
  “朱公子……”
  “喂,拜托别叫我朱公子,怪肉麻的。你就干脆叫我朱动,听起来比较顺耳。”
  “朱动……我姊姊说想托你办件事。”
  “哈!找我办事?我能办什么事?你看看我这样子,穷得连一文钱都拿不出来,连今天晚上在哪儿吃饭都不知道……”
  “今晚,你是我摘星山庄的上宾,当然一切由我负责招待,至于你的酬劳,我想姊姊一定不会亏待你……”
  摘星山庄在天下十大山庄里,若按排名来说,最少也在前五名,较之柔如玉的温柔山庄名头要来得更大。
  尤其是摘星庄主金大鹏,外号摘星套月,一手三暗器和金沙掌更是名震江湖,被列为太行山以西的第一大豪。
  若是寻常的武林人士,听到了金大鹏或摘星山庄的名号,莫不肃然起敬,可是朱动却不像是个江湖人,脸色依旧洋洋自若。
  “哦!原来你就是金大鹏的女儿!”他的话声一顿,揉了揉耳朵,说:“喂,你为什么那么用力,我的耳朵直到现在还在疼呢!”
  金梅好像看到了一个怪物,睁大了眼睛凝视着他,问:“你……你以前听过我爹的名号?”
  “嗯,当然听过,不然我怎么晓得你是他的女儿?那你还……”
  朱动笑了笑:“你是怪我没有表现肃然起敬,是吧?”
  “我倒不是这个意思,而是……”
  “你爸爸的金沙掌是外门掌功排名第七、摘星手则列入第四,此外一手金环套月的暗器功夫则可挤入暗器高手前二十名里,嗯,算来不错了。”

×      ×      ×

  金梅听他说得头头是道,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问:“你……你到底是谁?”
  朱动笑了:“我不是刚告诉过你了吗,我叫朱动。”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你的身份究竟是……”
  朱动在身上拍了拍,自嘲地说:“身份?我还有什么身份,你看我这样子像不像穷神?”
  “穷神?”金梅思索了一下:“江湖上没有这么一号人物呀!”
  朱动一笑,正想说话,已听到蹄声急骤响起,接着一声尖锐的呼叫穿透如雷蹄声传了过来:“齐耀荣,你还不快停车,我有话要跟你说。”
  金梅探首窗外,只见一辆黑色马车急追上来,马车上的那个车夫一手挽缰,挺直腰杆坐在车辕上。就跟一截钉在车上的木桩一样,动也不动。
  她仅看了一眼,便缩回车厢,朝朱动笑,笑说:“这辆马车是我跟何妹妹借的,大概那女人误以为小温侯在车里。”
  “什么小温侯?”
  “双戟小温侯齐耀荣呀,你没听过?”
  朱动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那个尖锐的女子声音又传了过来:“齐耀荣,你这个小兔崽子,敢躲着不见我?小心我剥你的皮!”

×      ×      ×

  朱动笑了,说:“我当是谁在这里喳呼,原来是那个女人。”
  “你认识她?”
  “不认识,不过,她告诉我,以后要找女人,要么找十六七岁的,不然就该找三十六七的。”
  “为什么?”
  “因为小女孩不懂事,爱上了一个男人,就会爱的发昏,而老女人更好对付,只要多灌几句迷汤,她连棺材本都会拿出来。”
  金梅脸孔涨得通红,说:“这是什么狗屁话?”
  “不,她说的句句都是金玉良言。”朱动睨了金梅一眼,问:“你大概已经不止十六七岁了吧?”
  金梅说:“我十九……”
  她似是想到了什么,话声一顿:“喂,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车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停车!”
  话声刚了,这辆急驰中的马车便立刻停了下来。
  坐在车里的朱动和金梅在猝然不及提防的情况下,都是身子往前一冲,朱动还好,背部靠在车壁便停了下来,金梅却一直扑到了他的怀里。

×      ×      ×

  朱动把她扶了起来,说:“喂!你小心点好吧,这样会让我受不了的!”

  (三)

  金梅涨红着脸,骂了声:“一定是那个臭不要脸的女人……”
  她叮嘱一声:“朱动,你别出去,我马上回来。”说着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方才,那急驰追来的马车上的车夫,曾给她极深的印象,所以金梅直觉的认为一定是他才有这份神力,让这辆在急驰里的香车突然间停住。
  谁知她跃身出了车厢,发现那辆黑色的马车还在后面,虽然急驰而来,还有几十尺远。她转身向前望去,陡然间也不由得脸色为之一变。

  (四)

  油碧香车静静的停着,那拉车的四匹健马却已全部倒毙在地。每一匹马的死状都一样,全是脑袋开花,所以流得一地的红红白白,让人看了觉得恶心。
  就在死马之前半步,站着三个身高有八尺开外的彪形大汉,他们都像木偶样的站着,所摆的姿势各有不同,有的用掌、有的施拳、左边那个则是挥臂作势。
  他们的面上、身上溅满了斑斑鲜血,那伸出来作势的手臂和拳掌则更是涂满脑浆和鲜花,仍自在不停滴落。
  那四个提着花篮的白衣少女,就站在死马旁边不远,她们的上衣也溅上斑斑的血迹,仿佛绽开了无数的桃花,漂亮极了。
  可是她们的神情却不太漂亮,有的惊惧,有的震骇,还有的做出一副痛苦至极,想要呕吐的表情。
  金梅一看这个情景,立刻想到是怎么回事,但她却更是被弄的一头雾水了,抬起头来,她只见驾车的车夫老袁愣愣地坐在那儿,两眼睁得老大,似乎惊悸犹未过去。
  那四个白衫少女虽然自小练武,功夫都不错,但她们毕竟是年轻女孩,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看到这种情景,自然会被嚇呆了。
  可是金梅晓得这车夫老袁出身衡山派,昔年在江湖上有极大的声望,一手袁公剑法已入化境,按身份来说,他已是衡山派的长老了。
  他之所以隐身委曲在何府当个车夫,完全是为了报答何大人多年前救命之恩,而非图谋什么。
  以衡山飞猿的江湖阅历和一身武功,竟然会嚇呆了,可见方才那一霎发生的事,一定使人惊心动魄。

×      ×      ×

  金梅问:“老袁,这怎么回事?”老袁定了定神,飘身跃下车辕,说:“金姑娘,那是河西三魔!”银臂、铜掌、铁拳三个魔头,近十五年来,一直横行在河西数省。由于他们都练了一身刀枪不入的铁布衫,外带三门不同的奇门异功,是以多年以来,死伤在他们手下的江湖人多达数百以上。
  他们个个都是秉性凶残、手段毒辣的邪道高手,横行多年,双手都沾满血腥,却从没受到任何惩罚,这一方面因为他们一向行踪飘忽,难见形踪,另一方面则由于他们一向三人同行,绝不单行。所以也曾有好几个门派的高手准备追剿他们,以报血仇,却一直没成功,据金梅所知,摘星山庄就曾计划过二次。
  许多年来,河西三魔逍遥各地,造下无数杀孽,几乎已到闻之心惊的地步,没料到现在会突然出现在这条通往太原的山道上。
  金梅倒吸一口凉气,问:“他们是怎么回事?”
  老袁余悸犹存地说:“他们突然现身站在马前,硬生生的击毙了四匹马,老奴赶紧煞车,正想下去……”一声吆喝自车后传来,老奴循声望去,只见一辆黑色马车驰到不远,骤然停了下来。
  那个控缰御马的车夫技术和腕力都是上乘,在短距离中停住了车,两匹马犹自人立而起,马车却已像生了根似的定住。
  老袁虽是一眼就看出这车夫也有一身好武功,但他仅看了一眼,便已扭转头来,继续说下去:“就在那个时候,我已想起这三个人是谁来了,不由得心里稍一犹豫,却看到他们三个像中了邪样定在那儿……”
  金梅说:“他们是被人打中了穴道……老者苦笑说:”金姑娘,他们的铁布衫功夫据说已经练到第九层了,连罩门都经得起撞击,又有谁能闭住他们的穴道?更何况他们还是同一时刻变成这样!“
  金梅倒吸一口凉气,还未说话,已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惊呼:“河西三魔!”
  她侧首望去,只见一个长身玉立、服饰华丽的年轻女人,偕同两个青衣壮汉站在八尺开外。
  金梅撇了下嘴,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有些不屑的说:“谁不知道这是河西三魔,要你来说?”
  那翠衫丽人一怔,随即娇笑一声,走了过来:“呦,小姑娘,你是在跟我说话?”
  金梅叱了声:“走开点,狐狸精。”
  翠衫丽人笑靥微敛,那紧随在她身后的两个青衣人已喝叱一声:“该死的丫头,敢对我们夫人无礼。”
  他们一左一右,夹攻而至,来势如电,拳风劲疾,力道沉猛之极。
  可是他们距离金梅身后尚有尺许,老者已如鬼魅般得迎了上去,他左右两臂交叉斜挥,就如两支长剑,从一片拳影里穿了进去。
  两声轻响里,那两个青衣人去势更快,一齐飞跌出两丈开外。

  (五)

  翠衫丽人拍了拍手,说:“好功夫、奴家今天总算见识到衡山派猿公剑法的精髓了,真是佩服至之。”
  她一眼便看穿老袁使的是猿公剑法,老袁自然不能再以车夫自居了,他那清癯的脸孔微微色变,眼中射出炯炯神光,朝翠衫丽人抱拳说:“老夫袁展,多有得罪。”
  翠衫丽人敛衽还了一礼,说:“袁老前辈教训的极对,这两个奴才不知天高地厚,是该教他们吃点苦头。”
  袁展还待说话,金梅拉了他一把,说:“老袁,不要理她!这是个狐狸精。”翠衫丽人脸色一变,随即又展开笑容,缓缓的向前走了几步,说:“小姑娘,你好像对奴家有什么成见?”
  金梅小嘴一鼓,还来得及骂人,已听得有人大笑:“她不是对你有成见,是吃你的醋。”
  翠衫丽人一个大转身:“动动,原来是你!”
  朱动不知何时已出了马车,拖着那床锦被垫在地上,就那么以手支头,侧躺在棉被上。
  他的脸上似笑非笑:“不是我,你当是谁?”翠衫丽人笑说:“我还当是齐耀荣那个小兔崽子呢!原来是你在车里。”
  她袅袅婷婷的走了过去,压低声音说:“动动,你怎么会对这种毛丫头感兴趣?”
  朱动大笑:“还不都是听了你的金玉良言?十六七岁的好骗,她才十九,还不晚……”
  金梅一跃过来:“朱动,不许你跟她说话!”朱动不解地说:“咦!嘴巴长在我脸上,你管得着我跟谁不说话?”
  翠衫丽人拍手大笑:“对呀!你真是愈来愈聪明了,连这漂亮的话都说的出来!”
  金梅娇叱了一声,立掌如刀,向她砍了过去,那翠衫丽人旋身一让,笑着说:“唷!小妹妹,稳着点,别太沉不住气了。”
  金梅一掌走空,进步弓身,连着又是三招一腿,逼攻过去。
  翠衫丽人这下不再相让,挥起双袖迎截而上,有似翩翩蝴蝶,姿态美妙之极。
  朱动好像看得颇为开心,笑着说:“喂!你们闹着玩没关系可别把我的被子踩脏了!”
  翠衫丽人数招把金梅逼退,低头说:“动动,你真是太坏了,怎么可以……”
  这下看清楚了那床锦被上绣着一朵大莲花,脸色突然大变,失声道:“血莲花!”

  (六)

  袁展听到她的惊呼,展身飞跃过去,这时,翠衫丽人已旋身腾起,向马车跃去,被袁展迎空截住。
  袁展急问:“什么血莲花?”
  翠衫丽人左袖在袁展右臂一搭,换了口真气,说:“你不会自己去看!”她挪身急掠,进来马车,然后扬声说:“阿彪,我们快走!”
  金梅岂能容她就此离去?右手一抖,三枚暗器带着轻啸,疾旋飞去,呈品字弧状,朝翠衫丽人射到。

×      ×      ×

  那个挺腰坐在车辕上的车夫阿彪沉喝一声:“放肆!”他手中的马鞭“啪”地一声,随即圈起一片鞭影,把那三枚梅花形的暗器卷住。随即马鞭“咻咻”急响,那三枚“金梅花”已成一线金芒,反射金梅而至。
  这种特制的梅花形暗器,由于花瓣的高低不同,而用一种特殊的手法发出,可控制暗器飞行的弧度,当然非常厉害。
  金梅没料到车夫阿彪的内功将臻化境,仅凭一根马鞭,便破了自己的“三星朝元”手法。她冷哼一声,伸手便待将金梅接住,老袁已看出“金梅花”上面所蕴含的劲道非同小可,连忙加以制止:“不可用手接。”
  他叫人别用手接,自己却踏前一步,挥臂侧击,手掌微一伸缩,已把那三枚反击而回的金梅花接在手心。
  就在这须臾功夫那两个青衣人已跃上马车,攀住在车后的横杠上,翠衫丽人把车门一关,整辆马车飞驰而去。

  (七)

  金梅没有理会马车驰走,怒冲冲的走到朱动面前,说:“朱动,我叫你呆在车里别出来,你怎么不听话?”
  朱动打了个哈哈:“我又不是你儿子,你叫我干嘛,我就干嘛,车里闷,我出来瞧瞧热闹也不行?”
  金梅跺了下脚,指着他说:“你!”
  朱动叫了声:“喂!你别把这床被子跺脏了好吧?”
  金梅两腮鼓起,伸出右手,竟是要抓住朱动的耳朵,他怪叫一声:“姑奶奶,你别再来这一招好不好?”
  话虽这样说,他连躲都没躲,好像耳朵能被小姑娘扭住,是件很愉快的事。
  陡地,晴空里仿佛起了一声霹雳:“我入他的仙人板板,是哪个龟儿子暗算了老子?”
  金梅那尖尖玉筍般的手指,还没触及朱动的耳朵,便霍地缩了回去,她侧身望去,只见那挥臂作势的银臂邪魔已经不再僵硬,正自一面活动筋骨,一面四下查看。
  她心中一震,只见那四个侍女已挥动花篮,攻了上去。
  那四个侍女手中的花篮都是铁铸,便是她们的兵刃,又加上她们都练有阵式,发动起来,倒也不容小觑。
  不过金梅心里明白,河西三魔一身横练、刀枪不入,奇门外功更是诡异莫测,绝非提篮四女所能抵御的。
  她叱叫一声:“快退!”但见老袁清吟一声,飞腾而起,半空中拔出了系在腰上的软剑,挟着一条耀眼的剑光,如同匹练飞射而去。
  那提篮四女布起四象阵法,交错攻去,银臂魔在狞笑声中,双臂一扬,已将漫天而来的篮影击碎。
  四条人影受震弹出,残花片片洒落,银臂魔在一片花雨里,迎着衡山飞猿的剑光,挥臂相格:“格老子,你这龟儿子是在找死!”
  老袁剑芒抖动,双方在稍一接触的刹那,已发出五剑之多,可惜全被对方手臂挡住,刺不中那像铜铃样的眼睛。
  剑刃划过银臂魔的手臂上,竟然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这时,袁展才晓得银臂魔的功力已到了何等地步,不由心中暗暗叫苦。

  (八)

  金梅才一转身,已见到提篮四女被银臂魔挥动双臂震得倒飞而出,仆地不起。
  她赫然一惊,还在犹豫要如何出手,已见到那铜掌、铁拳两魔那僵硬木立的身躯开始活动。她惶然回顾,只见朱动还是好整以暇的躺在锦被上,忙说:“朱动,你快起来呀!”
  朱动一脸的茫然,问:“干什么?”金梅急的跺脚:“你是瞎子呀!没看到那是河西三魔……”
  朱动问:“谁是河西三魔?那是什么东西?”
  金梅气急败坏的说:“你……”她不愿跟朱动再多解释,转首望去,只见袁展身在空中,挥剑疾刺,却招招都为银臂魔挡住,以致无法落地。
  那铜掌、铁拳二魔稍一活动,已看到立着的金梅和躺着的朱动。铜掌魔长着一张青渗渗的马脸,裂开大嘴笑了下:“老三,那小子还没走!”
  铁拳魔在嘿嘿一阵怪笑中,大步走了过来:“你就是朱动?”
  朱动说:“不错。”
  铁拳魔狞笑说:“你快跟老子走,有人花五万两银子要我们找你去。”
  朱动一笑:“你分我一半,我就跟你去。”
  铁拳魔仰天大笑:“哈哈,小子你真好玩。”
  金梅自袖中取出两柄短剑指着铁拳魔,厉声说:“你们别过来!”
  铜掌魔大步跨至。叱道:“滚开!”
  他双掌一拍,发出金属敲撞的声响,刺耳而又慑人。
  金梅满脸是汗,神情紧张之极,一面用剑指住双魔,一面缓缓后退。
  朱动坐了起来:“喂!你们别把人家小姑娘吓坏了好吧?”
  铜掌魔怪笑:“嘿!这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
  他的目光一触及朱动身下的那床锦被,突然笑容一僵,失声说:“血莲花!”
  血莲花?什么是血莲花?

相关热词搜索:财神与短刀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三部(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