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要人命的金钱
 
2019-12-27 13:57:4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也不知过了多久,衖堂尽头突然传来一阵“笃,笃,笃……”之声,声音单调而沉闷。
  但这声音在这种时候听来,却另有一种阴森诡秘之意,每个人心头都好像被棍子在敲。
  “笃,笃,笃”简直要把人的魂都敲散了。
  四个黄衫人对望了一眼,忽然一齐站了起来。
  “笃,笃,笃”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凄凉的夜色中,慢慢的出现了一条人影!
  这人的左腿已齐根断去,拄着根拐杖。
  拐杖似是金铁所铸,点在地上,就发出“笃”的一响。
  暗淡的灯光往小店里照出来,照在这人脸上,只见这人蓬头散发,面如锅底,脸上满是刀疤!
  三角眼,扫地眉,鼻子大得出奇,嘴也大得出奇,这张脸上就算没有刀疤,也已丑得够吓人了。
  无论谁看到这人,心里难免要冒出一股寒气。
  四个黄衫人竟一齐迎了出去,躬身行礼。
  这独腿人已摆了摆手。
  “笃,笃,笃……”人也走入了小店。
  孙驼子这时看出他身上穿的也是件杏黄色的长衫,却将下摆掖在腰带里,已脏得连颜色都分不清了。
  这件脏得要命的黄衫上,却镶着两道金边。
  青面汉子瞧见这人走进来,脸色似也变了变。
  那辫子姑娘更早已扭过头去,不敢再看。
  独腿人三角眼里光芒闪动,四下一扫,看到那青面汉子时,他似乎皱了皱眉,然后才转身道:“你们多辛苦了。”
  他像貌凶恶,说起来却温和得很,声音也很好听。
  四个黄衫人齐地躬身道:“不敢。”
  独腿人道:“全都带来了么?”
  那黄衫老人道:“是。”
  独腿人道:“一共有多少位?”
  黄衫老人道:“四十九人。”
  独腿人道:“你能确定他们全是为那件事来的么?”
  黄衫老人道:“在下等已调查确实,这些人都是在这三天内赶来的,想必都是为了那件事而来,否则怎会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
  独腿人点了点头,道:“调查清楚了就好,咱们可不能错怪了好人。”
  黄衫老人道:“是。”独腿人道:“咱们的意思,这些人明白了没有?”
  黄衫老人道:“只怕还未明白。”
  独腿人道:“那么你就去向他们说明白吧。”
  黄衫老人道:“是。”
  他慢慢的走了出去,缓缓道:“我们是什么人,各位想必已知道了,各位的来意,我们也清楚得很。”
  他又慢慢的自怀中取出了一封信,才接着道:“各位想必都接到了这同样的一封信,才赶到这里来的。”
  大家既不敢点头,又怕说错了话,只能在鼻子里“嗯”了一声,几十个人鼻子里同时出声,那声音实在奇怪得很。
  黄衫老人淡淡道:“但凭各位的这点本事,就想来这里打主意,只怕还不配,所以各位还是站在这里,等事完再走的好,我们可以保证各位的安全,只要各位站着不动,绝没有人会来伤及各位毫发。”
  他淡淡笑了笑,接道:“各位想必都知道,我们不到万不得已时,是不伤人的。”
  他说到这里,突然有人打了个喷嚏。
  打喷嚏的人正是“水蛇”胡媚。
  女人为了怕自己的腰肢看来太粗,宁可冻死也不肯多穿件衣服的,大多数女人都有这种毛病。
  胡媚这种毛病更重。
  她穿得既少,衖堂里的风又大,她一个人站在最前面,恰好迎着风口,吹了半个多时辰,怎会不着凉。
  平时打个喷嚏,最多也只不过抹抹鼻涕也就算了,但这喷嚏在此刻打出来,却真有点要命。
  胡媚一打喷嚏,头上顶着的铜钱就跌了下来。
  只听“叮”的一声,铜钱掉在地上,骨碌碌滚出去好远,不但胡媚立刻面无人色,别的人脸色也变了。
  黄衫老人皱了皱眉,冷冷道:“我们的规矩,你不知道?”
  胡媚颤声道:“知……知道。”
  黄衫老人摇了摇头,道:“既然知道,你就未免太不小心了。”
  胡媚身子发抖道:“晚辈绝不是故意,求前辈饶我这一次。”
  黄衫老人道:“我也知道你不会是故意的,却也不能坏了规矩,规矩一坏,威信无存,你也是老江湖了,这道理你总该明白。”
  胡媚转过头,仰面望着胡非,哀唤道:“大哥,你……你也不替我说句话?”
  胡非缓缓闭起眼睛,面颊上的肌肉不停颤动,黯然道:“我说了话又有什么用?”
  胡媚点了点头,凄然笑道:“我明白……我不怪你!”
  她目光移向杨承祖,道:“小杨你呢?我……我就要走了,你也没有话对我说?”
  杨承祖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前面,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胡媚道:“你难道连看都不愿看我一眼?”
  杨承祖索性也将眼睛闭上了。
  胡媚突然格格的笑了起来,指着杨承祖道:“你们大家看看,这就是我的情人,这人昨天晚上还对我说,只要我对他好,他不惜为我死的,但现在呢?现在他连看都不敢看我,好像只要看了我一眼,就会得麻疯病似的……”
  她笑声渐渐低沉,眼泪却已流下面颊,喃喃道:“什么叫做情?什么叫做爱?一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真不如死了反倒好些,也免得烦恼……”
  说到这里,她忽然就地一滚,滚出七八尺,双手齐扬,发出了数十点寒星,带着尖锐的风声,击向那黄衫老人。
  她身子也已凌空掠过,似乎想掠入高墙。
  “水蛇”胡媚以暗器轻功见长,身手果然不俗,发出的暗器又多,又急,又准,又狠!
  黄衫老人,却只是淡淡皱了皱眉,缓缓道:“这又何苦?”
  他说话走路都是慢吞吞的,出手却快得惊人,这短短四个字说完,数十点寒星已都被他卷入袖中。
  胡媚人刚掠起,骤然觉得一股大力袭来,身子不由自主“砰”的撞到墙上,自墙上滑落,耳鼻五官都已沁出了鲜血。
  黄衫老人摇着头道:“你本来可以死得舒服些的,又何苦多此一举。”
  胡媚手捂着胸膛,不停地咳嗽,咳一声,一口血。
  黄衫老人道:“但你临死之前,我们还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胡媚喘息着道:“这……这也是你们的规矩?”
  黄衫老人道:“不错。”
  胡媚道:“我无论要求什么事,你们都答应我?”
  黄衫老人道:“你若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们可以替你去做,你若有仇未报,我们也可以替你去复仇!”
  他淡淡笑了笑,悠然接着道:“能死在我们手上的人,运气并不错。”
  胡媚目中突然露出了一种异样的光芒,道:“我既已非死不可,不知可不可以选个人来杀我。”
  黄衫老人道:“那也未尝不可,却不知你想选的是谁?”
  胡媚咬着嘴唇,一字字道:“就是他,杨承祖!”
  杨承祖脸色立刻变了,颤声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想害我?”
  胡媚凄然笑道:“你对我虽是虚情假意,我对你却是情真意浓,只要能死在你的手上,我死也甘心了。”
  黄衫老人淡淡道:“杀人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难道从未杀过人么?”
  他挥了挥手,就有个黄衫大汉拔出了腰刀,走过去递给杨承祖,微笑着道:“这把刀快得很,杀人一定用不着第二刀!”
  杨承祖情不自禁摇了摇头,道:“我不……”
  刚说到“不”字,他头顶上的铜钱也掉了下来。
  “叮”的一声,铜钱掉在地上,直滚了出去。
  杨承祖整个人都吓呆了,刹那间冷汗已湿透了衣服。
  胡媚又已疯狂般大笑起来,格格笑道:“你说过,我若死了,你也活不下去,现在你果然要陪我死了,你这人总算还有几分良心……”
  杨承祖全身发抖,突然狂吼一声,大骂道:“你这妖妇,你好毒的心肠!”
  他狂吼着夺过那把刀,一刀砍在胡媚脖子上,鲜血似箭一般的飞溅而出,染红了杨承祖的衣服。
  他喘着气,发着抖,慢慢的抬起头。
  每个人的眼睛都在冷冷的望着他。
  夜色凄迷,不知何时起了一片乳白色的浓雾。
  杨承祖跺了跺脚,反手一刀向自己的脖子上抹了过去。
  他的尸体正好倒在胡媚身上。

×      ×      ×

  孙驼子这才明白这些人走路时为何那般小心了,原来要他们一不小心将头顶上的铜钱掉落,就非死不可!
  这些黄衫人的规矩不但太可怕,也太可恶!
  那青面汉子却根本无动于衷,对这种事似已司空见惯,孙驼子只奇怪那黄衫人为何没有在他头顶上也放一枚铜钱。
  就在这时,那独腿人忽然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那青面瘦长汉子的桌前,在对面坐下。
  青面汉子慢慢的抬起头,盯着他。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孙驼子却忽然紧张了起来,就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立刻就要发生了。
  他觉得这两人的眼睛都像是刀,恨不得一刀刺入对方心里。

×      ×      ×

  雾更重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独腿人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笑得很特别,很奇怪,一笑起来,就令人立刻忘了他的凶恶和丑陋,变得说不出的温柔亲切。
  他微笑着道:“阁下是什么人,我们已知道了。”
  青面汉子道:“哦!”
  独腿人道:“我们是什么人,阁下想必也已知道。”
  青面汉子冷冷道:“近两年来不知道你们的人,只怕很少。”
  独腿人又笑了笑,慢慢的自怀中取出了一封信。
  这封信正和那黄衫老人取出来的一样,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就连孙驼子也忍不住想瞧瞧信封上写的是什么。
  那辫子姑娘的一双大眼睛更不时地偷偷往这边瞟,只可惜独腿人已将这封信用手压在桌上了,微笑着道:“阁下不远千里而来,想必也是为了这封信来的。”
  青面汉子道:“不错。”
  独腿人道:“阁下可知道这封信是谁写的么?”
  青面汉子道:“不知道。”
  独腿人笑道:“据我们所知,江湖中接到这样信的至少也有一百多位,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信是谁写的,我们也曾四下打听,却连一点线索也没有。”
  青面汉子冷冷道:“若连你们也打听不出,还有谁能打听得出!”
  独腿人笑道:“我们虽不知道信是谁写的,但他的用意我们却已明白。”
  青面汉子道:“哦?”
  独腿人道:“他将江湖中成名的豪杰全引到这里来,为的就是要大家争夺埋藏在这里的宝物,然后自相残杀!他才好得渔翁之利。”
  青面汉子道:“既然如此,你们为何要来?”
  独腿人道:“正因他居心险恶,所以我们才非来不可!”
  青面汉子道:“哦?”
  独腿人笑了笑道:“我们到这里来,就为的是要劝各位莫要上那人的当,只要各位肯放手,这一场祸事就可消弭于无形了。”
  青面汉子冷笑道:“你们的心肠倒真不错。”
  独腿人似乎根本听不出他话中的刺,还是微笑道:“我们只希望能将大事化小事,小事化无事,让大家都能安安静静的过几年太平日子。”
  青面汉子缓缓道:“其实此间是否真有宝藏,大家谁也不知道。”
  独腿人拊掌道:“正是如此,所以大家若是为了这种事而拼命,岂非太不值得了。”
  青面汉子道:“但我既已来了,好歹也得看他个水落石出,岂是别人三言两语就能将我打发走的。”
  独腿人立刻沉下了脸,道:“如此说来,阁下是不肯放手的了!”
  青面汉子冷笑道:“我就算放了手,只怕也轮不到你们!”
  独腿人也冷笑着道:“除了阁下外,我倒想不出还有谁能跟我们一争长短的。”
  他将手里的铁拐重重一顿,只听“笃”的一声,火星四溅,四尺多长的铁拐,赫然已有三尺多插入地下。
  青面汉子神色不变,冷冷道:“果然好功夫,难怪百晓生作兵器谱,要将你这只铁拐排名第八。”
  独腿人厉声道:“阁下的蛇鞭排名第七,我早就想见识见识了!”
  青面汉子道:“我也正想要你们见识见识!”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上一篇:第二章 小店又来怪客
下一篇:第四章 长眼睛的鞭子

评论排行