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交换
2021-07-07 10:58:51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屋子很大。
  这么大的屋子,只有一个窗户,很小的窗户,离地很高。
  窗户是关着的,看不到窗外的景色。
  门也很小,肩稍宽的人,就只能侧着身子出入。
  门也是关着的。
  墙上漆着白色的漆,漆得很厚,仿佛不愿人看出这墙是石壁,是土,还是铜铁所筑。
  角落里有两张床。
  木床。
  床上的被褥很干净,却很简朴。
  除此之外,屋里就只有一张很大的桌子。
  桌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账册、卷宗。
  一个人正站在桌子前翻阅着,不时用朱笔在卷宗上勾划,批改,嘴里偶而会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他是站着的!
  因为屋里没有椅子,连一张椅子都没有。
  他认为一个人只要坐下来,就会令自己的精神松弛,一个人的精神若松弛,就容易造成错误。
  一点微小的错误,就可能令数件事失败——这正如堤防上只要有一个很小的裂口,就可能崩溃。
  他的精神永不松弛。
  他永无错误。
  他从未失败!
  还有个人站在他身后。
  这人的身子站得更直,更挺,就像是枪杆。
  他就这样站着,也不知站了多久,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过。
  也不知从哪里飞来一个蚊子,在他眼前飞来飞去,打着转。
  他眼睛连瞬都未瞬。
  蚊子停留在他鼻尖上,开始吸血。
  他还是不动。
  他整个人似已完全麻木,既不知痛痒,也不知哀乐。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活着的。
  这两人自然就是荆无命和上官金虹。
  像他们这样的人,世上也许还找不出第三个。
  江湖中声名最响,势力最大,财力也最雄厚的“金钱帮”帮主,住所竟如此粗陋,生活竟如此简朴。
  这简直是谁也无法想像的事。
  因为金钱在他眼中只不过是种工具,女人也是工具。
  世上所有的享受在他眼中都是种工具,他完全不屑一顾。
  他唯一的爱好就是权力。
  权力,除了权力外,再也没有别的。
  他为权力而生,甚至也可以为权力而死!

×      ×      ×

  静。
  除了翻动书册时发出的“沙沙”声之外,就没有别的声音。
  灯已燃起。
  他们在这里,已不知工作了多久,站了多久,只知道窗外的天色已由暗而明,又由明而暗。
  他们似乎永远不知道疲倦,也觉不出饥饿。
  这时门外突然有了敲门声。
  只有一声,很轻。
  上官金虹手没有停,也没有抬头。
  荆无命道:“谁?”
  门外应声道:“一七九。”
  荆无命道:“什么事?”
  门外人道:“有人求见帮主。”
  荆无命道:“是什么人?”
  门外人道:“他不肯说出姓名。”
  荆无命道:“为什么事求见?”
  门外人道:“他也要等见到帮主之面时才肯说出来。”
  荆无命不说话了。
  上官金虹忽然道:“人在哪里?”
  门外人道:“就在前院。”
  上官金虹手未停,头未抬,道:“杀了他!”
  门外人道:“是。”
  上官金虹突又问道:“人是谁带来的?”
  门外人道:“第八舵主向松。”
  上官金虹道:“连向松一齐杀!”
  门外人道:“是。”
  荆无命道:“我去!”
  这两字说出,他的人已在门口,拉开门,一闪而没。
  要杀人,荆无命从不落后,何况,向松号称“风雨流星”,一双流星锤在“兵器谱”中排名十九,要杀他并不容易。

×      ×      ×

  来找上官金虹的是谁?
  找他有什么事?
  上官金虹竟完全不在意,这人竟连一丝好奇心都没有。
  这人实已没有人性。
  他的头还是未抬,手还是未停。
  门开,荆无命一闪而入。
  上官金虹并没有问“死了么?”
  因为他知道荆无命杀人从不失手。
  他只是说:“去!向松若未还手,送他家属黄金万两,向松若还手,灭他满门。”
  荆无命道:“我没有杀他。”
  上官金虹这才霍然抬头,目光刀一般瞪着他。
  荆无命面上毫无表情,道:“因为他带来的人,我不能杀。”
  上官金虹厉声道:“世人皆可杀,他为何不能杀?”
  荆无命道:“我不杀孩子。”
  上官金虹似也怔住,慢慢的放下笔,道:“你说,要见我的人只是个孩子?”
  荆无命道:“是。”
  上官金虹道:“是个怎么样的孩子?”
  荆无命道:“是个残废的孩子。”
  上官金虹目中射出了光,沉吟着,终于道:“带他进来!”

×      ×      ×

  居然会有孩子来求见上官金虹,这种事简直连上官金虹自己都无法相信——这孩子若非太大胆,就是太疯狂。
  但来的确是个孩子。
  他脸色苍白,几乎完全没有血色。
  他目中也没有孩子们的明亮光采,目光呆滞而深沉。
  他行走得很慢,背也是佝偻着的。
  这孩子看来就像是个老人。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荡妇
上一篇:
第二十三章 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